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1-4風嵐鳥與黑劍士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06 7:38:24pm

奇幻·玄幻


好熱……

沒想過死後的感覺會是如此灼熱。常聽村里的長輩說,人臨死前,身體溫度會急劇下降。因此死前感到非常寒冷,接著失去意識,從此離開人世,這才是正常的程序。

剛才三神鳥將水火風吐息攻擊打在我身上後,雷霆鳥再補上一記高壓電擊結束我的生命,所以我應該死了。

但……

現在這彷彿融化骨頭的熱是怎麼回事?

死亡的程序有些不符合啊,誰可以告訴我死亡SOP是什麼?

『還沒死,就起身。』

一道陌生聲音響起,我猛然睜開眼,周遭依然是被我燒得一片狼藉的森林,身體依然處於炎馥鳥製造的火圈中,眼前依然是四神鳥巨大的身影……

不。

眼前出現一名握著黑色長劍的男人背影。

他是誰啊?

『竟將吾之攻擊擋下,汝乃何許人?』雷霆鳥帶著怒氣說道。

擋下攻擊……是他救了我?

『把這喝下。』

聞言,男人從腰包上拿出一瓶裝著綠色液體的瓶子,頭也不回地拋過來。

我伸手接住,不疑有他拔開瓶塞,將裡頭的綠色液體灌進口中。熟悉的薄荷味在我口腔裡爆發,一股清涼感湧上喉嚨深處,視界左上角的天命瞬間恢復至最大值。

我重新拿起愛劍二號,插入地面充當拐杖,吃力撐起身體,來到陌生男人身旁,目光放在對面的四神鳥身上,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先謝了。』

男人沒回應,只是握緊了黑色長劍,擺出劍技起始姿勢。

四周霎時安靜下來,靜謐得可怕,彷彿掉入深沉的大海,落在聲音無法傳達的數萬尺深海底下。身旁傳來極大壓迫感,我疑慮地回頭一看,無數黑色圓點聚集在他的黑色長劍上,散發出不詳氣息。

突然間,一道巨大黑色斬擊以水平線往前爆發!

黑色劍士的姿勢根本和之前一模一樣,就像是從沒動過的雕像。但我敢肯定他在發動劍技的剎那,我的視線一直都沒離開過,可是……我還是沒看見他揮劍的動作。

這是什麼驚人的揮劍速度!

對面的四神鳥也是一臉驚訝。雷霆鳥用眼神示意,四鳥隨即將雙翅往後拉,接著用力一拍,四股夾雜著風火雷水的龍捲風隨地而立,往黑色斬擊殺去!

下一瞬間,炫目的龍捲風與黑色斬擊相撞,迸發出巨大聲響。但斬擊非但沒有消失,反而越加巨大,彷彿……斬擊從龍捲風裡吸收其元素,加諸於自身上,使斬擊的形體更為巨大。

我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到底什麼樣的劍技才可以吸收他人的攻擊化為自己的力量?我看著身旁這名陌生人,他一臉冷漠,彷彿這一切都在他計算當中。

想不通。

我甩開混亂的思緒,視線回到黑色斬擊上。

變大後的斬擊加快速度往四神鳥方向前進,眼看就快砍中它們了,雷霆鳥大吼一聲,無數白色雷電從天而降,在它們面前形成一道雷電屏障。

斬擊落在屏障上,深深崁入其中,看似又要再上演一次吸收元素的戲碼。這時,雷霆鳥揮動翅膀,其頭上的巨大雷電球體迅速往下墜落,將黑色斬擊垂直往地面砸去。

砰!

爆炸引發強大的風壓,我抬起手臂擋住暴風的襲來,旁邊的陌生人倒是不為所動,冷漠的雙眸直視前方爆炸,甚至對爆炸產生的亮光不屑一顧,眉頭也不鄒一下。

濃煙消去,四神鳥的身影從煙硝中漸漸浮現。看樣子,它們並沒有從剛才的黑色斬擊中受到任何傷害——除了剛才被我砍傷的傷口——,應該是雷電球體的巨大能量將斬擊中和了吧。

『汝乃何許人也?』雷霆鳥再問一次。

然而我身旁的陌生人並不打算回應。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於是問道:

『誒,你有聽見它問你的問題嗎?』

『有。』

原來他也聽見,畢竟雷霆鳥是用心電感應和我對話,並不是開嘴說話,因此我也不確定這名陌生人是否有聽見對方的說話,所以才開口詢問。

『不想和鳥說名字。』

『……它們是神鳥,你這樣也太失禮了……』

他回望我一眼,像是不能理解我說的話,接著視線再次回到四神鳥身上,說:『不想和鳥說名字。』

好吧好吧,隨你老大高興就好!

『也罷!』

你看你看,對面老大也生氣了!

圍繞雷霆鳥身旁的電氣劈啪劈啪作響,它繼續說:『吾等無意與汝廝殺,藍劍士遭受重傷,視為斬殺吾等鳥獸子民之懲罰,此事就此作罷!望汝等人類萬勿再踏上本島一步!』

說完,雷霆鳥雙翅一振,往高空飛去,炎馥鳥與水瀾鳥跟隨在後,圍繞著我們的火圈噗一聲消失,觀戰的鳥獸也各自飛去,唯獨留下風嵐鳥。

那對翠綠的鳥眼直盯著我,接著一道聲音自腦海中響起:

『吾欣賞汝之實力。』

『蛤?』

我看向黑色劍士,他一臉狐疑回望,似是沒聽見風嵐鳥的心電感應。

『請問可不可以換個方式說話?傷口有點痛,腦袋也不太能運轉,還要揣摩你說的話實在有點累……』我說。

『好,吾轉至人類的說法與汝溝通……你會召喚術嗎?』風嵐鳥再次問了我不懂的問題。

我揮揮手回答:『不會,那是什麼?』

『召喚術既是術士與魔物交換契文,通過打開召喚之門,將魔物召喚至術士身邊共同戰鬥的一種召喚魔法。』

對於這發展有點手足無措的我,先不問它為何要對我說什麼召喚術的事情,反而沒頭沒腦地問:『怎麼交換契文?』

『畫出魔法儀式圖陣,我倆站在圖陣上,你獻出一滴血,而我將契文託付於你即可完成儀式。』

噢?這麼簡單?我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一件事,說道:『任何魔物都可以交換契文嗎?』

『只有高級魔物才知曉自己的契文。因契文需經長年累月的修煉,才可得知。而我身為神鳥一族,自然知曉自身契文。』

換言之就是魔物首領以上的等級才可以交換契文囉?

『為什麼是我?』我又問。

『你是難得一見可將風屬性如此純熟運用在劍技上的人類,想必將來你會成為一位聞名天下的劍士。而我,欣賞你的強大。』

『但我不會召喚術耶。』

風嵐鳥的眼神一瞬間化為白眼對我翻了一記,好熟悉的翻白眼,讓我想起神武。

『隨便啦,總之先交換契文,將來你學會召喚術的時候,只要打開召喚之門,我便會趕到你身邊,希望那時候你的實力有更大的提升。總之先交換契文,快點!』

是錯覺嗎?總覺得對方好像很不耐煩……

۞۞۞۞۞

風嵐鳥利用暴風吐息在地面畫出粗糙的魔法儀式圖,並示意我站到儀式圖裡去。

當它降落到我面前時,我盯著歪七扭八的地面道:『好難看的儀式圖。』

『我、我第一次畫,將就點!』

『好吧。』看它似乎惱羞成怒的樣子,我也不開它玩笑了。

『將血滴到儀式圖上。』它說。

我抽出疾風劍,右手食指在劍刃上輕輕一滑,鮮紅的血液滲出傷口滴落至儀式圖上。接著風嵐鳥閉上眼睛,淺綠的羽毛驀地發亮,它身邊漸漸浮現無數我看不懂的文字符號。

符號慢慢從它周圍移動到我身邊,儀式圖也在這個時候發出強烈的亮光……更正,是歪七扭八的亮光。最後我看著符號無聲無息、不痛不癢地進入到我身體裡去……這感覺有夠怪異的。

風嵐鳥的羽毛恢復原本的光澤,儀式圖的光芒也跟著消去,符號也一個不漏地全數進入到我身體。

『儀式結束。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召喚師,當你需要我幫忙的時候,打開召喚之門,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說完,未得到我的回應,它便從我面前飛走了。

我望著它逐漸變小的身影,喃喃自語:『真是古怪的鳥。』

『確實古怪。』

循著聲音猛然回頭,說話的人自然是黑色劍士,差點就忘了他的存在呢。

這時我才有時間看清他的面貌。

他一身黑色裝扮,上至長衣下至鞋子完全黑到底。外層的黑色大衣上繡有兩條金色條紋,上頭還有看不懂的圖騰一路從肩膀處延伸至底下衣擺,漆黑長劍此時收到背部的劍鞘中。黑色兜帽蓋至眉毛處,頭上似乎有兩個菱角狀的東西,他的臉……哇塞!根本是個世界級帥哥!英挺的鼻子、深邃的雙眸、吹彈可破的肌膚、粉嫩的嘴唇,加上冷漠的俊臉!而且劍技實力還那麼強!

老天爺真不公平。

他發現我兩眼散發出詭異的氣息,嚇得我趕緊用笑來帶過這尷尬的氣氛,附和道:『哈哈哈……對啊,也太怪了,竟然強迫我和它訂下契文,這是什麼超展開啊。』

『神獸級魔物不會輕易將契文給予人類,應是看中你的實力,就和我救你的原因一樣。』

啊!這時我才想起被救的這件事!

『對了!』我伸出左手:『謝謝你救了我!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如果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會盡能力幫忙以報答救命之恩!』

他猶豫了一下,隨即也伸出左手回握:『報答嗎……』

我抬起頭,他雙手懷抱胸前,若有所思。

『回答幾個問題。一,你原本左手拿劍嗎?二,用劍多久?三,劍技是誰教?』

他的臉真是越看越帥,我明明對男生毫無興趣,卻也看得如此入迷。萬一讓允望看見他,我——

『……聽見我說話嗎?』

啊!看得太入神了!

『是!聽見!』我挺直身子,一副恭敬的樣子,回答:『我原是右手握劍,但兩個多月前因某些事情導致右手手筋斷裂,只好改用左手。學會用左手使出劍技大概是一個半月前左右吧……劍技除了基本招式和一記交叉二連擊是老爸教我之外,剩下都是自學的。』

聽完,黑色劍士露出很感興趣的表情,嘴角還上揚了些許角度,說道:『喔~那你資質還不錯。』

突然想起還不知道他的名字,於是再次開口:『那個……請問你的名字……?』

『名字不重要。』

『可是救命之恩總不能不報吧?』

『當然,報恩方法,有了。』

我覺得……他說話的方式很奇怪。

『請問是什麼?』

他將兜帽拉下遮住大部分的臉,說:『提高你的實力,將來有機會,熟練雙劍,我來找你,將我打敗,便是報恩。』

『這……』我有點為難。報恩竟是向恩人揮劍,這報恩也報得太奇怪了。

『切記,使雙劍的要點——別想太多,讓劍隨心而揮。』

我看著他的背影淹沒在夜晚的森林中,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魔法儀式圖陣上,思考他說關於雙劍的要點和回想風嵐鳥強迫我收下契文的情況。

可是得到的結論是,不管是鳥還是人,都很莫名其妙。

至於修復夜行者素材之一——夜行鸚鵡的啄,似乎在混亂的烈火風暴肆虐森林時,許多夜行鸚鵡被捲入無情的火焰龍捲風中化成碎片後,現在滿地都是各種鳥獸的掉落素材,啄當然也在裡面。

當我從不久前的回憶中回過神來,雲船已經停泊在岸邊很久了。

我輕輕一躍跳下雲船,往不遠處的城鎮——鑄造之鄉走去。

好!首要任務是大吃一頓!啊,不對,要先找允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