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091章 认错人

baihuwang≪最强狂神回都市≫  - 发布于2021-01-10 11:52:38pm

其他·同人


  陶昌庶听他说派上用场了,顿时瞪了吴少杰一眼。

  “防亦喷雾剂?畅销产品?”陶昌庶母亲疑惑的说。

  “是啊,专门用来防止白亦去女生厕所的必备之品,白亦你应该知道吧,就是白云中学那个第一恶少,前两天还把赵日天给打了呢,现在赵日天在学校都没什么气势了,我都替日天感到憋屈了。”

  吴少杰跟赵日天也是非常熟悉的,算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因为赵日天的父亲,是陶昌庶父亲的得力手下,都是风云堂的人。

  陶昌庶的母亲哼道:“白亦这个人,我也听说了,好啦,你们聊,我去做饭,今晚赵齐天等几个人会来家里吃饭。”

  就在这时,赵日天和他的父亲赵齐天,还有陶昌庶的父亲陶水牛,以及另外几个男子一起走了进来。

  赵日天看到脸肿成皮球的陶昌庶,差点没憋住笑出来,让你装比去抓捕邪尘,现在知道这比装不得了吧。

  赵日天看到陶昌庶这副模样,内心是非常痛快的,因为平时陶昌庶在他们面前都很叼。

  “昌庶,你没事吧,我过来看看你,他吗的邪尘,我赵日天跟他没完,竟然把你打成这样。”

  赵日天对陶昌庶说。陶昌庶一哼:“行了,别在这假惺惺的。”

  赵日天微笑了下,看向吴少杰,笑道:“吴少杰,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吴少杰说:“我还没下课就过来找昌庶了,本想找昌庶商量一件事,我的一个小弟,被人打了。”

  赵日天问:“被谁打了?这事你可以找我啊,我好歹是第一狂少,这点小忙还是帮的了的。”

  吴少杰摇头道:“正因为你帮不了我,所以我才想来找昌庶的,没想到昌庶自己都这么惨,我都不好意思提了。”

  陶昌庶皱眉道:“有什么事直接说。”

  虽然他被邪尘打了,但不代表他没实力了。

  赵日天道:“吴少杰,昌庶你是知道的,一般的人他不出手,你还是找我更合适。”

  吴少杰呵呵一笑:“早上我的一个小弟,叫李伯机,被白亦打了,日天,不是我不找你帮忙,而是你真的帮不了我,你自己才刚被白亦揍。”

  赵日天顿时浑身不自在,又气又怒。“所以,我只好来找昌庶了。”

  赵日天感觉面子有点受损,双拳一握,想起白亦十分不爽。

  陶昌庶今天本来就心情不好,此刻,听到白亦的名字,心中一狞:“白亦?”

  “是啊,昌庶,白亦无端的把我的一个小弟打了,白亦现在在学校的气势,想必你也是知道的,简直是他的天下了。连日天都被他收拾过,除了你,恐怕没有人能够惩戒的了他。”

  赵日天道:“可惜,昌庶不屑对白亦这么低级的人出手。”

  陶昌庶看了眼赵日天,双拳一握,说道:“错了,我现在怒火无处发泄,加上昨晚丢的脸,恐怕在学校,我封神剑侠的威名都动荡了。正好,我需要一场杀鸡儆猴,来恢复我在学校的威名。而白亦,正是这段时间学校最火的人物,正好合适我下手。”

  吴少杰兴奋道:“太好了,昌庶,你肯出手,真的太好了。”

  陶昌庶面色一寒,吩咐道:“吴少杰,你去校园网给我发个帖子。告诉所有师生,下周一,我要收拾白亦,白亦在学校的风光日子,要结束了。”

  “好,可是,为什么要发帖?这不是提前通知他吗?万一他知道了,故意回避你怎么办?”吴少杰不解的说。

  陶昌庶哼道:“你懂什么,这叫造势。我现在威望扫地,急需一场浩荡的大事,来恢复我的威望。可惜,打败天才高手第一第二名,我压根做不到,他们两人实力简直是变态。所以,我只能拿最近学校风头最大的白亦下手了。把白亦打成屎,场面比上次赵日天跟他对决的时候还大,那么,我也可以恢复我在学校的威望。所以,我需要你提前为我造势,把这件事搞的越轰动越好。总之,一定要比赵日天和白亦惨斗那天更轰动。”

  “好,相信我,这方面是我的强项。”吴少杰一拍胸脯说。

  吴少杰马上打开校园网,立刻看到一个回复三万多的帖子,打开一看,正是白亦暴打姚小炎的帖子。

  “昌庶,你看一下,白亦今天又成了校园网的头条了,这是他下午暴打一个学生的视频。”

  陶昌庶点了开来,果然,白亦好装比啊,把那个叫姚小炎的学生,抓着头发拖了出来,然后不断的扇耳光,啪啪啪的非常清脆,旁边讲台站着的老师还装作不知道一样上着课。

  陶昌庶哼道:“吗的白亦,果然好装比,可惜,他的好日子要结束了。我封神剑侠,本不屑跟他玩,谁让我现在急需恢复我在学校的威望,所以,要怪就怪邪尘吧,如果邪尘不让我这么没面子,我也不屑跟他玩。”

  赵日天站在一边没有说话,不过他挺期待下周这一天的到来。

  而此刻,陶昌庶的父亲,赵日天的父亲,还有吴少杰的父亲等四五个大人,在客厅另一边商量什么大事。

  陶昌庶的父亲陶水牛说:“你们都看到了吧,我儿子昌庶,现在脸肿成什么样子了,我真后悔昨晚我没有去现场协助警方。”

  陶水牛作为风云堂的三堂主,实力自然不容小觑的。

  ...............

  旁晚,白亦放学之后,让程雪玲先去带他妹妹回家。他打算回去华夏区一趟。

  在回去华夏区的路上,白亦就感觉有人盯上他了。

  不久,一道声音传进了白亦的耳朵:“嘿,前面那位男生,你等我一下。”

  说话的人正是孔荟。

  孔荟开的是一两红色的奔驰车,停在旁边。对着白亦说道:“一起去吃个晚饭好吗?”

  奔驰车车门一打开,白亦就知道了,当他看见孔荟的时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样子孔荟在什么地方看见了自己,可能还认出了自己就是那个卖符给她的人,所以要请他吃饭。

  “你好,你应该认识我吧。我叫孔荟。”

  “嗯,你好。”白亦心里想了一下,继续问道:“我们认识吗?”

  “啊?”孔荟听到了白亦说的话,愣了一下,然而继续装作没有表情的脸,继续说道:“没关系啊,一两次过后就熟了。走吧,一起吃东西。”

  “唉...好吧。”白亦感觉有点无语,当然有人邀请他吃饭,那么干脆去吃了算了,咋要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白亦进车后立即就闻到车里的气味很单纯,是一种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白亦就知道她的这车平时很少带别人进来,甚至都没有带过别人。不过既然孔荟让他上车,他当然不会矫情。

  不久,孔荟带白亦去的饭店是‘相识饭店’,这是一家有些幽静的饭店,里面装修的很是高雅。饭店的人却不是很多,显得很安静。白亦一进来就感觉这个地方吃饭不错,平时他吃饭都是路边的大排档,随便弄一顿就好,他对吃没有什么讲究。

  ...............

  相识饭店

  “孔荟,好久不见啊。”一个优雅丰满的女子见到孔荟进来,立即笑着迎了上来。

  “玲姐,最近我有些事情,一直没有出来过,今天是带朋友一起来吃个饭,还有包厢吗?”孔荟笑着说道,看她有些随意的样子,说明她和这个玲姐应该有些熟悉。

  听了孔荟的话,这名气质优雅的女子有些奇怪的看了白亦一眼,随即就若无其事的说道:“有啊,相知厅现在空着呢。”

  玲姐长相不是很漂亮,但是胸前的波涛却很大,而且有一双桃花眼。一般这种女人总让人觉得有些轻浮。但是玲姐举止之间优雅有度,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有修养的女人,却没有半分轻浮的因素在里面。孔荟说带朋友来吃饭的时候,玲姐眼神瞬间的变化还是被白亦扑捉到了。

  相知厅看起来有些朦胧,确切的说这里不大像是一个吃饭的地方,倒是有些像一个情侣交心的地方。说句实在的,白亦对这种环境很不喜欢,当即就将窗帘拉开。黄昏的光芒照射进来,房间里面顿时清新了不少。

  “孔荟,你先点菜,我去给你们泡茶。”玲姐拿着一个菜谱放在桌子上面,转身就出去了。

  白亦心想这里泡茶需要老板娘,难道没有服务员?

  孔荟似乎看出了白亦的疑问,连忙的说道:“玲姐她,原本就是茶道高手,来这里吃饭的都是一些熟客,一般都是玲姐自己去泡茶。菜单在这里,你点菜。”说着,孔荟将手里的菜单递给白亦。

  白亦看了看菜单,菜的样品不是很多,但是每一个菜的图谱都很精致漂亮。

  但价格却让白亦愣了一下,心说难道连一盘青菜也要两百不成?不过这话却没有说出来。他不是有钱人,不代表别人不是有钱人。

  白亦当然不知道,这里最贵的却不是菜。

  白亦对吃没有什么讲究,但是白亦也知道孔荟有钱,反正价格都是一样,就随便点了几个。

  然而玲姐泡的茶喝了一口却唇齿留香,而且让人有喝第二口的欲望。

  白亦很喜欢。

  此时,孔荟见白亦似乎很喜欢这里的茶,淡淡的笑了一下问道:“你就是上次卖符给我的大师吧?”

  孔荟的突然袭击方式在有的时候会很见效,但是对白亦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他既没有露出突然被识破的神态,也没有露出平淡不惊的样子,而是诧异的问道:“什么符箓大师?”

  “啊?”孔荟再一次的惊讶。

  “孔荟同学,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白亦看着孔荟的样子,继续问道:“带我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我还以为你是在古玩街卖符箓大师。看来我真是认错了。”孔荟有些失望的低头,继续说道:“你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

  “是吗?但愿你还可以遇到他吧。”白亦也不想说太多,免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我可以叫你一声白亦哥哥吗?”孔荟再一次笑了笑。

  “嗯,可以吧。孔荟妹妹,哥就以你的光,吃一顿好的了。”白亦对上来的菜当然不会客气,而且也没有任何白吃的心理。他可以肯定上次的清神符绝对救了孔荟的母亲,一个是对自己符箓的相信,还有一个从孔荟对他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

  吃完饭后,孔荟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白亦说道:“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话,你就打电话给我。”

  “嗯,好的。但我只是个学生说帮忙的话,我想是不可能吧。”白亦笑着接了名片,但心说打电话给你,免了吧,这次饭吃完后,你是你,我是我,各不相干。

  “那可不一定哦。我想过几天我应该会要你帮我找人。”孔荟忽然露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心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白亦暗恨,自己真是多话。

  孔荟忽然感觉到,白亦真的像网络说的恶少吗?

  她明白自己和白亦在一起的时候显得很是宁静,居然没有丝毫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