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70章 射手天赋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17 9:42:55am

其他·同人


  此刻,在距离程雪玲家不远的一座别墅里,李子旦坐在客厅,连续抽着烟。

  没多久,一个手下走进去。

  “旦哥,黑痣找到了。”

  “人呢?还有你为什么那么惊慌的样子?”

  “旦哥,那个..那个黑痣被杀死了。”

  李子旦一但听到黑痣死了,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怎么可能!以黑痣的实力,有这么容易杀死吗?”李子旦一皱眉。

  “旦哥,我这也不清楚,我们是在下水道找到黑痣,而且只是找到尸体而已,头却找不到。”

  “到底是谁杀的!”李子旦看向另一个手下,叫丁雷。

  “刚才我们到那里的时候,有路人经过说看到一个穿白云中学的衣服学生在开下水道。”

  “他是谁。”

  “我们调查过了,他叫白亦,是白云中学的学生,目前是当地一个企业家程晨鸣女儿的校园保镖,医术挺高明,听闻还会点武功,刚才他在那边出现过,但是无法证明是不是他杀的。”

  “没想到一个学生居然可以把人杀掉?还是另有高人?”

  “旦哥,要不我们去拜访一下。”

  李子旦怒道:“吗的,竟敢多管闲事,把他给我找出来。”

  丁雷说:“不用找了,那个程晨鸣的家就在这里,同一个别墅区,走路不用十分钟就到。”

  李子旦一愣,没想到居然那个多管闲事的小子,竟然住的这么近。

  李子旦道:“邪尘一时找不到,本想杀了张大力老婆先泄愤,没想到这个小子连续两次坏我好事,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丁雷,带上几个兄弟,现在就去什么程晨鸣家,弄残他们。”

  “是。”

  在程晨鸣家里,白亦正在洗澡。

  而程晨鸣和女儿在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因为程雪玲不用死了,就算治不好也能活到八十岁,所以父女两人心情都非常的好。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哐当一声,好像别墅的铁门被人踢开。

  “怎么回事?我出去看看。”吴妈忙起身,往外面走。

  可是,吴妈刚走到大厅门口,吴妈的身体突然倒飞了进来,像是有人一脚把她踢飞了。吴妈的身体狠狠的飞落在餐厅的酒柜上,哗啦一声,把酒柜撞翻,吴妈也昏迷不醒。同时,五个面相凶狠的男子走进客厅。

  “啊!!!”程晨鸣顿时站了起来,而程雪玲却尖叫了一声,手足无措。

  程晨鸣紧紧的把女儿挡在身后,看着进来的五个人,忙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入我家。”

  来的这五个人,正是李子旦和他的四个手下。

  李子旦面色阴寒的问道:“白亦在哪里?让他出来。”

  “你找我哥哥做莫,坏人!”白瑆看着五个人骂道。

  “我需要向你汇报吗?你又在那个大葱!”李子旦目光一寒。

  “旦哥,她就是白亦的妹妹。”

  “带走!”李子旦看了眼白瑆,李子旦并不喜欢罗嗦直接说道。

  “哥哥救我!”

  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往白瑆走去。

  程晨鸣急道:“你不要过来。”

  把程雪玲和白瑆紧紧的护在身后。

  轰!!!

  此时,整个程晨鸣的家剧烈震动起来,墙壁开始出现无数的裂缝!

  高大男子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赶紧退到了李子旦的身边。

  李子旦和他的手下立刻眼睛看向别墅二楼,只见一个青年站在二楼的楼梯扶手上。

  白亦双目闪烁红光,周身燃起紫色的魔气,从二楼跳下,站在客厅里。

  程雪玲父女看到白亦出现,顿时感觉到一股安全感,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

  “哥哥,你终于来了。”白瑆看着白亦出现,立刻抱着白亦哭泣的说道。

  李子旦盯着白亦的眼睛,面色狰狞的问道:“你就是白亦?”

  白亦也脸色阴寒的说:“对,我就是,可我今天不管你是谁,我绝不放过你。我白亦一般不会主动惹人,但对我妹妹动手,我从不会留情。”

  李子旦面带怒色的一笑:“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你不想知道,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叫李子旦。白亦,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找你吗?是你多管闲事,不管今天你会多惨,都是你自找的。”

  白亦听到他自报姓名,一下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了。肯定是白亦救了张大力的老婆,让李子旦对他很不爽了,所以找到这里来报复他。

  “我管你是什么李子弹还是李炮弹,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跪下给我家受到惊吓的小姐,老板和我妹妹磕100个头认错,然后离开;第二,我扭断你们的腿,然后被我扔出去。”

  李子旦听到白亦这么说,心里窝着火,他父亲和弟弟被杀,找不到邪尘报仇,心里已经够窝火了,所以才找白亦这个多管闲事的人发泄发泄怒火,没想到,白亦都如此叼,心中的火还没发泄,又火上加火了。

  李子旦一招手,说道:“丁雷,上去扭断他的双脚,我不想看到在我面前嚣张的站着跟我说话。”

  “是。”丁雷原地一个翻身,整个人如鱼跃龙门一样往白亦飞掠上去。

  白亦一惊,这个叫丁雷的男子,实力似乎不弱,至少比白亦交过手的任何人都强。

  可惜,在白亦面前,依然不够。

  愤怒中的白亦并没有任何心思跟他拆招,直接冲上去,也不见白亦是如何出手的,一眨眼就把还没近身的丁雷抓住。

  “咔嚓。”

  “啊。”丁雷发出惨叫,他自己都没明白,双脚就已经被硬生生的拗断了。

  白亦把丁雷拗断双脚后,往李子旦跟前一扔,说道:“下一个是你吗?”

  李子旦看着丁雷那拗断的双腿,身躯颤了一下。

  程晨鸣看到白亦如此强的实力,心中也大为振奋,刚刚还有点担心白亦打不过对方,因为对付一进屋时,那个嚣张的气势把他吓死了。程雪玲看着白亦的后背,突然感觉白亦好勇猛,之前对白亦恶少的形象,顿时大为颠覆。

  李子旦刚刚完全没看到白亦是如何出手的,所以他此刻感到深深的忌惮。

  站在旁边的男生小声道:“旦哥,没想这个人轻而易举就折了雷哥的双腿,就算你也未必做的到啊。要不,算了吧,毕竟你是回来找邪尘报仇的,他只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不值得这么拼啊。”

  李子旦脸色一寒,怒道:“难道你以为我不如他?”

  “旦哥,当我没说,你继续。”站在旁边的男生身躯一颤。

  李子旦脸上肌肉一抖,说道:“白亦,算我小看你了,原来你竟是一个高手。”

  白亦一哼:“我不需要你小看,因为我从没把你放在眼里。”

  李子旦极其的不爽,但是他并没有稳赢的把握,而且他手下说的对,不值得跟白亦浪费精力打的你死我活,找邪尘报仇才是最重要的。

  “白亦,我这次回来的目的是找邪尘,所以我先不跟你斗,但是你给我记住,不要再管我的闲事,否则我不介意跟你斗到底。”李子旦冷冷的说道。

  白亦剑眉一竖,说道:“难道你想这么轻易的离开?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那个李子旦的手下忙问:“那你想怎样?”

  “跪下,道歉,磕100个头。”

  李子旦面色一寒,他已经决定暂时不跟白亦斗,把精力留下来找邪尘,没想到这白亦竟然不知好歹。

  “白亦,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好不容易决定暂时不跟你斗。”李子旦吼道。

  白亦不屑的一哼:“好不容易决定不跟我斗?可笑,难道我求你不要跟我斗了吗?行啦,你要不要跟我斗,我管不着,不要逼我说三遍,要走,就跪下磕头100个。或者是,被我拗断双脚后扔出去,自己选择。 

  “白亦,这是你逼我的。”李子旦气的一肚子的火。

  白亦不屑道:“就凭你,还没有资格让我来逼。”

  李子旦目光一寒,似乎下了杀心,咬牙道:“我李子旦今日亲人刚被杀,我劝你不要自取灭亡。”

  “呵,你亲人被害关我屁事,李青原父子,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他们活该,应得的。”

  “啊啊啊。”李子旦气的大吼起来,本来白亦并不是他的敌人,只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见白亦武功不弱,李子旦就想着现在不适合多一个这种级别的仇家,可是,白亦竟然不知好歹,而且,现在又听到白亦说他父亲和弟弟活该,李子旦内心的火已经彻底的点燃,瞬间把白亦当成仇人对待了。

  “白亦,我今日不杀了你,我如何对得起我死去的父亲和弟弟。”

  李子旦眼睛血丝涌起,又看向程晨鸣和程雪玲父女,咬牙说道:“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李子旦决定杀人了,所以自然要把所有人都杀掉,然后清除证据,不会留下活口。

  程晨鸣看到李子旦杀人的目光,身躯颤抖不已,紧张的看着白亦。

  白亦却并没有为李子旦杀人的目光感到一丝恐惧,冷笑一声:“就怕你做不到。”

  “去死吧!”说着李子旦身上闪现出了金属的光泽,双手开始变成了两把大剑,而双腿上也是火花四射:“提醒你一声臭小子,我可是速度,攻击力和防御力三位一体,如果你要是不小心受伤了的话可不要怪我。”

  “放心吧,你终于让我彻底愤怒了,你最好是小心点。”白亦冷漠的说着,手里就出现了一根大大的狼牙棒。

  “没想到你既然有这样的武器,但是你太迟拿出来了,受死吧。”

  说完,李子旦的双腿就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带着一条火线,瞬间冲到了白亦的面前。而他对面的白亦这时却刚刚抬起了手中武器狼牙棒。

  “切,就这种水平的家伙。看来连5秒都挺不住,刚刚还以为很强。”

  这时,白亦手中的速度却陡然间加快,狼牙棒以极快的速度落向了李子旦的头顶。

  “以为这种攻击会对我又用吗?”李子旦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他的一只手陡然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合金盾。

  “果然是旦哥啊!最强的防御!”站着旁边的男生兴奋的说道。

  下一刻,狼牙棒与和合金盾撞击在了一起。巨大的震荡响彻在了整个家中。

  “好强!哥哥小心啊。”白瑆看到那么强的震荡,心里有点害怕白亦打不过。

  “臭小子,怎么样......”李子旦拿开了合金盾牌时,一瞬间惊讶道。

  此刻白亦的声音从李子旦身后发出:“臭小子,我在你身后呢。”

  李子旦立刻转身,但已经太迟了,白亦竖起两根手指,出手快速无比,几乎肉眼难见,一下就点在的李子旦胸口。

  “砰。”李子旦的胸膛,好像中枪了一样,瞬间穿了一个洞,后背一团血雾砰的一下飞出。

  【射手天赋】第一式【强力击】白亦的招数。

  李子旦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感觉自己的上半身完全无法动弹,麻木了,胸口传来疼痛,好像什么东西穿透了他的身体,后背上还有一个洞,风正凉飕飕的吹进身体里。

  白亦一脚飞出去,把李子旦踢到大厅门口去了。

  就这两下子,也敢放出狂言,杀程晨鸣一家,真是可笑,不过,今日让他领教到了白亦的招术,也算他三生有幸了。

  此刻四个小弟慌忙扑到李子旦的身边。

  “旦哥,你怎么样?”一个男生忙问。

  “旦哥流了好多血,好像中枪了。”另一个小弟说。

  “啊,中枪,卑鄙,竟然使用枪。”

  白亦也不想关那些人说什么,直接走到李子旦身前,踩着李子旦的胸口说道:“李子旦,这次我没有杀你,是希望你改过自新,我想你明白我说什么,给我滚,如果再来惹我,你绝对没有这么幸运。”

  李子旦感觉全身都麻木了,连嘴巴都说不出话,但是他内心的恐惧,却早已写在了脸上。当然,李子旦也以为他中枪了,不过他以为他防御很高,没想到如此轻易的打穿他,这足以说明一切了。

  “还有你以为你的防御很高吗?还是滚回家练十年吧....”白亦说完后做了帅气的动作,然而转身走到白瑆身边:“妹妹,对不起让你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