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87章 狂妄!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1-01-05 5:56:59pm

其他·同人


  梁奇华对白亦一笑,从腰上抽出一把菜刀大小的刀柄,接着,铿的一声,刀柄弹射出来一把大刀。跟剑不一样,梁奇华使用的是刀,所以他的刀柄都跟菜刀般大小。

  梁奇华说道:“邪尘,让老朽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吧。”

  白亦并没有说什么,嘴角微勾,眼眸中闪过一丝的紫芒。

  梁奇华把身上的外套一脱,露出一副精壮的身材。

  “喝。”梁奇华双脚在大石头上一蹦,蹦到七八米高,然后举起大刀,从天空中猛的往白亦砍下去。

  “咻。”大刀的力量,好像一道雷电劈下来。

  梁奇华是一个力量型的强者,所以,梁奇华对自己充满信心,因为白亦用剑,很明显用剑的不是力量型,他的刀法,没有什么技巧,就是力量,以力破巧。

  任由你邪尘的剑法多么巧妙,直接以力量破之。

  “嗡。”一个眨眼,梁奇华的大刀已达白亦的头顶,刀刃未落,刀风已来。

  白亦一瞬间举起剑,起剑的速度快到极致。

  从头上一刀劈下来的梁奇华只见剑光一闪,好像被镜子反光照射了一样。

  “啊。”梁奇华哪敢再往下劈去,眼睛看不见时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远离,否则也许下一秒敌人的剑就在你胸膛。

  梁奇华在半空猛的一个翻身,飞跃到旁边去。他汇聚力量的一刀,竟然是自己卸掉了。

  白亦嘴角微微一翘,算他反应的及时,如果刚刚梁奇华真的砍下来,那此刻白亦的剑已经刺入他的胸膛。

  白亦敢不做任何避闪,只出一剑,自然有他的能力。

   梁奇华看着白亦,似乎有些惊恐。

  “邪尘,看来你剑法的确高明。”

  白亦只说一句:“老子没有时间和你玩。”

  梁奇华一愣,没想到白亦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心中不觉一怒。

  “邪尘,你未免太过自负了。刚刚我一刀力带千斤,差点把你劈成两半,最后若不是被月光照射在你剑上,反射了眼睛,你以为你此刻还能如此轻松?”梁奇华说。

  白亦好奇的问道:“真的是月光闪瞎了你的眼?既然你想战,我邪尘,不妨成全你。”

  梁奇华一吼:“看刀。”

  “嗡。”梁奇华举起刀,刀身发出嗡的一声响,斜斜的劈向白亦。

  白亦一剑刺出,这一次,白亦没有使用无敌斩,对付梁奇华这种力量型的大刀,需要的是四两拨千斤的技巧。

  “咻。”白亦的剑突然像柔软的鞭子,像蜿蜒的蛇一般,一瞬间缠绕到梁奇华的手腕上。

  “撒。”梁奇华手腕一痛,拿着的大刀瞬间脱手,飞到几米之外去了,手上顿时空无一物。

  而白亦的剑,指在他的喉咙处。

  白亦冷漠的说道:“我说过,我没有时间和你玩了,非得像现在这样刀脱手了,被我剑指深喉你才觉得我那是善意的提醒吗?”

  梁奇华看着白亦的红光的眼睛,又气又怕的,被人剑指喉咙,实在是丢人。

  “邪尘,要杀便杀。”梁奇华一吼。

  白亦指着梁奇华的剑一抖,剑背打在梁奇华的脸上,啪的一声,梁奇华飞出去五六米,而他的脸上一条红红的印子。

  白亦说道:“如果让我知道你是一个漠视生命,坏事做尽的人,我这把剑会把你杀了。”

  梁奇华心里有点愤怒的骂道:“马的!”

  然而白亦转身看向六大高手,淡淡的问道:“还有谁?”

  六大高手听到白亦的说出这三个字后,心里同时冒出来了两个字。

  狂妄!

  六大高手中石井红似乎按捺不住了。

  “邪尘!”石井红大吼一声。

  白亦看向石井红,傍晚听程晨鸣说过,这个石井红,好像是临江市某个集团请来的高手,自从有了他,临江市三大不规则势力都不敢轻易惹了。

  “邪尘,那就让我也来会会你。”石井红说。

  白亦说道:“一起上吧,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回家睡觉,老婆在家等我。”

  石井红哼道:“还想回家,我看你还是去监狱睡吧。”

  白亦之所以说老婆在家等他,主要目的是为了迷惑警方,特别是宜宾。

  不过,此刻在电视机前,许多女观众,听到邪尘有老婆了,顿时有点惋惜,虽邪尘被警方通缉,但许多人还是挺崇拜他的。

  特别是此刻在某个别墅,高文心听到邪尘说老婆在家等他,心里突然一痛,高文心忙安慰自己:“那天救我的人,肯定不是邪尘,肯定不是的,肯定不是的。”

  石井红见邪尘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还说一起上,心中感觉很不是滋味,平时他在集团里,被老板等等所有股东膜拜,而此刻,却被邪尘如此不放在眼里。要知道,此刻集团的老板以及股东们,肯定都在看直播,这让石井红觉得有点没面子。

  石井红冷哼道:“邪尘,虽然你确实挺厉害,但还不需要大家一起上,打赢了我再说大话吧。”

  说完,石井红一拍身边的石头。

  “咔嚓。”身边的那块石头顿时裂开。

  包围起来的许多警察大喜,一掌拍碎巨石,牛比啊。

  宜宾也微微一惊,好大的力量,宜宾是做不到的,她并不是力量型的高手。

  在某个豪华客厅的电视机前,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兴奋道:“石先生,牛啊,干死邪尘。”

  此人正是石井红效力的那个集团的老板,很膜拜石井红的实力。

  此刻他迫切希望石井红干死邪尘,这样的话,石井红肯定出名了,连带他的公司都出名了。

  这个老板的老婆也坐在一边,看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他们家的终极保镖出场了,心情十分激动,就像看奥运会,终于看到自己国家的选手上场了一样。

  这个老板的老婆激动不已道:“老公,石先生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他的力气真的非常大,我们房间那个床板就是被他……呃……!”这个老板的老婆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过一看她老公,在激动的看着电视,似乎完全没听她说什么,这才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好险,差点把床板为什么无缘无故塌了的真正原因给说出来了。

  在程晨鸣家里,程晨鸣激动道:“石井红果然厉害,不愧郑老板对石井红当菩萨一样供着,啧啧,一掌拍碎巨石,邪尘会被他拍碎吗?”

  在现场,白亦看了眼那块裂开来的石头,那石头差不多有半个人的高度,确实挺大块的。

  他这一掌把石头拍裂,的确效果很好,马上让现场许多拿枪的警察激动万分,刮目相看了。

  石井红听到许多警察的欢呼赞扬之声,不自觉的昂了昂头颅,这下应该找回了些被邪尘轻视的面子了。

  白亦说道:“你不惜碎石来与我一战,如此,我岂能不成全你,但愿你的实力,对得起你的胆子。”

  石井红哼道:“邪尘,我会让你知道。”石井红双手摆出一副战斗的姿态。

  “你的剑呢?”

  石井红满脸装比的一撇嘴:“剑?何为剑,刀,何为刀,我心中有剑,无剑也有剑。”

  白亦眉头一皱的说道:“你在说什么鬼?我问你的剑在哪里?”

  石井红把充满力量的拳头一杨,说道:“我的铁拳,就是最强的剑。”

  “哦,哦。”白亦无语的回答。

  “喝。”石井红大吼一声,声音如雷。

  石井红双脚一蹬,往白亦激射上来,他的双拳如铁球一般,拥有开山碎石之威力。

  “嗡。”石井红的巨拳擦着空气,爆击唐白亦。

  “咻咻咻。”白亦挥舞着剑,面对石井红的攻击,白亦没有正面相迎,而是一边挥舞着剑,一边施展轻功避闪。

  石井红边打边追击白亦。

  大约十几秒后,白亦突然收剑。

  石井红道:“怎么?还不回手吗?你想躲避到什么时候?”

  白亦并没有理会石井红,下一刻白亦在他眼前消失!

  “人呢?!”石井红突然一惊,见白亦直接在他眼前消失,立刻到处寻找。

  突然石井红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按在了他的脑袋上,让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究竟是什么时候?

  石井红身体僵住了,他完全没有看清白亦的动作……

  白亦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

  “你....还真是浪费我时间啊。”白亦捏着石井红的脑袋轻语,眼中闪烁着红芒:“赶紧结束吧。”

  白亦一说完,石井红身上的衣服,全部如化成碎片,好像飘落的花瓣一样,随着微风而散。

  而石井红身上,除了内裤,什么都没了。

  “啊!!!!”石井红看到自己身上光溜溜的,只剩内裤了,大吃一惊。

  现场所有人都一惊,邪尘只用了十几秒,而在石井红的脑袋捏着,就悄然的把石井红全身衣服给碎成花瓣,而且没有划伤石井红一寸肌肤,这到底是怎么做到。

  白亦捏着石井红的脑袋轻语的问道:“怎么样?满意吗?”

  “邪尘,你!”

  “石井红,本想给你面子,奈何你太自大,剑,何为剑,刀,何为刀,心中有剑,无剑也有剑。你这么装比,真的好吗?这种武学境界,岂是你这种尔尔可以侮辱的。所以,今日我碎你衣服,以此来警告你,以后不要太装比,否则遭雷劈。”

  白亦以为他说完这话,有人会为他喝彩一下,至少也眼神表示一下。可是,这才发现,似乎没有人在听他刚刚那一番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石井红的内裤上了。

  “石井红怎么穿这种内裤啊?”

  “啧啧,蕾丝边,还带有花纹,这分明是女人的内裤嘛。”

  “石井红外表像铁汉,怎么穿蕾丝花边内裤。”

  白亦往石井红身上唯一剩下的内裤看去,果然,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内裤,难怪大家都没听白亦说话了,都在看他的内裤了,石井红穿着女人的内裤,着实让人惊讶。

  而此刻,在某个豪华客厅里。

  那个老板抖了抖眼镜,自言自语道:“奇怪,石先生穿的那个内裤,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好像哪里见过。”

  而这个老板身边的女人,此刻看着石井红穿的内裤,脸色发青。

  石井红忙捂着下面,此刻尴尬无比,一个大男人穿着女人的蕾丝内裤,着实丢人丢到家了,关键是这内裤,大有来头。

  宜宾不愧是正义的警察,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议论和嘲笑,当即大喊一声,替石井红解围。

  “邪尘。”

  宜宾一喊,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

  石井红趁机跳走,消失在公园的树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