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86章 这绝对是梦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1-01-04 8:34:49am

其他·同人


 086章 这绝对是梦! 

所有人往喊声传来的地方看去,发现竟然是陶昌庶。

  陶昌庶控制不住自己,真的。

  白亦看到喊话的人,竟然是陶昌庶,真他吗无语。

  宜宾看着陶昌庶,问道:“陶昌庶,你干嘛?现在还不是警方动手的时候。”

  陶昌庶说:“对不起,宜宾队长,我忍不住了。”

  陶昌庶不等宜宾再说话,双脚在地面用力一蹬,跳动一个大石头上,陶昌庶拿出他的剑,对白亦说道:“邪尘,在你和那血人决战之前,可敢先与我一战?”

  白亦怀疑有没有听错,不,是所有人都怀疑有没有听错,陶昌庶居然抢先一步要跟邪尘一战。

  那个金色面具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并不知道陶昌庶什么来头,还以为是警方找来的什么厉害的人,所以被突然打断,也就没有声张,也好趁机看看邪尘的剑术。

  白亦问道:“你是何人?”

  陶昌庶说:“我是白云中学的学生,我叫陶昌庶,我擅长剑术,在白云中学人称封神剑侠。邪尘,可敢先与我一战?”陶昌庶举起他手中的剑。

  白亦看着陶昌庶,无语至极,难道他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先跟他一战白亦感觉被他侮辱了。

  宜宾气的一跺脚,不过陶昌庶已经跳上去了,也不好上去拉他下来,而且看陶昌庶说出封神剑侠四个字,听上去很牛比,难道这陶昌庶真的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此刻在电视机前,许多观众本来正在期待邪尘跟金色面具男决战,突然被什么封神剑侠陶昌庶打扰了,那个郁闷啊。

  当然,也有许多白云中学的学生,此刻非常激动,在电视机前呐喊:“封神剑侠,加油。”

  “剑侠,加油啊,为白云中学争光的时候到了。”

  在何莉家里,何莉埋怨的看着刘悦,说道:“看吧看吧,早让你也去,你偏不去,现在这么好的风头,让陶昌庶出尽了。”

  刘悦道:“小姐,在我看来,陶昌庶这是在丢人现眼。”

  “至少他敢上去挑战邪尘,就算输给邪尘,也没人会说他弱小,他输了很有面子,要是侥幸赢了,那立刻名动全市了,你懂不懂啊你,自己不敢还找借口。”何莉嘟着嘴不满道。

  刘悦一想,好像有点道理。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白亦看着陶昌庶愣了好几秒。

  陶昌庶把手中的剑一甩,说道:“邪尘,来吧,让我封神剑侠会会你。”

  “呵。”白亦眉头拧成一条线,只不过被紫色衣包住了,没人看见罢了。

  陶昌庶见邪尘不说话,便道:“邪尘,还不动手?如果你输给我,我一定会把你捉拿归案,你最好不要输给我,我不管你是什么侠客,你做的事都是跟警方为敌。”

  白亦道:“小子,你要动手就来吧,哪里那么多废话?”

  陶昌庶说:“你!邪尘,我封神剑侠,并非浪得虚名,不信,你去白云中学问问就知道。”

  宜宾差点要吐了,并非浪得虚名,不信去白云中学问问,这样的话也敢说出来,就好比一个人说,我张三并非浪得虚名,不信去我村里面问问就知道。

  白亦无语的说:“小子,你有勇气,既然你不是浪得虚名,那我邪尘,就成全你,你尽管上来。”

  陶昌庶调准了一下呼吸,他对自己的剑术还是有点信心的,不然也不敢出来挑战邪尘。

  “咻咻咻。”陶昌庶原地耍了一下他的剑法,然后纵身一跃,往邪尘飞奔过去,距离邪尘不到十米的距离,他施展的轻功踩了两次石头才飞奔到白亦跟前。

  “暴风剑。”陶昌庶手中的剑飞舞着,好像变化成了数十把剑了一样。

  “刺。”陶昌庶自认为精深无比的一剑,往白亦刺去。

  而白亦却根本没有动一下。

  在陶昌庶飞刺上来时,似乎一眨眼不到,就看到白亦一拳打在了陶昌庶的剑。

  “啊。”陶昌庶一惊,一招都还没有,他的剑居然被白亦的拳头挡下,而白亦的拳头就像石头一样硬。

  “咔嚓。”陶昌庶的剑断成了几十节,哗啦一声掉了满地,陶昌庶手中只剩下一个剑柄。

  “啊。”陶昌庶张大着嘴巴。

  这时,白亦也不想和他浪费时间直接伸出一只巴掌。

  “啪。”左脸一巴掌。

  “啪。”右脸一巴掌。

  两巴掌扇完,陶昌庶两边脸立刻肿了起来,好像从韩国整容失败后回来的一样。

  白亦一只手抓着陶昌庶的衣领,说道:“小子,回你妈那多吃点奶再来吧。”

  说完,白亦一只手把陶昌庶一扔。

  “砰。”陶昌庶狠狠的摔在宜宾等人脚底下。

  “唔唔唔。”陶昌庶唔唔的叫了两声,被邪尘扇了两个耳光,脸立刻肿成了猪头,连说话都影响了,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在何莉家里。

  何莉看到陶昌庶的模样,笑的抽筋了。

  “回你妈那多吃点奶再来,哈哈哈,笑死我了。”何莉捂着嘴大笑。

  刘悦说:“小姐,现在你还觉得陶昌庶风光了吗?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

  在陶昌庶的家里。

  陶昌庶的父亲和母亲,看到直播上发生的这一幕,顿时尴尬无比,特别是陶昌庶的母亲,邪尘那句‘回你妈那多吃点奶再来吧’,似乎深深的刺痛了一下她。

  陶昌庶的父亲重重的一哼:“邪尘,你敢侮辱我儿子,你当我风云堂好欺负吗!”

  陶昌庶的父亲,已经对邪尘产生强烈的不爽了。

  现场,金色面具男哼道:“邪尘,可以动手了吗?我可没有这么多耐心等你。”

  白亦说道:“血人,这么说,你今天是抱着必杀之心了。”

  “你以为呢?”

  “那么我就成全你了。”白亦淡淡的说道。

  “成全我?好狂妄!邪尘,受死吧!”血人大吼了出来,周围的大地都开始龟裂,空气猛地爆开!

  血人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向白亦扑去。

  在血人刚才所站的地方,已经被血人那狂暴的爆发力,踩出了数米声的沟壑!

  声势浩大!

  白亦看着极速扑来的血人,嘴角勾了起来。

  若是一般的人挨上这一拳,恐怕会被轰得连渣都不剩,可是……

  站在这里的是白亦!

  白亦微微抬起手臂,伸出了一根食指。

  “狂妄!”所有观众见到白亦居然做出了那样找死的动作,纷纷冷笑出来,想看见白亦被血人一拳轰出渣。

  甚至观众都开始想象鲜血飞溅的情景了。

  那美妙的奇景!

  在莫一个角落地狱组织精英弟子们兴奋地舔了舔嘴唇,眼中尽是嗜血的光芒!

  “看来没戏了。”宜宾心里暗道,虽然她很想亲手捉了白亦,但她看现在样子的情况。似乎认为白亦肯定输了。

  砰!!!

  整个大地都抖动了起来,地动山摇,余波直接掀开了白亦所站之处的地皮。

  下一刻,所有人都吓傻了,看着碰撞中心的情形,眼睛瞪得都突了出来!

  咕噜!

  观众和地狱组织精英弟子们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又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想将自己从梦中抽醒。

  这绝对是梦!

  一场恐怖的恶梦!

  在这场剧烈碰撞的中间,白亦……真的只用了一根手指挡住了血人的攻击!

  在白亦身后的大地,没有丝毫的碎裂,也就是说,血人连一点伤害都没有给白亦造成!

  这种恐怖的人物,怎么可能存在人间?

  白亦淡淡地收回手臂,看着已经彻底陷入呆滞的血人,嘴角微微一勾,轻语道:“该我了吧。”

  白亦一句话说完后,直接一只手按在了血人的脑袋上。

  而血人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

  “邪尘!你杀了我,地狱组织将会顷全门之力追杀你!”血人此时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失败的现状,转而用地狱组织来威胁白亦。

  地狱组织是世界最强的杀手组织之一,没人敢得罪。

  “那更好,正好省了我一个一个去找你们的麻烦。”白亦按着血人的脑袋,嘴角泛起奇异的微笑。

  突然,血人心中出现极为不好的预感,眼眸中瞬间被恐惧充斥!

  “我血人,竟然死在这里!我不甘心.......”血人说道一半。

  砰!

  白亦捏爆了地狱组织血人的脑袋,鲜血飞溅!

  随着血人的尸体软倒在地,白亦微笑着抬眸,看向躲在莫个角落的地狱组织弟子。

  白亦眯起了双眼,就如十月的寒风,让所有人感到心寒。

  对死亡的恐惧,充斥着每一个人的心底。

  地狱组织弟子们心里冒出了一个字。

  逃!

   此时,直播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一阵沉默,本以为邪尘是输定了。

  但没想到是,金色面具的生命就在他们眼皮底下消逝。

  宜宾不愧是队长,在所有警察还在看着死亡的金色面具男子时,宜宾就率先反应过来了,宜宾一声大吼:“围住,他!”

  “是。”所有警察立刻把白亦围住,那六大高手,以及那个陈江,分别在东南西北各个方向把白亦围住。

  白亦并没有急着逃离。

  宜宾手一伸,从她的袖子里滑出一把剑柄,下一秒,剑柄嗡的一声弹射出剑身。宜宾看着他白亦说道:“邪尘,今日我看你如何逃,我为了抓你已经好几天没睡过觉了,我劝你立刻束手就擒。”

  “宜宾队长,我邪尘并不想与你们警方为敌,你们走吧。”

  宜宾一哼:“不想与警方为敌?你的所作所为,不仅仅与警方为敌,与法律为敌,与全民为敌。”

  白亦冷笑说道:“我有我的行为准则,如果天下公平,又何须我邪尘这种的人出现。”

  “休得狡辩,你入室盗窃,涉案金额达三四百万,又私自致他人死亡,今日我必将把你捉拿归案。”

  白亦说道:“口气很大,如果真有如此能耐,岂不早就把我捉拿归案了。”

  宜宾正要动手,梁奇华说道:“宜宾队长,你且稍后,让我来先会会这个邪尘。”

  宜宾一想,也好,让大家先消耗邪尘的内力,最后宜宾再出手,应该就手到擒来了。

  “好。”宜宾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