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59章 紧张时刻!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06 11:40:39am

其他·同人


  副院长道:“小兄弟,请。”

  白亦这才跟随副院长走出病房,不过见李文琳没有跟来,白亦回头道:“李文琳,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啊,我吗?”李文琳不懂白亦为什么叫她一起去。

  其实白亦是有目的的,李文琳的父亲不是要换脊椎吗?原本李文琳是打算去外地的医院,免得被人怀疑她家的那几百万钱的来历。但是既然能够认识这个副院长,自然看看有没有办法就在这家医院做,没必要跑到外地去。

  白亦和李文琳一起来到副院长办公室,副院长恭敬的请白亦和李文琳喝茶。“小兄弟,还没请教你的大名呢。”高文迪激动的问。

  白亦说道:“我叫白亦,这位是我朋友,也是张大力的邻居,叫李文琳。”

  “呵呵,他白亦小兄弟,今天见识你的针灸水平,当真让老朽感到高兴啊,你的针灸之术,是我这一生中见过最厉害的,水平之高,当世实在罕见。”

  白亦说道;“谢谢。”

  “白亦小兄弟,不知道你在哪里高就,你的医术是从何人那学来的?”高文迪好奇的问。

  白亦说道:“我刚才说了,我是神医华佗的徒儿。”

  高文迪笑道:”哪里可能,你不要骗我了。“

  白亦说道:“好啦,其实我是白云中学的学生。”

  “什么?你居然还是一个学生。”高文迪满脸的不可思议。

  “是的。”

  高文迪难以置信的笑了笑,问道:“白亦小兄弟,你刚刚说的那个人体有五千多个穴位,是真的吗有没有什么科学依据”

  “科学依据?。”

  “是啊,老朽实在一时难以相信,比如你说大脑里面就有八百多个穴位,你是怎么知道的凭什么断定的,这么多穴位的话,恐怕整个大脑,密密麻麻都是穴位了,你又是如何认准这些穴位的。”高文迪一连串的疑问。

  “呵呵,不瞒你说,我回答不出你的问题。”

  “为什么呢?”

  “因为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一个高手告诉我的。”

  高文迪皱眉道:“高手?在哪里可以告诉我吗?“

  ”抱歉,他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了。“

  ”好吧,既然不在这个世上了,我也不勉强。白亦小兄弟,今天认识你很高兴,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五千多个穴位的真假性,但你确实让我大开眼界了一场。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我也希望能够和你成为朋友,大家相互交流一些学术上的知识。”

  “好。”白亦收起了名片,白亦哪里知道,这个高文迪是非常出名的,他虽然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可这家医院是他家的,准确的说是他儿子开的。

  白亦看了眼李文琳,说道:“不过,我现在就有事想找你帮忙。”

  “呃。”副院长一愣,名片刚发就有事帮忙了。

  “你请说。”

  “我朋友李文琳的父亲,得了那什么什么病,需要换脊椎,你们医院换吗?”白亦说道。

  高文迪笑道:“这是当然,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么,手术费我给你朋友全免了,你们只需要出基本的费用。”

  李文琳忙问:“文院长,那大概要多少钱啊”

  高文迪微笑道:“大约一百五十万左右,这一百五十万里,有一百二十万都是花在购买脊椎上,另外三十万是给那些医生的报酬。毕竟换脊椎,需要二十个医生,日夜不停的花七十多个小时才能完成这样大的手术。每个医生一万多块的报酬是必须的,这个相信你也理解。至于其他费用,我们分文不给你收了。”

  “谢谢你,文院子。”李文琳激动不已,本来至少要两百多万的,这一下就省了五十多万。

  白亦感激道:“高院长,那就谢谢你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哈哈哈,不客气,实不相瞒,这医院是我儿子开的,让他少赚点无所谓。”

  此刻突然一个青年医生冲上来。

  “不好了,张大力的老婆死了。”

  白亦豁然站起来说道:“怎么可能死了。”

  李文琳着急道:“这不可能啊。”

  “快去看看。”副院长说。

  白亦忙冲出办公室,如果张大力的老婆真的死了,那今天大家肯定说白亦杀人了。因为大家都看到他对张大婶施针。连副院长都不了解他的针灸术,都会以为他那惊悚恐怖的银针让张大婶死亡。

  白亦冲到病房时,张大婶已经被送入抢救室了。

  白亦问了一下护士,冲向抢救室,当白亦再次来到抢救室时,李文琳和副院长已经先一步到了,他们直接来抢救室的,而白亦走的太着急却是先到了病房。

  刚好这时,几个医生从抢救室一边走出来一边摘下口罩。

  张大力忙扑上去问:“怎么样我老婆怎么样啊”

  一个医生说:“病人已经不行了,节哀。”

  “不。”张大力嘶吼了起来。

  白亦脑袋一嗡。

  李文琳也脸色煞白一片,天哪,这才一下子,怎么好好的人就死了

  副院长孟伦比较镇定,走进抢救室里,看了眼死者。

  白亦也忙走进去,检查张大婶的情况。

  副院长道:“病人已经没有了心跳,生命特征全无,已经死亡了。”

  “为什么会这样!”白亦郁闷道。

  副院长小声的问:“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医术,只是刚刚你毕竟刚给她扎针,又是心脏又是肺部,会不会是....”

  “不可能。”白亦一吼。

  张大力也冲进了抢救室,扑在死者身上大哭大吼,女儿刚死,妻子也去了,本来他正在办理出院手续了,怎么会这样。

  李文琳也进来,哭道:“张大叔,你要节哀啊。”

  张大力抬头看向白亦,说道:“你帮助我,我很感激你,本来再住半个月就可以痊愈了,你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给我老婆针灸,呜呜呜。”

  此刻白亦很矛盾,他帮助张大力是出于好心,没想到最后张大婶却是死了,大家都以为他针灸把人给弄死了。

  白亦一咬牙说道:“现在她的温度还没下降,只能用起死回生术了。”

  白亦吼道:“所有人给我出去。”

  副院长道:“白亦小兄弟,你要干什么事情已经成这样了,你又何必。你放心,我会让医院把这件事承担下来,作为一起医疗事故来处理,我相信你也只是无意的。”

  这个时候,副院长还能这么说,白亦挺感动的。

  白亦语气放平了些,说道:“副院长,你让所有人都出去吧,你可以留下,我要试一下,能不能救活她。”

  “啊,可她已经死啦。”副院长不可思议道。

  李文琳也一愣,大哭的张大力忙眼睛射向白亦。

  白亦说道:“只是心跳停止了,并不表示彻底死了。”

  “刚刚医生肯定尽力抢救过了,并未能让死者的心跳恢复。”副院长说。

  “现在死者身体还没有冷下来,或许还来得及,不要罗嗦了,让他们都出去。”

  副院长马上让李文琳和张大力等人出去,至于他,当然是不出去,他很好奇,想看看白亦到底如何起死回生。

  白亦迅速的拿出银针,以最快的速度往死者的各个身体器官扎入,这是让死者的各个身体器官暂时稳住,不要继续流失活力。

  最后,白亦三根长长的银针扎入死者的心脏。

  但是,这并不是全部。

  还有最重要的,也是最难的。

  死者既然已经死亡,大脑肯定也失去活力了。

  白亦拿出五枚细小的银针,从死者的头颅上扎入。

  在副院长看来,白亦完全是乱扎一通,像扎纸人一样。可白亦却清楚,他每一针都是精确无误,他对死者扎的针,早就扎过无数遍了,一切轻车熟路。

  接着白亦扎入死者大脑后,下一步就是使用他的内力,让心脏产生收缩活动的同时,也要让大脑同一时刻产生活力,大脑肯定还没有完全死亡,两者必须配合的天衣无缝,才可以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其实也就相当于人工呼吸,除颤仪这些,让心跳停止的人恢复类似的活动。只不过白亦的起死回生术比人工呼吸这些低级的急救术更高级百倍罢了。

  大脑和心脏的配合,才是起死回生术最最关键的东西,非常消耗内力和精神力。

  如果几次成功倒还好,如果一直不成功,后面精神匮乏,自己都会晕倒。

  “砰。”死者的身体在手术台上猛的弹跳了一下,眼睛一瞬间睁开了,好像被除颤仪电击了一样的反应。

  可是,下一刻又闭上了眼睛,说明白亦没有成功。

   “砰。”

  死者的身体又弹了一下,眼睛睁开又关闭。一边看着的副院长完全是第一次见识过,当真是又震惊又好奇。

  “砰。”

  “砰。”

  白亦额头都是冷汗。

  “砰。”

  一次次失败,每失败一次,死者的身体温度就下降一分,意味着成功的可能性就下降一分,一旦死者的身体温度彻底没了,那就不需要浪费力气了。

  在急救室外面,张大力和李文琳焦急无比,同时,还有好几个医生和护士,他们听说了里面发生的事,一个已宣布死亡的人,还正在被一个青年抢救,出于好奇,那些医生和护士也等待在外面。

  白亦失败了十几次后,终于,死者睁开眼睛后,没有再闭上。白亦大喜,张大婶的大脑复苏了,心脏也在收缩跳动,只是有点慢。

  这时白亦立刻用了一股内力注入张大婶体内,让张大婶的身体温度升高,帮助输送血液,让心脏彻底恢复输血功能。

  果然,片刻后,张大婶猛的呼出一口气,好像一个溺水的人,终于被人工呼吸给抢救过来一样。副院长见到一个生命的复苏,看着白亦时,一股肃然起敬的心情油然而生。

  但白亦却没有放松,马上再次给张大婶身体切脉,找出张大婶死亡的原因。

  果然,不出一分钟,白亦就检查出来了,张大婶中毒了,毒已渗入五脏六腑。

  找出原因后倒是简单了,白亦再次给张大婶施行针灸排毒术,把所中的毒给排出来。

  大约十五分钟后,白亦第二次为张大婶把身体里的毒素给排出来了。

  张大婶虽然虚弱无比,可命是保住了。

  白亦全身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