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62 前所未有的感动 - 我是最下流的臭男人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03 10:56:24am

都市·爱情


下一秒,她听到他在她耳边轻声说:“宝贝,你的演技真的很烂,一看就知道是在装睡。好啦,不逗你了,你的衣服我就放在床边。我到外面睡了,如果有哪里疼或不舒服就大声喊我。最后,我想说的是——李瞳,你真的好棒。

大家总把‘幸福’两个字挂在嘴边,仿佛非常了解自己要的‘幸福’是什么具体的样子,但是我却对于这两个字全然没有概念。今天,当你走到我面前毫不畏惧旁人的眼光吻我的那一刻,我感觉整颗心忽然明亮了。那一瞬间,我脑子里的一切突然清澈了。我终于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幸福是什么样子的--我要的幸福,就是每一个日子里都一定要和你一起。这样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过。谢谢你给了我一份前所未有的感动,也谢谢你在大家面前那么勇敢地和我一起捍卫我们的爱情。除了你,这世上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够带给我这样的领悟。所以亲爱的李瞳,真的非常感谢你!好好睡吧,晚安咯。”

不知道是因为他话里的一字一句,抑或他说话时温柔的语气,李瞳感觉内心被深深撼动了。

接着,她的头脑还来不及思考,她的身体就做出了连自己也不明白的反射性动作--她伸出手抓住了正想走开的张星宇。

她的出其不意让张星宇微微吃惊,疑惑地回头看她,问道:“怎么了?哪里痛吗?”

这时的李瞳心里乱糟糟的,一时半刻也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拉住张星宇,更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做,只是踌躇着,默默望着眼前心爱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那么的好,不但无条件爱着她,还愿意为她放弃他拥有的一切。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饼干屑女孩,对于他的厚爱,她要何以回报呢?

随即,她有了决定,吸了一口气,垂下头,缓缓把覆盖在身上的被褥拉开,毫无遮掩地将自己赤裸裸的胴体展现在他面前。

刚刚好不容易才借着冷水浴让自己降下欲火的张星宇,一见到眼前的情景,情欲指数又迅速爆表!

这会儿轮到他大大吸了一口气,不断提醒自己:冷静啊,张星宇!一定要冷静!

他做了几次深呼吸后,终于把持住了,就再度走回床边,在李瞳身旁坐了下来,拉起被褥又把她密密实实地包了起来,然后隔着厚厚的被褥把她紧紧拥入怀中,疼惜地细声安慰:“傻丫头,怎么了?是不是我让你感动到不行,觉得无以回报,因此想要以身相许?”

李瞳坦言:“你是个很出色的男人,而我却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生,除了自己,就没什么其他能给你了。”

张星宇用下巴顶着依偎在他怀中的李瞳的头,坦白说道:“老实告诉你,我是个最下流不过的臭男人,现在满脑子都是想要占有你的邪念,真的忍得很辛苦!但是我不希望你基于那种‘奉献’或者‘报答’的想法把自己交给我。在爱情的世界里,我和你是平等的,我一点都不介意慢慢等,等到你准备好的那一天,等到你不再认为自己不够好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他轻轻扶直她的身体,让她与他面对面,笑着说:“我当然知道自己很厉害,但是请不要总是认为你比我差。和丹盈分手后,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恋爱了。可是因为你,我竟然不知不觉又开始相信爱情,也对未来有了美好的期许。对于已经这样厉害的我,你竟然有着如此巨大的影响力,这么说来,你是不是比我还要更加厉害一些?”

李瞳被他逗笑:“什么歪理。”

见她似乎不再纠结,他也释怀了,捧起她的脸轻轻啄了一下她的脸蛋:“信不信由你,我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如果你真的觉得想给我一些什么,那你就给我你的承诺。”

他拉起她的手紧紧握住:“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牵着你,不管什么事都绝不松手。你可以答应我你也不会放手吗?”

她点点头,也紧紧反握住他的大手。

大手拉小手的此情此景仿佛牵动了李瞳脑海深处的一些什么,心上浮起一些模模糊糊的回忆片段,让她怔怔地盯着张星宇出了神:“星哥哥…… 我小时候是这么叫你的吗?”

时隔多年,张星宇想不到自己居然还能再度听到这声呼唤,霎时崩溃。

这声呼唤,来自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那段住在六福大厦的童年时光。那段最珍贵的时光,一直是支撑他的唯一凭借。而现在,就像奇迹般地,老天爷把属于那段时光的美好,又再度送到了他面前。

好似自己那块失落的一角,终于被寻获。

好比自己心上那个空洞,终于被填补。

张星宇对着李瞳点点头,泪水无论怎么都止不住。六岁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流泪呢。他因此有些不好意思,赶忙举起手擦拭,假装打哈哈掩饰:“这下子你不负责也不行了,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呢!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这副糗态竟然被你看透透了,不管啦,你一定得负责。”

李瞳当然看出他在逞强,这回轮到她把他搂得紧紧的:“乖啦,别哭,姐姐会负责的。说说看嘛,我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可爱吗?”

“一点都不可爱,而且还是个爱哭包。”

“真的假的?再说多一点我们小时候的事给我听吧!”

“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不要这样子考验我的定力!”

“好啦,那你先闭上眼睛,转过身子去,不准偷看… …”

就这样,他们俩就一直聊着儿时的点点滴滴,直到两个人都累了,才倚着对方沉沉睡着。

翌日,李瞳被自己的手机铃响吵醒。还没睡够的她舍不得睁开眼,只是伸出手往床边的小几乱扫一通,终于给她摸到了手机。

她看也不看来电的是谁,就接听道:“谁啊?”

“李瞳,是我啊!”另一端传来的是陈燕妮的声音。“你赶快上我们公司的脸书页面看看!出大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