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1-3 百鳥之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05 1:10:18pm

奇幻·玄幻


我曾抱著一絲奢望,它們可以一對一和我戰鬥。

但我右邊臉頰剛閃過一束空氣炮,另一道強力水柱彷彿計算好我閃躲的時機,立刻往正面射來。情急之下,左手用劍高速旋轉形成一道風壁,勉強將水柱往四周錯開,但其衝擊餘力迫使我一步步往後退。我使力踩穩地面,右腳陷入泥中拖出一道清晰的痕跡。啊,還有一記火焰噴射正準備往我毫無防禦的背部好好燒烤一番。

根本就是三打一,太過分了。不過雷霆鳥倒是站在稍遠處,沒有參戰的意思。

我也顧不得那麼多,眼前還有更急迫的事。

在炎馥鳥將口中團聚的火焰以猛烈氣勢射出時,我奮力一跳,讓火柱與水柱互相抵消,現場頓時冒出大量蒸汽。

我在蒸汽中著地,視線所及皆是霧茫茫一片。它們中止了攻擊,應該和我一樣看不見對方而暫時按兵不動吧,免得誤傷自己人。

但有個獵物的身影卻清楚進入我的視線範圍。風嵐鳥規律地每隔一段時間拍動一下翅膀,讓自己可以滯留在空中,青翠如玉的雙眼正左右張望尋找我的踪影。

我邁開腳步往它底下跑去,同時疾風劍的劍刃被淺綠光包覆,劍尖前端延伸出大約十公分無形的風刃。

就算利用助跑和奮力跳躍加上劍的自身長度,還是夠不著風嵐鳥的身體,因此我才注入風屬性在愛劍二號裡頭,增長攻擊範圍。

『蒼翼迴斬!』

淺綠光芒隨著我在空中一個迴轉,劃出一道絢麗的弧線,劍柄傳來砍中實物的觸感,耳裡也傳來風嵐鳥的哀嚎聲。

落地後我再次竄入到蒸汽中隱藏身影,試圖再施展一次出其不意。

『……嗚!』

數根三公分長的冰錐分別刺進我左肩、右小腿和背部。抬頭一看,原來我落地點恰好就在水瀾鳥的前面,只怪我太粗心一時沒注意。

在這高溫的火圈中,冰錐數秒後便融化成水,我的天命從滿滿的6,一次降到3,足足減少了三點。

不愧是神鳥,攻擊力不是小兵小將可以相提並論的。

呼轟!

炎馥鳥張翅飛向高空,接著將翅膀緊貼身體,以勇猛不可抵擋的疾速往下急俯衝。尖銳的鳥嘴加上急速墜落的助力,即使對自己的防禦值有著絕佳自信,可對於硬接下炎馥鳥的攻擊會將我身體利落貫穿這一點,我深信不疑。

我欲跳開躲進蒸汽中,卻發現腳下溫度劇降,寒冰不知在什麼時候將我雙腳禁錮,限制了我的行動。

當我揮劍將寒冰劈開,水瀾鳥再次發出寒冰吐息,在我腳上覆蓋一層又一層的厚冰。

這死鳥!

抬頭一看,炎馥鳥近在眼前!情急之下,我高舉疾風劍。

鏗!

尖銳刺耳的鐵與啄碰撞之聲在森林中爆發,炎馥鳥並沒如我預期般因撞擊而彈開,反而繼續用啄與我角力。

我忽地放鬆力道,身體往左邊側閃。炎馥鳥整個身體失去平衡,堅硬的啄徑直往地面插去,連帶地禁錮我雙腳的寒冰因此產生裂縫,我趕緊補上兩劍,將腳從中抽出,並拉開距離。

炎馥鳥似乎入地太深,一時半會沒辦法將啄從寒冰地面中抽出。

趁水瀾鳥有些驚慌地看著炎馥鳥時,我閃現到它身旁,在它左側腹使出一記【交叉二連擊】。

一個大大的X形傷痕隨著疾風劍劃過之處一一顯現,然後我將劍往後拉至臉頰旁,接著高速往前突刺,再往後拉,再突刺,連續來回五次,全程不到兩秒鐘。這是基本劍技突刺加上高速並連續發動而研發出的新劍技——流星轟炸!

分不清是咆哮還是哀嚎的水瀾鳥滿臉怒容回頭瞪我,另一邊的藍翅一拍,轟在我左身,使我整個人倒向右邊並拖行了一段距離。

我左腳往地面一踢,整個人以後空翻的姿態迴轉著地,將劍插入地面穩住身子後,再以右腳彷彿快要踏破地面的氣勢用力一踏,再次來到水瀾鳥面前,劍身穩穩刺入它的胸膛。

水瀾鳥睜大寶石般的雙眸看著我,它肯定沒料到我會瞬間反擊。

我將疾風劍從它胸口處抽出,大量鮮血隨著劍身抽出而往外噴灑,最後水瀾鳥癱倒在地面,不斷抽搐。

炎馥鳥到現在還是沒從寒冰地面中出來。我徐徐走到它身旁,它慌張地扭動身體,以各種方式想要抽出自己的啄,但徒勞無功。

我將疾風劍往後拉至臉頰旁,劍身被白光包覆,低聲對炎馥鳥說:『其實只要發出火焰將冰融化不就可以出來了嗎?白痴喔?』

炎馥鳥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自羽毛間發出橘黃的火焰,立馬試圖將冰融化。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流星轟炸!』

疾風劍準確刺進炎馥鳥背部同一個地方五次,劍技施展完畢後,我再一次使出流星轟炸,直到炎馥鳥安靜倒在地面時才停止。

我深吸一口氣,試圖舒緩急促的呼吸,同時也讓自己稍微休息一下。

說回風嵐鳥。

它結結實實地吃了我一記劍技後,整個人……不,整隻鳥體墜落在地,鮮紅血液大量流出,暫時癱瘓不能動的樣子。

依序往其他二鳥看去……它們當然還沒死,這點從它們身軀還在原地就可以知道了。要是天命歸零,身體將會化成碎片爆散開來。

是不是該趁它們還無法動彈時離開這裡好呢?

這時,一陣狂風伴隨混雜在空氣中的微弱電擊將僅餘的蒸汽吹散,身體受到暴風吹襲而失去平衡之外,同時也感到一陣遭電擊中的酥麻。

糟了!我忘了還有一隻百鳥之王!

雷霆鳥全身上下迸發出黃白色雷光,耀眼的黃色羽毛全豎立起來,一副怒髮衝天的模樣。

老大終於也加入戰局了。

『竟能將吾等傷至如此,想必汝之蠻力與劍技頗為強大。』

說話的自然就是雷霆鳥,而且它邊說邊一副準備放大招的樣子。

有種不好的預感。

環繞在它身邊的黃白雷光全部聚集到身前形成一顆巨大雷電球體,炫目的白光與黃光交織照亮整座森林。要是不知情的人看見,還以為現在是白天而不是凌晨的夜晚呢。

巨大球體從中延伸出三條不規則跳動的條狀形電擊。忽然間,三條電擊往三個方向直擊而去,落在被我砍至重傷、奄奄一息的水瀾、炎馥、風嵐鳥的胸口處。

三鳥的身體頓時劇烈起伏,彷彿被無形力量往上拉再忽然放手使身體重重摔落地面,濃烈的燒焦味撲鼻而來。然而,它們身上原本血流成河的傷口,卻在遭受電擊無情的肆虐後而止住。

看來這是另類的治愈魔法。

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好粗暴的治愈法。我暗自慶幸允希的治愈魔法既溫柔又舒服。

此時我最不想見到的畫面發生了。

三色鳥從地面踉蹌站起,揮動那無力的翅膀,拖著搖搖欲墜的身軀,各自飛到雷霆鳥的左右兩邊待機。

好不容易打敗的三神鳥,此時又聳立在我面前,而且百鳥之王也加入這場戰局中,眼前的情況似乎不太樂觀。

雷霆鳥仰天長嘯,三鳥隨即齊聲鳴叫,巨大雷電球體同時以緩慢的速度往上升起,接著像是敲響戰鼓般,四神鳥紛紛發出攻擊。

紅藍綠鳥同時在嘴裡聚集各自掌握的屬性元素,頗有默契地在同一時間發出暴風、水流、火焰吐息,唯獨雷霆鳥沒有發出雷電吐息。

然而,雷霆鳥彷彿聽見我內心的結論,像是糾正我般做出攻擊的動作。它閉上眼睛,羽毛閃爍金黃色的光芒,接著巨大雷電球射出三道猛烈的高壓電,混在風水火吐息中,使三鳥的攻擊更為凌厲,破壞力翻倍!

吐息所經之處皆燒成焦土一片,捲起滾滾沙塵往我襲來。我一個左閃跳躍加上翻滾,避開它們吐息攻擊的直線範圍。我將腳下的沙子往後高高踢起,一個箭步衝上最接近我的炎馥鳥身旁,眼看左手的疾風劍劍尖即將再次刺入它的左側腹——

轟!轟!轟!

眼前瞬間一片空白……怎麼會……

雷鳥竟然將吐息的攻擊軌道改變了……

三重吐息接連打在我身上,視野頓時失去焦點。視線所能看見的最後一道影像是頻臨危險紅色區域的1點天命,以及一道黃黑色的雷電在我眼前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