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3-1 豬與狗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2 8:03:11pm

奇幻·玄幻


橙黃夕陽暈染了蒼穹,地平線邊際的淺紅色天空與黃昏勾勒出絢麗的晚霞。映照成橘黃色的雲朵呼嘯而過,除了風聲,只剩下寂靜。

乘著哈畢翼格飛行已經五個小時了,皇宮之地似乎比想像的還要遠。

長時間飛行所帶來的精神疲勞極為嚴重,即使哈畢翼格背上的羽毛是軟綿舒服的極上坐墊,同伴此時依然陷入沉默。

允望低頭撫摸哈畢翼格的背部,來來回回的撫摸彷彿成了機械性動作,眼神裡盡是迷茫;允希望向即將沉落西方地平線上的夕陽,擔憂的愁緒讓她漂亮的眉毛不由自主地往中間擠壓;神武則雙手環胸低頭閉著眼睛,貌似小睡中。我注視前方一望無際的景色,心神不在其中,忐忑不安的情緒環繞心頭。

這趟旅途主要有兩個目的。

對允希和允望而言,最終目標是解放天鳴國人民的靈魂,讓世界恢復原本的樣貌。

另一則是尋找回到白清帝國的傳送門,好讓我們回到故鄉【熙月村】。

……這樣一來,不就要和允望她們離別了嗎?

我甩了甩頭,將多餘的思緒趕出腦海。現在首要擔心的是我們究竟能不能獲得最終勝利,要是沒辦法打敗黑教皇,那後續什麼的也不會有,因為那時的我們早已成為無法說話的冰冷屍體了。

我低頭注視穿著白色皮套的雙手,自己究竟有沒有能力保護他們呢……

『大家,已經可以看見【皇宮之地】了。』

允望的聲音喚醒了眾人,紛紛站起來探出頭眺望前方,皇宮之地確實就在眼前。

『這根本就是一片大陸……』低沉的驚嘆聲從神武口中發出。

他說的沒錯,這已經可以稱為大陸而不是一座島了。

即使與最終目的地仍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但那座閃著金色光芒且過度輝煌的皇宮卻清晰可見。陸地的面積比我們去過的任何一座島都還要大上好幾十倍,而皇宮佔了三分之一的島面,剩下的三分之二分別被高山和樹海佔據。

我總覺得,皇宮周圍圍繞著一股黑暗氣息,不詳的感覺從心底深處湧了上來。

不行。我再次甩了甩頭,想再多也沒用。我的視線依序落在並肩作戰許久的三位同伴臉上。看著他們的臉龐,不詳的感覺彷彿隨風而去,煙消雲散。

沒錯,我不該質疑自己能不能保護他們。而是無論情況多惡劣,不論敵人多強悍,我都會用這雙手,保護同伴的性命。

絕對,要保護他們。

۞۞۞۞۞

由於哈畢翼格的身形實在過於龐大,直接降落在皇宮前就好像在和敵人說『我來玩咯』的感覺,對方也不可能笑著回我們『歡迎來玩』之類的話語,於是允望讓哈畢翼格降落在稍遠處的山坡上,然後打開召喚門讓哈畢翼格回到猛禽之森。

『哈畢翼格不能成為戰力嗎?』我有點不明白允望為何要把它放回去,畢竟哈畢翼格體型就像座城門般巨大,就算只是看看也能起到威嚇作用,如果加入戰局肯定會成為很好的戰力。

『可以啊。』

『那妳怎麼放它回去?』

『嗯,該怎麼說呢……當它穿過召喚門那一刻,我和哈畢翼格就會產生某種羈絆,在它還未通過召喚門回到原本的地方,我身上的魔力便會一直被哈畢翼格吸取,作為支付召喚它的代價。現在要闖入敵人的大本營,我想,還是保留多一點魔力以防萬一比較好。』

『可是剛才飛行了那麼長時間,妳現在的魔力……』神武把我的疑問搶先說了出來。

『別擔心。』她閉上眼睛,片刻,說道:『還足夠我放出二十次升級版的雷龍咆哮。』

……那就是魔力很充沛了。

相信我,如果真的需要施展二十次雷龍咆哮,就算我們不被殃及池魚觸電死,也會因雷龍破壞皇宮而坍塌下來的碎瓦給壓死。

我沉下臉來,深吸一口氣,看著一路走來的夥伴們,下定決心般說:

『走吧。』

夥伴們認真且齊聲回答:『嗯。』

隨即邁開腳步,往最後的戰場前進。

۞۞۞۞۞

蒼穹已降下幕簾披上黑夜的外衣,星光盡著本分一點一點地閃爍,暗藍色的滿月看似充斥著不詳的氣息。

從出發到現在,不詳的感覺已經出現三次。

究竟是我太膽怯還是憂愁感太重?

都到這個時候了,拜託對自己的劍技有自信一點。

我們來到皇宮城門前不遠的山丘上,藉著夜晚的黑來隱藏身影。在近處看皇宮,才發現它富麗堂皇到一個極致!

金黃色的城牆——該不會真的是金子砌成的吧——高聳入雲;無數的拱窗中散發微微橘色的亮光,推測應該是蠟燭或油燈的光芒;兩片看起來很沉重的城門理所當然也是由金塊所鑄造;城門上方掛著大大的牌匾——【黃金城】。

……

我頓時無言,這名字實在是太俗了,卻又恰當得無與倫比……

總之眼前金碧輝煌的奢侈豪華皇宮,在這漆黑野外散發出格格不入的耀眼金光。

我將視線從城門上收回往下看,卻發現……

『該死!竟然有護城河!』

護城河大約三公尺寬,圍繞皇宮一圈,唯一入口是城門前的那座吊橋。當然也是金光閃閃的吊橋,這黑教皇還真是揮霍啊。

我往護城河仔細一看,河面似乎飄著什麼深褐色的……木材?

噗通!木材沉下……不,那是鱷魚般的魔物!滿嘴尖牙和巨大強壯的尾巴紛紛顯示它並不好惹。

『是六腳鱷,別名水中殺手,在水中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尾巴破壞力很強。看來跳下護城河游過去是不可能的了。』神武像是看穿我的思緒,解釋道。

城門有兩個守衛,分別在左右兩邊站崗,但那並不是人類,而是一隻狗和一隻豬。

它們……該用【它們】嗎?畢竟人家是雙腳走路,手拿長矛,身高如普通人類般的高度,只不過看起來像戴上了狗頭和豬頭的頭套而已嘛,還是用【他們】來稱呼【他們】好了。啊,他們各自的屁股上還有狗和豬的尾巴,正隨著他們走動而左右搖晃。

『狗頭與豬頭組成的守衛啊,看起來很弱,應該可以一箭貫穿頭部斃命。可是這樣的話腦漿會灑滿一地,回收箭矢會變得很噁心……』神武一臉不以為然地說出很讓人毛骨悚然的狠話。

『吶吶,我們要偷偷溜進去,還是破壞城門大搖大擺走進去?』允望頂著一副小孩第一次拿到武器的興奮表情問道。

允希瞪大了黑色雙眸,接著以有點責備的語氣回答妹妹的提問,『當然是溜進去啊,這樣才不會引起敵人注意,而且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戰鬥。』

——當然是破壞城門,然後一路殺到黑教皇的房間啊。

原本我想這麼說。但看見神武贊同允希所說的避免戰鬥時,我便收回差點衝出口的話。

『你們看那邊。』

我們視線隨著神武指的方向看去,發現有一狗一豬正拉著推車往城門方向走去。

不必等神武開口,我也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

連哀嚎的機會都沒有,一狗一豬就這樣死在神武的箭下。

突然替它們悲哀了起來,好好的狗和豬不當,偏偏來當狗頭人身、豬頭人身的魔物幹嘛呢,何必呢。

『這是什麼啊……是乾草!』允望掀開推車後方的麻布,露出一大堆乾草。

允希走上前摸摸乾草堆,說:『我們就藏身在裡面吧,雖然這樣對神武先生你們似乎不太好意思……』允希說到最後幾乎變成氣音,並且帶著愧疚的表情低下頭。

神武揮一揮手表示:『妳們就安心躲在乾草堆裡,拉車這種粗重活讓我和啟人來就可以了。』

你要討允希歡心就自己討,我可沒答應啊!

『嗯?』神武銳利的鷹眼彷彿感知我在罵他似的瞪著我。

我沒志氣地換上一副笑臉附和:『我最喜歡拉車了!』

۞۞۞۞۞

雖然剛才拉車的一狗一豬擁有人類的身軀,但其頭上卻是貨真價實的狗頭與豬頭。就算套上從他們身上扒下的連帽斗篷,臉部也被兜帽遮住了一半以上,我實在很懷疑以這爛透的偽裝拉車過去,他們會不會放下吊橋讓我們進皇宮。

不過話說回來,還真費力……沒想到這兩姐妹看著嬌小,可拉起來卻那麼重……

在我邊想邊用上吃奶的力氣拉車時,我們已經來到護城河前了。我和神武把頭壓得更低的,盡量不讓守衛看見我們的臉。

『放下吊橋!』豬頭守衛隨便看我們一眼便往城門裡喊道。

狗頭守衛舉起手阻止同伴:『該檢查一下吧?』

『有什麼好檢查的,肯定是我們的人啊。』豬頭守衛沒好氣地回應。

『等等,好像有點奇怪啊……』

糟了!狗頭守衛起疑心了!果然這種騙小孩的偽裝根本瞞不過他們。

『奇怪?哪裡奇怪了?』豬頭守衛不耐煩地回問。

狗頭守衛挺著鼻子咻咻聞了一下,『味道好像不一樣。』

『可是我什麼也聞不到吶。』

『你的是豬鼻子,只會聞到飯菜香,怎麼比得上我靈敏的嗅覺?汪!』

『雖然我聞不到,但看他們的服裝就知道是我們的人啊!就快要換班了,不要那麼多事啦!裡面的,快放下橋!』

果然是人頭豬腦……不,是豬頭豬腦。

轟!嘎、嘎、嘎、嘎、嘎!

巨大的金橋邊發出沉重的聲音邊緩緩下降,直到在我們面前形成一道連接至城門的平面路才停止。

我和神武重新捉起車手把,小心翼翼地拉車走上金橋。

這時,狗頭守衛說了句話讓我的心頓時涼了一半。

『我還是覺得很古怪。』他握著長矛走向我們。

我咽了口唾液,輕聲問神武:『怎辦?』

神武冷靜地用氣音回答我:『先別輕舉妄動,這裡離城門還很遠,如果他們收起吊橋,我們便沒辦法進去了。』

隨著狗頭守衛靠近,我的臉更往帽子裡面鑽,心臟劇烈地撞擊胸口。

這時,後方的豬頭守衛突然喊道:『喂!就讓他們過啦,你沒看見後面都是乾草堆嗎?那絕對是纓牛大人的食糧啦,別節外生枝吶!要是耽誤大人的用餐時間,你我的頂上獸頭也就不保了。』

原來這乾草是某位達官貴人的食糧啊?但狗頭守衛似乎沒有要理豬頭守衛的意思。

我眼角末端出現狗頭守衛的靴子,他已經來到我們面前了。

『你,把帽子掀起來!』

我悄悄將左手移到腰間劍柄上並試圖平緩有點雜亂的呼吸。

眼見我毫無反應,狗頭守衛提高聲量再次命令道:『我叫你把帽子掀起來,聽見沒!』

唉,放我們進去不就沒事了。

綠光一閃,一顆狗頭咚一聲落地。

我的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鞘,狗頭守衛連哀嚎的聲音都來不及叫出,便在一秒後成為空中飛舞的碎片。

『敵、敵侵啊……』豬頭守衛打算轉身往城門奔跑呼叫救兵時,神武已經發出一支箭矢穿過他的頭部。豬頭守衛同樣化為耀眼的多邊形碎片,成為箭下之魂。

這兩個守衛竟然一擊斃命,是他們太弱還是我們的等級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忽然,皇宮裡敲起響亮的鐘聲,隨即一股騷動與吵雜聲傳進我們的耳裡。

我回頭對乾草堆的方向說:『出來吧,結果還是驚動對方了。』

從乾草堆裡跳出兩個女孩的身影,姣好的身材與天仙般的美貌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荷娜多姿的妖精。

突然,腳下傳來一股震動,吊橋隨即緩緩升起。

『他們打算拉起吊橋!快往城門跑!』原本應該是我這個隊長說的台詞,卻被神武搶先說了出來。

算了,這不是計較的時候,反正比起我來,神武還比較有隊長的領袖風範。

當我們往城門方向奔馳、踏上門前土地那一刻,吊橋在我們的身後完全豎立起來,順利抵達同時也意味著我們連逃跑的後路也一併消失了。

眼前的巨大城門慢慢往左右兩邊打開,視野中陸續出現許多豬狗士兵,各個手拿長矛,身披灰黃盔甲,目露凶光警備著我們。

在眾多士兵圍起的豬狗牆中,兩道魁梧的身影出現在豬狗牆後方。豬狗士兵分成左右兩邊開了一條道路,魁梧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到月光下,露出其真面目。

接著,所有豬狗士兵擺出敬禮姿勢,齊聲說:『豬彭大人!狗遊大人!』

……

蛤?豬朋狗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