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四十五、四十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13 8:34:08pm

奇幻·玄幻


1-45

格爾無法壓抑好奇心,他走上前親自上場,既然厄臨想打那就找個更有資格的對手吧。不過在那之前……

「你這鬥氣是怎麼來的?」格爾抓向厄臨的手,沉聲問,今天下來,他第一次擺出正經的神色。

格爾原想抓住厄臨的手,但以他的高度只能抓到肩膀,他把厄臨轉向他,看著他的眼神認真的詢問。

但他怎樣也想不到,厄臨對於他的動作竟有如此激烈的反應,在他的手碰到厄臨的身體的那一瞬間,同時開啟了厄臨的防衛機制,他開始大吼,奮力甩開格爾的手,同時揮劍毫不留情的往格爾的身上砍去,若非格爾身手了得,早就被劍砍中,即使是沒開刃的劍,被人用全力打在身上一樣很有效果的。

格爾突然遭受攻擊,急忙向後退去,這才想到自己闖了大禍,原來這個厄臨王子不只是孤僻,而且還有很重的防禦性,更不幸的是,自己好像捅了馬蜂窩了。

「呃!」格爾只能站在旁邊,看著厄臨張著眼睛狠狠的瞪著自己,按照厄臨用力的程度,等一下眼睛一定會紅起來,看起來就會非常的像要把人吃了一樣。天啊!這種情況該怎麼辦?打又打不得,用說的以厄臨現在這個狀態大概也聽不見,格爾思索過後,只能苦笑再苦笑,但他也在心中發出疑問,王怎麼可能放著厄臨王子處於這個狀態?這樣很明顯的他在心智尚有缺陷或者是受創阿。

仔細回想關於厄臨的資料,格爾無奈的發現,原來厄臨跟他所在意的那種皇室爭鬥差的遠了,幾乎沒有任何的資料有關厄臨,他就像是一個被刻意遺忘的存在,雖然生活在這個巨大的皇宮中,但他卻有如隱形人一樣,完全不被發現與重視,形成一種奇妙的反差,這種狀況在普通大家族很有可能發生,但在皇室要發生實在有些困難,真難想像厄臨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在一個就算他失蹤也不見得有人會發現的地方,身旁還有非常想要他的小命的後母的爪牙,也難怪他防禦心這麼重。

然後自己就倒大楣了,揮手讓自己那新弟子走遠一些,格爾還是不得不面對他闖出來的禍,看著處於防禦狀態的厄臨,他的頭不由的痛了起來,這可怎麼辦才好。

「你們,有辦法嗎?」格爾頭痛的要命,開口向自己的徒弟求救:「誰有這種狀況的經驗?」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這種情況太少見了,誰會有經驗?就算有經驗,那也多半是強迫式的方法,誰敢用在厄臨身上?嫌命長阿?

這時候,原本在旁邊休息的傲炎放下自己的茶杯,張著大眼睛不解的看著現在的狀況,原本應該陪著他的格爾正在發呆,傲炎就這樣跑到了人群中,看見厄臨猙獰的臉,嚇的他小臉鐵青,直到這時候還是沒有人注意到傲炎已經離開原本的位置,直到他往練武場裡面跑。

1-46

這時候傲炎小個子就突顯出來了,因為場中有一圈空地,最裡面就是厄臨,而且厄臨現在的表情絕對是六親不認,誰去他都砍,這樣的狀況下傲炎竟然跑到了場中央,也就是厄臨身邊。一個人伸手卻沒有拉到,不由看著自己的手,思考要不要把它剁下來謝罪,剛才傲炎在自己腳邊的時候自己怎麼沒有注意到!他要去切腹!

沒來得及阻止傲炎,所有人臉色大變,一群人已經做出撲出去的準備,一定要在傲炎受傷前把人搶回來,沒想到傲炎似乎沒有感受到厄臨那冰冷的氣息,還加快腳步跑向他。

「哥哥,不要,別怕。」拉著厄臨的衣服,傲炎就這樣站在厄臨身邊,用他可愛的聲音說,厄臨似乎被這個聲音拉回了神志,他緩緩的放下劍,低下頭,看著拉著他衣服的傲炎,最後臉上掛起僵硬的微笑,掃視周圍一圈後蹲下看著傲炎,自懷中掏出一個小玩具,交給傲炎。

傲炎高興的得到新玩具,但他拿著玩具,眼睛卻還是緊張的盯著厄臨,直到確定厄臨臉上露出僵硬的微笑,這才興高采烈的看著手中的玩具,那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木雕玩具,作工粗糙,但這是厄臨親手做的禮物,原本是打算在傲炎生日的時候送他的,現在只能先拿出來,誰叫自己嚇到了自己的寶貝弟弟。

厄臨非常喜歡傲炎,不知道是因為傲炎從第一次見面時傲炎就非常的乖巧,或者是因為天生的血緣關係,更或者是傲炎的特殊本事,他總有辦法讓人感覺到他在關心你,雖然只是一個小動作,有時甚至只是乖乖坐在旁邊,都可以讓人覺得他很窩心,這算是他的天賦吧。

厄臨常常在晚上,利用亡靈聖者那奇特的能力,藉著手下幽靈的眼睛觀察傲炎,甚至在傲炎晚上睡不著的時候陪他玩,對方不知道自己是誰的狀況下,厄臨玩的非常瘋,有一陣子還讓傲炎的炙宮傳出鬧鬼的風波,厄臨才收斂了點,但他也時常派幽靈送東西過去,每年生日禮物,固定節日的時候一定也會送東西過去,只要那邊沒有人。

「哇!」一點也沒嫌棄那個小木偶醜陋的外表,傲炎笑嘻嘻的把木偶舉高,開心的看著這個小木偶,得意的跟旁邊的人炫耀,見事情竟然這樣結束了,所有人一起鬆了口氣,然後笑著點頭贊同傲炎,讓傲炎更加得意。

安撫完傲炎小小的虛榮心,所有人一起面對事實,看著厄臨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開口,要是又碰到不能碰的逆鱗怎麼辦?最後還是格爾鼓起勇氣:「厄臨王子,可以請問,您從哪學來的鬥氣?這又是什麼鬥氣?」

厄臨看著格爾,最後走到旁邊,在自己的外套中掏出紙筆,寫下:在書庫的角落中找到的,名字是灰色迷霧。

格爾不懷疑厄臨的話,畢竟皇宮的書庫中真的是什麼都有,有一卷沒有記載的鬥氣法訣是正常的,至於厄臨的劍術,就一定是有另一個師傅,這點格爾不打算理會,他在意的是那個名字,灰色迷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