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93、9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3-04 8:42:27pm

奇幻·玄幻


3-93

  「對不起,殿下,是我疏忽了!」祈冷只差沒有下跪以示歉疚,厄臨倒是一點也不在乎,只是輕輕點個頭兩人就往另一邊的市場走去,雖然說學校裡也有餐廳,但是要現在的他們走進校園裡面,照著地圖尋找不知道下午有沒有開的餐廳,想想還是算了,就附近的市場找東西吃吧。

  

  祈冷出面叫了些菜餚,兩人就直接在附近的餐廳開始用餐,今天的餐點很豐盛,大概是為了彌補竟然讓厄臨餓了一整天的過錯吧!祈冷非常努力的叫了一桌菜,但這時候他才赫然發覺,他學了很多服侍厄臨的東西,包含政治法律商業,但就是沒有得到任何與厄臨有關的資料,他喜歡吃甚麼?穿甚麼衣服?這些東西完全沒有,這讓祈冷頗為懊惱,也讓厄臨接下來忍受了整整三個月,自己的行為舉止所有的喜好,全部都會被人記載並且反覆驗證的痛苦生涯。

  

  但這是後來的事情,現在的厄臨就已經非常的不自在了,原因就是站在他後方,準備為他服務的祈冷,從一進餐廳,祈冷先幫他拉開椅子,然後接過他脫下來的外套,替他摺好放好,然後幫他點菜,替他取來餐具,這一切若是在夜宮或者是公爵府都很正常,但現在兩人就穿著普通平民服飾,坐在普通的、廉價的平民小餐廳,這裡哪個人不是大口吃大口喝,誰還管甚麼禮節不禮節的,這讓兩人特別的顯眼,厄臨惡狠狠的瞪了祈冷一眼,幸好祈冷有順利接收到這個警告,乖乖的坐下,否則厄臨就想逃跑了。

  

  雖然因為厄臨的警告祈冷坐了下來,讓厄臨暫時按奈住逃跑的衝動,但當祈冷喝過桌上提供的茶水後立刻將厄臨的茶杯中的茶潑掉時,厄臨只能無奈的伸手壓住他的手,祈冷這才意識到,尷尬的放手,看著厄臨慢條斯理的從桌上的茶壺倒茶,狠狠灌上幾碗,雖然那茶的澀味讓祈冷猛皺眉頭,但厄臨都吞下去還能怎樣?只好告訴自己明天起出門要帶水壺,絕對不能讓主人繼續喝這種疑似有毒的茶,然後有些憂心等一下出現的食物會不會跟這茶一樣。

  厄臨暫時解決的自己的口渴,他是頗能理解祈冷為什麼狂皺眉,這間隨便找的店果然沒能拿出甚麼好東西,算了,又不是要吃多好,只是墊墊胃,隨便怎樣都行。

  

  厄臨抬起頭,看見正若有所思的祈冷,還不知道他在想甚麼可怕的打算,以為他還在自責,這下換厄臨煩惱了,這樣的屬下難道他要讓他宮坐前還要先考慮他的心情?想到這裡厄臨就有點煩悶。過了一會,祈冷還在沉思,厄臨卻看出了些什麼,他不是在自責,而是在思量。

  

  對於這個以前怎樣學也學不起來,現在卻信手拈來,毫無遲疑猶豫的眼力,厄臨尚未察覺,只是輕輕抬起手敲敲桌子,祈冷立刻抬頭。

  

3-94

  「殿下?」祈冷不明所以,只能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厄臨。

  

  ”想問什麼?問!”厄臨也不囉嗦,非常直接的命令,讓他學會看懂別人的心思已經是極限了,要他溫柔這實在太苛刻,也太詭異。

  

  「呃!是。」祈冷先仔細思考過組織詞彙。「殿下。」

  

  ”隨便你叫什麼,就是不准叫我殿下。”厄臨皺眉,伸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這一連串的殿下讓厄臨頭都大三圈了,他從來都不是什麼殿下,而且在這個小店中這樣叫他,是要讓他們接下來日子很難過嗎?

  

  「那、大人?閣下?」祈冷接受到厄臨極度不滿的警告後,經過非常久的思想鬥爭,最後在厄臨不輕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的警告下徹底放棄讓厄臨維持皇室的尊貴的想法,說出最有可能讓厄臨接受又能夠讓他叫起來不太刺耳的選項:「少爺?」

  

  有鑒於前面一連串的選項都爛透了,厄臨對這個也只是撇撇嘴,倒也接受了,讓祈冷終於鬆了口氣,要是厄臨連這個稱呼都不接受那又該如何是好?

  

  「少爺,今天早上,倒底是怎麼一回事?」祈冷確實有很多問題想問,但仔細想想,那些並不在他所需要注意的項目中,他目前還只是一個普通的、應該無憂無慮的小孩,最後他發現他能問的、最想知道的竟然是這個問題。

  

  厄臨也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他以為祈冷會問他亡靈聖者,問他為什麼要來這裡上學,為什麼當初不接受他,甚至問他為什麼那樣與自己的父親唱反調,但他都沒有,反而挑了這個問題來問。

厄臨並不知道,那些問題對於祈冷來說都不重要,祈冷唯一在意的只有他是厄臨這一點,不管他是怎樣的厄臨,那些都不在他的關注範圍之中,或許等到他正式開始工作時會在意,但現在的他完全不需要在意這些,他只需要靜靜的呆著,跟在厄臨的身邊那就足夠了,他從來都沒有家,在他印象之中他的家在未來,未來那個永遠會讓他跟在後面的那個人才是他的家,而那個人終於願意讓他跟在後面,他就是厄臨,其他的都不重要。

  

  ”三舅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盯上了,直接跟蹤到我這邊來,我怕出問題所以直接挑明然後把他們解決掉,放心,那些人已經被抓住了。”厄臨點頭,他稍早已經收到消息,那些人在地道中轉,遇到陷阱不說,最後還被幽靈們抓住了,現在的情況還不清楚,但他想莫應該已經在公爵府等他回去吃晚餐,一想到這,他就覺得自己先在這裡吃這頓飯真是浪費時間,但厄道發疼的胃還是讓他持續黏在椅子上。

  

  「那少爺知道是誰嗎?」祈冷連忙關心一下,雖然在他心中對於莫竟然將敵人引到自己主人這邊來這點非常不悅,不過念在莫花錢供他讀書,想方設法讓他能夠跟著厄臨,也就意思意思的關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