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78章 假死(3)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0-12-23 1:00:04am

其他·同人


  白亦来到手术室门口,李文琳母女还在那等候着了,看样子,她们俩都没吃饭。

  白亦便走出医院,打包了两份米线。

  “李文琳,伯母。”白亦提着米线走到她们身前,两人忙抬起头来。

  “白神医,你又来啦,其实你不必这么辛苦的,你回去休息吧。”李文琳的母亲很不好意思的说,白亦上午又来,下午又来,怎么有这么好的人,感觉好像他的亲人在里面动手术一样。

  李文琳也蛮不好意思道:“是啊,白亦,我欠你的太多了,你回去休息吧,我都害你上午旷课了,你下午再来岂不是又要旷课,我怎么好意思。”

  “呵呵,朋友嘛,必当尽全力,何来不好意思。你们还没吃午饭吧,现在都两点多了,赶紧吃点吧。”白亦把打包的拿出来,李文琳母亲看到都感动的想哭,李文琳母亲不止一次的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好到她们都不好意思接受人家的好了。

  “谢谢你,白亦。”李文琳感激道,本来她们都没食欲的,但白亦都已经打包进来了,说不吃就不好了。

  “好啦,别这么客气,你们慢慢吃,我进去看看。”

  白亦进入手术室去了,看看现在如何了。

  李文琳母女俩吃着米线,心里暖暖的。

  李文琳母亲道:“白亦对我们家,也太好了,好到让我都不得不要瞎想了。”

  “妈,你要瞎想什么?”李文琳一嗔。

  “我想,是不是白亦喜欢你啊?不然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呢?别怪妈瞎想,实在是他好到没法不瞎想的程度了。”

  “妈,哪有的事。”李文琳忙道。

  “唉,琳儿,如果有的话,你就赶紧答应吧,不管他要你当他女朋友也好,老婆也好,你都答应吧。”

  “妈,你说什么。”李文琳脸红耳赤,妈妈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虽然以前我不准你在学校谈恋爱,可这回,如果白亦真的在追你,你必须给我答应他,就算他想玩你几年,玩腻了抛弃你,你也要答应。咱们虽然穷,但有恩报恩。”

  “妈,你思想也太复杂了吧。”李文琳无语的说。

  “不是妈思想复杂,而是现实让我不得不瞎想。”

  李文琳嘟了嘟嘴,有些委屈的说道:“妈,你别乱说了,白亦怎么可能追我,人家早就有心上人了,你知不知道,人家心上人,医术比他还厉害,而且还会武功。我算什么呀,我配得上人家吗?”

  “哦,这样啊。”李母听女儿这么一说,顿时又有些失望的感觉。

  “以后这样丢人的话别乱说了,幸好没被人听到,不然笑死人了。”李文琳说完,内心感觉很委屈的样子,其实,她已经很清楚,不是白亦喜欢她,而是她已经喜欢白亦了啊,可惜,她知道自己不配。母亲还让她不要拒绝白亦的追求,其实这话让李文琳内心感觉心酸无比了,如果真有这么幸福,就好了。

  白亦走进手术室,手术室的医生们一副轻松的模样,进展的非常顺利。

  王刚强道:“白前辈,快了,最多再过三个小时,就可以完成这台手术。本来需要70多个小时的手术,现在这么快,我们也是很震惊,这将是一个医学奇迹。”

  白亦淡淡的说道:“回头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弄的天下皆知,我就没有安静的日子过了。”

  “放心。”王刚强虽然不理解白亦这么高的医术,为什么不愿意公布天下,但尊重白亦。

  白亦的心思并不是拯救苍生,所以偶尔救人可以,但让他累成狗一样去当医生,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甚至,白亦都感觉,他当保镖也估计不会太长久。

  因为对白亦来说,让自己的武学境界不断的提高,才是他活在这个世界的动力,白亦要达到传说中的踏碎虚空境界,打破空间,回到他原来的世界,这个,才是白亦内心的目标。然而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紫琉璃。

  白亦在手术室看着,那根完好的脊椎,慢慢的被装在了李金宝的背上,现代医学手术的神奇,白亦也着实惊叹。

  到下午六点左右时,王刚强医生笑道:“大功告成。”

  “啪啪啪。”手术室的医生们鼓掌。

  王刚强道:“先别鼓掌,现在病人还处于假死状态。”

  王刚强刚出话,所有人看着白亦。

  白亦立刻明白,接下来能不能见证奇迹,就全靠他了。

  白亦内心也是挺紧张的。

  白亦走了过去,开始对病人进行扎针。

  大约十分钟后,手术台旁边的机器,突然滴滴响起来,原本一条直线,突然波动来起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医生一阵欢呼,成功了,至少白亦让病人心跳恢复跳动了。

  王刚强忙道:“快,检查病人身体的各种情况。”

  “是。”

  所有医生立刻又开始忙,检查病人的全身,看看有没有异常的地方,比如心率,血压,等等。

  最后,经过医生的仔细检查,病人一切状况都在预想内,只不过病人还处于昏迷状态。

  然后,王医生宣布,手术成功。

  走出手术室,许多医生和护士闻讯赶来,纷纷鼓掌欢呼。

  一台70多小时的手术,结果傍晚就做完了,而且还很成功。

  此刻,程晨鸣和程雪玲也站在手术室门外的护士群里。

  程晨鸣微笑的跟着鼓掌,把掌声送给医生以及白亦。

  病人立刻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如果度过了24个小时的危险期,那么,才算是真正的成功,不过,目前来看是完全没问题的。

  白亦走到程晨鸣身前,笑道:“程叔,你怎么在这。”

  程晨鸣道:“我听说你在这里帮忙做一台伟大的手术,所以就过来看看。”

  其实,是程雪玲告状,说白亦不称职,作为她的保镖却一整天不见人,然后程晨鸣刚好没事,就去学校接女儿,顺道到医院来看看。

  白亦道:“现在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白亦在医院停车场,开上自己的宝马,回了程晨鸣的家里。

  程雪玲却好像有气,一直没跟白亦说话。

  程晨鸣笑道:“行啦,玲儿,至于嘛你,你就当他请假一天,保镖也不能时时刻刻工作啊。再说,白亦今天是去帮忙做手术,人家累了一天了,还要受你的脸色啊。”

  其实程雪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意思,换成昨天之前,她才懒得管白亦去哪。今天却很在意白亦一整天不见人,是真的生气吗。

  回到家后,白亦把车停好,程雪玲是坐程晨鸣的车回来的,此刻下车后,白亦对程雪玲笑道:“小姐,今天白天学校怎么样啊?没发生什么事吧?”

  程雪玲却一哼,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背着书包走进别墅去了。

  “呃。”白亦摸了摸脑袋。

  程晨鸣无奈道:“白亦,别介意啊,玲儿可能有点生气了,她说你今天一整天不见人,她的意思是,你是他的保镖,没有经过她的允许不准私自跑了。我都已经劝她了,没想到她还是生气,说实话,我都搞不懂她怎么会这么介意这件事。”

  白亦一笑:“原来这样,不过她没错,今天的确是我失职,作为她的保镖,确实不应该远离她,下不为例。”

  程晨鸣呵呵一笑:“不用太过迁就她了,有的时候,她就是不太懂事。”

  程雪玲回到房间,把书包扔在床上,看到父亲跟白亦在下面聊天。其实,程雪玲内心一点都不怪白亦,但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在意,她自己也不太明白。或许,她是吃醋,因为她感觉白亦和李文琳关系挺密切的,这才是根本原因,说白亦失职,这不过是借口。可是,为什么感觉白亦和李文琳关系挺密切,就会吃醋,就会心里不舒服呢?程雪玲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

  白亦来到三楼,程雪玲的房间门紧闭着,白亦敲了敲门。

  “小姐。”

  “不要吵我。”房间里传来程雪玲的声音。

  “还在生气啊?”白亦问。

  程雪玲没回答。

  白亦摸了摸脑袋,失职一天也不至于吧。

  “唉...算了吧。”白亦在也没理程雪玲,感觉自己不用在意那么多,洗了个澡,然后下楼。

  程晨鸣正在看电视,电视正在播放新闻。

  新闻里,主持人说:“今天下午三点,邪尘没有去找李子旦,李子旦已经杀了张大力的妻子。”

  接着,画面中出现一张图片,图片中,张大力妻子倒在血泊之中,而旁边,被麻绳捆起来的张大力正在痛苦的嘶吼着。

  白亦看到这一幕大惊,那个死者正是张大力的老婆,白亦对她熟悉无比。

  白亦心中带着愤怒的在沙发上坐了下去,眼睛盯着电视的方向。

  “没想到,警方为了抓捕我,竟然真的让张大力老婆死了,我还以为,这是李子旦跟警方的苦肉计,警方绝不可能让李子旦杀人。”

  画面一转,一个蒙面人,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刀,自拍了一个视频,蒙面人说道:“邪尘,你不是自称侠士吗,早就通知过你,今天下午三点,你不主动出现,就杀人。而你,却漠视生命,任由张大力的老婆被杀。邪尘,你漠视生命,我也判你死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明晚十二点,浮塘公园,如果你再不来,那么,将会有第二条生命死亡。”

  这时邰老声音在一次响起:“小子,现在这个蒙面人,我感觉好像不是李子旦。”

  “嗯?将你认为他是?”白亦摸着下巴问道。

  “我想李子旦应该没有这么强的气势,而这个说话的蒙面人,中气十足,绝对是一个高手。”

  “高手吗?我白亦!一定会让这个人,人头落地,来见死去的张大力的老婆!”看得出白亦已经彻底生气了。

  接着,新闻画面突然一转,跳到公安局,李子旦带着手铐坐在公安局内。新闻主持人说,李子旦已经被逮捕,但是,执行这件事的人,却并非李子旦以及他的手下,李子旦拒绝向警方透露绑架以及杀害邪尘的那帮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