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68 不就是十九岁吗 - 连碰都不让他碰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08 3:58:30pm

都市·爱情


张星宇这才恍然大悟。

照这样看来,李瞳像是遗忘了最近七年的记忆。

于是为了确定,他问道:“那你认为自己现在几岁?”

李瞳不假思索回答:“不就是19岁吗?”

她的回复,确定了张星宇的怀疑。

他轻轻拉起她的手解释:“现在是2017年,你今年26岁。 你发生了车祸,受了重伤。虽然医生还没下定论,但从现在表面的情况看来,你像是失忆了。你的主治医生说她会安排让你进行详细的心理检测,到时就能确切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李瞳茫然地看着张星宇,对他刚刚说的一番话完全无法消化,摇着头:“我……我不明白。26岁?又不是拍电影,这怎么可能?”

跟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有镜子吗?”

张星宇不知道她想干嘛,但还是环顾病房,最后发觉卫生间里有镜子:“厕所里有,你想做什么?”

李瞳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下床:“我想照一照镜子!”

张星宇立刻阻止:“你先别忙着下来。你刚刚才比较好一些,体力还没恢复,下床可能会摔跤!先等等。”

说完,他马上站起来,小心翼翼把李瞳公主抱进了怀里。

李瞳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做,在她现有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抱着呀!而且对方还是一个陌生的大帅哥,她顿时满脸羞得像只煮熟的龙虾那么红彤彤的。

她本来想叫他把自己放下的,可是却又急着照镜子,于是只得强忍尴尬,像块木头一样,硬邦邦地呆着,一动都不敢动一下,那姿势别扭的不得了。

另一边的张星宇在一把抱起李瞳时,感觉到怀中人的体重明显轻了许多,心里一阵心疼,不由得爱怜地把如今瘦得像纸片人一样的李瞳抱得更贴近自己一些,此举让已经羞怯不已的李瞳更是难为情,又怕张星宇看到脸上的窘态,万分不好意思地咬着唇,把头垂得低到那抵住锁骨窝的下巴简直都要嵌进骨头里去了!

张星宇把李瞳抱入卫生间,站在镜子前面,李瞳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镜中的自己。

因为车祸受伤的关系,她的脸上有一些擦伤和淤青。

除此之外,虽然样貌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却明显和她自己记住的样子不同了。当中最大的不同就是头发长了。

镜里的她,因为刚刚不久前进行了开颅手术的缘故,头上有一部分的头发被剔除,因此现在她头上顶着的是局部光头又参差不齐的怪异发型。不过即使是这样,从那些剩余的头发的长度还是可以看出原有的及肩长度。十八九时的李瞳蓄的是学生头的齐耳短发,而那也正是她最后记得的自己的模样。

看来张星宇的话句句属实,现在已经是2017年,而她也正是26岁呢。

自己好像真的是因为车祸,所以失去了部分的记忆。

她很自然地把视线转移到镜子里的张星宇脸上。

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不过光凭外表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26岁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竟然能够和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成为恋人?

19岁的李瞳处在的是一个自怜自艾的阶段。

那时,母亲刚刚去世,一生贫苦的她没给女儿留下什么,因此李瞳没法和其他同学那样在高中毕业后上大学,必须开始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养活自己。

学习成绩一向不错的她虽然试图说服自己不上大学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其实心里满满都是遗憾,甚至还有一些不甘。

看着高中同学们,包括学习成绩不如她的那些,都纷纷在脸书上晒着大学里多姿多彩的新鲜人生活,她心里真的十分羡慕。但是,除了羡慕,她也不能做什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牙根继续自己一个人坚强地生活下去。她就这样孤单地一边打两份工维持生计,一边希望能够找到一份更稳定的好工作。每天忙着打工的她,根本没有时间交朋友。再加上自卑的关系,也因为生活差距越来越远的缘故,她和以前的同学也慢慢断绝了往来。

19岁的她,正值人生最低潮的时候。这样的她,根本不曾也不敢妄想会遇到一个像张星宇这样的男人。

见怀里的李瞳怔怔地望着自己发呆,张星宇怜惜地在她额头上深情轻轻一吻:“别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我知道你现在想不起我是谁,但我不会放弃。我一定会帮助你恢复记忆。”

他的这一吻又让李瞳全身紧绷,又一次害羞地低下头。

他把她抱回病床上后,李瞳再度拿起了那几份两天前的旧报纸,开始阅读了起来。她看着报章上所报导的关于她和张星宇之间的事,脑子里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没两样。

一旁的张星宇见她目不转睛地阅读着一份又一份的报纸,怕她太过劳神,就倒了一杯温水拿到她身边:“先休息一下,喝点水吧。”

李瞳听话地放下手中的报纸,伸手接过杯子。

张星宇关心地问:“你看了这么多份报纸,累吗?”

李瞳摇摇头。

张星宇又问:“饿了吗?想不想吃东西?”

她照样摇摇头。

望着李瞳憔悴的脸庞上贴着一丝秀发,张星宇情不自禁就伸出手想帮她拨开。可是李瞳一见张星宇的手趋近自己的脸,紧张的她本能地快速别过头去避开了,不敢正眼看他。

李瞳这个无心的反应,让张星宇倍感心酸,霎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一只手臂悬在半空,就像是凝结了一样,再也不动。

连碰都不让他碰了呢。

曾经是最亲密的两个人,曾经是那么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的她,现在竟然就像个全然陌生的人一样回避了自己的触摸。

张星宇无奈地抽回自己的手,哭丧着脸无语地坐着。

顿时,病房里面只剩一片夹杂着空调低沉白噪声的冷场,冷清又冷寂的氛围将张星宇内心的无助感无限放大,让他好想大声呐喊 。

半晌,正当张星宇终于决定收拾起感伤的心情,想要结束这段胶着的场面继续和李瞳聊天时,他一抬头却见到正望向门口的李瞳那原本怯生生的脸上竟然徐徐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自李瞳苏醒到现在,张星宇还是第一次看见她露出这么靓丽的笑容呢!

背对着房门的他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能够如此牵动李瞳,还让她笑得这么开心,于是就转回头查看。没想到一看,他的心就没来由很不是味道,一股酸酸浓浓的嫉妒瞬间涌上了心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