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77章 假死(2)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22 10:25:46pm

其他·同人


  在手术室,王刚强了三个小时,就把人体脊椎给卸下来了,卸下来的脊椎,白亦观察了一下,有三分之二都已经发黑甚至发臭。

  文迪说道:“如果不是你的帮忙,让病人假死,拆下病人的脊椎,至少需要将近二十个小时,而现在,却仅仅了三个小时。”

  “哈哈....“白亦也不懂要说啥。

  此刻王刚强开始给李金宝换上全新的脊椎了。

  王刚强看了下时间,中午了,笑道:“白神医,爸,你们去休息吧,现在病人没有任何突发症状出现,二十小时的内容三小时完成,这里我想用不着你们看着了,如此状况一直这么顺利下去,我想,到傍晚就可以完成这台手术了。”

  “好,那我和白兄弟就去吃午饭了。”

  白亦和文迪走出手术室。

  见白亦和文迪出来,李文琳和她的母亲忙道:“怎么样啊?”

  文迪笑呵呵的说:“情况非常好,这还得白兄弟的医术高明啊,原本二十小时的手术,现在三小时就已经完成了,手术现在已经完成快一半了。如果不出所料,到傍晚时就会全部完成。”

  “啊,这么快。”李文琳又惊又喜,之前说是要七十多个小时的,现在就算到傍晚,也不超过十二个小时啊。

  “这你们就要感谢白神医了。”

  李文琳的母亲忙感激道:“谢谢你,白神医。”

  白亦笑道:“阿姨你客气了,举手之劳,况且琳儿跟我是朋友。你们吃饭了吗”

  “还没。”

  “要不一起去吃午饭吧。”

  李文琳摇头道:“我们想在外面守着,现在也吃不下饭。”李文琳的母亲忙拧了一下女儿,笑道:“白神医,你跟小琳一起去吃饭吧,我让小琳请你。”

  李文琳反应了过来,忙道:“对,白亦,我请你吃饭吧。”

  文迪笑道:“好啦,你们还是在这里守着比较好,今天中午,我要请白兄弟吃饭的,你们改天吧,呵呵呵。”

  白亦便和文迪一起走了。

  “文迪院长,你想请我去哪里吃饭”

  “当然是去我家里,我让你尝尝我孙女的手艺。”

  “呃,你孙女。”

  文迪把白亦带回家里是有目的的,就是让白亦跟他的孙女孟文心,相互接触接触,文迪对自己孙女的美貌是非常自信的,如果能够和白亦这少年神医好上,那就太好了。

  此刻,高文心在家里做饭,两个小时前,他爷爷发短信给她,让她准备午饭,中午有爷爷的好友来吃饭。

  高文心以为,肯定是爷爷的那些老朋友了,所以就离开了公司,回家做饭,因为她的厨艺很好,他爷爷每次有老友前来,都让她下厨。

  高文心看了下时钟,快十二点了,爷爷和他的好友还没回来,正准备打个电话时,文迪引领着白亦进入了别墅大厅。

  “爷爷,你回来啦。”高文心从厨房走出来,看到白亦愣了下,对白亦微微一点头:“你好,白亦。”

  “你好。”白亦也微微一点头致敬,发现高文心系着围裙,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胸前的高耸把围裙都撑成一个凹凸的山峰,肌肤嫩白,红唇微微,非常的养眼和漂亮,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高文心跟白亦打过招呼后,看向文迪问道:“爷爷,你的好友呢?”

  “哈哈,心心,白亦就是我的好友啊。”

  “啊,你说的好友是他啊,我还以为是你那些老朋友。”

  “怎么,不行啊,白兄弟是我的忘年之交,饭菜准备好了吗?”

  “好了,可以吃饭了,白亦,你过来吃饭吧。”高文心对白亦微笑的招呼道。

  “谢谢。”

  高文心对白亦还是很客气的,虽然她对白亦并没有那方面的感觉,但毕竟白亦医术摆在那,而且还要指望白亦治疗撑程雪玲呢。

  白亦坐下吃饭,疑惑的问道:“文迪,你家里其他人呢?”

  高文心说:“我爸妈他们中午一般都不在家吃饭的,今天若不是爷爷让我回来做饭,我也是一样在公司里对付一下。”

  “哦。”

  “白亦,你吃菜啊。”高文心给白亦夹菜。

  文迪看到这一幕,心里乐呵呵的,觉得他们肯定有戏,不然孙女怎么会如此客气,还给白亦夹菜。其实,文迪哪里知道,高文心对白亦客气,都是因为程雪玲的病需要白亦才能拯救,而并不是对白亦喜欢,高文心心里已经有人了。

  就在这时,餐厅的电视上,播放临江市午间新闻。

  “各位观众,本台最新消息,李青原之子李子旦,昨日已回到了临江市,处理李青原和李子明的后事。警方也依旧正在全城通缉邪尘,目前并没有任何进展。同样,李子旦也使用各种方式寻找邪尘,企图抓捕邪尘,为父弟报仇。只是,李子旦似乎也跟警方一样,找不到邪尘的任何蛛丝马迹。今日上午,李子旦为父弟报仇心切,突然宣布,他会选择最极端的办法找出邪尘。目前,我台已确认,李子旦把张大力夫妻暗中抓走,不知所踪。李子旦扬言,今天下午三点,如果邪尘不主动去香园别墅找他,他将会杀死张大力夫妻中的一人。警方也正式介入这件事,也希望李子旦不会做出错事,也希望邪尘,能够出来有所担当。”

  正在吃饭的白亦以及文迪和文心都一惊。

  “李子旦为了找出邪尘,竟然抓张大力夫妇威胁,太卑鄙了。”高文心生气的骂道。

  文迪却说道:“这明显是一个计,都在电视上播出来了,警方岂会让李子旦杀人,这绝对是警方和李子旦相互配合的把戏,把邪尘引出来,到时布下天罗地网,一举抓捕邪尘。如果邪尘不傻,就不会看不出这把戏,太低级了。”

  白亦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他今天下午真的去找李子旦吗?很明显这是在引诱他,稍有智商的人都知道张大力夫妻不是真的被抓了,也不可能被杀死。

  此刻白亦何文迪吃完饭......

  白亦说道:“没什么事,我也要走了,去医院看看。”

  文迪点了点头:“也好,文心,你送他去医院,我去午休一下。”

  “好。”文心点了点头。

  白亦走出大厅,身后,文迪对文心使了使眼色,小声道:“爷爷已经给你制造机会了,这么好的男人,不要错过。”

  “爷爷,你说什么乱七八糟。”

  “好啦,你自己明白,爷爷午休去了。”

  白亦坐在高文心的玛莎拉蒂车上,往医院的方向行使去。

  这时白亦突然问:“对了,刚刚出门的时候,你爷爷悄悄让你把握好来,什么意思啊”

  “啊,你听到了”

  “听到了一点点。”

  高文心咬了一下牙,决定跟白亦说清楚,便说道:“好吧,白亦,我也开门见山了,我爷爷希望我跟你交往。但是,我却不想,你别生气,不是你不够好,你已经很优秀了,只是,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白亦无所谓的一笑:“无妨。”

  “你不想知道我心里的人是谁吗?”

  “我又不喜欢你,我干嘛要知道,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无所谓。”

  “是一个我也没有见过真容的人,前几天我被人绑到酒店,我以为我自己完了,没想到那个黑衣人突然出现,救了我,我当时就发誓,谁能救我,我就一定嫁给他。我心里已经认定他了,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反正我就认定他了,我相信我一定还会遇到他的。”

  白亦心里咯噔一跳,高文心说的那个救她的人,不正是他!

  “高文心,这虚无缥缈的人,你也敢认定,你连人都没见过,更不认识,万一他是一个老头子呢?”

  “就算是老头子我也嫁,再说,我当时抱了他,我感觉的出,他是一个年轻人,年龄绝不超过三十岁,我已认定他了。白亦,虽然我爷爷想撮合我们,但我只能说抱歉。”

  “哈哈哈。”白亦大笑一声,然后骂道:“愚蠢。”

  高文心一哼:“我的心思,你又怎么懂,你不是我,你根本不知道当时的情景,总之,我认定了,如果十年过后,我都没能和那个人再次相遇,我才会重新考虑其他男人。如果十年之后你还没有娶,再来找我吧。”

  白亦无语,一个没有见过的人,她也敢钟情。

  高文心送白亦到了医院后,就去她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