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1-1 百鳥慶典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03 12:10:14pm

奇幻·玄幻


風平浪靜。

嗯……以風平浪靜來形容此刻的情景似乎有點怪。

我擅自想像從數百米外看過來的畫面,在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裡,一條外形如雲朵的舢板漂流着,上頭坐著兩個人。

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嗯,是很難想像沒錯。

如果半年前有人這麼告訴我的話,我一定認為那人是個神經病。

雲朵上怎麼可能坐著人呢?

可自從我誤打誤撞來到處於一萬米高空的天鳴國後,看見什麼都不再奇怪了。

天鳴國是一片分裂成無數島嶼的浮空之國,顧名思義,浮在空中的國度。

島嶼上的風景各不相同,城鎮、森林、雪山、沙漠等,就如我們生活的白清帝國。說起來還真諷刺,在我出生的國家我只去過【熙月村】、【起始之森】、【牛之魔窟】三個地方而已。其他如沙漠、雪山、大瀑布之類的,都在對我來說相當陌生的天鳴國這裡看見。

有的島嶼只存在某種特定物種,比如整座島都是猴子、猛獸之類的,當然也有以植物為主的島嶼。像我最近一次去的便是以藍薔薇為主的島嶼,只是那些藍薔薇都會吃人就是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裡要往別的島嶼去必須穿過雲海。

但別忘了,這裡是距離地面足足有一萬米的高空,如果只因為聽到【雲海】的【海】字,就以為可以到島的邊緣,縱身跳下遊到下一座島嶼的話,那等著你的就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啪的一聲墜落到一萬米下的地面,然後故事結束。

為了不讓這種接近於白痴的悲劇發生,所以我們要用安全的方法渡海。

方法有兩種。一、由魔法師施展讓身體獲得可以暫時在雲海中游泳的支援魔法,只是……就算是普通大海,你真的會用游泳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方式游到下一座島嗎?至少我是不會。

另一種辦法便是搭乘外形如雲朵的【雲船】,形狀有大有小,就如我們所熟知的舢板、船隻等。

『啊哈!終於看見了!』

我站在雲船前端,視線落在遠方一座小島上,心中莫名湧起回到故鄉的感覺。

怪了,我的故鄉明明是白清帝國的熙月村,為什麼看見這小島會讓我產生故鄉情愁?

這小小的疑問很快就被我甩在腦後。

我按耐不住雀躍的心情,對身後正在駕駛雲船的人喊道:『大叔,麻煩船隻速度再快一點!』

……

當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畢竟這船上可以“正常”回應我的人一個都沒有。

但,無損我此刻的亢奮心情!

我頭部固定,視線移向左上角,視界中顯示一條綠色管槽——天命,目前處於最大值,6。

而今天是1010年10月24日——我們約定集合的日子。

我抬頭瞻望藍天白雲,有只黑鳥突然闖入視線,它左右兩邊跟隨三隻黑鳥,形成一個箭形符號從我頭上飛過。

我打了個冷顫,現在看見鳥類心裡還是會有點……

望著它們漸行漸遠的身影,不禁讓我想起兩個星期前在百鳥島的那件事……

★★★★★

凌晨三點十八分,一個不寧靜的夜晚。

我躲在陰暗處,視線不曾離開樹上的鳥窩,安靜等待獵物到來。

在這座島上已經第三天了,只為找尋一樣素材——夜行鸚鵡的啄。

根據名字,我推測它是晚間活動的魔物。因此在這個時間點我不去睡大頭覺反而躲在這裡餵蚊子,就是為了拿到這素材。

若不是這是修復夜行者的必要素材之一,說不定我早就放棄——

來了!

一隻深藍似黑大約身長三十公分的鳥類停靠在粗厚枝椏上,一跳一跳往鳥窩靠近,不時左顧右盼警戒四周。我屏住呼吸,深怕它會聽見我微弱的呼吸聲似的。

這個距離,使出昇龍斬應該沒問題。但為了確保劍技一擊必中,因此我躡手躡腳爬上另一棵大樹,打算跳到夜行鸚鵡所處的枝椏上,迅速在近處擊殺它。

夜行鸚鵡此時就站在窩邊,深紅似血的雙眸看向遠方,看似沒察覺我的存在。我輕輕抽出系在右腰上的疾風劍,盡量不讓劍出鞘時發出任何聲音。

噗!噗!噗!

響亮的翅膀聲突然在夜間森林裡迴盪,它要飛走了!我顧不得落地點,急忙邁開腳步在狹窄的枝椏上奔跑,隨即用力一跳來到夜行鸚鵡所在的另一端枝椏上。

雙腳著地時的重量使大樹為之一震,果不其然驚動了獵物。它往震動來源回頭看了一眼,赫然發現我的存在,兩隻紅色眼睛隨即睜大,加快拍動翅膀速度,兩腳的爪子也從枝椏上鬆開,已經快要飛走了!

不行!我可沒信心在廣闊的夜間森林裡找到第二隻羽毛宛如融入漆黑夜幕的夜行鸚鵡啊!

沒辦法,就算在站立點不足的枝椏上,也只能使出這招了。唯一可以加速縮短距離的劍技——

『音速炸裂!』

翠綠的長劍隨著我大喊招式名稱後被淺藍色光芒包覆劍身,我的背部彷彿裝上一台加速裝置般,有股力量使勁把我推向前。上一秒夜行鸚鵡在我眼中只有豆粒般大小,下一秒它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我眼前,且其身體中央被疾風劍利落刺穿,隨即化成無數光點,在空中爆發開來。

一撮深藍羽毛和一只爪子掉落樹下。

我失望地把掉落素材放進允望給我的魔法袋子裡,然後靠在樹幹上坐了下來。

還以為一次便可以獲得啄的素材,果然沒那麼幸運……

就在我懊惱著該怎麼尋找第二隻夜行鸚鵡時,眼光餘角瞄到西南方的異象。

在這凌晨且漆黑的森林不應該擁有如此亮光的異象。

我在樹與樹之間跳躍,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深怕驚醒了什麼東西。

不過這只是多餘的擔心。

因為越靠近亮光,吵雜聲便越大。仔細一聽,那是數之不盡的鳥叫聲。我在一棵大樹上停了下來,將身子隱藏在陰暗處,眼前的是……

七彩繽紛的鳥獸大慶典!

四翅鳥、禿頭雀、斷腳鶴、闇黑雕還有許多不曾見過的鳥獸齊聚在這片廣場上。而我找了三天才找到那麼一隻的夜行鸚鵡,這裡竟然有上百隻!

我這才注意到,百鳥慶典的廣場正中央有著一堆高高築起的篝火,而四隻顏色各異卻又無比鮮豔的巨鳥正圍在篝火旁。

一聲長鳴劃破夜林,成千上萬隻鳥獸頓時安靜,強大震懾力油然而生。

彷彿一身翠綠外衣披在身上的綠鳥正打開雙翅,隨即一股強風捲起,篝火的黃白火焰隨之晃動,越發猛烈,剛才的長鳴就是它所發出的;散發寶石藍高貴氣息的藍鳥,身上的藍色羽毛宛如水流般竄動,夢幻得好不真實。它閉著眼睛優雅地站在綠鳥旁,不為強風所動;宛如靜電遍布身體、羽毛全豎直的黃鳥、強風吹起的沙子碰到它時發出劈啪聲響,其銳利雙眸直盯綠鳥,藉此表達自身的不滿;最後,一看就知道是四鳥中的老大——紅鳥,或許該稱它為火鳥更為恰當。一身烈焰化為身上的羽毛,頭上一縷火焰彷彿隨風飄逸的長發,老大獨有的領導氣息在它身上展露無遺。

四巨鳥等級貌似都很高的樣子,而且廣場上的鳥獸實在多得離譜,彷彿全世界的鳥都聚集在這裡。如果貿貿然衝進去斬殺數只夜行鸚鵡,應該不可能全身而退吧?

稍微思考後,我決定乖乖坐在這裡等它們解散,然後跟隨夜行鸚鵡回到它們的鳥巢,再一舉纖滅。

當我想直接坐在枝椏上等待他們宴會結束時,突然發現左邊有道視線正盯著我!猛然回頭,竟是一隻夜行鸚鵡!

它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站在這裡?難不成它一直都在?

可惡,太專注廣場上的鳥獸反而沒注意周遭的動靜。現在該怎麼辦?它離我很近,想必在我拔劍之時,它便會立刻飛走。

走了倒還好,怕是怕它到廣場呼朋喚友,到時可就糟了。

夜行鸚鵡邊警戒邊步步為營往我跳來。

我的背部猛然撞上樹幹。

該死,堂堂一個劍士,竟然被一隻鳥嚇到往後退!

夜行鸚鵡突然撐開翅膀,小小身影瞬間出現在我面前,堅硬的啄往我眼睛方向進攻。突如其來的攻勢使我嚇個措手不及,一時沒站穩,連啊~的悲憫都來不及叫,就從樹上掉了下去。

啊!嗚!呃!

真是禍不單行。沒想到樹下竟是斜坡,身體不受控制一直隨著山坡滾落,明明很痛卻又不敢叫出聲——不遠處有數百隻鳥,還有四隻巨鳥——,只能摀住嘴巴閉上眼睛等待終點的到來。

啊啊啊!小腿好像撞上什麼堅硬的東西然後彈開,超痛的!

我微微睜開眼,在滾落山坡的期間,檢查視界左上角的天命。嗯~扣了一點,難怪那麼痛。

……話說這山坡還真是長,我都在心裡想了那麼多廢話,怎麼還沒滾到平地。算了,再次閉上眼享受……不,是忍受痛楚直到終點吧。

咚!哎呀呀呀!

周遭枯葉沙沙聲突然靜了下來,身體也停止滾動,應該是滾到平地了吧。

我依然緊閉雙眼,要命的暈眩感使我睜不開眼睛。我艱難地撐起身體,雙手在身上到處拍拍,用感覺將灰塵和泥土隨意拍掉,心裡則為自己的倒霉附上安慰。

跌下山就算了,還要扣了一點天命,也就是說要吃苦味逆天的憂麝草來恢復。倒霉啊!

腦袋突然閃過一個想法,要是滾到百鳥慶典正中央,那才叫倒霉。

這麼想著的我,不由自主地輕笑起來。這世上真有誰可以倒霉到這種境界的話,我也只能遠離他,不讓這霉運附加到我身上了,哈哈。

暈眩感終於消失,我抬起頭試著睜開眼睛,一片繁星夜空映入眼簾。

很好,平衡感恢復了。

劈啪!

耳裡傳來這麼一道聲音,我隨著音源方向看去,赫然發現成千上萬對鳥眼正盯著我看,尤其寶藍、草綠、黑黃、橘紅四雙銳利的鳥眼更散發出無與倫比的威懾。

我嘴角微微抽搐,『原來我就是那應該遠離的倒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