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2-1 巨鷹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07 7:58:49pm

奇幻·玄幻


叩叩叩。

手指關節和木質門碰撞發出清脆的敲門聲。

經過禮貌等待的三秒鐘後,門的另一邊仍然沒有任何回應。

記得剛才經過大廳時,牆上的時鐘是九點二十七分。

都這個時間點了,難道還沒醒?

不會吧?印象中特訓那段日子,允望都在八點鐘準時用【雷鳴】把我轟起床的啊。

想到這,我全身上下起了雞皮疙瘩,不願回想那段恐怖日子……

我再次敲了敲門。

……

依然沒反應。

該不會是換了旅館吧?如果是的話那就頭大了……不如踹門進去?

不行不行。

萬一她沒收拾房間,衣物隨手亂丟,看見她的貼身衣物不就尷尬了?

此時腦裡自動腦補各種款式和五顏六色的內衣褲。說起來,在乾涸沙漠曾經看見允望換了較為清涼的服裝,白色背心被汗水浸濕,忽隱忽現看見粉紅色的內衣帶……

啪!我甩了自己一巴掌,臉上的痛楚以光速驅除腦袋的骯髒思想。身為這個故事的正派男主角,怎麼可以有這種黃色的想法呢?我是個光明磊落的劍士,現在只是擔心隊友的安危,因此想踹門進去看個究竟,就算不小心看到內衣物也是無可厚非(不知道粉紅色那件內衣在不在)

啪!

不行,再呆在這裡,我的臉頰一定會遭受第三次的掌刮,反正她晚上總要睡覺休息的嘛,晚上再回來看看好了。

現在就先去垃圾桶怪人那裡修復我的夜行者吧!

咕~~

肚皮傳來一陣抗議的聲響與鼓動,我摸了摸六塊結實的腹肌……幹嘛?穿著盔甲就摸不到腹肌了嗎?我已經換新的一套裝備了啦,現在是天空藍絲綢製成的貼身上衣,胸口及肩膀處各掛著一塊貼片,護住要害。

別看這一身輕巧裝備,防禦值可比先前那套還要高呢,是我在經過的島嶼中無意間發現的上等裝備。

硬要說缺點的話,可能就是太貼身了,把我的好身材都展露無遺。嗯,沒錯,太貼身了,就像貼身衣物……粉紅內衣……啪!

好,我肯定了!這房門一定是被允望下了魔法,絕對是【自呼巴掌】之類的魔法。

۞۞۞۞۞

我吃了兩隻烤雞、三碗米飯、一碟高麗菜、兩顆肉包、一碗拉麵、還有三杯豆漿,稍微有點滿足了。

自從出發去完成任務後,都沒好好吃過一頓飯,舌頭都快因為太久沒吃到美味的食物而差點壞掉。

這時候就會特別想念允望煮的料理,那可不是用好吃兩個字就足以形容的美味。

好,接下來要做什麼呢?嗯,垃圾桶怪人。

付錢後,我拍拍屁股走出餐館,頭也不回就往西城門的方向走去。

當我踏出城門走一段路後,發現周遭突然暗了下來,抬頭一看……是一隻大鳥!不,是巨鳥!它的體形根本就像個空中要塞那樣巨大!

巨鳥從我頭上飛過,刮起一陣強風,我經不住風壓的推動而倒退了好幾步。隨著巨鳥望去,它正緩緩降在城門口。

現在我才可清楚看見它是什麼種類的鳥獸,貌似是突變的老鷹。會說它突變是因為——這世界哪來那麼大的老鷹啊!

現在看見鳥獸真的覺得很討厭啊,差點死在四神鳥的吐息下的記憶又重新浮現出來了。

咦?巨鷹的背上似乎有個什麼小東西在動。那小東西順著巨鷹的翅膀滑下,輕盈落地……那不是——

『允望!』

突然的喊叫讓那小小身影的肩膀抖動了一下,順便也驚嚇了那隻巨鷹。它回頭用銳利的鷹眼盯著我,口中發出讓大地為之震動的怒吼後,揮動翅膀,一臉兇鳥樣地朝我飛來。

這下我倒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倒不是我打不贏這只巨鷹。而是目前的狀況看起來,巨鷹和允望有某種關係,要是我貿貿然斬殺巨鷹,允望哭起來那該怎麼辦?我可不忍心再看見她哭第二次……但要是什麼都不做,被攻擊的是我耶,而且看樣子巨鷹是有足夠的力量扣除我天命的。

嗯?我怎麼知道巨鷹和允望有關係?廢話,有哪個巨大猛獸會乖乖讓人類騎的啊?

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拔劍的時候,巨鷹已經來到我眼前,然後它……咦?好像沒之前那麼巨大了,是錯覺嗎?好像不是,又變更小了一些……

咚!

巨鷹……不,這個大小無論怎麼看都是麻雀……

麻雀不斷用它的喙來攻擊我的額頭,那感覺就像是雨滴打在額頭、酥酥麻麻的很舒服。

『啟人你回來啦!』聲音的主人興奮地揮手邊跑邊喊。

我決定暫時不理會這只麻雀,任由它繼續在我額頭幫我按摩。

『這是什麼啊?』我指著努力想要啄穿我額頭的麻雀問道。

『猛禽之森的鳥獸之王——哈畢翼格。還記得我們一起狩獵的神偷猴嗎?它是神偷猴的天敵喔!因為它的食物就是神偷猴本身,嘻嘻。』

我嘴角抽搐露出苦笑,『這個樣子,是要我怎麼相信它可以吃掉神偷猴啊?』

『啊,你等等。哈畢翼格!你這樣狂啄,是要啄破啟人的額頭嗎!』

聞言,我不禁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要是我被一隻麻雀啄穿頭部,肯定被神武笑死……嗚哇啊啊啊啊!』

鮮血像是噴泉般從我額頭噴出,血液滲透眉毛流進眼裡,眼前的景象頓時變成血紅一片。

『哈、畢、翼、格!別胡鬧了!快回來!』

聽見允望有些生氣地叫喊,這只麻雀終於捨得離開我的額頭,離開前還依依不捨的再啄最後一下。

你絕對是披著老鷹外皮的啄木鳥!

巨鷹……不,啄木鳥……不,麻雀乖乖飛到允望伸出的右手臂上,接著她另一隻手上拿著的魔杖發出灰綠色光芒將麻雀整個包覆住,然後麻雀形體漸漸變大,“長大”至一隻鸚鵡般大小便停下了。

『嗯,這個大小剛好。』允望滿意地點頭道。

這時我才注意到她的服飾似乎不太一樣了。原本的黑色連身長袍現在成了外衣一般的短袍披在外面,裡面是暗紅格子襯衫配上黑色的蝴蝶結,下身也變成超短熱褲,整個人的打扮頓時時髦起來。如果沒有披上黑短袍外衣和拿出魔杖的話,說是黑魔法師都沒人相信。

然我依依不捨將視線從白皙長腿移到哈畢翼格身上,再望向它的主人,『是妳用魔法讓它忽大忽小的?什麼時候學會的?』

『呃,某個獵人要我捉哈畢翼格當他小孩的十八歲禮物時學會的,任務報酬就是一卷放大縮小的魔法捲軸。然後馴服哈畢翼格當我的座騎又是另一件事了,等姐姐他們回來再一次說明。不說我了,你回來了也不說一聲,要去哪裡啊?』

允望說著說著不自覺往我的臉部靠近,她身上的香味真讓人懷念,那是一股牛奶和茉莉花香的混合香味……

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允望正等著我回答。我後退一步,乾咳一聲,不理會臉上的熱燙,道:『我去旅館卻找不著妳,只好先自個兒去垃圾桶怪人那裡修復夜行者,晚上再去找妳啊。』

『哦哦,原來你已經到過旅館了。』允望像是想起什麼事般,緊張兮兮地問:『你、你、你沒闖進我的房間吧?』

這什麼意思啊?我像是這種人麼……難不成她真的沒收拾房間,把內衣褲亂丟?我的臉頰突然湧現第二波的熱燙,不必照鏡子也可知道臉頰現在應該紅彤彤了。

我急忙解釋:『當、當然沒有啊!我像是這樣的人嗎!什麼內衣褲我才沒有想過……』

啊,說出口了。

允望突然眉頭緊鎖,整張臉看起來正在演繹【生氣】這個表情,她緩緩開口:

『你果然看過了……』

『等……』

轟!

還沒說完,我便在藍天白雲、風和日麗、艷陽高照的原野上,被數道落雷精準地劈在我的腦袋瓜,鼻腔還可聞到些許的燒焦味呢。

啊,對了。我額頭還流著血。

非常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