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2-4花田中的半裸男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0 7:54:12pm

奇幻·玄幻


皎潔的上弦月高掛在漆黑如畫的夜幕中,重重白雲形成圓圈將上弦月孤立在正中央,閃耀的星星彷彿闖不進白雲的銅牆鐵壁,只得無奈地在無雲的黑色畫布處努力閃爍自己,配上不知名的蟲鳴交響曲與微涼輕柔的夜風,共同刻畫這片美麗寧靜又心曠神怡的夜空。

一段時間沒來媚娘草原,想不到此處已花開遍野。薔薇、玫瑰、紫羅蘭、鳳仙、薰衣草、繡球花等,空氣中瀰漫讓人陶醉其中的花香。

允希坐在我面前,閉著眼睛聚精會神的嚴肅表情依然無損她美若天仙的樣貌。而我正露出胸膛,上半身光溜溜,等待允希下一步指示。

聽起來這很像熙月村里說書人阿田,無聊時說給我們聽的某部經典小說的故事場景。然而現實並不是那麼美好的小說情節。因為整片花田並不是只有我和允希而已,神武允望都在!他們倆似笑非笑的表情真讓人不爽!

重點的重點,允希也沒赤身裸體。裸體的只有我一個……裸上半身啦!別亂想!

我們四人在花田正中央盤腿而坐,允望和神武離我們大約三步之遙。允希說如果太接近我們的話,【天使的親吻】的效力會下降。雖然她在治療開始前很有耐心地把原理解釋了一遍,但其中因由我根本有聽沒有懂,總之結論就是他們不可太靠近我們倆。

我赤裸上身的原因倒是有聽明白一點。

允希說,無論白天或夜晚,我們的身體都會自動從大自然的恩惠中吸收魔力,但吸取的魔力量只有一丁點而已,不是高階魔法師或魔力高強的人是沒辦法察覺到的細微份量。

花草樹木、河川大海、沙地土流,就連太陽和月亮也無時無刻供給我們源源不絕的魔力。還是那句話,我們的身體只能吸收稀少的魔力。

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比較得心應手的屬性魔力,只有使出拿手的魔法,才會從該自然恩惠中吸收較多的魔力,進而使出魔法。

聽起來很複雜對吧?簡單來說,以我為例,我較擅長的是風屬性,所以平常吸收魔力的主要來源就是風。無論是微風、輕風、大風、狂風,我都可以從中吸收身體所需要的魔力,這也是為什麼我比任何人都還容易感覺到風的存在。

黑魔法師較特別,他們會使出各種屬性的魔法,所以可以輕易從各種管道吸收自己想要的魔力。以允望來舉例好了,她經常從雷雲中吸收雷屬性然後毫不猶疑往我頭上轟幾發【雷鳴】。如果她想使用土魔法,就會從土地岩石之類的媒介吸收魔力;如果使用水魔法,就會吸收河川雨水的魔力。

蛤?你說晴空萬里怎麼可能吸收雷雲的魔力?

魔力不是即用即丟的方便筷子。前面說過了,平常我們的身體會一點一滴自動吸收魔力。那這些吸收起來的魔力去了哪裡?當然是儲存在我們的身體裡啊,在需要用的時候便可以從身體裡抽取出來。當魔力用盡,身體會有種體力透支的感覺,輕微的則是有點暈眩,嚴重的則會直接暈倒。

太陽供給的魔力是熱情、有活力(力量)的,換言之就是很適合放在攻擊的魔法上,暫時增加攻擊力、防禦力、敏捷度等等的支援魔法,也是使用太陽的魔力。

而月亮所供給的魔力是寧靜、具有治愈的效果。

終於說到重點了,允希讓我裸上半身的原因是想要讓我的身體多吸收月亮的魔力,使身體處於一種自動療愈的狀態。

允希左手握著魔杖,右手在魔杖的水晶球上來回移動,同時嘴裡念念有詞。

這時,水晶球發出很柔很輕的白光。

那白光像是一團迷濛的霧氣。

允希將手放在霧氣上,接著霧氣隨著她的手所劃出的軌跡來到我的右手上。

其實這時候我應該要感到緊張,斷了三個多月的右手終於有希望復原了,而我確實在緊張的狀態中,但……緊張的原因是允希滑嫩的手此時正放在我的右手手背上!

如果現在有塊鏡子,我相信臉上掛著的是一副猥瑣的表情。

『啟、啟人先生,麻煩專、專心點……』允希喘著大氣,並面露痛苦的表情說。

我這才把思緒從骯髒的深淵拉回來,專心在右手的復原上。

不專心還好,一把心神放回手上立刻感覺一股冰冷的寒氣穿過我的手背,接著通向我的手臂來到肩膀處,再回到手心處!整隻右手此刻有刺痛和麻麻的感覺,但微痛感的等級漸漸上升,從可以忍耐不叫出聲的痛,升級成我眼睛快翻白眼的劇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忍不住叫了出來,草原迴盪著淒厲的叫喊。

允望緊張地從草地上彈起想要衝過來,但被神武一手攔住阻止。她只好重新坐下,透過眼神傳給我心靈上無限的同情與加油。

『嗚咕……』彷彿千萬隻子彈蟻正在我右手臂上放肆地撕咬!

我幾乎可以感覺到每一個細胞正被這股寒氣給刺痛。眼前的景象有點模糊不清,應該是我快暈倒了吧。

暈倒也好,這太痛了,我受不了了……

在我快倒下時,眼角突然瞄到呆在旁邊的允望。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拿出自己的魔杖,而且還閃爍著鵝黃色的光芒……

我非常了解那是什麼魔法的光芒。

我立刻撐起身體重新回到原本的坐姿,一邊給自己巴掌保持清醒,一邊在心裡慶幸自己沒倒下,要不然就是很要命的【雷鳴】會打在我頭上了。

這時,那團迷霧漸漸聚集起來,化為一個人形。

那是一個小嬰兒的形體,嬰兒的背部有一雙迷霧聚集而成的灰白色翅膀。這……根本是愛神丘比特嘛!

嬰兒注視我斷了筋的右手數秒鐘,接著他嘴唇發出金色光芒並用力嘟起,然後用那金色嘴唇啾了一下親吻我的手背,隨即一團金與白的刺眼光芒一口氣爆發出來!

媽呀!我被一個男的親手背了!

好啦,我不確定那天使是男的還是女的,因為我忘了看他下面。

當我睜開雙眼,只見允希香汗淋漓,呼吸急促,身體甚至虛弱得左右搖晃,我連忙扶著她,擔心地問:

『妳還好嗎?』

允希搖了搖頭,隨即望向我扶著她肩膀的手,眼睛突然瞪得圓溜溜的,『啟人先生,你的手……』

我的手?

視線隨著允希的話語移到手上,我正雙手扶著她的肩膀,右手還是握著肩膀的用力狀態……

咦?右手可以使力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右手,然後握拳、張開手、握拳、張開手,毫無痛楚而且也沒有無力感。

太棒了!我的右手痊癒了!

啊!還有件事要確定,要是無法做到這件事,恢復右手也就沒意義了。

我站起身背對著允希走到稍遠處,左手抽出疾風劍,然後慎重地交到右手上。

嗯,沒問題,可以握劍。

接下來的十分鐘,我盡情揮舞手中的劍。劍技一招一式地使出,沒有違和感,沒有不適感,右手握劍十多年的觸感又回來了。

終於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