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88章 无耻!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1-01-07 4:42:42pm

其他·同人


  白亦看向宜宾,微笑道:“宜宾队长,天色不晚了,你还想折腾到什么时候。”

  “邪尘,没有抓捕到你,天色再晚又如何。”

  “宜宾队长,大晚上的,你这么年轻漂亮,为何不去找个男人享乐一下,揪住我做什么。”

  “你是贼,我是兵,邪尘,今天我绝不会让你逃走。”

  “哈哈哈,哈哈哈。”白亦大笑起来。

  那四个剩下的高手,立刻往白亦扑上来,这四人分别是白武雅,谢志林,李新春,岳玲珊。

  “邪尘,看剑。”岳玲珊最快的速度杀上来。

  谢志林,白武雅,李新春三人也紧随其后。

  白亦看着这四人轻哼了声。

  【球状电闪】

  白亦一个快速,加上了有好几个残影,白武雅,谢志林,李新春,岳玲珊四人都蒙了,而且残影还带有一丝的电,他们四人被电到后感觉有点麻木,立刻后退了十几步。

  白亦眼见一招败了那四个冲上来的人,立刻就脚尖轻点石头,身轻如燕的飞走。

  “哪里跑!”宜宾举剑追上来。

  “嗡嗡嗡。”白亦飞走半空,虚空踏步,遇到树顶或者枝头时,也会借力使力,让自己飞的更快。

  可是,没想到的是,宜宾的轻功也超强,貌似并不弱于白亦,眨眼就追上去了。

  一前一后,两人在公园的树顶飞过。很快,白亦就飞到河岸边。

  白亦一回头,看见宜宾速度极快的追来。

  “啊,好厉害的轻功。”邰老看到宜宾的轻功时,着实惊讶了一下。

  “臭小子,遇到对手了吧。”邰老说道。

  “.....”白亦无语,也不懂要说啥。

  这时宜宾突然喊道:“邪尘,你跑不了了。”

  “是吗?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追到我了。”白亦轻笑一下,脚尖一点,跳下河中,然后又在河面上一点,踩着水面迅速的往对岸飞奔过去。

  宜宾也飞入河中,踩着河面,以不弱于白亦的速度追来。

  白亦回头一笑:“宜宾队长,轻功不弱嘛。”

  “邪尘,我还是劝你不要做无畏的抵抗,如果你主动认罪,我可以向上级请示,对你从轻发落。”

  白亦无语的说道:“宜宾队长,不要说这么幼稚的话了好吗。”

  白亦突然在水面上停了下来。

  宜宾见白亦停下来了,立刻加速飞上去。

  白亦铿的一声拿出剑,笑道:“宜宾队长,难得见你一面,不跟你过两招,实在说不过去,也罢,我们就在这河面上,如果你赢了我,我邪尘就任由你发落。”

  宜宾在白亦身前五米左右的河面上站立着,手举着剑,哼道:“狂妄,不过,我希望你说话算话。”

  “当然。”此时,那些警察以及其他人都已追到了河对岸,远看着白亦和宜宾两人对立在河中央,而且两人都是站在水面上。

  “啧啧,好强的轻功。”

  “邪尘的轻功厉害,没想到,宜宾队长的轻功也不弱于邪尘。”

  众人看到两人的轻功,都是一阵赞叹。当然,此刻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也顿时心生佩服,主要是对宜宾的佩服,因为大家都没想到,宜宾的轻功竟然可以跟邪尘抗衡的地步,不愧是霸气的队长。

  “咻。”二话不说,立刻发剑,毕竟是在水面上,又要施展轻功,又要对敌,一般人绝对做不到。整个临江市,能够做到的人,恐怕不超过三十个。

  宜宾的剑一出,立刻让白亦感到一丝凉意,这股凉意直指他内心。

  白亦也脚尖一点水面,手中的剑划过水面,剑气透水而出,直奔宜宾。

  “咻。”宜宾身动剑不动,躲避过白亦剑气的同时,还能保持他的攻击不被影响。

  “厉害。”白亦心头大赞,这一刻,白亦似乎终于觉得,有了一个不错的对手。

  “嗡。”宜宾的剑已然到了白亦的胸前。白亦挥剑一弹,在他的胸前闪出一片火花,宜宾和白亦同时后退数步,只闻白亦哈哈一笑:“不错的对手,恐怕那个金色面具男,都赢不过你。”

  宜宾手中的剑插入水里,利用水微弱的阻力,来止住她后退的身体。

  而白亦却并没有借助任何来止住身体,这说明白亦的实力,稍微高了白亦一筹。

  宜宾一哼:“你也不是我对手。”

  说完,宜宾内力注入剑上,猛的往白亦一劈,一道可见的白色气浪,急速的往白亦袭去。

  白亦嘴角一杨,也一瞬间一道剑气迎上去。

  两人的剑气碰撞在一起。

  “砰。”两股剑气碰撞,顿时像一颗炮弹在水中爆炸了一样,轰出一朵十几米高的浪花。

  “哇。”岸边看着的众人一阵惊叹,这可是武侠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场景。

  掀起的浪花还没有落入水面,宜宾踏浪而来。

  “咻咻咻。”宜宾的剑舞出一个绝美的图案,让人眼花缭乱,无从下手的感觉。

  白亦剑一抖,再次施展出球状电闪。

  但是,宜宾并没有被白亦的击退,两人的剑激烈的交缠在一起。

  “当当当当。”河面上发出一阵金铁交加声,好不激烈。

  “咻。”最后,两人的剑都没有明显分出一个高低,彼此都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从彼此的身边擦过。

  说实话,白亦认为他第一次来到这世界,是头第一次进入实战,觉得这场战斗实在才刺激了。

  面对前面那么强的对手,白亦认为不能轻敌。

  就在白亦愣神之际,宜宾突然一个翻身掉头,从背后往白亦袭来。

  白亦身体猛的一个下沉,鼻尖距离河面只有一厘米时,一个翻身,以刁端的角度,斜斜的一剑刺向宜宾的下腹。

  宜宾没想到白亦轻功控制的如此精妙,这一招她自认是做不到。

  看来,宜宾不得不承认,邪尘的轻功在她之上。

  这一剑,宜宾是无论如何也躲避不了,眼睁睁的看着邪尘的剑往她下腹刺来。

  可是,白亦突然一收剑,并没有刺入宜宾的下腹,但是,他这一收,却把宜宾的皮带给切开了。

  宜宾的皮带一开,裤头顿时开始往下滑落。

  “啊。”宜宾下意识的一叫,这一叫,轻功顿散,哗啦一声,宜宾落入水中。

  白亦歉意一笑:“抱歉,无意中伤你,却不料断了你皮带。不过,这依然说明,你已败。”

  “邪尘,你无耻。”宜宾怒骂。

  “无耻就无耻吧,宜宾队长,后会无期了。”白亦作势飞起。

  宜宾咬牙切齿道:“邪尘,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抓到你。”

  白亦猛踩水面,身体一下弹射到五六米之外,不出几秒便到了对岸。

  但是,对岸已经有警察守着。

  那帮警察见邪尘过来了,吓的开枪。

  “砰砰砰。”一时间,枪声四起。

  “我去,还有枪啊,看来我要快跑了,要不然我这个衣服是没有防子弹的。”白亦立刻使出了【鬼影迷踪】第一式【风行】

  就这样白亦翻身飞上旁边的大楼,消失在夜色里。

  宜宾还待在河里,又气又恼,皮带已断,裤头松垮,害她不敢起来,若是被人看到,实在无脸。“邪尘,我跟你没完。”

  宜宾一拍水面,水面掀起一片浪花,只得用剑柄扣在裤头上,让裤子不至于滑落。

  白亦一路躲避着路上的监控,专拣黑暗角落行走,很快就距离浮塘公园好远一片距离了。

  约莫半个小时后,白亦回到了程晨鸣家。

  白亦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了房间。

  “少爷。”吴业看到白亦回来,忙兴奋的一叫。

  “嘘。”白亦一嘘声,然后让吴业回他的房间去。

  白亦换了一身睡衣,走下客厅,程晨鸣还在看电视。

  “程叔,这都一点多啦,还在看啊。”

  程晨鸣激动道:“白亦,你到底有没有看啊,实在是太精彩了啊,精彩到我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呵呵,程叔,有这么夸张吗?”

  “绝不夸张,那个邪尘,果然是一个强者,那个宜宾队长,也是非常厉害,只可惜,还是弱于邪尘一筹,最后似乎让邪尘逃走了。邪尘跟宜宾队长在水面上大战的场面,因为直播视线太远,看不到什么,不然肯定非常精彩。”程晨鸣意犹未尽的说。

  “程叔,早点睡吧。”白亦打了个哈欠,回房间睡觉去了。

  而程雪玲早就睡了,她身体不好,是不能熬夜的。

  凌晨两点,邪尘跑的无影无踪,宜宾也只好先回了家,十分沮丧。

  “啊啊啊!邪尘,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捉到归案的!”宜宾气的一吼。

  这时白亦突然打了给喷嚏:“嗯?谁在骂我?哎呀,算了,睡觉去。”很快白亦就进入了梦乡,似乎一瞬间,从邪尘的状态,切换回了白亦。

  .................

  第二天,临江市新闻,铺天盖地的宣传昨晚发生的事,甚至外地的新闻媒体,也报道了一些。

  白亦吃过早饭,悠闲的开着他的新车myvi,载着小姐去上课。

  “我说白亦,你几时换车啊?我怎么不不知道啊。”程雪玲坐着白亦的新车问道。

  “没事啊,就是看着那个宝马太不适合我了,就叫吴业卖掉咯,买这辆,是不是比较舒服么?小姐。”

  “嗯,不错吧,话说昨晚你有看直播了吗?”程雪玲问道。

  “看了会,后面发现没什么好看就关了。”

  “听说很精彩。”程雪玲说道。

  白亦一撇嘴:“精彩个屁,你真以为像看电影一样清楚啊,不过就是几个偷拍的镜头。”

  “好吧,那邪尘梅确实是一个实力不俗的侠客,听说连宜宾都被她打败了。”

  “哈哈哈,小姐,我们是学生,这些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了解一下就好了,不要过多关注。”

  程雪玲点了点头。

  白亦不想自己的真实身份,谈论太多邪尘的事。

  ...............

  “荟荟,上次那个卖给你符箓的人找到了吗?”坐在她身边的那名文静华贵的美貌妇人问道。

  荟荟当然就是孔荟,那名中年美妇就是她的母亲。还是上次白亦的符箓救醒的。孔荟自从母亲醒了后,她只要有时间就陪着母亲。

  经过上次‘清神符’的震撼之后,孔荟一家就在努力寻找白亦,不但孔荟和她母亲在寻找他,就是孔琦也在寻找这个奇人。

  孔荟和她母亲寻找白亦,是因为欠下了他的恩情,虽然那个符箓她给了钱,但是现在她们已经明白,给的那几万块钱恐怕连符箓的一个角都买不到。

  因为明白了白亦符箓的珍贵性,剩下的符箓都被孔荟仔细的收藏起来,带在了身边。而她之所以想寻找白亦,也是想再补偿一些钱财给白亦。

  “没有,已经一个月多了,我都去古玩街许多次了,但是一次都没有看见他。似乎季家的人也在找他,我怕他在季家的人那里吃亏。”孔荟回答道,白亦带着黑色面具,穿着一套紫色的衣服,已经在她的脑海里出现过无数次了。

  中年美妇微微一笑说道:“孔荟,你觉得这种奇人会怕他季家?你就不用担心了,以后你注意他好了,万一再看见他千万要带他回来,我要当面感谢他。如果他不愿意来,也千万不能亏待他。”

  “嗯,我会的。”孔荟心里已经对白亦产生了巨大的好奇,而且自从她带着‘辟邪符’后,她也感觉到舒心了不少,有无数次,她都想试试‘火球符’的威力,但是却生生的忍住了,因为‘火球符’她只有这一枚,用了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