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VII - V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3-05 8:51:39pm

其他·同人


我们在门外等了许久才有人出来应门,这次应门的是昨天那位夫人呢。今天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应该是有好好休息吧。

虽然老师给了小依一把玩具枪但她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跟进去,看得出来她真的很讨厌王少爷。小依这个人就是这样,讨厌或者喜欢某个人的话看表情就知道了。该说这是她的优点还是缺点呢?毕竟这样的话是很难和其他人搞好关系的吧?

我们才刚进门王少爷就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欢——”他走向小依。

“想充电的话就来。”小依看也不看就拿出电击棒说,同时还按几次开关,隐约可见在那电击棒前端的金属发出亮光,同时也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好了小依,收起来。”我轻声劝道。

“哼!”她听我的话把电击棒收起来后问我:“娜资妳待会要做笔记吗?”

“没问题,不过不知道先生他看不看得懂……”毕竟字体太潦草了。

“那还是我来吧。”她说。

先生的电话突然响了。

“喂。”

“是,我们就是。”

有委托吗?

“她啊,在啊。”

找人吗?

“哦好。”

先生把电话递给小依:“妳同学。”

“我同学不会有你的电话吧?”小依这么说着就把电话接过来:“哪位?”

“哦是你啊!不过你怎么会有我哥的电话?”她笑着说。

小依妳表情变化也太快了吧!刚刚还一脸厌恶的样子怎么突然间就笑了?

“这种事情有缘再解释,说,有什么事?委托的话是要收钱的哦,我欠钱用嘛。”

“嗯……顺利的话下个星期就能解决了,不顺利的话……这村子蛮多人的,要死上几年吧。”

小依妳这话太恐怖了吧!

“不会不会,有我哥在怎么会危险。”

“会的,旅途愉快!”

“拜拜。”

她说完以后就把电话还给先生,说:“抱歉,忘了我把名片给了我班长。”

原来是班长,好样的!昨晚我厚着脸皮向老师借了电话总算是没白费了。

不知道小依有没有察觉到,其实她在学校的仰慕者还蛮多的,人漂亮嘛,而且性格开朗,成绩也很好。不过她似乎不这么觉得,而且我严重怀疑她情商是负数!第一次有人向她表白的时候记得是中二的时候吧。那好像是另一班的男生,趁着老师开会的时候混了过来,直接走到小依前面把巧克力放在桌上说:‘我喜欢妳!’

这可搞得小依一头雾水的,过了几分钟后开口问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不过你这么大爱的态度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名字是什么啊?还有,我不能吃巧克力,会过敏。’

那句话可谓是把那男生打入十八层地狱,至此之后就没看过那个男生来我们班找她了。那期间班上还有人在她背后说她坏话,什么假清高和高傲之类的我都听过。直到某一天她问‘是不是被讨厌了所以才没有过来找她’后班上的人才明白这不是她人格的问题,是她对感情这方面一点见解也没有。

后来有几个追求者过来班上找她也被她用这种方法彻底击沉,之后她还到处问班上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过来说喜欢她但是又不想做朋友。班上的人也只是笑着蒙混过去,不是不想解释,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明白情感的东西所以也没多做解释。

直到前天晚上我开了玩笑以后才发现她是真的不懂,于是昨天就和老师借了电话通知班长。原来班长是知道的,只是因为害怕到最后会落得如此下场所以就没说了。庆幸的是他没说,不然小依大概会说‘以为你喜欢我才会当朋友’之类的话来回复吧……总之我花了半个小时劝说才让班长踏出第一步。希望在毕业之前可以看到一对校园情侣吧!

“会忘记事情,少见啊。”先生这么说,小依则以傻笑回应。

“欠——”

“你的钱就留着让你老爸入土为安吧。”小依连等都不等就直接说道。

这变脸速度连川剧变脸也叹为观止啊……

我代小依向王夫人道歉后她才领着我们到昨天的会客室。来到了会客室后我们才开始谈话。

“因为昨天有个人说谎所以我们今天还得来一趟。希望你们不要见怪。”先生说。

“没关系,只要能抓住凶手来多少次都没差。”王夫人回应说,“今天来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知道的吗?”

“王先生在这一带很出名吗?”

“蛮——”王少爷刚要开口说话,小依就从桌底掏出老师给的枪放到桌上然后一声不哼。

这也太吓人了吧!

“不会很出名,只有少数人知道而已。”王夫人说。

竟然能那么冷静回答!

“那么最近有什么不认识的人突然拜访吗?”

“没有。”

“有遇过扒手吗?”

“有,他出门买东西的时侯有打电话回来说钱包不见了。”

“什么时候?”

“两个星期前。”不敢开口说话的王少爷突然说道。

只见小依把枪举起来,指着他说:“你最好是说实话。”

“这是真的。”王夫人说,“就是那天过后他开始说有人跟踪和监视他。”

小依听王夫人说完后就把枪还给老师:“哥哥要问的应该问到了。”

“对,王夫人,我们还有事先失陪了。”先生站起来说,“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再过来一趟。”

“慢走。”王夫人把我们送到门口后就进去了。

******************************************************************************************************************************

我和先生两人站在一条小巷子的路口,四处眺望。

“这里没什么人来呢。”先生说。

“嗯。”

现在是预告发出后的第二天晚上,也就是凶手预计行凶前一天。早上离开王夫人那里后就到那附近乱逛了一整个下午。最后统计出有两个地方最危险,也最有可能发生命案,所以就决定了分成两队在那两个地方巡逻。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就和计划的一样,但是也只能放手一搏,所以我就和先生来到了这里,老师则和那天看到的警察一队。至于小依呢,现在大概在房间里闹脾气吧……

晚饭的时候小依本来想参与的,但是先生和老师两个人不管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跟过来,然后就气得连饭都不吃就回房间躲在被单里头。我想上去陪她的时候被先生制止了,说小依会明白的,然后吩咐我好好休息因为今天要熬夜班。

“娜资,妳有办法爬上去吗?”先生这么说着,并指着单层店屋的屋顶。

“楼梯够高的话应该可以吧……”虽说这只是单层店屋但是有点高,而且我运动方面不是很好,徒手攀爬这种我大概做不来吧。

“那么妳拿着这个。”先生把他的枪和望远镜递给我,“这把枪只有橡胶子弹,只对准脚的话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我上去以后妳用那个防身,然后把望远镜抛上来。”

先生说完以后没等我回应就爬了上去。身手非凡啊!仅靠旁边窗户的铁花不到一分钟就爬上了屋顶,看得我目瞪口呆的。

“娜资,望远镜。”先生催促道。

“对,对不起。”我连忙把望远镜丢上去。

先生接住望远镜后便坐下来,用望远镜到处望。而我则不知道能干嘛所以就在那条巷子徘徊。过了一会,先生就随着刚才的路径爬了下来然后用通讯器联络老师。因为先生把电话留在民宿房间给小依用所以只能用通讯器。

“我这里没什么情况。”先生说完以后隔了几秒才听见回复。

“我这里也一样。”

看来讯号不是很好啊,声音质量有点差,而且很多杂音。

“要和预计的计划进行吗?”

“嗯,二十分钟后民宿见。”

刚才的会议除了分配岗位以外还说好了如果在凌晨三点之前没有状况就回去民宿会和,看来已经过了时间呢。

因为我们的岗位离民宿较近,所以回来得比较早。我们刚进饭厅就看到小依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桌上还有一杯泡面。饿得受不了了跑到便利商店买回来的吗?

“面都凉了。”先生摸了摸杯子说,“睡多久了啊。”

“要丢掉吗?”我问。

“丢吧,我去买点东西。”先生说完以后又出去了。

把泡面丢了以后的我无所事事地坐在小依旁边看着她直到先生和老师一起进来。碰巧的是他们进来的时候小依刚好醒了,她睡眼惺忪地看着我们,打了个哈欠后说:“面不见了……”

“傻子,面都凉了。”先生坐下来后把面包丢给小依说,“拿去。”

“对不起。”

“没人怪妳。”老师说,“妳哥不是把电话留在房间里吗?饿了怎么不打电话来?”

“我没能帮忙就算了还要添麻烦,才不要。”她沮丧地说。

“外头可谓是风平浪静啊。”先生说,“等今早的讣闻吧。”

“没有进展吗?”

“有的话会这么说吗?”

我们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大海捞针,虽然是选了两个地方巡逻但那也只是一个小小的范围而已。凶手的灵活度已经在第一宗命案时就展现过了,就算目标被掉包,跑到了那么远的地方也有办法找到然后下手。

“对不起,还不知道名字的被害者。”小依双手合十说道。

“总之今天就先这样,睡不着的就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先生这么说着又走了出去。

“明治,这么晚了,休息一下吧。”老师说。

“不了,我再到处走走看,妳们休息吧。”

“那么……小心点。”老师担心地说。

先生挥了挥手回应后就上车走了。

“哥哥没带电话出去。”小依说。

“妳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个性,这种时候他不想接电话的吧。”

老师说完以后便把我们赶回房间休息,说小孩子熬夜本来就不好。反正也累了,就睡一睡吧,没有精神的话怎么把罪犯绳之于法呢?

******************************************************************************************************************************

一切都和先生说的一样,大概早上九点半的时候警察那里打了通电话通知我们过去。但是因为先生还没回来的关系所以我们都在门外等老警官过来。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以后他才到我们这里,把我们送到那里的时候又花了半个小时,所以去到案发现场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半了。没办法,来抢报导的记者实在是太多了,把整条路塞得满满的,要挤过去都有点困难。

好不容易挤到里面去还要被外头的记者质疑,这下我能明白小依前几天的心情是怎样了的。

到了房间外面,老师再次给我警告:“娜资,如果真的不敢的话没关系,可以坐在外头等。”

其实早在接到电话的时候老师就说过了,是我坚决要跟来的。毕竟选择要加入了,那就得干到底不是吗?

“没事,不看的话就没办法帮忙了不是吗?”我笑着说。

老师听我这么说后就把我们带了进去,小依进去以后就到处拍照。我蹲在尸体旁边观察。

死者的死亡方式和第一宗案件一样,左胸口被严重刺伤,但这次不同的是身上还有许多打斗的痕迹。左手臂有几道刀伤,右手掌则有一道小小的伤口,还有肝脏部位也有多处刺伤。不过根据出血量和伤口来看的话致命伤还是左胸口那道伤。

“看够了没啊?”小依蹲下来问。

“大概吧……”

“再到处看看吧,说不定妳能找到我找不到的东西。”她这么说着,又开始拍照了。

这就是她的工作吧,我也要加油才行。

窗口是百叶窗,凶手是不可能从窗口进来的。墙上有着少许血迹,难道是打斗的过程中染上的?地上好像是有水干枯了的印记,不对,这房间应该没有花瓶,难道是漏水了?因为昨晚碰巧有小雨。我往天花板看去,没察觉到任何异样。

“发现尸体的时候门有锁吗?”我问。

“没有,他一向来都不锁门的。”门外有人回答道。

我往门外看去,是一个青年站在门口处。

“我是他弟弟,他昨晚是最迟回来的,因为他都不锁门的关系所以大门应该也是没锁的。”他说。

真倒霉,有上锁的话大概就不会死了吧……

“你来得正好,我们有事要问。”老师说。

之后我们一行人就被邀请到他房间去谈。

“不好意思,有点挤。”他从外头拿来两张凳子后说:“妳们坐。”

“谢谢。”我们道谢后老师才开始问问题。

“你是他弟弟?”

“对。”

“父母呢?”

“还,还没通知他们。”

怕他们受打击啊……

接下来问的,就和我们之前问王夫人的问题一样了。两三天的问题都浓缩到半天,有点消化不良呢……

回到民宿以后我和小依两人就窝在房间里,其实是小依在访谈期间睡了,而我没什么想要去的地方也不想跟着老师出去所以就在房间里继续消化今天的东西。

大致上都差不多一样,这才是问题所在。同样被人偷过钱包也同样被人跟踪过,都是在近期发生过的。这应该就是犯人选择目标的过程吧?选到想要的目标以后下手偷取钱包,然后看一看身份证的住址是哪里以便下手……不过最近是假期,应该有人会回乡的吧?而且他必须在预告之前偷到这些东西。

除了这两个共同点以外,两位被害人的样貌有点相似,一个村子有三个长得相似的人也蛮奇怪的。然后就是被杀害的方式,被人家一刀捅进心脏致命,只是第二位被害人有反抗过的痕迹。虽然有问过他弟弟有没有听到被害人反抗的声响但是他坚称昨晚很安静,连隔壁邻居也说没什么声响。对了,第二位被害人的名字是陈浩通。

除了那些以外两个人就没有共同点了,不同的出身背景,不同的年龄,两个人可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凶手为何会锁定这两个人呢?

在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我赶紧把电话接起来后才发现是老师打过来的。老师刚刚出去是为了找先生但是怎么都找不到所以打电话回来看一看,之后和我确认了小依的状况后就挂了。

真是的,都这种关头了先生还闹失踪,要急死我们吗?

我把电话放下,想要把电脑拿出来解闷时又响了。

“江先生没带——”

“娜资。”对方打断我的话叫道。

先生?他怎么打电话来了?

“告诉千夏叫她别担心,一整晚没回去她应该到处在找我吧?”

“先生你还好意思说?老师她担心得要命啊!你在哪里啊?”

“不好意思,不过我还有东西要做,妳们那里进展怎么样?第二宗命案有什么头绪吗?”

我把刚刚想的都告诉先生,希望他能指引我找到正确的思路。

“原来如此。听着,如果这次的逮捕行动失败了的话,不要寻找这两起案件与第三宗案件的共同点。”

“为,为什么?”

“照做就是了,我这几天不会回去了,应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我手机里有那位老警官的电话号码,妳和依要去哪里的话就打电话给他吧。”

“不会麻烦到他吗?”

“不会,我事前拜托过他的,他也说了没问题。还有,依现在怎么样?”

“睡着了。”

“还好,不然会被她闹得我一句话都没法交代。”

“先生那么肯定不是她接电话吗?”

“简单,是她的话就直接挂掉。”

简单粗暴啊……

“就这样,再见。”

先生道别以后就把电话挂掉了,我还有东西要问啊……算了,把先生说的都记下来吧。

刚拿出笔记本写下第一个字,电话又响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先生不带电话出门的原因了,超烦人的。

“江先生没有带电话出门,而且近期也不会回来所以有事找他的话请跟我说,我会记录下来转交给他。有委托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们目前出差没办法接任何委托,谢谢。”我一口气说完,想要挂掉的时候被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叫住了。

“娜资,等等!”

声音有点熟……问题是他怎么认识我?

“是我,嘉盛。”

嘉盛……班长!

“原来是你。”

“如果不是妳的话我还以为这是录播的自动语音啊。”

什么意思?

“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觉得太系统化了。”

原来如此。

“班长如果要找小依聊天的话就没办法了,她还在睡。”我说。

“这样吗……”

“不然你把得空的时间告诉我,她起来了我再叫她打给你。”

我把时间记下来以后就把电话挂掉了。班长不错嘛,越来越进取了,这样下去我可能会变成电灯泡了呢。

我把刚刚那页撕下来放到床头用电话压着以后就把刚刚先生说的记下来。

‘如果发生第三起命案的话,不要寻找第三个被害人与第一和第二个被害人的共同点。’

为什么呢?难道第一和第二起案件是因为什么关系连接在一起吗?而第三起案件开始又是为什么而和之前的案件没有联系呢?对了!信,这次的预告信在哪里?我不记得现场有类似信纸的东西,小依找到的话应该会告诉我们的,难道是在老师那里吗?

嗯……这不就什么线索都没了吗?怎么他们都不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做?

“娜……资?”

我往旁边望去,看到小依对着我揉眼睛说:“现在几点了?”

“下午五点。”

“抱歉,又睡着了。”

“每次起身都道歉是怎样啦。”我抱怨道,“妳也不想睡的啊。”

“还是娜资最好。”她这么说着,突然就抱了过来。

“好啦,放手,不要这样。”我笑着推开她说:“再这样就不理妳了。”

“好好。”她把手放开后望了望四周,“哥哥和姐姐呢?”

“先生说他暂时不会回来,老师——”

我刚说到一半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只见老师沮丧地走了进来,脸上好像有泪痕……老师脸上有泪痕?老师脸上有泪痕!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今天超奇怪的,一大堆电话,先生给了奇怪的指示,还有老师哭了!接下来是什么?世界末日吗?

老师一声不哼地坐在床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哦原来如此。”小依说完以后就拿着我刚刚写下的笔记走到老师那里,“姐姐不哭,看这个。”

这什么啊!安慰小孩子吗!

“妳哥都死了,留纸条有什么意义。”

诶?诶!先生他……

“姐姐……”小依的语气变了,“……妳说,什么?”

先生他……死了?刚刚……刚刚才通过电话……

“开玩笑的啦,妳们不要认真。”老师有点慌张地说。

开玩笑的吗!

“姐!姐!妳!太!过!分!了!啦!”小依大声地把那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喊出来。

“老师,这种东西不能拿来开玩笑的吧?”我也随着大喊道。

“好啦好啦对不起嘛。”老师笑着道歉说,“这是大学社团留下来的传统,突然想延续下去,明治又给了我这个大好机会,不用的话不是浪费了吗?”

“什么传统啊?怎么我不知道?”小依生气地问。

“这么说来妳们还不是很清楚啊。”

老师解释过后才知道,原来老师当上侦探的契机是被她的前辈推荐加入大学的秘密社团的。被推荐的原因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她因为没什么事做就加入了。加入后才第二天就被作弄,经解释以后才得知是会员的入会仪式。先生加入过后也有被整过,老师说因为那时候他没有专心在听,所以就假装被气哭了,结果他超慌张的,不过老师觉得超可爱的(没想到老师是花痴啊)。

“那么那两道泪痕是怎么回事?”小依问。

“在厨房借了两粒洋葱才弄到的。”老师答道。

“所以不是真的咯?”

“当然,我只为他哭过四次而已。”

“诶?哪四次?”

“第一次是和他第一次约会的时候,那时和他逛完书店以后到附近用餐,结果不幸的那间餐厅被打劫,尽管抢匪有枪他还是走了过去谈判。应该说是威胁才对吧,他把头抵在枪口威逼抢匪放弃,然后趁抢匪不注意的时候制服他。那次是被吓哭的。”

先生你会不会玩得太大了啊?

“第二次是因为和他吵架,为了什么事吵的话我已经忘记了不过那次还吵得挺凶的,差点就闹分手了呢。”

没想到他们也会吵架啊……

“第三次是他求婚的时候,说实在的,我对他一点期待都没有,就算他在家里直接问‘要结婚吗?’我也不意外。怎么知道他在我第三次毕业的时候当着所有人面前问,他看我哭了还以为做错了什么呢。”

好幸福!

“最后一次是他和我家人联合起来整我的时候,那天他直接在我面前说要离婚,我是哭得死去活来啊,连我爸也劝我赶紧签名算了,所以我看都不看就签了,签完以后他才说‘徐千夏的千夏侦探事务所于今晚决定在她名下的三层店屋第二层开业。’我爸则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瓶红酒开瓶,我把那两张证书拿过来看才发现是财产转移和开业证件。那天晚上我差点就把他宰了。”

这恶作剧的程度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怎么我都不知道?”小依抱怨道。

“妳现在不是知道了吗?”老师笑着说,“不过我这次是蛮担心他的。”

“先生刚刚有打电话来,叫妳别担心然后就吩咐了一些事情,就和纸条上说的一样。”我说。

“什么时候?”

“老师刚挂掉不久他就打电话来了。”

“这家伙还真随心所欲。”老师抓了抓头说,“哦对了,我刚忘了把预告信拿给妳们。”

老师说完后就把信纸拿了出来,平放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