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神工雕师 - 116 噬虫卵

冷面侠女≪鬼斧神雕师≫  - 发布于2021-02-23 7:00:04am

灵异·鬼怪


116 噬虫卵

密室里的气氛由冰回暖,只因段栩琛态度异常真诚地把自己现在的形态透露而出。

虽然林雪绒深觉自己没有看错,但,就冲着段栩琛这么诚实,他认为没有必要那么绝情。

至少要让段栩琛死得其所。

先让他说完要说的话吧,反正只要是鬼魔,就没有留在人间的余地。

全都必须死。

林雪绒环胸冷眼看着,段栩琛没有给予任何眼神,而是看向墙上挂着的凌乱图画开口 “本来,我应该是死了的,在跟裴南师傅说完遗言后,就静静地等着死期到来,可是,我等来的不是死亡,而是变成噬虫的风旋玖。”

听到风旋玖这个名字,蒋修莳与林雪绒很自然地对视一眼。

这个动作尽收段栩琛眼底,他却不动声色地继续说 “风旋玖吸我的血,利用我的血繁殖了不少的噬虫,却没因此放过我。” 段栩琛说得有些激动 “他把我身体里原来的活人血吸食而尽,再利用噬虫身上的血与细胞转嫁到我身体里,将我全身上下的活人形态,转化为噬虫的形态,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不是我。”

段栩琛收回看向图画的目光,转而看着蒋修莳,语气依旧有些激动 “变成噬虫魔,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我宁愿死,也不想变成现在这样不人不鬼 ! ”

“段栩琛...” 蒋修莳心疼得不知该说什么。

“那好办。” 林雪绒强硬地截断这段话,他看了难过的蒋修莳一眼,才正气凛然地走向段栩琛,在段栩琛满眼疑惑的当儿拉开蒋修莳,对着段栩琛说 “我现在就让你死,放心,我会利用墨珑家族传承的力量找到属于你的灵魂,不会让你死无全尸。”

“林雪绒 ! ” 蒋修莳急了 “你不能这么做 ! ”

“有何不可?” 林雪绒指着段栩琛哼道 “他现在可是只噬虫魔,我们不趁着他现在受伤把他杀了,还等他接下来反对付我们吗?”

“我不会对付你们的 ! ” 段栩琛从八卦乾坤台上站起,态度非常斩钉截铁 “蒋修莳是我的好朋友,更是我的冥妻,我怎么可能伤害她?”

“那是自然的。” 林雪绒嗤笑道 “但你不会放过蒋修莳以外的人,特别是修道者。”

“胡说 ! ” 蒋修莳推开林雪绒,转而看着段栩琛安抚道 “段栩琛,别管他,我们回去公寓,我得先看看你的伤。” 蒋修莳说着还左看右看地检查着段栩琛是不是有别的伤。

在蒋修莳看来,不管段栩琛是人是鬼是魔,他都是她的好朋友,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他。

“蒋修莳 ! ” 看着蒋修莳对段栩琛嘘寒问暖,除了酸意,林雪绒还感觉到异常浓烈的怒意,他差点上不了气 “他是噬虫魔 ! 可以号召所有的噬虫 ! 你知不知道噬虫的杀伤力 ! ” 林雪绒发现自己竟然有点语无伦次。

蒋修莳压根儿不想理,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段栩琛的状况。她扶着段栩琛,转身就往门边走。

“蒋修莳 ! ” 林雪绒再次叫唤道。

“得嘞。” 蒋修莳却头也不回 “我相信段栩琛是不会利用噬虫魔的形态伤害我的,他不会伤害我,自然就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你就别再担心了。” 蒋修莳说完,就扶着段栩琛开门走出去。

临出门前,段栩琛回头看了林雪绒一眼,那邪恶里带着深不可测的笑意,简直急坏了林雪绒。

“蒋修莳 ! ” 林雪绒想叫住蒋修莳,可蒋修莳早已走出密室,林雪绒只能气急败坏地低叹。

彼时,基于段栩琛已成噬虫魔,他现在能像蒋修莳一样,身轻如燕地飘浮在空中,于是,一人一魔就这样飘然回到段栩琛的公寓。

倒是省了交通安排。

好长的一段时间没人打理,公寓里布满尘埃,但于蒋修莳和段栩琛而言,那是很容易解决的事。

段栩琛抬手一挥,原本带着尘埃的一切瞬间恢复如初,好似刚刚那些脏污从来未曾出现一样。

一人一魔在沙发上落座,一时之间却没有人开口。

以前是一人一鬼,段栩琛是人;蒋修莳是鬼。现在的一人一魔,就像是身份对调,有些耐人寻味。

两方大眼瞪小眼几许,蒋修莳与段栩琛同时开了口。

“你有没有怎么样?” 蒋修莳端详着段栩琛问道。

“你现在是人了?” 段栩琛打量着外型有着大变化的蒋修莳问道。

两方的声音碰撞在一起,都没听清彼此的提问。段栩琛浅笑着道 “还是你先说吧。”

看着段栩琛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丝诡异,蒋修莳说不出心里的感受,她点点头 “我是想问你还好吗?伤得怎么样?”

段栩琛摊开手耸着肩 “你看我像有事吗?”

“所以林雪绒说的是真的?” 蒋修莳忍不住流露出质疑的神色。

林雪绒刚才说了,噬虫魔的杀伤力很强,通常杀伤力强的都会有极强的生命力,所以...段栩琛的恢复力也相对的很强大。

段栩琛嗯哼一声点头 “是这样没错。”

好吧,蒋修莳完全没有接话,此刻,她觉得自己辜负了林雪绒对她的信任。

眼前货真价实的是一只噬虫魔,偏偏她忽视他的形态,选择了跟他的友情。现在,两方处于对立,这友情要怎么持续下去?

“我说了不会伤害你,就说到做到。” 段栩琛诡异的眸光里挟带着暗涌,却适时垂下眼帘掩盖而过,他对蒋修莳始终有着不能放手的执着。

蒋修莳直视着垂眸的段栩琛,现在的她是殷寒鬼使紫印,已经不是以前温良呆萌又有点迟钝傻气的蒋修莳,要她完全相信段栩琛这个噬虫魔不会为祸人间,这有点牵强。

她沉默地看着段栩琛,脸上史无前例加深了刚刚流露出的质疑。

“你变了。” 她说。

“你不也变了?” 段栩琛反驳。

蒋修莳轻叹一声 “所以,回不去了。”

蒋修莳再次回到墨珑家苑第8楼层密室,是同一天的傍晚时间。

林雪绒表现得漠不关心,可内心像是有只猫咪,用着利爪挠着他的好奇心。

究竟蒋修莳与段栩琛说了什么?为什么蒋修莳这么快就回来了?

然而,蒋修莳根本没有去看林雪绒是冷漠还是在乎,她径直往平日修炼的房间走去,似乎不想针对性多谈。

看着蒋修莳有些落寞的背影,林雪绒深知有事,却更知道蒋修莳不想说,于是继续钻研他刚刚炼成的秘法,任由蒋修莳去修炼室。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蒋修莳从修炼室出来时,林雪绒刚刚完成早餐。他微微一笑对着蒋修莳招手 “过来吃早餐吧。”

蒋修莳点点头来到小餐桌前,看着桌上简单的早餐,笑容逐渐显露而出 “今天怎么这么有心,竟然准备早餐?” 她抓起一片法式吐司开始品尝起来。

唔...好好吃 !

先前还是鬼魂时,都是段栩琛把食物焚化了,她才吃得到,现在,她获得仙体,能够以人形在人间活动,她恢复了正常活人的生活日常,顿觉感触良多。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容再次消失。

林雪绒见状,心中有莫大的怒意想要爆发,但想到蒋修莳现下是最低落的时候,未免加深她难受的情绪,他选择无视 “心血来潮罢了。”

“哦。” 蒋修莳敷衍轻应,将手中最后一小块法式吐司往嘴里塞后,正想抓起另一片,密室里的八卦乾坤台发出金黄色光晕。

蒋修莳与林雪绒同时转头,就听见汝奶奶的声音从中传出来 “莳丫头、臭小子,过来一趟,有事相商。”

两人听罢对视一眼,都不确定这声音是不是汝奶奶。

八卦乾坤台那一方像是知道他们的心思似的再次传出声音 “奶奶我没有时间跟你们验证身份,要来不来随你们,这人间要是有什么闪失,看你们一个殷寒鬼使、一个墨珑的继承人要怎么交代。” 汝奶奶说完就直接切断联系。

蒋修莳与林雪绒消化着汝奶奶的话,两秒钟之后两人同时站起身,林雪绒说 “去看看。” 蒋修莳点点头。

汝奶奶的住所里,骆鸢然手中正抱着一颗不知名的圆球。

嗯...说是圆球,其实是长成圆形的球状,但表面极粗,用手触碰非常地...

很难以言语形容,看看骆鸢然此时此刻一副抱着烫手山芋的模样就懂了。

蒋修莳与林雪绒走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这是什么?” 而且异口同声。

骆鸢然有口难言,眼神示意汝奶奶替她解释。

汝奶奶先是对蒋修莳与林雪绒抬手让他们坐下,才徐徐开口 “奶奶我感觉到最近出现了一个新的生命体,这个生命体带着深不可测的阴暗之力,它的杀伤力、生命力极强,有极大的可能会影响国内其他地区。”

嗯嗯。

蒋修莳与林雪绒同时点头,但也同时冒出问号: 这跟骆鸢然怀里抱着的粗糙圆球有什么干系?

汝奶奶看出两人的疑惑,她轻咳一声接话 “然丫头抱着的,是可能性新生命体的虫卵。”

啥?!

虫卵?!

蒋修莳与林雪绒同时转头看向骆鸢然...怀里那颗粗糙圆球。蒋修莳忍不住发问 “这么一大颗,难道里头的生物很大一只?”

“不一定。” 汝奶奶摇摇头 “可能是上千万只小小的虫子,奶奶我怀疑这是噬虫卵。”

“奶奶~” 骆鸢然听着已经浑身发毛,这都是什么事?为什么睡梦中会有这么一大颗东西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