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60章 鲜血飞溅!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06 11:49:30am

其他·同人


  副院长对白亦肃然起敬,连忙递给白亦毛巾。他亲眼看到白亦把一个已死的人复苏,变成一个危在旦夕的中毒病人,然后又紧接着把危在旦夕的中毒病人,变成现在一切完好的人。

  “好啦。”白亦擦了一把汗说道。

  白亦走出抢救室,外面竟然等待了许多医生和护士。

  “怎么样?我老婆怎么样?”张大力扑上去问。

  副院长笑道:“恭喜你,你老婆活过来了,并且没事了。”

  “啪啪啪。”顿时,所有等在外面的医生和护士感动的鼓掌。

  李文琳看着白亦,眼里闪着泪花,一些护士也感动的哭了,并不全是因为白亦的医术,而是为一个生命的拯救。

  白亦只是微微笑了笑。

  那些医生和护士立刻涌进抢救室去看看复活的病人,见证这个奇迹。

  保安来到副院长身边说了几句话。

  然后副院长又对白亦说:“你跟我来。”

  白亦来到一个监控室。

  看到了监控里,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神秘医生进去张大婶的病房。而此时,张大力此刻却正在办理关于特困救助的手续,准备申请到了后,观察一下后续情况,然后就出院回家,压根不知道病房发生的事。这里又是私人医院,每个病房只安排一张床,所以可趁之机很多。

  那个神秘医生不到半分钟就出来了,然后消失在走廊,因为他穿着白大褂,还戴着口罩,也不知道是谁,但可以肯定不是医院里的人。

  白亦心里怒的暗道:“吗的,别被我找到。”

  “小子,这个人必须找出来。”邰老说道。

  “我一定会找到的。”白亦手紧紧抓住拳头暗道。

  在医院,警察来了,不过白亦的要求,院方并没有向警方透露他抢救病人的事,只是笔录了张大婶被人注射毒药,最后顺利被抢救回来。警察取了监控视频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多在意,这样的案想破,想必是不太可能。

  而此刻,在距离这家医院不远的地方,一个男子盯着医院的方向,他就是那个穿白大褂冒充医生的人,他正在这里等候,等差不多时,就再次进入医院,去确认一下张大力的老婆是不是死了,然后就报信回去。

  白亦正站在副院长的办公室窗台前,手上拿着一杯热茶,虽然刚刚抢救张大婶不是白亦,但白亦也消耗了许多内力和精神,副院长让他上来休息一下。

  当白亦站在窗台前发呆事,无意中看到医院大门口左前方一个男子目光诡异,时刻看着医院的方向。特别是当医院来的那几个警察出来后,那个人又神色诡异的假装买东西,似乎不想引起警察的注意力。

  “他一定有问题,我看十有八九是那个给张大婶注射毒药的人。”白亦目光一寒,虽然他是猜测,但心里却感觉已经肯定了。

  “走,去看看。”邰老说道。

  白亦对副院长文迪说道:“高院长,没事我先走了,还得回学校上课呢。”

  “好,白亦小兄弟,你的号码能不能告诉我啊?”

  “呃,好。”白亦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高文迪。

  之后,白亦迅速离去,自然是去抓那个可疑人物了,白亦要搞清楚,到底是谁要谋害张大婶的性命。

  黑痣站在一个公交站牌下,眼睛望着医院的方向,他的脸上有一个很大的痦子,所以人称黑痣。今天雷哥吩咐他来办一件事,去光明医院暗杀一个人。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人,悄无声息的杀一个人是再简单不过。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确认那人死亡后,就回去报信。刚刚警察来过了,所以黑痣还不能马上就进入医院,还需要再耐心的等一等。

  可就在这时,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黑痣一回头,谁活腻了敢搭他的肩膀,可是,头才回到一半,一只拳头已经到了眼前,黑痣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等黑痣醒来的时候,发现在一个小巷子里,被一个人按在墙上,让他动弹不得。

  “你什么人?”黑痣忙恐惧的问,这人肯定身手不凡。

  “说,为什么要去医院杀人?”问话的此人,正是白亦。

  “我为什么要说。”黑痣还想反抗。

  “砰。”

  白亦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你不说我弄死你。”

  “你先说你是什么人?”黑痣还想套出白亦是谁。

  “再不说,你只有死路一条。”一股强烈的气息出现在了白亦的身上。

  黑痣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忙道:“是,是雷哥叫我来的,雷哥让我做的干净利落点。”

  “雷哥是谁?”白亦淡淡的问道。

  “雷哥是旦哥从平和市带回来的得力助手,我也是从平和市来的。”

  “尼玛的,旦哥又他吗的是谁,你再忽悠我弄死你。”白亦怒道。

  “别别别,旦哥就是李子旦,他的父亲是李青原。旦哥今早得知父亲和弟弟被什么邪尘那狗贼给杀死了,所以带着雷哥和我以及其他几个兄弟赶回来处理后事。刚刚我收到雷哥的命令,让我去光明医院杀一个人,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此刻,在临江市另外一个地方。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大约三十岁,脸色阴沉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发呆。

  这个人,正是李青原的大儿子,李子旦,也就是李子明的哥哥。

  这时,一个手下走进来。

  “旦哥,事情都交给我,你好好休息吧,也不要太悲伤了。”那个进来的手下说。

  李子旦沉着脸,他今天早上刚从外地赶回来,一夜之间,他父亲和弟弟已经被邪尘杀死了。李子旦发誓,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警方那边怎么样?”李子旦咬牙问。

  “警方还是没有找到邪尘的有力证据。”那个手下说。

  “砰。”李子旦狠狠的一拍墙壁,白色的墙上立刻印上他的手印。

  “邪尘,我李子旦跟你不共戴天,我不取你首级,我誓不罢休。”李子旦眼睛红红的说。

  李子旦虽然不在临江市混,但在临江市也颇有威名,因为他在省会城市的一个大势力手下做事。

  “旦哥,昨晚你父亲本来是给张大力妻子注射xxx药水,让她彻底昏迷,抢救几个月后死亡。可惜,却被一个小子破坏了,你父亲计划没成功,可他却为此丢了性命,死的太不瞑目了。”那个手下愤怒的说,他也认为邪尘之所以找上他父亲,肯定是因为这件事。可这件事李青原并没有做成功,所以被杀死觉得冤枉。

  “张大力的老婆现在还没死吗?”李子旦问。

  “旦哥放心,已经安排人去医院了,他确认张大力老婆死亡后,就会报信给我。”

  “她本来就应该死,我父亲和弟弟都死了,她怎么能活着,她应该去陪葬。”李子旦目光一寒,似乎把他父亲和弟弟的死,都归咎在张大力这件事上,若不是因为这件事,他父亲和弟弟怎么会被邪尘找上。可是,事件的导火者却没有死,他父亲和弟弟却死了,李子旦极其的不甘心,所以让人去把张大力的老婆给弄死,去给他父亲和弟弟陪葬,然后就有了医院发生的那一幕。只是可惜,碰上了白亦,白亦让张大婶死而复生,而且还脱离了生命危险,这是李子旦等人万万想不到的。

  李子旦面目狰狞的问道:“黑痣还没有消息吗?”

  “旦哥不用担心,黑痣办事我放心,等他确认事办完了,就会通知我的。不过,旦哥,为什么不把张大力也一起给杀了,张大力也应该去给你父亲和弟弟陪葬。你弟弟若不是因为撞死了张大力的女儿这件事,恐怕也不会被自称侠义的狗贼邪尘找上,我觉得张大力也应该去陪葬。”

  李子旦道:“我回来并不是为了招惹临江市的警察,而是报仇的。现在张大力还在警方的注意之下,杀张大力有惹麻烦的可能,等以后再杀了张大力不迟。”

  那个手下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下手表,说道:“黑痣去了这么久,应该事办完了吧,我打个电话问问。”

  ...............

  “李子旦。”白亦眉毛一挑,没想到李青原还有一个儿子,似乎还挺有势力的。

  “你认识旦哥?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黑痣问。

  白亦心中一阵郁闷,他现在进退两难,这件事是邪尘的身份引发的,而他现在却以白亦的身份参杂在其中。如果他去找李子旦,白亦这个真实身份和邪尘就更加混在一起了。白亦不想自己和副业邪尘混在一起,越是混杂在一起就越容易被警方找出蛛丝马迹。

  “算了。”白亦本想去找李子旦,但想了想,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不要夹进去为好,如果有必要,让邪尘去处理吧。

  白亦就想到这,瞬间捉住了黑痣的脑袋。

  “你杀了我,李子旦将会全门之力追杀你!”黑痣此时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失败的现状,转而用李子旦威胁白亦。

  李子旦似乎还挺有势力,没有人敢轻易得罪他!

  “那更好,正好省了我一个一个去找你们的麻烦。”白亦按着黑痣的脑袋,嘴角泛起奇异的微笑。

  突然,黑痣心中出现极为不好的预感,眼眸中瞬间被恐惧充斥!

   砰!

      白亦捏爆了黑痣的脑袋,鲜血飞溅!

      随着黑痣的尸体软倒在地,白亦微笑着拉开旁边一个脏兮兮的下水道井盖,直接把黑痣给丢了进去,再盖上井盖,飘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