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3-2 完胜的新力量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3 9:05:26pm

奇幻·玄幻


『啊~~真是麻煩啊~~什麼入侵者的,你自己解決不行嗎~~』

說話拖著尾音的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豬頭人身怪物,體型臃腫,引人注目的肚腩每走一步都會隨之振動。鐵灰色盔甲護住兩肩、胸口、下體等要害處,腰部掛著數十片小鐵塊,乍看之下宛如鐵製的草裙,不時發出哐啷聲響。

它一手拖著看起來很沉重的五角尖耙,尖刺在地面劃出明顯的五道泥痕。一對濁黃色眼珠子散發出不屑的氣息直盯著我,豬鼻直挺挺哼著臭氣,兩隻大耳朵難看地垂著。

『用你的豬腦好好思考,一個打四個的情況下我哪有勝算?』

回應的人……不,回應的同樣是狗頭人身,身高和豬頭人差不多,不同的是它身材魁梧健碩,鐵製鎧甲覆蓋手臂、大腿、胸前處,腰部繫著閃閃發亮、刀身彎曲的月牙刀,下垂的雙頰讓它看起來像是溫順的哈巴狗,然而雙眼卻流露出極重的殺意,彷彿恨不得把我們撕成碎片。

就它們手上的武器與率領眾狗眾豬的領袖氣勢看來,肯定是皇宮裡的高階幹部之類的。

『吶~~這次你要好好努力啊~~不要像上次那樣~~害我跟著被翔龍老大罵得狗血淋……』

『你再說一次!』

狗頭人突然怒斥身旁的豬頭人,一雙凶狠的狗眼霎時瞪過去。

但豬頭一臉歉意都沒有,繼續說:『只是個比喻啊~~確實有句成語要狗血淋頭嘛~~不好意思囉~~那次被罵得很慘,這次不可以再放他們走了~~』

上次?可這是我們第一次來啊……話說這拖長的尾音真想一劍砍過去讓他哭著喊爹娘!聽著就覺得很煩!

狗頭人冷哼一聲,『上次是我輕敵,這次一開始就要全力以赴!還有,上次是你為了保命而答應帶他們進皇宮,所以才被龍老大責罵的!』它邊罵邊抽出月牙刀,在手中熟能生巧地甩了兩圈。

他們口中的【他們】究竟是誰?

『那豬頭也太噁心了啦……』允望皺著眉,身子幾乎躲在我後方說道。

我往豬頭人方向看去,右手不自覺握成拳狀,額上的青筋應該也爆發出來了。

那隻豬頭人正露出猥瑣的表情看著允望,舌頭來來回回舔著嘴唇,噁心的粘稠唾液不斷往下滴,胸前的護甲早已濕透,怪噁心巴啦的!

它兩眼在允望和允希之間來回遊移。允希似乎也感受到這不舒服的視線,連忙躲到神武身後。

狗頭人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冷哼了一聲,『那兩個女的我就識相點交給你應付,反正我對女人沒興趣。我對付這個拿劍的,小弟們對付拿弓的那個!』

『是!』眾豬狗齊聲回應,隨後整齊一致拿起長矛指向我們。

砰!

鴉雀無聲。

氣勢磅礴的小嘍羅們瞬間安靜下來,就連豬彭狗遊也瞪大了雙眼,對眼前的情景感到不可置信。

原本站在我左前方大約十來只的小嘍羅,此時只剩下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和在空中飄散的多邊形碎片。

狗頭人率先反應過來,將【驚恐】這個表情詮釋至淋漓盡致,結巴地叫道:『你、你、你做了什、什麼……』

這時其他人才捨得將視線從那道裂縫和逐漸消失的空中碎片轉到我身上,臉上表情幾乎和狗頭人一模一樣,有幾隻比較膽小的豬士兵甚至已經留下眼淚了。

『我只是抽劍時順道將斬擊砍出去而已。』我故意這麼說,增加它們的恐懼。

站在第一排的豬狗士兵們微微後退了幾步,後面的也相互推擠著,誰都不想被擠到第一排。

哈!起震懾效果了!

『別、別、別怕!』狗頭人怒喝逐漸被恐懼支配的下屬們,『那樣強力的斬、斬擊,不可能連續趴出的!』

真可憐,怕得連咬字都不清了。

至少它還有說話的膽量,豬頭人則完全處於呆滯狀態。

剎那,漫天箭矢宛如流星墜落,哀嚎聲與碎片爆裂聲不斷從豬狗牆後方傳來,一道彷彿從地獄深淵發出的惡魔話語在我後方響起:『要打便打,不打就讓路。』

神武你好霸氣!帥慘了!

此時豬頭人貌似終於從恍惚中回神,邊慌張後退邊把身旁的豬士兵推出來,大喊:『上、上啊!還在等什……啊啊!痛痛痛痛痛!』

三支箭矢分別插在豬頭人的肚腩上,形成一個等邊三角形。

『這是回敬你剛才淫穢的眼神。』

說話的是我身邊的童年玩伴。

狗頭人往豬頭人看了一眼,再轉過頭對我們怒吼:『你們太卑鄙了!趁我們說話便出手偷……啊啊啊嗚嗚!』

疾風劍光滑的翠綠劍刃上,滑下數滴暗紅血液,而狗頭人的右腳小腿也流著同樣顏色的液體。我甩走劍上的血,把劍重新架在身體正中央,腰身微微下沉,回應:『誰管你偷襲不偷襲的,明明就是你們在說廢話,我們聽不下去而已……別過來!』

我怒喝一聲,左邊數只狗士兵果真驚愕地呆站在原地。

『狗狗真乖啊。』允望笑著說,漂亮的眉毛呈彎月形。

狗頭人仰天咆哮,看起來真的很生氣。它對自己的下屬怒吼:『廢物!幹嘛聽敵人命令!統統給我上!』

聽到直屬上司發出怒吼的指令,這群狗士兵才回過神來,而豬士兵過了一兩秒也紛紛提起長矛攻向我們。

我感到身後聚集了一股強大的雷屬性魔力,深信這群士兵交給同伴對付應該沒問題。而我自己也顧不上他們,因為前方的狗頭首領此時正揮刀朝我頭上劈下!

『喝啊!』

我左手高舉疾風劍擋下對方的猛力一擊並爆出炫目的火花,劍與刀在我倆推上壓下的角力中來回移動。

『哦?小狗狗的力氣還蠻大的,不錯不錯。』我以輕鬆和挑釁的口吻說道,想要讓他逐漸失去理智。

『可惡可惡可惡!區區人類竟敢小瞧本大爺!』說完,狗頭人在月牙刀上施加更大的力量,把想要將我劈成兩半的憤怒充分表現了出來。

我稍微使點力將劍往上推,打算誘使它用力壓下,而我趁這時閃身迴避,讓它重心不穩,再給予它傷害。

可惜現實總是不如人意。

狗頭人趁我使力將劍往上推時,忽然放鬆力道並把月牙刀抽回。瞬間失去重心的我的身體往前傾,對方的月牙刀卻在這時突然轉換方向,一個橫掃往我的腹部進攻。我趕緊將疾風劍抽回來勉強擋住鋒利的刀刃,但其衝擊力道還是把我沒站穩的身子給打飛出去。

我一手護著身體準備接受側身撞上牆壁的痛楚時,卻意外傳來軟綿的感覺。我往牆面看去,一團軟綿綿的棉花正逐漸散去。將視線從棉花上拉回來並轉到混亂的戰場上,允希那宛如聖母的身影立即出現在我視野裡。

她朝我點了點頭,然後我的身體在下一秒被淺綠色的光芒包覆。半秒後,綠光分解成光點散去,一股奇妙的力量灌入身體,這感覺……是速度!

我腳下一蹬,閃現到狗頭人面前,在他因吃驚而瞪大眼睛的剎那,疾風劍便在它胸前劃下一道X形傷口。它震驚的雙眸瞬間閉上,整張臉扭曲成痛苦模樣。從吃驚瞪大雙眼到痛苦閉上眼睛,如此巨大落差的表情只在一秒間裡迅速轉換。

這時,眼角突然瞄到有二豬一狗士兵正在允望身後以匍匐前進的方式爬去,看似想要從後偷襲。

我在狗頭人的側腹補上一劍後,再一腳將他踢倒,然後一個箭步往允望的方向奔馳而去。

我站在他們身後,俯視趴在地面的二豬一狗,不屑哼了一聲:『就算是魔物,好歹也是男人,偷襲弱女子這種行為,不感到羞恥嗎?』

二豬一狗嚇了一跳,甚至忘了站起身與我對抗,繼續趴在地面,抬頭驚恐地看著我。

狗士兵戰戰兢兢地說:『弱……什麼弱女子……她這個模樣怎麼看……都、都、都不像是弱女子吧……』

聽完狗士兵的投訴,我將視線從它身上移到允望的背部,後者此時正用魔杖放出三匹魔法製成的狐狸,分別是火焰的赤狐、水流的藍狐和土石的褐狐。三隻屬性各異的狐狸張開大嘴,在場上一口一士兵地廝殺。

這樣看起來,允望確實和弱女子三個字扯不上邊,倒還比較像大魔王呢。

這下無法反駁了,他們說的是事實,於是我硬掰個理由混過去:『反正偷襲女生就是你們的不對啦。』

二豬一狗終於從趴地的姿勢跳起,其中一豬舉起手中長矛,大聲叫囔:『跟他說那麼多幹嘛!兄弟們,我們上!』

嗯,作為一隻豬,你算很勇敢了。

疾風劍在眨眼之間劃出三條翠綠色的弧線,二豬一狗也隨之消失。

『竟敢無視我!喝啊啊啊啊!』

糟了!一時卸下心防沒注意後方的動靜!

狗頭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身後,高舉的月牙刀瞬時來到我面前!

咻!

『啊嗚~~~』

一支紫色箭矢伴隨著哀嚎,精準地刺入狗頭人的左臂。

受到突如其來的攻擊,狗頭人露出痛苦的表情,臉頰不時抽搐並瞬間停下攻擊。但痛苦的表情一閃而逝,月牙刀在半秒後依然奮力往下揮砍。

多虧神武幫我爭取的半秒,已經足夠讓我提劍抵擋——

『麻痺衝擊!』

一道強力的黃色魔法忽地從我身後竄出,直接命中狗頭人的胸膛,濃濃的燒焦味瞬間爆散開來。

『嗚咕!啊啊啊!』

霎那間,無數的黃色荊棘纏繞狗頭人的身體,並出現麻痺狀態獨有的抽搐動作。他手中的銀刀維持在空中的姿勢停止不動。

我並未因此而傻傻佇立在原地等待狗頭人從麻痺狀態中恢復。我縱身一跳,將風屬性注入劍身,劍尖處往前延伸了大約七公分的隱形風刃,來到狗頭人上方。準備往下揮劍前一秒,一道紅光打中我的身體,沒有任何不適,反而從裡邊湧出一股力量,接著聽見允希在身後喊道:『去吧,啟人先生!』

我將允希賜予的力量全數灌入在手中的劍,毫不猶豫往下揮砍。

實體的劍刃劃過狗頭人的左耳,看不見的風刃利落剖開狗頭人的身體,上半身與下半身頓時一分為二。

這次他連轉換表情都做不到,直接化成碎片。

清脆的爆裂聲傳遍整個戰場。

此刻安靜得不可思議,可以清楚感受到每個人的視線都落在我身上。

其實我也有些驚訝,沒想到狗頭人的實力那麼弱……還是我變強了?

我用的明明是疾風劍而不是攻擊力大幅增加的夜行者……難道剛才那道紅光是提升攻擊力的支援魔法?是的話那就太棒了,我還以為非得吃苦得要命的憂麝草才可以獲得短暫增加攻擊力的效果。以後可以讓允希多多施加這道紅光魔法給我,戰鬥起來肯定輕鬆不少。

我從單腳跪地的姿勢站起,抬起頭的瞬間便從原地消失。雙腳以極高的速度在戰場中奔跑,可以清楚看見每個夥伴臉上的有些驚愕的表情,而對方士兵則露出恐慌的神情。

我也明白啦,畢竟他們的首領被我瞬間打敗,而且還慘遭一分為二那麼可憐,證明我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恐慌也是情有可原。而現在,我又彷彿在戰場上隱形,不見人影,也無法得知什麼時候會從什麼地方砍來,陷入恐慌真的是再正常不過了。

話說回來,允希這支援魔法還真好用。雖然我本身的速度已經很高了,但全力奔跑的話還是會留下殘影。現在在他人眼中,我等同於隱形的高速奔跑,證明了剛才那道綠色光芒是擁有【加速】效果的支援魔法。

為什麼不一開始就用呢?

比較可能的解釋是這類支援魔法都有時效性,會隨著時間而失去效果。既然如此,那我得趁【加速】和【提升攻擊力】效果消失前,把場上的小兵都解決掉才行!

『啊啊啊!嗚嗚!吼呀丫丫!』

疾風劍所經過之處,都會聽見這類的哀嚎聲,然後迅速轉為碎片破裂聲。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被什麼攻擊,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命喪黃泉。

另一方面,神武還在和肥豬首領打游擊戰。

那肥豬的攻擊一次都無法命中目標。每當神武以分毫之差側過身體讓肥豬手上的五角尖耙往地面轟去時,便會在旁迅速補上一箭。最誇張的是無論什麼姿勢,神武都可以抽箭再射出。有些超越人體極限的身體彎曲,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視覺上讓人顫栗不已。

此時,豬頭人全身上下滿滿都是箭矢。

這樣還不死,生命力也有夠頑強的。

允望不斷使用火和雷魔法交替攻擊士兵,而允希則站在妹妹後方施展一道半球形的防護罩將豬狗士兵隔離在外,好讓妹妹不受敵兵打擾,專心攻擊。

我則負責當個隱形的鬼魅,持續攻擊餘下的士兵,偶爾會彎腰閃過允望的魔法攻擊和神武的凌厲箭矢。這也怪不得他們,高速奔跑快得連殘影都看不見,當然只能由我主動閃避攻擊了。

不消一會兒,小兵已全軍覆沒,現場只剩下豬頭人。

『呼……呼……呼……』

肥豬喘著大氣,圓鼓鼓、油膩膩的肚腩隨著呼吸而撐大縮小的,身上的箭矢往前往後地擺動,著實有趣。

眼見自己的同夥狗頭人瞬間被消滅,上百個士兵也在幾分鐘內化為我們的經驗值,然而這肥豬卻沒有逃跑的意思,讓我頓時對他的膽量產生佩服。

他抬起頭,目露凶光,油膩的肥唇緩緩開啟:

『可以……可以放過我嗎?』

……我才稱讚你勇敢,你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