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51章 - 第51章

Setsuhime≪[励志] 命运的颜色≫  - 发布于2021-01-13 11:28:24pm

都市·爱情


第51章 - 死亡两会的二会 (三)

聆听、口语考试跟书写卷的安排完全不同,不会有分段休息,所以不用像第一天带高热量食物。

聆听卷以选择题为主,都是推理、记忆题,语文老师在课堂上建议的应考方式是︰先把题目都看一遍,边听边把重点写下来,最后才回答题目,因为答案不会按题目顺序出现,临场没有时间把试卷翻前翻后,太紧张就不用合格了,所以要淡定记下要点。

我的应试方法是别出心栽,对普通考生而言可能非常困难。

考虑到我的手抄速度不够别人快,要依赖自己的弱点跟别人同场较量,只怕我的得分会比其他人低得多,所以我用三十年的二会旧考题锻炼用记忆力应考聆听部份,只要前一天有足够睡眠,集中力和记忆力足够好的话,我不做任何笔记,得分很大机会跟平时做练习一样理想。

聆听考试我被安排带上独立耳机,收听特制录音,各部份加入本来不可能出现的停顿,每次约十秒,其他停顿按基本加时安排延长,其实对作答时间没有太大影响,就只是多了一、两分钟而已,加时安排对聆听部份的影响接近零。所以才说︰要改善语文科,一年前就要准备了。

我的语文成绩在学校不是特别强,但是聆听部份算比较突出了,大概是C到B的预测,其他部份是E左右,即是刚好到合格线,阅读卷和语文精要是弱项,有机会不合格,主要靠聆听部份起死回生,不用写的部份从来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相信自己的听力、分析力、记忆力。虽然作答时候有点虚无缥缈,我还是用平时的状态完成了考卷。无悔。

口语考卷出于策略考虑,我跟一般考生同场,表现一般,完卷时候我深知组别里我绝对不是标青的一人,但也不是最弱的一人,只要能避过口语考试的暗机制──必须有最少一人不合格,我就安全了。

语文科少抄写的分卷各有不同,对我这类考生相对轻松,如地狱般痛苦的是物理跟生物科考试。

开考时间仍然是大清早,考场是方城里的一所中学。得知考场地点后我感到相当意外,想不到人烟稀少的这里有所中学,鲜有路人的地方成为我们特别考生的目的地,突然有种感觉︰我跟这种地方结下不解缘。

「这次走那段路可不是为了散步,是考试啊。」

这两科的考场都是同一所学校,可能是为了集合各区的特别考生,才安排这里作为试场。

即使如此,这里的考生人数出奇的少。到达等候室后我到处行走,见到这个考场的座位表,只有十二人,不是说物理科选修人数是二会之最吗?为甚么只有十二人?数学组、纯理科组都必须修读物理科啊,只有退修了的学生才不用应考物理科,应考的特别考生数目这么少吗?

在学校走了一会,回到了刚刚空无一人的等候室,已经要动身到应考室报到了。

坐在看腻了的课室考场,定时器在桌上又出现,还有一对一的监考安排,考场只有十多组桌椅,这次见到了语文科没有同场的轮椅考生,大概他们的活动能力要比我差吧?

物理科卷一是大量短题目,涉及的抄写部份不是最多,我看着题目就知道答案了,但是要写出来相当困难,推论、计算、结果,所有部份都计分,即使物理科涉及的抄写比生物科要少,对我而言仍然很痛苦。

五小时的应考里,缓慢的作答进度,拼死熬过。一节又一节作答时间,小休让手掌稍作休息。最后意外的是,轮椅考生的完结时间原来要比我早,他们比我早了不少时间完卷,这时我对一个事实相当有实感︰我应该用「残障人士」形容自己了。

我完卷的时候收拾好个人物品,瞥见最后一位轮椅考生仍然在努力作答,考卷上还有很多空白的地方,我心想︰他写得完吗?剩下那么多空白,他的时间剩下不多,怎样也写不完的。

他该不会明年重考吧?

或者他不一定会答?考试时间延长不代表一定高分啊?

二会是个战场,水平参照之下,事实上所有同届考生都是敌人。现在是考试途中,还是少管人家,知道自己答好了就好。

==================================

午休时段,我从袋里掏出买来当俾饭的面包,今天还是吃面包当一顿饭。

在学校楼下坐着,口里嚼着干喉的面包,感觉纳闷。这学校附近是一大片空地,刚刚到这里来的时候已经见过了,出去走走只会感到孤独;想找个聊天伙伴,但又没有同学跟我同试场。

「正常呀,工艺书院多年来只有我一个特别考生。」

拿出手机,开启电源,出现一大堆未阅信息,发信人是余望豪他们。

「卷一考成怎样了」、「这里我有一道不会做的题啊,你刚才填了甚么」、「快回信嘛,该不会手机一直关掉吧」,这是陈冠亮的信息。

「今天好像就只有我被派到大老远应考,我差点迟到」、「二会快要完结了,卷二要加油啊」,这是余望豪的信息。

李沛弦呢?

我打开李沛弦的对话页,空空如也,她好一段时间没有跟我搭话了,都是我主动发信息,然后她回三两个字,是用功学习所以没空管我吗?

李沛弦的目标很清晰,想要当护士,目标非常明确,很早就开始准备,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目标,有努力目标的人真的很耀眼。

我把信息页翻回余望豪的对话,也不是有甚么新信息,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应考卷二,不可能有机会用手机,我只是在瞎看对话记录而已。不经已看到「李沛弦说二会完了一起去玩吧」这条信息,收到日期是上星期,对这条信息我没有甚么印象。

可能,李沛弦知道不断跟我聊的话,我会产生一种心理上的舒适带,不想再离开,这样她的存在就变成我的依赖,影响我的表现。

吃过饭,我没有如同场考生般乖乖用仅有的时间再复习,而是不断胡思乱想,本来想要放松自己,发完呆人好像更紧张了。我到洗手间洗了面,放空脑袋,时间已经快要到卷二开考时间了。我急忙赶回应试室,走过操场,见到学校外的蓝天,斜阳照出长长的影,这个时间快到一般考生的卷二完结时间,但这却是我的开始时间,接下来要应考几个小时,才完成一般考生的工作量。

不论是生物科还是物理科,卷二的论述题都是最最最要命的,就是跟语文作文的痛苦程度相差无己,还有多项选择题,只用看的划的就完成还好,复杂的运算题还是很要命的。

跟往年不同,我现在有机制给我的补偿,终于有时间检查答案了。善用剩下来的时间,论述题我修改了不少位置,也改了几道选择题的答案,全日考试正式宣告结束。

离场时候,旁边的监考员着我收拾个人物品,本来十多位的监考员,场内只剩下五位,监考员们疲态尽现,主考官打了好几个呵欠,一直盯着场内的时钟。

看着他们的样子,我心想︰我可是要应考十多个小时啊。可能因为紧张感的关系吧,我现在仍然非常精神,有赖平日不断锻练的长时间集中力,今天的马拉松式应考终于完结。监考员们呆坐一整天,从大清早到深宵,我竟然有致谢的冲动。

瞥见刚刚那位轮椅考生仍然在努力作答,论述题答题本合上了所以我看不到,但是选择题作答用纸还在填写,我记得他剩下时间不多,还有很多留白的地方啊。

看来,他来年不是重读就是用其他方式升学了,或许这也是我用功的原因呢。

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