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3-3 魔法箭·繁星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4 6:36:26pm

奇幻·玄幻


意料之外的話語讓我們四人面面相覷。

我擔心的是,他打的是什麼鬼主意?

我往前一步,帶著有點強硬的口吻道:『你覺得可能嗎?』

豬頭人忽然下跪,整個肚腩和豬鼻子都貼到地面去,濃厚哭腔從他嘴裡發出並參雜著吸鼻涕的聲音,『求求你們不要殺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你們!』

喂喂……怎麼變成我們是大反派的感覺了?這個故事不是叫《誰說短命不能當魔王》啊!

『他看起來好可憐喔……』

這是苦肉計!允希不要上當!

『怎麼可能放你走?萬一你回去叫救兵怎麼辦?』

嗯嗯,還是允望理智些。

『絕對不會!我以肚腩上的肥油發誓,絕對不會叫救兵!』

你肚腩上的肥油是拿來發誓用的嗎!

『別信他。』神武冷冷地說。

『弓箭手大人~~求求您相信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給我條活路就好了~~』

豬頭人邊說邊使用特技將口水鼻涕眼淚全都混在一起……至少在我看來是特技。肥豬利用肚腩的彈力咚咚咚地跳到神武面前,緊緊抱著他的大腿。看見那堆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鼻水的混濁液體沾上神武的緊身褲時,我們三人默契地往後遠離了好幾步,我還因此被神武瞪了一眼。

『不、不如讓我來為您們帶路吧?這皇宮之地很大~~有我帶路肯定事半功倍~~』

神武抽出三支箭矢,架在弦上,瞄準豬頭人,『我怎知這是不是陷阱?我們自己找路就好了,你還是死在這吧。』

『不————!』殺豬般的淒厲叫聲在廣場中迴盪。

除了神武,我們三人都摀住了耳朵。

『各位勇者大人,請務必讓我為您們帶路!皇宮裡到處都是陷阱,一不小心掉進去便會像上次那伙人一樣被其他十二魔獸打得不成人形!我喜歡你們!不想看見你們被虐!拜託,放我一條生路!』

我的神情瞬間轉為凝重,因為聽見了一些我不想聽見的事情。

『神武。』我走向前,示意夥伴後退些,接著望向半跪在地面的豬頭人問:『從剛才開始你們口中的那伙人到底是誰?除了我們,還有其他擁有健全靈魂的人?』

確實有。

應該說,我唯一知道還擁有健全靈魂的,只有他們四個而已。其中三人和我還有神武一樣,都是從白清帝國來到天鳴國的子民。但我無法想像有【他】在的隊伍竟然會被打敗。

『我、我、我不知道他們的姓名,但他們三男一女,女的戴著眼鏡,一個西部牛仔、一個肌肉男還有一個超強的紅色劍士,他們都……』

豬頭人與我對上視線的瞬間閉上了嘴。

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在他看來是什麼樣子,但我知道由怒火轉化為殺氣的寒意已經洩露出去,因此他才會不自覺地遠離我。

『他們……』我伏下視線,停頓了一會,努力將下一句話說出口,『死了嗎?』

聽見最後的三個字,豬頭人幾乎都快哭出來了。

『說啊!』

『是、是!原本還活、活得好好的,可是纓牛那傢伙昨晚又再去對他們施刑,現在應該已經半死不活……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豬頭人的左手飛向空中掉在不遠處。我手上的疾風劍抵著它的喉嚨,無盡的怒火爆發,聲音因此而產生些微顫抖:『他們在哪?』

豬頭人的眼淚早已決堤,手臂斷處的鮮血和淚水不成比例,大量流出。

我怒吼:『繼續說!』

『嗚啊啊啊啊啊!』豬頭人再次發出悲鳴,因為它只剩下一隻耳朵。

它踉蹌地往後爬,盡可能地遠離我:『他、他們在地牢……穿過這個大門……』它停下後退,壓住鮮血直流的手臂斷面處,側過肥胖的身子,後方有一扇可以讓十個人肩並肩通過的超大門扉,『在前廳處往左走,經過一座中庭,走到最後會看見一座沒有窗戶的建築物,進去後右手邊有個木門,裡頭有通往地下室的階梯,那裡便是地牢……』

『走吧,去救幸平他們。』我打斷豬頭人的說話,反正已經聽見想要的情報了。我無視並越過豬頭人身旁,身後的夥伴也快步跟了上來。

忽然間,豬頭人發出凌厲的吼聲,餘下的一只手拿起五角尖耙往我攻來。

我正想用疾風劍抵擋時,一支沒有實體的巨大藍色箭矢從弓弦上射出,宛如出籠老虎的氣勢直衝向豬頭人。

藍色箭矢在空中分解成無數、帶著寒氣的箭矢,半秒後全插進豬頭人身上每一寸肥肉,精準無比。身高兩米的軀體頓時成了壯觀的箭豬,冰霜在他身上迅速蔓延開來,最後化成一座難看的豬頭人冰雕。

半饗,結凍的身體開始出現龜裂的現象,砰的一聲化成無數碎片,在月光照耀下閃著耀眼光芒。

我對著神武挑了挑眉,意思是問他沒有形體的箭矢是什麼東西。

『聚集魔力而具現化的魔法箭矢。』神武收起弓,簡短地回答我。

『這是神武先生第一個學到的魔法箭招式哦,名為【繁星】。』

『沒想到神武你也學會幫箭技取名字了啊!』允望有點吃驚。

神武臉頰頓時發燙起來,急忙解釋:『特洛伊師父說,取名字可以縮短施展箭技的準備時間,因聚集魔力化成箭矢需要在腦海模擬箭矢的形狀和威力,如果取名就會有個既定印象,不必特地花時間重新想像……啟人你那什麼眼神!』

我露出一副【相信你才怪】的表情,接著說:『走吧。聽那豬頭人的說法,幸平他們情況不是很樂觀,得趕緊把他們救出來才行。』

眾人點頭回應,然後邁開腳步跟了上來。

我推開巨大門扉,中間只露出一點點縫隙,我便迫不及待鑽進去,心裡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快步往地牢的房間前進,心裡不斷默念——

——幸平,別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