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V - 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3-03 7:47:12am

其他·同人


先生带着小依离开以后,现场留下的是一片寂静。冒充委托人的那位先生非常沮丧的样子坐在床上一语不发。将近一分钟后,老师走了过来,说:“娜资,好了,先生和小依都在工作,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

“嗯。”我简单地回应。

“首先,第一件工作就是拷问这个人。”老师眼露凶光盯着那个人。

“老师,拷问——”

“如果他什么都不肯说的话,就只能这样了。”老师打断我的话,然后吩咐我把笔记本拿出来做记录。

拷问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老师什么都不管开口问道。

“我,我老板,也是妳们要保护的目标。”那人有点紧张地回答。

看来老师在课堂上发火的样子不止我们会怕。

“说实话。”

“是,是真的。老板的家人很多都认识我的。昨天,昨天带你们过来的女佣也认识我。”

所以才会在门外站上一阵子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见他非常懊悔地拍打着自己的头,哭泣声随着他的拍打逐渐响起。

“我,我只想救老板而已。怎么知道,怎么知道对方会追到那里……”他边抽泣着边说,“前天早上我正好和老板在工厂聊天,然后有个工人拿了那封信过来,说是有人要他转交给老板的。问他是谁他说不知道,之后老板就说‘没事,里面应该有写名字的’就让那个工人回岗位工作了。

“然后因为下午两点多老板叫我开会,我就过来这里。来到以后老板就把信拿给我看,经我们讨论后觉得是恶作剧,但是我建议说报警,老板也同意所以就报警了。警察说你们昨天会来所以我们就没多管了。直到那天晚上,因为老板留住我的关系所以我就留下来,两个人在外面的石椅那里喝酒。喝得起兴的时候,突然从围墙外面飞来一个东西,我们捡起来看竟然是子弹——”

“你昨天怎么没说?”老师打断那个人的陈述大喊道。

“你们没有问所以我就……”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喊吓到了。

“算了,所以你就建议王先生到你其中一个朋友的家避难,然后你装成他的样子是不是?”

“就,就是这样。”他深呼吸以后继续说,“因为我的样子和王先生有几分相似,所以昨天早上我们趁天还没亮就出门了。半路的时候我们随便找了个地方对换衣服和一些饰品之类的,接下来的事就和妳们知道的一样了。”

“为什么不惜丢掉自己的命也要救王先生?”

“我的命是他救的,只是为了报答他而已。”

他回答完以后老师就坐在椅子上,像是在思考一样的闭着眼睛。过了片刻,老师才站起来说:“娜资,我们走。”

“去哪里?”

“去围墙的另一边。”老师说完以后指着那位先生说,“你最好是留在这间房间别出去,不然就打断你的腿。”

老师太可怕了吧!这样威胁那位先生真的没问题吗?

“娜资,走咯。”老师催促着我赶紧跟上。

“哦。”我简单地回应以后连们都不关就跑了出去。

跟着老师来到外头后她问:“刚才明治先生会可怕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没有。”我苦笑着说。

“娜资,说谎也是侦探必要的技能之一,妳要多加练习。”

果然骗不过老师,我自小就不会说谎,每次说起谎来都会不经意的结巴和脸红。

“他很少那么生气的。”老师说。

“嗯。”

“怎么了?还很怕吗?”

“没有,虽然我觉得先生不应该这样,但我不去觉得那只是纯碎的生气和暴力。”

“什么意思?”

“比起生气,我觉得那更像是因挫折而衍生出来的愤怒,但不是明治先生对那位先生的愤怒,而是对自己的愤怒。大概就像是自责的感觉吧。”

老师听我说完以后就一直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没想到妳才十六岁就有那么多见解了啊,比我还像老师呢。”老师笑着说。

“没,没那回事。”我害羞地说,“只是,只是哥哥的书看多了,拿几句话来用而已。”

“看书看得多也要妳肯学才学得到啊。”老师说,“依有妳这样的朋友真是幸运。”

“是,是她不嫌弃。”

“好啦,脸那么红干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妳中暑了呢。”老师笑着说。

怎么都那么喜欢开玩笑啊……不过,这样的老师感觉还不错,为什么这样子教书呢?

“到了。”老师停下脚步伸懒腰说。

我因为来不及停下来的关系撞到了她,我后退几步向她道歉后她表示没关系,并吩咐我别乱跑,尽量在这个范围找找看有什么线索。

昨晚有人在这里爬上围墙监视的话那么我们要找的是两个靠近墙脚的洞。然后在附近找找看有没有脚印……有了!

我把老师叫过来后两个人就这样蹲着看脚印。为了看得清楚一些,老师还特地准备了放大镜。

“这个大小,长度大概是十吋左右,深度则是七毫米。昨天傍晚是有下雨但是对方应该也蛮健壮的,不过实际的高度,体重和性别要计算过后才知道。”老师说。

“算得出来的吗?”单凭一个鞋印就能知道那么多东西?

“当然,除了性别算不出来以外其他的都算得出哦。虽然会有少许偏差。”老师解释以后跟我拿了一张白纸,印上鞋印后说:“走,我们在这里的工作已经完了,剩下的就是明治和警察的工作了。”

“哦。”

******************************************************************************************************************************

我们走到大门前,正好碰见先生他们不过……

“又来了吗?”老师摸着在先生背上的小依的头。

“是啊,刚才访问房子主人的时候突然发作了,可把他们两老吓坏了啊。”先生苦笑着说,“硬是说‘反正待会会有急救车来,一起送去医院’,花了很多时间解释他们才肯继续。”

“那么记录怎么办?”

“我边问边写啊。”

“麻烦你了。”

“总好过在家里一个人的时候发作吧?”先生看见我以后说,“啊娜资,那个,早上的事情,抱歉了。”

诶?怎么……

“没,没关系,我能明白。”我很清楚我慌到什么程度。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长辈对自己说抱歉(除了哥哥)。

“对了明治,你把她背下来干嘛?”老师问。

“我们有很多东西要搬,妳想让她在车上闷死吗?”

“不会开着冷气吗?”

“浪费油。”

“你——”

“好了,就这么决定,娜资。”先生说,“东西让我和妳老师搬就行了,妳帮忙——”

“嗯?”小依醒过来了,不过似乎还很模糊。

“早安。”我试探性地向她打个招呼。

“早……”她打着哈欠说。

果然还很模糊。

“睡傻啦?”先生调侃道,“现在快晚上了。”

“你才睡傻了……”小依想也没想就回嘴。

小依妳也太强了吧!

过了片刻她才觉得不对劲:“哥哥……啊!对不起!”

“现在道歉太迟了,下去吧。”先生两手一放,小依从他的背上跌了下来,庆幸的是她双脚着地。

她站稳身子以后似乎还是很累所以就没管那么多,一个人到旁边坐着。

“我看她还是不太舒服的样子,娜资,妳去照顾她。车上有一些饮料,可以的话去拿给她喝。东西让我和老师搬就行。”

“好。”我听从先生的话到车上拿了些饮料后走到小依那里。

“给。”我把饮料递给小依,“妳还好吗?”

“跟之前一样……”她的呼吸似乎有些紧凑。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有好几次都在学校发生过,睡了两三节课起来以后整个人都不舒服,呼吸也快了许多。不过很快就没事了,希望这次也一样吧。

“水……”

她说完以后我赶紧把饮料打开然后递给她,她喝了一小口后似乎又睡着了。我不确定应不应该告诉老师他们,因为我也不确定这种情况在他们那里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

“喂妳们两个,是时候走了。”先生大声催促道。

“小依又睡着了。”

“啊?早说嘛。”

先生让我先到车上等后就把小依也抱了过来。

“她下次复诊是什么时候?”先生问。

“下个月,怎么了?”老师说。

“她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

“要告诉伯母她们吗?”

“当然,毕竟是她母亲这一定要说的。怎么了?这么喜欢她不如收过来做女儿算了。”

“你在乱说什么啦!是你要她做你女儿吧?而且她叫我们哥哥姐姐那么久了,我也习惯了。”

先生和老师似乎忘了我的存在,自顾自地在前座谈话。不过小依之前好像说过是十三年前认识的……就是三岁的时候啊。那么先生和老师对她疼爱有加也不是没理由的,一起生活了十三年,这感情就好像父母对女儿一样深了吧。

不过先生好像一直都在捉弄着小依,但又在小依不知道的时候那么关心她,好奇怪的一个人啊……

******************************************************************************************************************************

晚上九点半,我们得到民宿老板的同意后决定到楼下的饭厅开会。我把早前记录下来的笔记和印上脚印的纸交给先生后我们都保持着安静。我和老师两个人看着先生盯着笔记本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静静地在那里读。一页接一页,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了将近五分钟后才把笔记本合起来。

“看得真辛苦。”

先生开口第一句竟然是这句话!

“说得那么直接,就不顾虑一下人家的感受吗?”老师训斥说。

我写字不好看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从小学到现在都被老师说过,我也尝试过要改善所以就到书店买了几本练习写字用的书。不过练了很久还是一样,到书店买书的时候还要被人家笑所以就放弃了。

“不好意思,刚刚说得太直接了,只是没想到一个那么温柔又特别腼腆的女孩会写出这种字。”

追加一击!

“你还说!你要把人家弄哭才甘愿吗!”

“没……没事……”我使尽全力说出那两个字,声音非常沙哑,就好像哭过一样。

“娜资没事的,就算写得难看老师也看得懂。”

我已生无可恋……

“妳还不是一样。”先生说,“好了不闹了,不过——”

“江先生!”民宿老板突然跑过来说。

“什么事?”

“你女儿,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别胡说,我哪来……”先生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直接就跑到了楼梯那里。而我则因为老师的吩咐跟在后面。去到那里,只见先生单膝跪在地上,支撑着小依的头,轻声呼唤着她。

“痛痛痛痛痛。”小依摸着头说,“打个哈欠差点就死了。”

还好没事……

“没事就快起来,要开会了。”先生放开小依后一个人离开了。

“欸等等。”小依见先生已经走了以后叹口气说,“不好意思娜资,能扶着我到那里吗?双脚不是很有力。”

“怎么不到楼上休息?”我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把她扶到了饭厅。被我这么问她也只是以傻笑回应。我也知道她不想成为累赘,明明是要来帮忙的却让我们必须轮流照顾她,她心里肯定很过意不去。

去到了先生那里,就算被老师训斥也是笑着回应,老师被闹得没办法了,只能把资料给她。她看完以后就把他们笔记本拿出来。

“哥哥你也太善忘了吧?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忘在楼上。”小依对着先生抱怨说。

“妳这不是拿下来了吗?快给她们看。”先生不理会小依的抱怨吩咐道。

“谁要先看?”小依看着我和老师问。

“让娜资先看吧。”老师说。

“好。”我接过笔记本,聚精会神地看。

++++++++++++++++++++++++++++++++++++++++++++++++++++++++++++++++++++++++++++++++++++++++++++++++++++++++++++++++++++++++++++++

哥哥:死者是什么时候来的?

老爷爷:昨天早上。

哥哥:更准确的时间呢?

老爷爷:这个啊……

老奶奶:六点多吧,我在晒衣服的时候他就来了。

哥哥:跟谁来?

老爷爷:自己一个人,外面还停着一辆车,不过好像很快就走了。

哥哥:有人事先通知你们吗?

沉默片刻。

老爷爷:有,我侄子说有个和他挺像的朋友要来住。

哥哥:什么时候的事?

老爷爷:前天晚上。

我:他来了以后你们在做什么?

老先生:没什么,就聊聊天,到晚上的时候就喝了一些酒,之后他就回房了。

我:期间有没有出过门还是有没有人来过?

老先生:没有,什么人都没来过。

我:晚上的时候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老先生:没有呢……妳有听到什么吗?

老夫人:声音啊……好像有什么玻璃破碎了的声音,不过因为对面是玻璃厂就没想那么 多了。

我:有锁门吗?

老先生:有,当然有。

++++++++++++++++++++++++++++++++++++++++++++++++++++++++++++++++++++++++++++++++++++++++++++++++++++++++++++++++++++++++++++++

读到这里以后就没了,我把笔记本递给老师后过了一会儿,她说:

“我们的口供都吻合。”

“是啊,不过接下来的照片可能会使人反感。”先生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我的,很明显是在顾虑我的感受。

“没问题,死人的照片平时在报纸上也有看过。”我是这么跟他们说的。但其实我的心情还是很忐忑,一方面是还没做好准备,另一方面是我都决定要帮忙了,总不能临阵退缩吧。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先生把照片传到桌上的平板,让我们自己看。

好,放轻松,深呼吸……

我把平板拿过来放眼一看……感觉还好,不会很血腥。被害人左胸口有一道伤口,明显是被刺伤的,在这个位置的话应该是一刀毙命吧。照片下面还有一些笔记:没有打斗过的伤口。也就是说是在被害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动手吗?

接下来几张照片都是碎玻璃……

“依,干嘛拍那么多碎玻璃的照片?”老师问道。

“里面的碎玻璃比外面的少,觉得奇怪所以就拍了起来。”小依回答说。

这么说确实有些奇怪,老奶奶说有听到玻璃破掉的声音应该就是这个时候的事。但如果是从外部入侵而打破玻璃的话那么里面的玻璃碎片应该会比较多,难道说……

“密室杀人事件。”先生把我心里的想法早一步说了出来。

“晚上没有被入侵过的迹象,玻璃却被人家从内部敲碎。”我接下去。

“原来如此。”老师点头说,“没有找到凶器吗?”

“没有,话说回来有哪个犯人那么傻把凶器留在现场的?”小依反问。

“不,根据犯人的陈述来看,他是把凶器留在现场了。”先生说完以后丢出一封信。与上次那一封威胁信件不同的是这是一封手写信。字体潦草的程度与我不相上下(我实在想不出有除了我的字体以外还有什么形容词了……),应该是赶时间或者是为了隐藏字迹写的吧。

++++++++++++++++++++++++++++++++++++++++++++++++++++++++++++++++++++++++++++++++++++++++++++++++++++++++++++++++++++++++++++++

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算了,偷龙转凤这招对我没用,

还有,竟然会有侦探插手调查,不过这是在意料之内,

丢子弹时就觉得太显眼了,就给你一个提示吧,

这一宗命案的凶器我没有带走

++++++++++++++++++++++++++++++++++++++++++++++++++++++++++++++++++++++++++++++++++++++++++++++++++++++++++++++++++++++++++++++

“欸?什么时候找到的?”小依惊讶地说,“怎么我不知道?”

“放在窗口旁边的桌子上,我趁妳还在拍照时拿的。”先生回答说。

“难怪我没看到。”

我们插手调查是昨天早上的事,也就是说这起密室杀人是花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策划出来的,又或者是已经计划好好几个不同的计划,还是说已经事先得知被害人的去向……脑子有点乱了。

“娜资,没忘记我和妳们说过凌晨时有人在监视我们吧。”先生突然抛来这句话。

这就是谜题的关键!

“昨晚那人看过你们后发现是替身就到命案现场动手!”我突然站起来大喊,把老师和小依吓呆了。我意识到自己失态以后坐下来道歉。

“又或者是有同党,看过以后就通知同党动手。”先生补充道,“既然是预告杀人,那么就要做好二十四小时跟踪目标的准备。但是难免会出错,比如说两个人一起进去某个地方对换衣服之类的。”

“哦娜资好聪明。”小依笑着说,弄得我蛮害羞的。

“不过密室杀人是怎么回事?”老师问。

“大门上锁,窗户也上锁,而玻璃却又像是从内部敲破的。要进去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先生说,“虽然玻璃也有可能是从外部敲破的但是玻璃被敲碎了妳还有办法安心地睡吗?”

“买把割玻璃用的刀从外面割开一个洞后开锁就好了啊。”小依不以为意地说问道。

这看似毫无意义的问题却让先生大吃一惊。

“我怎么忘了这种基础的事……”先生叹气以后说,“千夏,妳明天带着她们两个到附近问一问看有什么消息吧,记得不要分散。”

“没问题。”老师说。

“其他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和小依同时回答。

“那么散会,自由活动去。”先生说完以后就走了出去。老师见状,叮咛我们不要跑太远以后就跟了出去。

“娜资有要去的地方吗?”小依看着我问。

“嗯……没有吧。”我想了一会儿后这么回答。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所以不敢乱跑。迷路了的话还得让先生他们出来找我们,太麻烦了。

“难得出来,不到处逛吗?”小依继续问道。

“我也不知道哪里可以逛,而且就我们两个人出去的话有点危险。”

“那么可以陪我到房间去吗?我的脚还是不太能使力。”她苦笑着说。

“刚刚怎么没和他们说?”我抱怨道。

“让他们知道了的话他们就不会出门了。”她回答说。

我轻叹一口气后就把小依扶到房间里去。因为民宿只剩下一间房间的关系,所以我们四人被逼挤在同一间房间过夜,庆幸的是房间还蛮大的,所以不会太挤。回到房间后我们聊了一下,小依就把电脑拿出来上一上网。

据我所知,小依不是很喜欢在网络上泡一整天,不过因为这次出差没带书的关系所以只能这样了。但是,我们出差查案子的事似乎被同学们知道了……

“那可恶的记者,下次见面绝对要宰了他。”小依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可吓了我一大跳。

她告诉我事情的由来以后才知道,原来有个记者在她进去的时候也想要进去,大概是要抢头条吧,或许就是那个时候拍下来的。新闻标题还写着大大的:‘警察竟然允许小孩子进入命案现场’。

我认真一看,才知道这篇新闻是班长分享出来并标注小依的,留言处隐约可见他们两个在斗嘴。说是斗嘴,其实是小依单方面攻击而已。班长那里除了道歉以外还是道歉,过了一阵子就从道歉转为关心的话语。不过就算如此,小依还是在攻击着班长。

过了一会儿,小依就把电脑收起来了。

“和班长谈恋爱了啊?”我打趣地问。

“没有啊。”她回答说。

怎么能那么冷静……

“看得出来他蛮喜欢妳的。”那天班长邀请小依的画面我是看见了的,看得一清二楚呢。

“是吗?嗯……我也蛮喜欢他的。”她歪着脑袋说。

“诶?”她说出这种话一点都不害羞吗!

“嗯……为人负责任,又公平,对同学一视同仁,很难讨厌他吧。”小依慢慢闭上眼睛,“有这种班长……不好吗……蛮喜欢这种同学……的……”

说完以后,她又陷入睡眠了。我忍不住,小声地笑了出来。

“小依妳的情商是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