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S chapter - Chapter15: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03-03 2:22:22pm

其他·同人


艾尔莎早已昏迷不醒,而抱着她的蓝发男子不可置信地看向艾琳,危险地眯起双眼。

此话怎讲?艾尔莎和艾琳有什么关系吗?

杰拉尔抱紧了怀中的女子,对眼前的红发女人越发月警惕了起来。

“艾琳小姐,艾尔莎的去向我无法阻拦,你应该询问她的意见,而并非我。”马卡洛夫淡定地回应艾琳,说完也看了一眼艾尔莎。

这件事不简单,倘若他胡乱下决定,害了艾尔莎该怎么办。

艾琳闻言,笑着点了点头,才收回了实现。

她的分身啊,怎能如此的弱小。

在这失散的岁月了,她到底经历了多个... ...

四月。

杰尔夫一心渴望死,梅比斯一心渴望光。

梅比斯是流明.星辉的本体魔法,再说她也还是个值得研究的对象,也还是妖尾的魔法根源,找按理说她若是这样到处乱跑的话。

很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眼中钉。

所以她决定继续沉睡,抱着这个恐怖的魔法继续沉睡下去。

一生之中,都在妖尾公会里生活。

不是不爱自由,而是有时候为了大家自由,而被迫放弃自己的自由。

因为三代,她明白了什么叫牺牲。

她不悔,也不怨。

大伙儿都感到十分不舍,但梅比斯心意已决,却无人敢说二反驳她的决定。

待大伙都离去,他却抓住了他,不让他离开。

黑发男子狐疑地挑了挑眉,不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什么会特意留下和他单独聊聊。

樱发男子抿抿唇,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也没说出口一个字。

杰尔夫但也有耐心,微笑待他把话说完。

“你之前,是怎么把我复活的?”

---------

杰尔夫把话说完后,才敛起笑容直直注视着夏,好心好意地劝告夏。

因为他是他的弟弟,所以才会这样心平静和的与他交谈,并不希望他做傻事。

因为亲情,所以不想看见他步向岔路。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做,人死后灵魂会离开本体,要找回灵魂是很难的,复活你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植入记忆与灵魂,所以我才会把你制造成END,倘若没有灵魂的话,只能是活死人。”语音落下,夏习惯性地摸了摸后脑,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

起初他只是想要复活她,却没想到还会有这么多的步骤与规则。

灵魂?他上哪找灵魂去了?

只要有灵魂,记忆一切好说。

可是,事到如今他不愿死的理由就是因为打算等到她回来的那一天,因为这样他才拥有活下去的理由。

但,却无能为力吗?

有些事情不是拥有毅力和决心就能办到的吗... ...

“可恶!”

杰尔夫见夏如此痛苦,也无奈地叹息。

他这弟弟看起来比一般人蠢,但为什么到了想要做的事情,就如此固执执着呢?

“如果没有灵魂复活的话,倒是有个办法。”

确实引起了某人的注意力。

“像我一样,把你创造成新的恶魔。”

咚。

他的脑袋如同被人重重打了一击,思绪都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把露西创造成恶魔,就能复活她吗?

能.复.活.露.西.呢。

如同诱人的美食在他面前诱惑着他吃下咽下。

杰尔夫原本不想把这个法子告诉夏,他这弟弟有些时候做事冲动,不左思右想就出手,没准就把人家姑娘家给创造成恶魔了。

但是,见他那么痛苦,他又不忍心隐瞒他。

他弟弟,看来很喜欢那女子吧。

“不,露西绝对不会是恶魔,我宁愿一辈子找她的灵魂,也不愿改变她的内心。”

“露西最不喜欢战斗了,若她成了恶魔,也不知道会不会像我这样控制不住自己就伤害了人,那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我不想看见露西流泪。”

杰尔夫听后,先是一愣,随后才不禁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看来是不用他担心了,他也能安心的沉睡了吧。

他弟弟不杀他的理由,就是想要活下来迎接她。

那么,愿他梦想成真。

放在他发顶上的手,还有男子温柔的笑容,都是新的心情。

他未曾体验过的温柔。

“你也长大了呢,夏。”语音落下,杰尔夫收回了手,回身准备离开。

“谢谢... ...哥。”

一怔,一会儿后反应过来的杰尔夫笑容越发越灿烂,这才真正离开。

而留在原地的那位男子,只是保持着沉默的仰首望天。

现在,还是早上啊。

当夜晚降临,妳将会是哪颗星星呢?是不是最亮的那颗?

呐,你的灵魂是不是也像星星一样,在我的生命中闪耀着。

你是那颗在我生命中不断闪耀着的星星。

------

几天后,在妖精的尾巴公会地下的地下室里,多了两位的沉睡。

两人紧握着彼此的双手,安详地紧闭双眼,如同睡着了般。

会长马卡洛夫站在巨大魔封石前,只是沉默地盯着。

脑海中不断回想着那时的画面,马卡洛夫有些狐疑地挑了挑眉。

“你就是我,而我就是你。”艾琳的那句话,依然还在马卡洛夫脑海中回荡不已。

那句话究竟隐藏着什么含义,而带走艾尔莎的艾琳到底有什么目的?

而为什么,艾尔莎在和艾琳两人单独聊过后,居然会答应与艾琳离开并暂时离开公会。

艾尔莎向来是个懂事的孩子,她懂得分寸,儿时在大家都在胡闹时,她通常都是最乖巧的那位。

而如今,她隐瞒了实情与大家告别离开了公会,到底是为了隐瞒什么?

“会长,我一定会回到公会,还请您... ...”

“先暂时不要问我为什么。”

无法拒绝的答应,还有艾尔莎脸上的疲惫,与身后站在妖尾门前妖娆笑着的艾琳。

他都看不懂。

幸亏杰拉尔的跟随,否则马卡洛夫不会这么淡定。

杰拉尔为了阻止她不做傻事,也放下了魔女之罪的工作,跟随艾尔莎一起离开。

杰拉尔也答应了马卡洛夫会向他保持联系。

这才安心了许多。

“老爷子。”

熟悉的男子音在身后响起,那头耀眼又凌乱的樱发最为夺目,身穿着黑色上衣白色长裤,一双邋遢的人字拖。

唯一改变的是,在他脖子处的白色龙鳞围巾却不在。

马卡洛夫闻言,缓缓地回过身把视线放在男子身上,这他从小看到大的男孩,从天真单纯的男孩变成鲁莽行事的少年,再从少年变为青年。

如今,已成为他不熟悉的男子。

“我,决定要离开公会一段时间。”

早有意料的言语,没想到还是从他口中吐出,原本以为早已为自己打下的免疫剂会让她足够淡定面对此事。

但,他还是感觉到了浓烈的感情在心中化开,名为寂寞的心情。

他从小看到大的的孩子,都一个个离开了吗?

“只要你不走错路,妖精的尾巴的大门一直都会为你打开,而这里... ...”

“永远都会是你的家。”

别过脸去的矮小老人说完后,便转过身去,不再看夏。

后者微微一愣,随后展开笑容点了点头。

“我会回来的!老爷子!”

渐渐变得细微的脚步声,换来的是老人家那泪流满面的面容。

“呜呜呜呜”

尽管实力再怎么强大,但为人父母、长辈,都将会败在孩子们离开的那一瞬间。

“第三代真是的,明明就这么舍不得嘛!”

“呜...呜...初代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