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69章 治疗(下)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16 11:43:12pm

其他·同人


文迪笑道:“这些我也有跟玲儿吩咐过了。”

程晨呜忙道:“那还有什么办法治疗吗?”

白亦很有把握的笑道:“办法自然是有的,可惜我只有三成的治疗好的把握,至于死.....你们就大可放心,有我在小姐她是不会死的。”

“真,真的吗?”程晨呜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女儿不会死,有点小激动。

白亦犹豫了下,说道:“嗯,可是,续命仅仅是续命,小姐没有治疗好之前,刚刚我说的那些,都还在,月事不正常,她也必须时刻戒色,这怎么能算好。”

  程晨鸣叹息一声:“总比没命好啊。”

  文心脸色有些灰暗,雪玲妹妹太可怜了,如果不能治好,就算续命活着,未来也不能拥有男朋友,不能有丈夫,更生不了孩子。

  但是程雪玲却心满意足道:“没关系的,这辈子我一个人就好了,本来我都要死的人,现在还能活这么久,我还要求那么多干什么呢,我已经很满足了。”

  白亦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的心态很好,这也是你能够保持现在这么稳定的一个因素,继续保持这样的乐观心态。”

  “好。”程雪玲感激的看了眼白亦。

  “那我现在先给你的身体彻底驱寒一次。”

  “嗯。”

  “你躺下吧,面朝上。”程雪玲当即在沙发上平躺了下去。

  白亦取出几枚15cm的长针,又吩咐道:“把上衣脱下。”

  程晨鸣忙说:“白亦,要不去房间吧。”

  程晨鸣觉得就在客厅有点不雅,就算没脱衣服,因为程雪玲面朝上的躺着,很明显的看到两对高耸起来的山峰。如果再脱衣服,那还了得,虽然没有外人,总终究是不好。

  文迪也说:“是啊,去房间吧,我和小晨在这喝喝茶。”

  文迪虽然很想亲眼看看白亦如何施针,可雪玲毕竟是女孩子。

  “也好。”白亦一点头。可是,程雪玲脸上有点害怕,别忘记了,白亦同时还是一个恶少啊。

  白亦似乎看出了程雪玲心里的纠结,说道:“哎呀如果你担心的话,可以让高文心小姐陪你的嘛。”

  “嗯。”程雪玲忙点头。

  三人上了程雪玲的房间,文心把房门关上。

  “躺下吧。”

  程雪玲躺了下去,可始终不敢脱上衣。

  白亦拿起针,皱眉道:“快点吧。”

  文心劝道:“雪玲妹妹,没关系啦,这是在治疗。”

  程雪玲犹豫道:“可是,我从来没有被男人看过。”

  文心一笑:“你要是不治疗,死掉的话,那就直接烧成灰了啦,你宁愿烧成灰还是被男人看啊。”

  “呜呜~~”程雪玲很郁闷的苦着脸。

  文心上去帮忙把程雪玲的上衣脱了,文琪正要接开程雪玲另外一件时,白亦却道:“可以了,这样就可以了。”

  “哦。”

  程雪玲顿时放松了许多。

  这时白亦开始要行动了:“小姐,可能会有点痛,忍着点吧。”

  “哦。”

  白亦一针扎下去。

  “啊.....”程雪玲果然痛的一叫。

  文心站在一边毛骨悚然的感觉,一根这么长的针,就这样从雪玲的肚脐上扎下去了。

  文心害怕道:“我不敢看,我想出去了。”

  程雪玲忙祈求道:“文心姐姐,不要走。”

  “唉,好吧。”

  白亦又继续第二根银针下去,一下子,程雪玲整个胸口肚皮,全部都是银针。

  而程雪玲全身的肌肤都在发烫,似乎烫的难受,文心紧紧的握着程雪玲的手。

  在楼下,程晨鸣紧张无比,虽然是喝茶,和却心不在焉。

  文迪笑道:“放心吧,白亦的针灸术非同一般。”

  “嗯。”

  “看来雪玲命中注定有贵人。”

  “是啊,我本来只是招一个保镖,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一个神医,呵呵呵。”程晨鸣得意洋洋的笑了笑。

  文迪却沉吟道:“他竟然还会武功。”

  程晨鸣道:“何止是会,而且还很厉害,这几天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呢。”

  “看来白亦还真是天才啊,而且还真的是能文能武。可他的来历,他从来没有透露过。”

  程晨鸣想了下,说道:“他也没有跟我多说,他只说他是被家族逐出来的弃子。”

  文迪一笑:“这一看就是假话,以他的医术和武功,那个家族会逐出他?”

  “呵呵,是啊,他只是不想说实话而已,随便敷衍几句,但他不想说,我也不会去追问。”

  “白亦真是一个神秘的人啊。但是我感觉,他内心并没有恶意。”

  此刻在房间里,程雪玲全身大汗。

  “还要多久啊?”程雪玲问,她感觉她的身体内,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着一股热量。

  白亦说道:“再忍忍,大约再过十分钟就差不多了吧。”

  “还要十分钟,我快烧起来。”

  “呵呵,小姐放心,越是感觉烧起来,就表示效果越好,一旦要是某一天感觉烧不起来了,那我也没辙了,因为这表示寒疾已入骨髓,幸亏你有人从小帮你调理,不然你现在压根无法行动了。”

  站在一边的文心说道:“我爷爷也没有怎么帮她调理,就是采用一些非常昂贵的药材,每个月都熬出来给她泡澡一次。你可知道她每个月泡澡一次的那些药材,价值多少?两千万。她现在之所以能这么稳定没有发作,都是用钱堆出来的。”

  每个月两千万打底,一年就是2.4亿,难怪程晨鸣拼了命的赚钱,还真是烧钱啊。也幸亏程雪玲有一个会赚钱的好父亲,要是贫困人家,哪能熬到现在。寒疾一旦发作,体内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着一股冷气,好像空调出风口一样,人如何能承受的了。

  程雪玲一边忍受着火热,一边问道:“那以后我还要泡那些昂贵的药水吗?”

  白亦说道:“我现在给你驱寒,其实跟你那些昂贵的药材泡澡是一个原理。但是,最好的话,还是泡吧,这显然对你是大有好处的,何乐而不为。”

  “啊,那我爸不是又要拼死去赚钱了。”程雪玲一阵失望,她最希望父亲每天都在家陪着她。

  “你现在不必死了,未来还有很多的时间陪你父亲。再说,我不是有三成的把握治好你吗,万一幸运,把你治好了呢。”白亦一笑。

  程雪玲感激的看着白亦,突然感觉白亦没有这么可恶了。

  程雪玲不由自主的说道:“白亦,你明明有这么高的本事,为什么要选择做一个恶少呢,还做那些无耻的事,不然的话,多好。”

  “哈哈哈,小姐,差不多可以了。”白亦无视了程雪玲的话题拔下程雪玲身上的针。

  程雪玲忙起身,感觉身上充满了热量,以前穿再多衣服,都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就算大夏天,她也从来没有出过一滴汗。而今天,她是第一次出这么多汗,第一次感觉身体是热的。

  “雪玲妹妹,快去洗个澡吧。”

  “好。”

  而白亦收起银针说道:“我先出去了。”

  白亦来到楼下,程晨鸣和孟伦忙起身问情况。

  “呵呵,放心吧,至少一两个月,小姐的身体都会感觉跟正常人无异。不过,听说她每个月泡什么药水,我觉得挺有好处,有条件的话,不能断。”

  程晨鸣一点头:“当然,我拼死也会去赚那些钱回来。白亦,辛苦你了。”

  “不客气,举手之劳。”

  程晨鸣道:“那个,白亦,之前我只是请你当保镖,所以一个月给你十万块工资,现在要是还是十万的话,我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我给你一个月一百万的工资吧。”

  白亦听到了那么大笔的钱,完全失去了对钱的感觉了,或许是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孤儿了,却哈哈一笑:“程叔,我是来这里当保镖的,至于给小姐治疗,那只是举手之劳。”

  “可我怎么好意思,刚刚文叔说,以你的医术,要是去当富豪的私人医生的话,起码月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好啦,程叔,我当什么私人医生啊,既然已经入了保镖行业,我就要忠于这个行业,行啦,不说那么多了,吃晚饭吧。”

  程晨鸣觉得愧疚,但白亦已经不是一个把钱看的多重的人,况且程雪玲每个月都要这么多钱烧出去。

  程雪玲洗完澡后下来,神清气爽,和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吃晚饭。

  吃过晚饭后,文迪和文心差不多就提出离开,程晨鸣父女送他们出门。

  离开了程晨鸣的家后,文心开车,文迪坐在后座,笑道:“心儿,你觉得白亦这个人怎么样?”

  高文心说道:“医术确实挺高,爷爷你跟他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对,我的医术确实远远不如他,我甘拜下风。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个,你觉得白亦这个人怎么样”

  文心似乎明白爷爷想说什么,笑道:“很不错,年轻有为。”

  文迪哈哈一笑:“如果白亦能够成为我的孙女婿就好了,心儿,你觉得呢”

  “爷爷,能不要开玩笑吗?”文心心忙紧张道。

  “心儿,爷爷并没有开玩笑,爷爷很认真。”

  “爷爷,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文心似乎很抗拒。

  “你不是说他很不错?医术这么高,都超过了你爷爷我,你哪里去找一个比他好的。”

  文心脑海中想起一个人,一个并不知道外貌的黑衣人,但是她永远记得那个温暖的怀抱。

  文心嘴角涌起一个弧度,笑道:“那只是你这么觉得,我并不这么觉得。”

  文迪并没有多说,总之他觉得白亦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错过了就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