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67 我们认识吗 - 他的真面目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07 11:13:59am

都市·爱情


望着张星宇垂头丧气地自我挖苦,林志伟和那个年轻女医生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复和安慰,于是三人陷入一阵不知所措的沉默。

片刻,那个女医生开口自我介绍: “我是吴祖颐,是为李瞳小姐开刀的医生之一,今后也会是负责李小姐的主治医生。两位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安排时间找我谈。”

张星宇连眼睛都不抬一下,对吴祖颐的话根本充耳不闻,依旧独自沉浸在失落的情绪中,林志伟见状只好搭话:“谢谢你,吴医生。”

吴祖颐医生向林志伟礼貌微笑,离去前递上一张名片:“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必须走开一下。加护病房里会有看护二十四小时照看李小姐,因此两位无需担心。这名片上有我的手机号码,两位若是有任何关于李小姐身体状况的问题,欢迎随时打给我。”

吴祖颐走后,林志伟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张星宇,安慰道:“吴医生说得是,一切还言之过早。我们就等李瞳的外伤康复后,让心理医生为她仔细评估后再定夺。你就快点打起精神来吧!这场仗才刚刚开始呢,你可不能现在就投降。当下的首要任务是照顾好李瞳,让她好起来。李瞳没有亲人,能照料她的只有你,你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振作。要是连你也一蹶不振,那李瞳怎么办?”

一言惊醒梦中人,林志伟这么一说,让张星宇又燃起了斗志:“没错,我一定不能倒下!我还得好好照顾李瞳。 公司的事就暂且交给你处理,现阶段我一定要专心照顾好李瞳。”

林志伟见他稍稍恢复了元气,心里方才放下大石,拍了拍张星宇的肩膀,笑着应道:“没问题。公司里的事就交给我吧。就像你说过的,我是张董事长您花钱聘来的打工仔,为您鞠躬尽瘁是理所当然的。”

张星宇的情绪像是暂且松懈了一些,嘴角也扬起了微微笑意:“说的也是。那就拜托你了。”

在那以后,李瞳都是昏昏沉沉的,时而苏醒,时而沉睡。即使醒了,医生和护士怕她劳神,又担心她会情绪激动,因此不鼓励张星宇和她多说话。

张星宇除了陪伴在侧,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默默地陪在她身边,配合着医生和护士的吩咐,小心翼翼地照看她。虽然张星宇十分希望李瞳能够快些记起他,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急于一时,要不然恐怕只会害了李瞳。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按耐住焦躁和心急,耐心地把李瞳照料好,不让她受到无谓的刺激。

接下来的几天,情况虽然都大同小异,李瞳清醒的时间却越来越长了。每次睁开眼,她都会见到同一个陌生男人守在身旁。 虽然身体还没有康复,她的思维能力却已先恢复了正常状态,不像手术后初睁眼时那样脑子馄饨不清。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一直守在自己的病床边?李瞳十分肯定自己不认识他。

虽然他每次出现,从头到脚都得穿上防护罩袍,还必须戴着口罩,整个人只有一双眼睛和手是外露的,但单单只看他的眉眼,李瞳就能感觉到他的气度不凡。每每看着他,李瞳就忍不住在心里想:像饼干屑女孩般不起眼的自己,怎么可能认识这么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呢?肯定是这个男人或者是医院搞错了什么吧?

还有,那天她竟然还看到了已经远赴美国留学的林志伟学长!那肯定是幻觉吧?他不是上个星期才赴美的吗?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如果他们不认识,他为什么一直守在她床边?

让她更疑惑的是,若果说不认识,她为什么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一种……一种说不出的什么?她不知道应该如何确切地形容他看她的眼神,就是……就是似乎有种……熟悉感?更奇怪的是这样的眼神竟让李瞳不自觉联想到了母亲生前那关爱的眼神。

一想到半年前去世的母亲,李瞳的心就会隐隐作痛。这大半年来,她还是没能习惯没有母亲在身旁的生活,尤其一到了夜晚,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住的小公寓里就会特别安静,静得她听得到隔壁左边单位邻居的电视机播放着综艺节目“欢乐今宵”的声响,有时甚至还听得到隔壁右边单位邻居讲电话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她总是无法入睡,直到天色微亮,她那双瞪了黑暗天花板一整夜的眼睛才终于累得闭上。好不容易才睡着,可是两小时半后闹钟就大响,催促着她赶快起床梳洗去超市打工。

李瞳好像记得身边的这个男人有说过她是因为车祸受伤入院的。自己会是如何发生车祸的呢?难道是因为睡眠不足导致精神衰弱,所以一不小心就出事故了吗?

尽管心里充斥着疑问,李瞳却也没有太多精力去仔细思考,更是没力气自己揭开多数时间都戴在脸上的氧气罩开口直接问。

再加上每次当她的眼睛一接触到那个男人充满关怀的注视,李瞳总会莫名地心慌意乱,而且心脏还会不自主地紧张得乱跳,这让她不知应该作何反应,于是只好选择最简单的方式回避--快快闭上自己的眼睛。一合上眼后,大概是受伤的身子依旧体力不济的关系吧,每次就这样不知不觉睡着了。

要不然呢,她就会假装睡觉,其实是半眯着眼,垂下眸子偷偷打量着那个男人的手。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视线总会落在这个男人的一双手上。

整齐的指甲,修长的十指,大大的手掌,细嫩的皮肤。

一个男人的手怎么会是这么好看?

看着看着,她会不自禁地开始幻想他的大手贴在自己脸上的温度,然后奇异地安心睡了去。

就这样,一天天下来,李瞳恢复的情况良好,十来天后身体已经非常稳定,医生也终于允许她搬出加护病房,到普通病房修养。

这一天,当李瞳正坐在一般病房的病床上由看护喂食液态食物时,她听到了一阵敲门声,跟着只见有人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那人当然是张星宇。

前阵子,李瞳看到的张星宇总是被宽松的防护罩袍给遮盖住。今天,他终于卸下那些防护,毫无遮掩出现在她面前。

一见到他的真面目,李瞳竟不知怎的“唰”一下整张脸就红得发烫。

她怔怔地望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张星宇,在心里问自己:他就是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也太帅了吧?我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帅的男人?

从他的外表判断,高大的他大约二十几岁,仪表出众,一眼就能看出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高材质的名贵品牌,绝对不可能是和自己这个一天必须打两份工的穷人属于同一社会阶层。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社会新鲜人,她的生活圈子只有白天打工的超市和晚上兼职的餐厅,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青年才俊?

李瞳整个人都糊涂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绝对不可能认识这个人!

另一边的张星宇,他一见到心爱的李瞳再也不需要被那一台又一台的医疗机器纠缠,而是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坐着进食时,他心里激动得快哭了。那一刹那,他心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只要李瞳平安无事,只要她能够早日恢复健康,能不能够记起他们之间的一切,那些都已经不重要。

他快步走了进去,微笑着在她床边坐下:“早啊。你今天看来精神很好。”

接着,他抬头问看护:“她的胃口如何?”

看护如实报告:“李小姐还不能吃很多,但是进展令人满意。”

“请你继续留意观察她的一切进度,每天都向我报告。麻烦你了。”张星宇嘱咐道。

看护应了一声,就收拾好退出了病房。

房里只剩下张星宇和李瞳两人,李瞳一言不发,只是望着张星宇,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张星宇看出端倪:“怎么了?有话想问我?”

李瞳沉默了数分钟,才带着犹豫的语气开口问:“我们……我们……认识吗?”

听着她说出这样的话,张星宇的心一阵阵无力地抽痛。

虽然心理医生还未作出确定的诊断,张星宇心里多多少少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接受李瞳已经忘记自己的事实。但是他料不到当自己亲耳听见从她口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会这么难受。

张星宇暗自叹了口气,尽量掩饰自己心中的失落,挤出一丝微笑:“我们不只认识,而且还是恋人关系。我是你的男朋友,我叫张星宇。”

李瞳一听,不置可否“蛤”了一声,又问:“怎么可能?我不可能认识你,也对你没有任何印象。”

张星宇早就做好了准备,拿出一份旧报纸交给李瞳:“看看这个。这是你出事前两天的报纸,上面登了有关我们的新闻。”

李瞳接过报纸,难以置信地看着头版登着的照片。那照片里的一男一女手牵着手,她一眼就认出男的是张星宇。至于那个女的,她看了许久才认出原来是盛装打扮的自己!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一想到这里,她立马查看到了报纸上的日期,诧异惊呼:“2017年?你说这是前几天的报纸?这日期……怎么不是2010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