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66章 笑道很银荡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14 7:52:25am

其他·同人


  白亦和萧文一起来到停车场,程雪玲自己开车,所以不用等她,而且程雪玲的那辆甲壳虫就停在白亦车的旁边。

  不过,白亦正要离开时,却看见程雪玲郁闷的走下车。

  “小姐,你怎么啦。”白亦摇下玻璃问道。

  程雪玲郁闷道:“坏了,打不起火了。”

  “呃,怎么你的车好好的就坏了”

  “我哪知道。”

  白亦笑道:“小姐,那就坐我的车吧。”

  程雪玲想了一下,拉开白亦的车后门,气呼呼的坐了进去。

  萧文坐在副驾上,回头对程雪玲嗨了一声,说道:“程雪玲,我也去你家玩玩哦。”

  程雪玲皱眉道:“白亦,你带陌生人去我家里干嘛。”程雪玲对萧文也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我无聊嘛,嘛jio一下萧文来你家,陪我打几场吃鸡,看你要不要一起陪我玩。”

  “我才不要跟你玩,还有,以后不相关的人少往家里带,你已经安排了两个你的人了。”程雪玲说。

  “我身为你家里的保镖,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白亦不管她,反正白亦当她的保镖是混口饭吃,或者是帮助她父亲程晨鸣,仅此而已。程雪玲这个大小姐,一直对白亦都没有好脸色,虽然白亦确实在女厕所猥琐她在先,但那是误会。白亦也不想再去改变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了,顺其自然,恶也好,禽兽也好,反正就那样。白亦只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他又不是泡妞,不用太委屈自己去成全程雪玲什么。再说,白亦也不喜欢程雪玲,跟他紫琉璃才是对比,整过临江市都找不出一个能相比的。白亦才不会像刘悦一样,因为喜欢小姐,不得不满足小姐,什么都要顺从何莉了。

  白亦不再和程雪玲说话,程雪玲也不和白亦多说话。

  车厢里安静了几分钟,萧文问道:“对了,白亦,中午你去哪里了啊我还想找你一起吃饭呢。”

  白亦嘿嘿笑道:“我跟李文琳去了个地方,办了点私事。”白亦不想说那么清楚,是因为不想跟邪尘有关联的事牵扯太多。

  萧文思想不单纯,立马想到那方面去了,见白亦笑容还有点暧昧,立刻误会了,竖起大拇指道:“你牛比啊,大中午的去办事,晚上不是更有情趣?”

  白亦估计不了解情趣这词,笑道:“晚上没有时间,趁着中午有点空闲出去办一下,没想到折腾这么久才回来,还以为很快回来,毕竟那事也就几分钟能完成。”白亦说的是给张大婶针灸排毒。

  “厉害啊,那你搞了多久啊?”萧文眼神暧昧的问。

  “一个多小时吧。”白亦说道。

  “哇,江湖老手啊,经验很丰富啊。”

  “呵呵,还过得去。”后排的程雪玲一皱眉,怒道:“你们再在这里说乱七八糟的,就让我下车,我自己打车。”

  萧文忙对程雪玲笑道:“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你还坐在后面。”

  白亦见程雪玲真是莫名其妙,他跟萧文正儿八经的谈话,竟然还乱发飙,说道:“萧文,不用理会她,真是脾气越来越大了。”

  程雪玲见白亦居然还有理,气道:“停车,我自己打的回去。”

  “哦!停就停,有种现在立刻下车。”

  “你...”程雪玲只是说笑而已,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白亦突然会对她这样,眼眶慢慢的要流出眼泪。

  白亦见程雪玲居然哭了,一阵头大,下午他还在感叹,觉得刘悦的小姐何莉是个脑残妞,自己的小姐成熟多了,可没想到,程雪玲一点也不比何莉好搞,总是乱发飙。

  “怎么了?不下车吗?不下的话老子把车门我锁了了,车窗也锁了,你想下也下不了去他奶奶个熊,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程雪玲没有话说直接哭了出来,她觉得好委屈,明明是白亦和萧文无视她,在那讲着白亦和李文琳做那种事,她抗议,居然还说她不可理喻。

  白亦看到程雪玲哭了出来,还真怕她一路哭回去,只好委屈自己,说道:“好啦好啦,你不让我们说话,那我们就一路闭嘴,总可以了吧。”

  程雪玲哭了一阵子就没再哭了,白亦真无语,哭的梨花带雨,一副令人好不心痛的模样,好像白亦把她怎么样了一般。

  之后,白亦和萧文一路闭嘴,一直到家都没说话,程雪玲到家后还依然气呼呼的,招呼都没打就下车了。

  萧文说道:“白亦,你这样对待你的小姐,是不是有点过分啊你这样还怎么让她对你有好感。”

  “过分怎么过分了”

  “白亦,刚刚的确是我们不对啊,我们在车上说那样的事,人家是女孩子肯定不想听啊。”

  白亦眉头一皱:“我们讲了哪样的事”

  “你中午不是和李文琳去开房办事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说去办事,是去医院办事,你怎么老是思想这么不单纯。”

  “啊,不是啊,那我问你的时候,你干嘛嘿嘿笑的这么银荡。”

  “你才笑的这么银荡。”白亦一瞪眼。

  “哈哈哈,那就是误会了,不好意思,好吧,是我思想太龌蹉了,因为我一直觉得你和李文琳很般配。”

  “我和她只是朋友,以后不要乱说了。”白亦并不喜欢这样的玩笑,每次一谈感情,内心就一股忧伤,因为脑海中马上就会闪过一张刻骨铭心的脸庞。

  白亦来到别墅门前,看见程晨鸣正站在门口。

  “白亦,回来啦。”程晨鸣微笑道。

  “程叔,这么快就出差回来啦。”白亦说道。

  “嗯,因为今晚有事,必须要赶回来。”

  “什么事这么重要?”白亦好奇的问。

  程晨鸣脸色有点不太好,苦涩的说道:“关于玲儿的病,每个月的今天,都会有一个名医前来给玲儿治疗。”

  “哦,小姐她什么病?”白亦问。

  程晨鸣显然是因为谈到女儿的病情,心情低落,所以不想谈论这个,笑道:“不说这些了,对了,白亦,这几天家里怎么样。”

  白亦点头道:“你放心,一切安全,当然,偶尔小姐闹一下小脾气。”

  “玲儿有时候很懂事,有时候又不太懂事,希望你多担待一点,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当然。”白亦一点头。

  程晨鸣犹豫了一下,突然说道:“那个,白亦听说你今天又打断了英语老师的肋骨,那老师都住院了。”

  白亦很是歉意道:“程叔,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不过以后这些事你都不要管啦,我自己会承担和负责的。”

  “呵呵,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已经让公司的秘书去跟对方协商处理了。”

  “哦。”

  “呵呵,你别误会,我不是指责你,你的初心是保护玲儿,我是明白的。“

  “哈哈,没事啦。”

  这时白亦发现,他武功再高,也就只能保护好程雪玲一个,却是没法顾到方方面面,白亦觉得自己真不是一个合格的保镖。

  “对了,这位是?”程晨鸣看向萧文。

  白亦介绍道:“程叔,他是我同学萧文,因为我觉得我很无聊,就带他来这里陪我。”

  “呵呵,那你们先去忙。”

  “好。”

  白亦带着萧文来到别墅后面的草地上,开始准备玩吃鸡,毕竟是别人的家,萧文也不好进去。

  萧文说道:“白亦,程雪玲的父亲挺好说话啊。”

  白亦点了点头道:“他帮我擦了那么多屁股,我欠他太多了。”

  .......................

  此刻在别墅外面,一辆小轿车开了进来,程晨鸣看见,忙迎了上去。

  “高叔。”程晨鸣恭敬的拉开车门。

  一个老者走下车来,正是中午白亦在光明医院认识的那位高文迪副院长。

  程晨鸣对这个高文迪似乎非常的尊敬,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给他女儿治病的名医,更因为他是长辈。

  这时,从汽车的驾驶位走下来一个女子,那女子也恭敬的对程晨鸣叫道:“程叔叔。”

  程晨鸣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子,哈哈笑道:“文心,过来啦。”

  “是啊,送我爷爷过来,我也顺便找雪玲妹妹玩玩,工作忙,我都一个月没有见到雪玲妹妹了。”

  程晨鸣笑呵呵道:“文心,你啊,真能干,自己开了个公司,听说搞的还有声有色。”

  “程叔叔说笑了,如果我有你一半的经商才能就不错了。”

  “文心,不要太谦虚,你还年轻,慢慢来。”程晨鸣笑呵呵的看着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