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部:愚者 - 第七章

十三千岁≪人类,使命,与终结≫  - 发布于2021-02-23 12:55:29pm

其他·同人


第七章 He has Arrived

夜深人静,安静得在耳边萦绕的只有枕边人和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声。如果能用节拍形容失眠的话,那便是心跳的节奏。

柏里盯着眼前的漆黑,边发呆边感受着来自背后的人的体温,后脖子不断传来对方湿热的呼气。

“迪而,”他翻身,把脸埋进迪尔兰斯的胸膛里,“睡着了吗?”

对方的呼吸声依旧是平稳的,“还没呢。”边说边轻轻地为柏里由上至下的摩擦背后,另一只手则撩起柏里的刘海,将自己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柏里抿了抿嘴巴,下定决心开口道:“在你的印象里兄长是个怎么样的人啊?”小声得大概只有自己听得到。

“岗位上的陈·玛丽斯大人曾经是个负责任的首领,大家都很尊敬他。”片面之词。

柏里有些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在他的视线之外,迪尔兰斯正紧皱眉头,脑子里一直回想起那个人临走前说的话。

那时候来自总部的人员忽然登门清理陈·玛丽斯大人的私人文件物件,还以强硬的方式把他押上回总部的车里。当时分部里的情况别提有多慌乱。

“我的可爱的弟弟很爱逞强,接下来就麻烦你照顾他了。”上车前,那个人转头对他交代了这么一句话,然后车子门一关,扬长而去,徒留他一个人彷徨。

最后一句话也说得如此风轻云淡。

组织对此事只字不提,即便迪尔兰斯对上层人员做出质问,得到的回答无他:在未满任职期间提出辞职请求,应当被遣送回总部给予充足的理由和交代。随着他给组织呈信询问那个人的下落的频率越来越高,最终也因为得到来自上层的警告而不得罢休。

人类的几十年都过去了,该交代的事物也该交代清楚了吧?

仿佛人间蒸发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对不起,柏里。”想到这,迪尔兰斯下意识把对方抱得更紧。

柏里有些惊讶,却没多说什么,他只是仰头轻吻迪尔兰斯的喉结,柔声回应:“没关系,迪而,没关系的。”

“睡吧。”

两人不约而同地怀着对同一个人的思念,相拥而眠。

……

娱乐新闻最新报道:

(酉基莱卡17日讯)来自耶拿鲁国的当红艺人所乘搭的私人班机将在今早十点半抵达酉基莱卡国国际机场。尽管时候尚早,但机场从五天前就挤满了该艺人的粉丝,现场人满为患,甚至几度造成数航班班机的延迟。

十点早上(酉基莱卡时区),某架飞机上。

飞机正缓慢降落,丽莎透过窗户看到了机场等候处的人群,啧啧称奇道:“什么日子啊?已经到旅游季了吗?”,边说还边抱着一袋鱿鱼条啃。

睡在他的大腿上的男人许是被声量叫醒了,他伸手柔了柔眼睛,眼前的爱人模样朦胧,他又把头埋在对方的肚子里,想要重新入睡。

看着还没睡醒的男人像个小孩似的,丽莎噗嗤一笑,伸手抚摸对方的头发,还用手指按摩头皮,不禁调侃他:“Wayne小朋友,我们要下机了哦,起来起来。”

“……”乖乖起床了。

待他们下机时,一众乘客被指示要通过主等候厅离开机场,看到入口处的人山人海,有些人不禁抱怨起来。

“不还有其他的通道吗?凭什么要让我们跟那些人挤在一块儿啊?”

“听说有巨星会来了,那人群估计就是她的粉丝吧。”

“那就让她走那道啊,其他的等候厅就算远点我们都能行对吧。”

“是啊是啊。”

议论纷纷。

待机组人员与众人进行一场协商后,最终大家妥协于选择主等候厅的通道,同时作为条件,全程都会有一组保镖守护以让他们免受无关人群挤压,安全走出机场。

大伙在保镖们的“保护圈”里齐齐穿过人群,丽莎和韦恩两人挤在中间,头戴鸭舌帽默默低头步行。

粉丝群纷纷踮脚抬头寻觅熟悉的脸孔,等全部班机的乘客都离开后却只发现了一堆路人甲脸,不禁感到失望,叫苦连天。

“什么嘛,假消息啊。”粉丝A失望地把荧光棒放下。

“就是嘛,哎,为了一睹绝世美颜我都好几天没洗澡了。”粉丝B边叹气边卷好布条。

“还是回去面对现实吧。”粉丝C回应道。

机场外停候着密密麻麻的车辆,其中一名保镖为他们俩打开其中一辆不起眼的救护车。前脚刚踏进车内,一片高级轿车的内置步入眼帘。

丽莎一屁股坐在舒适的浅棕色皮革座椅,长叹一口气,接过了管家递来的香槟便是抬头畅饮。

“哈——舒畅!舒畅!”他直喊爽快,一边翘脚一边示意管家续杯。

坐在一旁的经纪人汗颜,一手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一手扶了扶眼镜,战战兢兢地劝这位毫无偶像包袱的大明星:“丽莎,就算是私人时间里也请注意形象管理。”说完还不忘看向默不作声的韦恩,眼神里不停传达“你也劝劝那家伙!”

“……”韦恩看着他,两人对视几秒。

对方默默转头,开始欣赏起外面的风景。

被直接无视了!好没礼貌!

经纪人先生宛如晴天霹雳。

司机问道:“请问目的地是哪里?”

想起那张久违的脸孔,丽莎忍不住扬起嘴角微笑。

“儿子该想爸爸了,我们前往那垃圾分部!”

垃圾分部是哪里啦。

司机汗颜。

忽然眼前出现一只手,手里抓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他抬头一看,是那位万年面瘫的韦恩大人。

“……谢谢韦恩大人。”默默接过纸条。

与此同时。

在机场各个地方埋伏的娱乐新闻部记者们都盯着门口看得发怔,有些还直接抽起烟来了。

一个黑发男子靠在墙壁上,呼出一口烟。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同事兼好友,蹲在地上的对方正不断地咬指甲。

今天也交不了差了啊。

他嘴里叼着烟,接着弯下腰,伸手拉开对方的手,然后把一块口香糖塞进他的嘴里。

“走吧,饿了。”

“烦死了,我要吃牛肉盖饭。”男子把愤怒转化为咬口香糖的动力。

“要添加温泉蛋吗?”

“加!加爆!”

……

酉基莱卡分部。

“哈啊——啊啾麻辣加糖不加辣!”打完喷嚏,乔纳坦从口袋里抽出手帕擦拭鼻子。

莉莉嫌弃地看着坐在面前的少年,不明白这副德行是如何吸引那么多女人的。

按照循例,无论任务完成与否,成员都必须在九日之内完成纸上报告并递交给分部首领,而原本先前捕捉费里斯的任务已被完成,甚至是干净利落的程度了,因此就算任务报告被以几句话轻轻带过也没问题。

鬼知道那东西怎么会解开乔纳坦的“睡眠束缚”,仅用一晚上的时间逃跑了,还要选在分部最缺乏人力的时候行动。现在倒好,她和乔纳坦不仅要为捕捉的任务做出行动分析和检讨,还要给几天前回收任务的失败进行详细解释。

谁晓得啦,又不是我故意让那群垃圾逃走的!

“靠!”想到这里,莉莉愤怒地连赏乔纳坦几记耳光。

很不对劲,果然很不对劲,总感觉有什么糟糕事情要降临了!

“啊啾!”他又接连地打了几个喷嚏,身体拼命打冷颤。

“啊啊吵死了!”,“啪啪啪!”又是三巴掌。

在莉莉想要趁火气烧得正上头时接着揍下去的当儿,谁知对方忽然抓起自己的双手并把它们交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还被拥抱了。

他吸吸鼻子,感受着脸上那两处处火辣辣,警惕地打量四周。

“乖,暂且停下,待会再让你——”

话未完,大厅的门突然被强力推开,一束刺眼的光芒闯入室内,隐隐约约能看见门口处站着两个人。

“儿子我们来看你啦!最近别来无恙?”丽莎叉着腰,大摇大摆地走出那道光芒。

果然,是老妖怪回来了。

乔纳坦冷汗直流。

完了。

……

视角一:乔纳坦和莉莉以奇怪的姿势相拥。

视角二:丽莎的“啊啦啊啦”不明意义的微笑,韦恩仍是那张面瘫脸。

视角三:以上帝视角上,四人面面相觑,整个大厅里只有吊扇在运作的声音。

只见丽莎的笑容逐渐狂妄,他哈哈大笑,一把手揽过韦恩的脖子:“Wayne,我们的儿子终于有媳妇啦!”

韦恩点头表示赞同,还是面无表情。

“也,说说不上是……啦,”少年的脸红透了,突然想起自己还抱着莉莉,他下意识低头看向对方,女孩的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默不作声。

他看到了那双发红的耳朵。

……

丽莎手里拿着一束忘忧草,站在一道六米高的大门门前。等候许久,大门方才自动打开,一道美丽的风景顿时步入他的眼帘。

一个巨石阵耸立在毫无边际的青草大地上,清风吹起, 草地似在发光发亮。

“你将接下这份任务,安姆斯特坦。”巨石阵里的其中一块石头发出了人声,

都说我改名了,这群铀一样的顽固老不死。

丽莎心想。

“不久后The Liaison将会派遣你成为一位人类官员的监护者,同时,你会为吾监视柏里·玛丽斯。”另一块巨石块发声了。

语气还真是强硬啊。

丽莎腹诽,同时答应道:“了解。”

“月亮血色之时你将会归来这里。”说完,像是有人拔掉电源一样,巨石阵周围的草地顿时变成一片漆黑,了无生气。

只剩他独自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

万籁俱寂。

意大利式吊扇在嗡嗡发动,风不停从窗外吹进房里,把窗帘布吹起。

躺在床上的丽莎只穿着一件男士运动裤,他举起左手,在微弱的夜光里看见修长纤细的手指,他又动了动每一只手指。

活着,完成使命;完成使命,然后活着。

他双手交叉,抱着自己,越来越加紧力度。

好恶心,能够呼吸的感觉也好,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也好,都让他恶心到想呕吐。

想到这里,顿时有一股重量压在床上。直到他能够感觉到身旁的位置凹陷下去了,丽莎转身环抱对方的腰,贪婪地接受来自对方身体的温暖。

“韦恩,不要离开。”过了许久,他嘟囔道。

对方没有说话,他抬起丽莎的下巴,低头亲吻,接着淡淡道:“谁也不离开谁。”

听到这句,丽莎流泪,独自抽泣起来,韦恩似无动于衷,只是静静地轻抚他的背后。

……

倾盆大雨,一粒又一粒的绿豆一直倒在屋檐上,震耳欲聋。

有个碎发少年跪坐在屋内,面对着正在厉声责骂他的父亲,还有坐在一旁一直用手帕擦拭眼泪的母亲。

作为一个“灵”你不去传宗接代跟什么男人类搞在一起,不伦不类。

你不是普通人类啊你醒醒。

不变正常之前别想走出这间房。

好好记住你的使命,身为“灵”的使命,身为我的后裔的使命!

这些声音在少年耳朵里像是背景音乐,配着眼前的下雨的场景。

晴空万里,两个少年并坐在天台上,放眼望下去便是车水马龙的街道。

“韦恩,我好想离开这个世界。”少年牵着对方的手,俯视着脚下说道。

“那我也跟随你离开,因为我爱你。”对方笑着回应他,脸上都是几处被殴打的痕迹。

“我也爱你,韦恩。”

“谁也不离开谁。”

……

道听途说来的“原住民”一族,现在的自己竟然和它们面对面交谈了。想到这里,犬子不禁感到有些新鲜。

对方出奇的以人类的形态现身,而不是传闻中的爬行类的模样。

“关于这次会面,希望任何一方都对此保密,尤其是你所为此‘效劳’的The Liaison。”坐在犬子对面的女人开口道。

就连说话语气也与人类有着惊人的相似。

尊敬的父亲,你为我选择的“背弃家族信仰”的这条道路,究竟是正确的吗?

犬子暗自苦笑,表面则是冷静应对那位女人的要求:“关于此事曝露了对我们与人类的未来所带来的后果,我赞同你所说的保密事项,”

“因此,过了今日,我们的会面也请更谨慎处理才是。”

根据柏里大人的通知,来自The Liaison总部的监护人将会在几日后抵达。换言之,如果接下来与斯娃斯伊亚纳司族的一切交涉被那位监护人获知的话,他与父亲,甚至整个登宁家族,都将会被The Liaison定义为——叛徒。

……

额外情报:

1. The L自身带着“与人类繁衍更强后代”的使命和基因,藉此会同时与无数个人类进行繁殖。一旦他们的后代诞生,该孩子将会归入那位使者的膝下,而该使者是孩子们的“父母亲”。

2. “灵”只允许与同类繁衍后代,虽然没有说明和人类的话造成什么负面后果,但由于组织对此规定严格,至今没有出现“灵”与人类交p欸的记录。

3. 韦恩并不是“灵”的一员。

作者后话:感谢夜狼和山与树的打赏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