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66 非常不喜欢 - 存在感最低的男朋友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06 4:56:26pm

都市·爱情


片刻,那个护士终于开口:“李小姐刚刚醒了,你们两位可以进去看看她。”

张星宇一听,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踏实了。他和林志伟接着跟随护士进入一个房间后,护士指示道:“只有一个人能换上防护罩袍跟我进去,另一个可以在这里隔着玻璃窗户看病人。”

林志伟当然是让心焦如焚的张星宇进去了。张星宇快手快脚地穿上了护士交给他的罩袍并为双手消毒后,就迫不及待地跟着她进去看李瞳。

一走入病房,只见卧在病床上的是一个双眼闭着、面无血色、头部包扎着、身上连接着几部不同医疗仪器的病人。

张星宇脑子里一片乱糊糊的,心里突然涌上一丝的不确定:是不是哪里弄错了?眼前的这个人好陌生,这真的是李瞳吗?这真的是那个第一次在电梯里见面时就恰北北地对他吆喝“大男人干嘛这么鸡婆”的那个李瞳吗?躺在那儿的真的真的就是张星宇最心爱的李瞳吗?

那股拒绝接受现实的抗拒感不断在他心中扩大,当下的他心里除了难受的悲伤,还有难平的怒气!为什么会这样?今天早上他出门的时候,她不是还好好的吗?他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倒流,那样的话他说什么都不会让她一个人打计程车上班!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她,不管她去哪里都会坚持亲自护送!他不喜欢这样子一动也不动躺在那里的李瞳,真的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自己这个男朋友怎么这么失败?嘴上说什么有多么宝贝多么疼惜女朋友,却连亲自接送她上班这么简单的事都没有办好,结果害她遭遇车祸,伤得如此严重!

他走到她身畔坐下,心疼得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

没错,躺在眼前的真的是李瞳。

他告诉自己要极力忍着别让她看到自己流泪。身受重伤的她一定已经很痛了,他不能让她再为他担心。

床上的李瞳像是听到有人靠近,吃力地挣扎着睁开了眼皮。当她看见张星宇的时候,脸上一片茫然,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

张星宇见她望着自己发呆,柔声问:“宝贝,我来了。别怕,我会一直守着你,你放心休息吧。”

听了张星宇的话,李瞳还是愣楞的,没有回应。

张星宇以为是因为自己戴着口罩,所以讲话含糊不清,李瞳没听清楚,于是再趋近一些又道:“宝贝,你还好吗?”

可是李瞳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一双眼睛反而像是穿透了近在眼前的张星宇,凝望着他身后的什么。

原来,她瞥见了张星宇身后站在玻璃窗另一边看着自己的林志伟。林志伟见李瞳向他望过来,两人的视线对上,他亲切地对她笑了。

“学长?”李瞳终于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学长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李瞳不理会自己,一醒来就问起林志伟,张星宇虽然心里感到有些许奇怪却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回答:“志伟和我一起来看你啊。”

李瞳一脸不解,又吃力地问:“他不是已经去了美国吗?”

这次轮到张星宇一头雾水:“没有,他没有去美国。他不是前天才和你一起参加婚礼的吗?怎么会去了美国呢?你一定是头受了伤,所以有些搞不清楚情况。就先别想太多,一切等你好些再说吧。”

李瞳收回盯着林志伟的视线,转而看着张星宇:“我受了伤吗?这里是医院吗?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张星宇的心开始着急了。李瞳问的问题怎么这么奇怪?难道她因为头部受创,意识混乱了吗?

张星宇按耐住心中的焦虑,解释道:“你不记得了吗?你出了车祸,被送进了医院。不过不是我送你来的,是警方通过你的手机联络上志伟,志伟通知我,我就立刻赶来了。”

李瞳听了张星宇的解释,脸上的表情越发糊涂了:“我不明白,为什么通知你?你是谁?”

眼前的情况让张星宇立马不安了起来,心里浮上不祥的预感,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我是你的男朋友,星宇!张星宇!”

对于张星宇的一番话,李瞳却是懵懵懂懂,一脸狐疑。

张星宇见状,十分着急,拉起了她插满管子的左手臂。因为情急的关系,他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提高了,握着她的手也用力了:“宝贝,别闹了好吗?一点都不好笑!你一定是在逗我,所以故意装傻来吓唬我,对吧?你再看清楚,是我!我们今天早上还.在一起的,记得吗?不只是今早,我们甚至连昨晚,还有昨晚的昨晚,都是一起度过的!今天早上我们一起醒来后就在你家里吃早餐,你忘了吗?你还给我做了炒蛋和火腿三文治呢!”

李瞳像是被张星宇的激烈反应吓到,脸色霎时刷一下更苍白了,眉头皱成一团,摇摇头:“我真的不认识你… …”

不知道是不是头上的伤口因为她摇头的动作而疼痛了,李瞳看起来很难受:“头好疼,好恶心,好想吐……”

一直站在他俩身边的年轻女医生留意到李瞳的心电图出现了过度的起伏,又见到李瞳脸色变异,忙劝阻张星宇:“病人刚刚苏醒,不宜激动。我们还是先出去,我再向你详细说明情况吧。”

张星宇不忍见心爱的李瞳这么痛苦,即使心中万般无奈,也只得松手。不过他还是坚持要坐在她病榻旁不愿离开,一心只想要守着她。他心里不停安慰自己:再等等吧,过一会儿等李瞳脑子清醒一些,一定会认出他的!

可是,他期盼的并没有发生。李瞳不但并没有再清醒过来,反而又旋即昏昏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病人的精神状态非常脆弱,再加上麻醉药的副作用,因此会这样断断续续醒来又睡着。不过基本上她的状况良好,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您这就和我一起出去吧,让我好好对您说明李小姐的健康情况。”

张星宇这才不得不拖着沉重的脚步尾随医生万分不舍走出病房。

一到了外面,张星宇再也按耐不住,紧张地扯住医生的手臂问道:“她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好像不认得我了?”

那位年轻的女医生叹了一口气:“病人因为头颅遭受重创,导致外伤性的蛛网膜下腔出血。我们为她施行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淤血已经被清除。根据患者刚才的反应来看,虽然一切还言之过早,但可以初步断定为失忆症。这是这一类型手术常见的后遗症。”

张星宇一听,一颗心像是坠入了冰窖,但是他马上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转头看着身边的林志伟:“既然是失忆,为什么她记得你?还口口声声称你做学长!”

林志伟也诧异:“她记得我?”

张星宇点点头:“虽然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比如什么你不是已经去了美国吗?不过她确确实实还记得你。”

“患者和你们二位是同一时间认识的吗?”女医生询问。

林志伟摇头:“不是。我和她在求学时代就认识,当时我们才十几岁。”

女医生恍然大悟:“这或许就是关键!失忆症里有所谓的局部失忆,那就是说患者失去的只是部分记忆。按照这样的情况看来,极有可能是患者所失去的是比较近期的记忆。我手上就有一个和李小姐极其相似的个案。一位女士因为中风导致蛛网膜下腔出血。动了手术后,这位女士完全忘了自己这十年来结过婚这一段,完全记不起自己有个丈夫,却还是记得十年前的所有事情。不过,现在说这些未免还言之过早,患者现在的情形也可能是因为刚刚动完手术因此思维错乱罢了。我们还是耐心一些,等到患者外伤痊愈了,再让心理医生为她进行心理评估和检查吧。”

听了医生的解说,无助又绝望的张星宇失控地陷入了妄自菲薄的情绪里,“哼”一声苦笑自嘲了起来:“或许,我在她心目中一点都没分量,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忘记我了。她先前不只忘了自己是小希,连我这个星哥哥也忘掉了。现在她失忆了,又把我给忘得一干二净。我大抵是全世界存在感最低的男朋友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