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VI - 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3-03 7:47:30am

其他·同人


今天我起的特别早。毕竟昨天几乎可以说是睡了一整天嘛,精神十足的我想赖床也不行,精力太旺盛了啊!我看向时钟,发现才早上六点,所以打算到附近走走。

下到楼下时遇见民宿的老板娘,她向我打招呼后顺道关心我的状况,和我聊了几句以后说要到菜市场买东西后就走了。我尾随着她出了大门后开始犹豫要不要出去散步了,这天也太黑了吧!

算了,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晕倒在外的话可没人能救我啊。不知道这么早会不会有报纸看,去柜台那里找找看好了。嗯……还是在去之前猜一猜头条是什么。嗯……是……渔村富豪惨遭杀害!嫌犯至今下落不明!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走到了柜台处抽出一份报纸放眼一看:‘老富豪被残忍杀害’。

唉……现在的报社人员真不会放标题,还是十二年前的报纸标题有趣,也比较夸张。不过也罢,至少我猜中主题是什么。我顺着标题看下去,看到一半时突然有人拿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敲了一下我的头。我转过头看,原来是哥哥,手上拿着一本笔记本。

“哥哥早。”我笑着打招呼。

“早。”他打着哈欠说,“这么早起来偷报纸吗?”

“诶怎么这么说!不是免费的吗?”我回嘴道。

只见他指向架子上的一本牌子,上面写着‘一份3令吉’。

“算了,妳大概也没带钱出门吧?”哥哥问。

“真了解我。”

他从裤袋里掏出几个硬币放在柜台后就出门了。

“哥哥你去哪里?”我大声问道。

“办公,妳千夏姐姐大概要八点才会起床,不要乱跑啊。”哥哥说完以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留下我一个人无聊的在民宿闲着,算了,既然哥哥付了钱,我就‘勉为其难’地把报纸看完吧!

看得正爽的时候突然从外头走进来一个人。

“小妹妹,这里是李明民宿吗?”他看着我问。

我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打量着他。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帽子的六尺大叔在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刻突然向我搭话,还用那么奇怪的理由,外面的招牌不是有写了吗?为什么要特地进来问……列入可疑人士列表内!

“不会中文吗……算了。”他见我没回答便走了过来。

“站住别动!”我把从房间里偷出来的枪拿出来指着他。

他看到以后大吃一惊,往后退了几步:“小妹妹,冷静一点……”

“到那张椅子坐着,不然我就开枪!”

“好,好,我坐。”他听话地坐下来后说,“不要冲动,那不是玩具,放下来。”

这玩具枪的仿真程度太好了吧!记得是前年,警局派了几个人过来,说要给他们配手枪方便以后查案不过被哥哥和姐姐一致拒绝了。但是警局的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最终在双方的同意下就弄了两把仿真度极高的玩具枪,里面装填的是橡胶子弹,虽然杀不了人但是被打中的话听说是痛不欲生呢。

他见我不说话后尝试着站起来:“我,我没事了,想——”

“别动!再动,再动我就开枪了啊!”虽然是玩具枪但我还是有点紧张。

他听了以后直接就坐下来动也不动。就这样,我们两个对峙到姐姐起来的时候。

“依,有看到我的——”姐姐下了楼梯拐个弯后看到我拿着她的枪,“原来在妳这里,妳怎么能随便拿我的东西啊?”

“姐姐,我不拿的话就被那怪叔叔抓走了。”我说。

她望向枪口指着的方向,过了几秒后叹气说道:“依,把枪放下。”

“为什么?”

“他是妳林叔叔啊。”

林叔叔?谁来着?

“千夏,把枪交给一个小孩子真的没问题吗?”那个人说。

“不,没问题,因为我能理解为什么她会拿枪指着你。”姐姐见我还没把枪放下来后说,“不是叫妳放下来了吗?快,听话。”

姐姐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能把枪还给她。不过林叔叔是谁啊?

那人见我把枪还给姐姐后便走了过来。

“千夏,好久不见。”他伸出手说。

“是啊,这段时间都是明治和你接触呢。”姐姐和他握手说道。

哥哥的熟人吗?

“这是……”他看着我我问道。

“十三年前的那个女孩。”

“原来是她啊,嘶……叫……姓柯的对吧?”

他怎么知道我的姓?

“看来她认不出我了,还是一副看着嫌犯的表情啊。”

你本来就是嫌犯吧!

“你穿成这样,她会认为你是绑架犯也是正常的吧?”姐姐说。

就是啊!

“是吗?现在的年轻人疑心病也太重了吧。”

“就算是几十年前都会被当成可疑人物吧!”我脱口而出。

“依,不得无礼。”姐姐训斥道。

“哈哈哈,没关系。”他这么说着摘下他的帽子,露出来的是先前藏在帽子里的白发。

是昨天那个满头白发的警察!

“昨天那满头白发的警察对不起!”我九十度鞠躬向他道歉。

“原来昨天明治带着的小孩子是妳啊?”

“妳真的不认得他了吗?”姐姐问。

“我见过他吗?”我反问。这我真的不记得了。

“不记得就算了,准备好了吗?”他问。

“等,等我!”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所以什么都没准备。我冲上楼,把背包,帽子和外套都拿齐以后和刚从浴室出来的娜资结伴下楼。下到楼下,那位老警官看到娜资以后问:

“千夏,妳女儿都那么大了竟然没跟我说。”

“开什么玩笑,她是在我们这里打工的。”

“是吗?妳们看起来有点像啊。”

嗯,这么说来,娜资和姐姐是有点像呢。娜资留长发的话大概会更像吧!

娜资听到老警官这么说以后羞得说不出话。没办法,娜资这个人就是这么腼腆。

******************************************************************************************************************************

说是到处问问,但是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啊。从那老警官口里得知是哥哥要他过来充当我们的司机的,不过我们连被害人认识谁,和谁比较熟都不明白,有个临时司机也没用啊。姐姐稍微想了一想,觉得应该先去问一问被害人的家属所以就一行人去到了之前那间豪宅。所以今天的行程大概是家属,朋友,工人然后才到案发现场附近的居民吧。

姐姐敲门以后等了几分钟才有人出来开门,开门的是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女士。

“是昨天阿宝找来的人啊,请进。”

她把我们带到会客室后吩咐佣人把她儿子带来,接着问:

“你们来这里是还有什么事吗?”

“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是还请您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您丈夫的消息,越多越好。”姐姐有礼貌地要求道。

“哪方面的消息?”

“人际方面的消息,比如说最近得罪过什么人,或者和他很要好的人都可以告诉我们。可以的话如果知道对方的地址请务必告诉我们。”

“没,没问题。”

“谢谢,请稍等一下。”姐姐转过头来看着我们,“妳们……谁要做记录?”

“让小依——”

“让娜资——”

我们俩同时说出这句话,不是我懒惰想要推掉工作,而是我知道我们的记录方式不一样,如果中途睡着了换她接手的话可能会找不到地方接下去。不过她应该是考虑到字体的关系所以才会推掉吧。嗯……算了。

“我来吧。”我这么说着,把笔记本和笔从娜资手上拿了过来。

毕竟改变写作方式容易过改变写字方式嘛,就迁就一下她的写法吧,说不定我会喜欢。

“那么开始吧。”姐姐说。

结果,姐姐才刚说完而已门就被打开了,从外头走进来一个肥肥胖胖的男生。

“不是说过没什么事不要——”他抱怨到一半突然停着。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我,过了几秒后他用另外一种语气说:“妈,有什么事?”

“他们说要知道多一些东西,关于你爸的。你有时会跟着他出门所以就叫你来,如果知道什么的话就说出来。”

骗人的吧?我们不是进来以后才说我们来这里干嘛的吗?难道是在门口开门的时候就猜到了吗?怎么好像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会读心术啊?不公平!

他走到我对面的位置坐下来后我们的访谈才正式开始。

“王先生平时都和什么人见面?”姐姐问。

“都是一些生意上的伙伴,很少会有朋友来找他。”王夫人回答。

“他通常都会和我们说的。”王少爷说。

怎么办?他样子好跩,好想揍他。

“有什么朋友是之前有联络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就没有再联络的吗?”

“让我想想啊。”夫人有些苦恼地回答。

这难道就是老人家的通病吗?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了,昨天的老爷爷也是一样,不过那老奶奶的记性就好多了。

“是指他得罪人家或者人家得罪他的意思吗?那么就多得很了,生意嘛。”王少爷说。

姐姐,我知道妳动作够快的,如果我忍不住爬到对面揍人的话要拉着我哦。

“阿宏,不要乱说。”夫人训斥道。

“这是实话,前几个礼拜又因为一些小事和合作很久的人吵了一架。两方越说越难听到最后不欢而散。”

总算是说了些有用的事情。

“因为什么事吵架?”娜资问。

“嗯……好像是……想不起来啊。”

他是在吊我们胃口吗?

“小依,忍着。”娜资超小声地说,“不过不要弄断我们唯一的一支笔。”

娜资我也不想的啊!

“那么你慢慢想。王夫人,您丈夫最近有什么比较奇怪的行为吗?”姐姐继续问道。

姐姐妳耐性会不会太好了啊?分我一点好吗?

“有时会比较神经质……”王夫人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激动地说:“对了,他最近好像说看到鬼还是什么的一直跟着他,好像在监视着他一样。”

“什么时候开始?”

“两个礼拜前……”王夫人沮丧地说,“很抱歉,但我真的想不起有什么突然失去联系的人。”

“没关系。”姐姐看着王少爷说,“想到什么了吗?”

“嘶……”

第二次了,再忍忍……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到吗?”姐姐继续问。

“好像没有,又好像有。”

第三次!

“姐姐,事不过三对吧?”我看着姐姐问。

“是啊,但是不要太过分了。”姐姐叹气后回复说。

坐在我们之间的娜资满头疑问地轮流看着我们,姐姐特别叮咛娜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阻止后便向我点头。啊……这就是给了我表现的机会了啊!

“王夫人,如果妳能让妳儿子开口的话情况会好许多哦。”我笑着向王夫人说。

王夫人催了几次王少爷但他还是不肯说,对不起,时间到。

“王夫人,接下来可能会冒犯到妳请多多见谅。”我说完以后,笑着问王少爷:“真的不肯说吗?”

娜资看到我的反应转变如此之大,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姐姐小声地说:“娜资,静静地看,依终于要发挥她的作用了。”

姐姐妳这话好伤人啊!算了……既然给了我允许,就好好用这个机会吧!

“语气真好,不过我需要——”

“王大少爷你闹够了没啊?”我双手出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后站了起来,“你妈没骂过你就以为没人敢骂吗?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问题要想那么久你是智障吗?还是白痴?难道是脑瘫痪?不对就算是智障和白痴他们都会回答问题,脑瘫痪至少还会眨眼睛说‘对’还是‘不对’啊!不不不你不可能有那种问题的,从你这身材和态度就看出来了,你简直就是好吃懒做的败家富二代!吃了那么久的补品都补哪啦?哦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批评你的新陈代谢循环因为你这么多年来的营养都变成脂肪啦!应该要怪你的消化系统才对!怎么样好吃懒做娇生惯养的大胖子,才刚死老爸还用这种态度对你老妈你以为他们做的都是应该的吗?说不定你只是一个意外啊!所以现在是怎样?我不知道你今年几岁但是从那身材看起来你就像吃了几百年的食物然后完全没有排泄过一样!你那养了你几百年的老爸被人杀了你还不肯说吗?所以你是觉得死个老爸没差因为有遗产吗?要不我让你没了老爸再没双脚如何啊?反正你那么胖肯定是没运动的嘛,有没有双脚也是没差的吧!说还是不说就一句话!不说的话就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抓凶手的时间可不是花在你这大胖子身上的!”

我一口气把想骂的都骂完后就喘着大气坐下来。我望了望其他人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王夫人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把脸别过一旁不看他儿子。娜资被我吓得目瞪口呆,如果她没加入的话大概一辈子都没机会看我发那么大火吧?那胖子则是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那椅子没断就算他幸运了。

姐姐满意地点了点头后眼露凶光看着那胖子说:“我希望你没被我可爱的妹妹骂愣,我还需要你回答问题。我不会追究你从一开始就一直盯着她这个问题。我只要你照实回答我们的问题,说谎的话就别怪我们冒犯了。我是生物老师,弄到什么程度会很痛,不死人而且验不出来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虽然我们和警察之间有过协议,就是不能把证人当成犯人拷问,但是这次的证人态度太差我们别无选择。

“好,好,我,我会说实话。”那胖子简直就被吓呆了。

“那次吵架是因为什么事情?”

“因为,对方缺一点点钱就凑够钱投资但是我爸不肯借。”

“对方很穷?”

“不,对方也是蛮有钱的。”

“什么时候的事?”

“几个——”

“更具体一点的时间!”

“一,一个月前。”

“对方是什么人?住哪里?”

“姓梁,开铝制品工厂的。”

“林警官,麻烦你了。”姐姐转过头说。

“不是说过不要这样对待证人了吗?这样我要怎么交代啊。”那位老警官抓着头说,“妳要的资料最快要明天才到。”

“没问题。”姐姐说完以后站起来:“王夫人,刚刚真的是不好意思了,被逼要这样子,不然我们就算等多久他都给不出答案。”

“没,没关系。要走了吗?我送你们。”她客气地说。

“等等,小姐,能给电话号码吗?”

那胖子还真好意思啊。

“我没有电话……”我从背包里拿出电击棒说:“……电击棒行吗?”

“依,我买电击棒给妳不是这样用的。”姐姐训斥道。

被骂了……

我把东西收好后就尾随他们出去,出到大门后姐姐再向王夫人道歉一次。我见姐姐这么做我也跟着做了,毕竟我骂得最多(而且还超爽)。王夫人表示没关系,毕竟是她儿子态度太差。她进去以后哥哥随后赶到,不过他好像很急似的。

“原来你们在这里。”他喘着气说。

“干嘛?发生了什么事吗?”姐姐问。

“对方来信了。”

这不才过了一天吗……这么快就有信?邮差什么时候那么能干了?还是快递?

“那么快回去吧。”姐姐说。

******************************************************************************************************************************

既然在追查了,那么就大玩特玩,有划线的是规则

游戏场所为这座村子

今天开始每隔三天杀一个人

杀人之前会预告

准备好了吗

游戏开始

下一位幸运人士位于距离王家宝三公里处

祝你好运

++++++++++++++++++++++++++++++++++++++++++++++++++++++++++++++++++++++++++++++++++++++++++++++++++++++++++++++++++++++++++++++

短短的一封信,有的是无尽的自大。那家伙已经把杀人当游戏来玩了,虽然我也一直把与杀人相关的话语挂在嘴上但是那仅仅是开玩笑而已。如果他是来真的那么就表示三天后会有人遇害,必须在那之前制止他。

说得容易,在座各位都是这么想的,但是这范围是在太大了。距离第一起命案的三公里处,方圆六公里啊!

“不可能每间家都看一看问一问的吧?”姐姐叹气说。

“当然,我们没那么多人。”哥哥看着天花板,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似的,一动不动。

“真的不要登报纸吗?”老警官问道。

“不要。”哥哥想都不想直接就拒绝了。

哥哥不想让这件事情暴光的原因其实在之前说清楚的时候就已经谈过了。这种东西让所有人都知道了的话会造成社会暴动的,依凶手的人格来判断的话这可能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不过我们真的没办法搜查这么大片地区啊。”姐姐说,“我们从王夫人那里拿回来的情报也已经没用了。”

“不一定。”哥哥说,“每件事都有它的起因,妳们就继续顺着这条线索查。”

“不过我们得到的线索有限。”娜资拿出笔记说,“被害人大约一个月前和别人起冲突,两个礼拜前说被人跟踪,四天前收到威胁信件并于昨天遇害。”

“于被害人起争执的是姓梁的,貌似是经营铝制品工厂的人。”我补充说,“不过那死胖子没说具体位置是哪里。”

“好了啦,还骂。”娜资抱怨道。

“哦说到这件事,明治。”老警官笑着说,“我们到底救了什么人回来啊?没想到当初哭到睡的小家伙长大了竟然这么厉害,把证人骂到说实话为止。”

我的印象中根本没发生过这件事吧……

“她也就只有这个地方强而已。”哥哥说。

“什么啊!我记忆力也很强好不好?只是……只是真的想不起这老警官是谁了……”我自知理亏。这头说自己记忆力好,那头说想不起他是谁。这说给任何人听都没人会信吧?

“别纠结在这件事了。”哥哥看着笔记本说,“我也找到了一些东西。”

说完后他把平板打开然后放到桌子中间。

照片里面是一些脏了的雨衣,还有一双雨鞋,下一张则是铝制梯子。怎么那么巧是铝制的?

“所以我们的线索不是完全没用?”我有点高兴,至少我们不是毫无头绪。

“也可以说是没用。”娜资说,“梯子这种东西,到处都买得到吧。”

娜资这句话又把我们推回起点。

“没人说线索是这样用的。”哥哥说,“我把那些东西都送去警察局了,在等结果而已。”

“最快什么时候会出来?”姐姐问。

“两天后。”

啊,这不就是下一宗命案前一天吗?会不会太迟了?

“这太迟了,而且,我觉得那家铝制品工厂只是碰巧的事件而已。”

“也有可能,他应该是对小依有兴趣才会编出来的吧。”娜资说。

怎么突然扯到我身上?

“要嫁了,记得请我们啊。”哥哥打趣地说。

“什么鬼东西啊?”怎么会突然扯到这种话题啊?

“那大概是骗人的吧,连王夫人都不是很确定了。”姐姐说,“不过那家伙还真是富二代啊,自己父亲死了还能这样自在。”

“怎么还停留在这个话题上?”我举手问道,“不能说点别的吗?”

“那么我们明天再去一次,四个人一起。问到我要了的东西以后就到四周看看。”哥哥说,“当然,还可以见我的未来妹夫。”

哥哥什么时候有妹妹了……这不是说我吗?

“为什么一定要扯到我头上啊?”我生气地说。

最讨厌人家围着我说我听不懂的话题了,而且这一次是娜资挑起来的。主角是我但是他们说的我都听不懂这是闹哪样啊?

“小依生气一点都不可怕啊。”娜资笑着说。

“还笑!”我生气不可怕的话那么早前骂人的时候是怎么把人吓傻的?

“算了,不和你们说了。”我打哈欠说,“我累了,先上楼睡觉。”

“要人陪吗?”姐姐问。

“不用,你们继续说着我听不懂的东西。”我赌气地说。

累了是骗人的,要睡是真的,希望不会在回房途中睡着吧……

******************************************************************************************************************************

再一次回到这个地方的我,已经有一种就像厌恶的感觉了。具体上说不出是什么但是……额……就是这种感觉啦。虽然昨天说好要一起来的,但我就真的不想来。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被绑到这里了。

“一起来就这种脸色啊。”娜资笑着说。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就是知道妳不想来所以趁妳还没醒的时候就把妳抓来这里。”哥哥打哈欠说。

“欸……”

“好啦,不要这样。人都来了,就当着是为了这里居民安稳的生活牺牲吧。”姐姐劝说。

姐姐妳用说的当然简单……

“好了,时间到。下车。”哥哥下车后一个箭步就到了大门那里按门铃。

“好啦,下去,妳不跟来我们会担心的。”娜资边把我推下去边说。

可恶,娜资竟然拿这一点来威胁我!我实在没办法了所以只能跟过去,总不能一个人走回去吧?

下去之后我特地走到哥哥那里踩他一脚……我是想踩他一脚,不过他巧妙地闪开,害我踩空了。我往他那里瞪,发现他一脸得意地看着我:“这种东西妳以为有用吗?这里地上都是石子,走路很难没声音的。”

“好了,别闹了。”姐姐把手放到我头上,“这个给妳,他真的很烦的话就用吧。”

姐姐这么说着,把她的枪递给我。

“哦!谢谢姐姐!”我笑着说。

“我已经把子弹换掉了,只有会发出声音和弹出弹壳的空包弹。”

“诶?”

姐姐真过分,竟然给我一把没什么用枪。算了,能吓唬人就行了,连老警官那种混足江湖几十载的老手都被骗到了,他那种小角色应该会吓得哭着找妈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