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4-1 十二魔獸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5 9:53:17pm

奇幻·玄幻


皇宮深處,一條長而寬大的走廊。

地面鋪著看不見盡頭的紅地毯,牆面上一排望去的燭台為漆黑的走道添上一絲光亮。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道閃爍著不平凡的金黃色光芒充斥著這條走道。由純黃金打造的十二座雕像分別佇立在走道的兩側,左邊六座雕像分別是豬、鼠、蛇、馬、牛、虎;右邊則為狗、雞、兔、猴、羊、龍。

十二魔獸,一支由獸人組成的強大組織。雖說對外面宣稱他們是黑教皇從地獄深淵召喚出來的窮凶極惡的惡魔,但實際上他們只是黑教皇從人世間將實力頂尖的人類與獸人,用威迫利誘的方式,讓他們為自己賣命。

不過,倒也不是十二人都是被威脅而來,總有些是原本就壞到骨子裡頭去的。

走廊盡頭是一扇金碧輝煌的巨大門扉,門的後方是一片大得不像樣的廣闊空間,挑高的天花板讓人在視覺上感覺更寬、更大、更高,而正中央的長方形大桌在這遼闊的空間裡顯得尤為突兀。

此時十二魔獸正坐在大桌旁各自的位子上,碧月·白·魔虎往桌子正中央施展【鏡月術】。隨即桌上出現城門的立體影像,四名入侵者與豬彭狗遊還有一群豬狗士兵就在十二魔獸面前的桌上交戰。

這無疑是啟人一行人在城門戰鬥的現場直播。

綺羅·綠·纓牛突然大拍桌子,嚇著幾個座上賓,額上青筋乍現,氣憤大叫:『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瞧這小黃狗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真是讓人不爽!』

『呵呵呵,你是牛,不是人,應該這麼說,真是讓牛不爽才對!』爆碎·銀·鬥兔說完又再呵呵笑了幾聲。

纓牛不忿回嘴:『去你的!想幹一架嗎!』佈滿青筋的右手又再拍了桌面一下,各人面前的茶杯跳起兩公分再砰一聲回到原處。而他的茶杯早已倒下,淺黃色液體流往桌邊滴落在光亮的大理石地板。

『冷靜點嘛,這有什麼好吵的?吵得人家心都煩了。』妖艷的聲音來自一位飄著紫色長髮的美女,她邊說話邊將胸前長髮撥到肩膀後,並習慣性地利用撥動長髮的動作向空中撒播毒鱗粉。

十二魔獸——飛炎·紫·毒蛇。

『把妳的毒粉收起來!』魔虎突然一聲怒斥,著實嚇得毒蛇趕緊將鱗粉轉化成帶有茉莉花香的粉末,和空氣中的塵埃融為一體。

『魔虎妹妹好可怕喔~』人形猴樣的十二魔獸——乾坤·橘·幻猴,不怕死地在長桌另一端諷刺魔虎。

一頭及肩紅色長發,散發無窮魅力,帥死人不償命的臉孔——疾馳·紅·柳馬無奈嘆道:『幻猴,少惹魔虎一會都不行嗎?』

魔虎聞言,低頭自個兒害羞起來,嬌羞地坐回自己位子上。

『嘖,就只是因為實力排名比我們高,就要我們對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女低聲下氣。』毒蛇輕聲對身旁的五行·時·光雞抱怨,隨即瞄了他一眼,挑眉說道:『你也對她有不滿吧?』

『小的區區一隻時光雞,不敢對任何大人有微言。』時光雞盡量保持用敬語的方式回話。他等級不足,目前還無法化成人形。現為一隻白雞外貌,雞冠鮮如血紅,身高只有一百四十五公分,雖比人類矮小,但比起同類卻又相對巨大。

即使同伴們吵得不可開交,但首領幻光·藍·翔龍依然不發一言,不動聲色盯著桌上的立體影像看。

『喔喔喔!肥豬被攻擊了!』幻猴在椅子上拍著手蹦蹦跳跳大笑道,彷彿眼前正上演一場事不關己的好戲。

這時,勝岐·靛·狗遊的右腳小腿被藍色劍士以肉眼跟不上的速度劃了一劍。十二魔獸紛紛發出驚嘆聲,唯獨翔龍與另一名將臉部隱藏在黑色兜帽裡的男性保持沉默不語。

大約一分鐘後,立體影像中的狗遊被劍士一分為二,剩下的魔獸不約而同閉上了嘴巴,神色尤為凝重。再過了數分鐘,城門三百豬狗士兵和瘾慾·黃·豬彭輕輕鬆鬆成了入侵者的經驗值,大家臉色就更加難看了。

魔虎揮手關閉鏡月術,接著說出觀看影像後得出的結論:『這批入侵者,實力似乎比起上一批還要強上許多呢。』

『不好說,畢竟豬彭狗遊是我們當中實力最弱……不,應該說差上一大截。上次那批人他們還不是一樣打不贏,搞到後來夾著尾巴難看地從戰鬥中落跑,還要勞煩本大爺去收拾他們的爛攤子。』纓牛語氣中帶著無法掩飾並相信自己實力的自傲,哼了一聲,冷說:『這次只是沒機會逃走才會死掉而已。』

『確實是這樣,哈哈哈!就算他們兩個夾擊靈鼠,我都不覺得他們會贏呢!』幻猴興奮說道。

一直保持低調的倉獄·灰·靈鼠聽到自己的名字,連忙搖手:『不不不,我何德何能可以打敗豬彭大人和狗遊大人呢,幻猴大人您就別開小人的玩笑了。』

『靈鼠,你的召喚術我們又不是沒見過。普通召喚師打開一道召喚門就很費精神力了,有天賦的召喚師頂多也只能同時打開三道門。你可以打開多少道召喚門?你說說?哼哼哼。』鬥兔話裡的諷刺意味極重。

『啊呀呀~我記得上次那批人掉入陷阱後,幻猴和鬥兔被派去迎擊,怎知也是讓人打個落花流水,最後是纓牛和隱羊去救援才得以將入侵者收入地牢的嘛~現在竟然還好意思在這裡擺著一副強者姿態呢~』毒蛇看著時光雞說道,可聲量卻足以讓全部人聽見,擺明是故意說給幻猴和鬥兔聽。

兩名幻化不完全的獸人咬牙切齒地瞪著毒蛇。

他倆的實力也還未到可以幻化人形的階段,所以對有著曼妙身段、妖艷精緻臉龐的毒蛇所發出的冷嘲熱諷,也只能摸摸鼻子把氣吞下。

畢竟對方有足夠的力量從一條紫蛇完美化成一名讓人悸動的美艷女人,這等實力顯示了毒蛇與幻猴、鬥兔的實力之差。

然而,纓牛似乎沒察覺到這段話的諷刺意味,自顧自地接下鬥兔剛才的話語:『我記得靈鼠可以打開三百道召喚門是吧?真不明白你為何要刻意隱藏自己的實力!』他站起身,面對靈鼠,大力拍打自己的胸口,『男人就該像我這樣,把自己的實力展現出來!』

別看纓牛說話直來直往傻裡傻氣的,他的實力在十二魔獸中算是數一數二的強悍,因此擁有人形外貌也是理所當然的事。粗曠的身軀、光禿發亮的頭頂上,左右各有一隻牛角、全身肌肉宛如岩塊、一條牛尾巴總是嫌著礙事而綁在腰上。

聽見他們句句話中有話,靈鼠依然保持氣度,畢恭畢敬微笑回應:『纓牛大人、鬥兔大人,您們太抬舉我了。三百道召喚門只不過能夠召喚一般小老鼠,並無法造成什麼戰鬥力。』

『切。』鬥兔眼見自己的挑撥計不成功,反而自個兒生起悶氣。

『話說,那白色長袍的女人看了真不順眼,裝出柔弱的樣子,博取需要男人保護的假象,噁心死了!』毒蛇說完還翻了一個白眼。

『是嗎?我倒覺得她挺可愛的。』柳馬一臉興趣盎然,嘴角微微上揚地說道。

『就你們這些蠢男人才會喜歡這種裝模作樣的賤人!呃……龍哥我不是在說你……』毒蛇望了翔龍一眼,確定後者沒有因此而生氣後,繼續吼道:『總之,這白袍女人交給我!』

『誒誒?可以自由選擇入侵者嗎?那我選使用黑魔法的那個女孩,就算透過鏡月術觀看,也可從她身上感受到強烈的魔力,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喜歡!』魔虎彷彿一個可愛清純的小女孩得到新玩具般興奮拍手。

傳聞,魔虎是翔龍在某處領養的人類小孩,這一點從她身上完全看不出有獸人象徵的外貌就可略知一二。就算是實力達到頂峰的獸人,外貌上還是會露出一些特徵,如纓牛的牛角、毒蛇的舌信、柳馬的馬尾。但和老虎有關的任何特徵,都沒在魔虎身上看出來,因此才會有魔虎其實是人類小孩的傳聞。但魔虎魔力高超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實,真要打起來,恐怕這裡所有人一起上也未必碰得到她一根小指頭。

當然,翔龍除外。

不過,這裡除了魔虎和毒蛇是女性之外,剩下的——包括已經戰亡的豬彭狗遊——清一色都是男性,他們壓根沒想要對允希和允望兩個女人動手。既然魔虎看上了,倒也樂得輕鬆。

『那名魔弓手,我要了。』柳馬邊說邊將額前紅髮往上輕撥,秀出他俊美精緻的臉龐,展現其容貌可俘虜天下女人心的自信……可惜,這裡都是男的。除了正值花樣年華的魔虎會因此而著迷外,剩下的魔獸只感到做作、噁心的負面感受。

幻猴忽地從椅子跳到桌上,邊跳邊爬來到柳馬面前,笑嘻嘻直視對方的淡紅色眼珠子,說道:『我早就想要銀髮那小子的耶,讓給我啦!』

幻猴一直以來都不太怕柳馬,倒不是後者的實力普通,而是比起脾氣暴躁的毒蛇,溫和的柳馬比較不容易動怒。

柳馬曾經有次和毒蛇喝下午茶閒聊的時候說過:『生氣會容易有皺紋,所以我都保持心境開朗,讓肌膚處於滑嫩美白的狀態。

但此時柳馬少有地皺起眉頭,伸出掌心攤在在幻猴面前說道:

『不,我堅持。那小子是難得一見的魔弓手,要是來了個弓箭手我倒還可以讓給你。不過天鳴國已經好久都沒出現魔弓手了,既然有這個機會,我誰也不讓。』

幻猴氣得原地蹦跳,大叫:『那我們來打一架,贏的人拿走!』

說完,幻猴憑空拿出根橘色棍子,縱身一跳,在桌旁空曠處落地,擺起架勢等著柳馬。

柳馬冷笑一聲,『總之我勢在必得,要打便放馬過來!』

說完最後一句話才發現自己本身就是馬,暗自慶幸現場沒人吐槽這句話。

『不、不阻止他們嗎?』時光雞戰戰兢兢問身旁的毒蛇。

『幻猴是幻術高手,對以弓箭為主要攻擊的柳馬來說,或許是個天敵。』毒蛇說話時的眼神極為誘人,還故意把雄偉的雙峰擱在桌上。若不是時光雞膽子特別小,肯定受不了這誘惑。

『為、為什麼?』

毒蛇嘖了一聲,『好好想想,無論有多強的箭術,如果著了幻術,射不中目標要怎麼贏?這樣的話不是天敵是什麼?』她對時光雞的問題顯得不耐煩。

『柳馬才不是那麼弱的男人!我敢說,只要他認真起來,幻猴就算使盡全力也無法傷害柳馬呢!還有,把你那該死的大胸部收起來!』魔虎的視線完全可用怒視來形容。

胸部是魔虎的罩門,即使她長得清純可愛,但唯獨胸部接近於平坦這件事,讓她耿耿於懷。

這也是她討厭毒蛇的原因之一。

在兩個女人和兩個男人爭著入侵者擁有權時,一直保持沉默的黑色兜帽——六壬·黑·隱羊突然開口:

『藍色劍士,我要。』

語畢,所有魔獸停止手上的動作,整齊劃一,望向隱羊。

就連翔龍也第一次做出反應,微微睜大天藍色雙眸直視著他。

因為大家從來沒聽過隱羊主動要求任何事,甚至已經開始忘記他的聲音是怎麼樣的了。

過了好一會兒纓牛才反應過來,直呼:『不行!那小子是我的!根據下屬給我的匯報,我派去白清帝國守住傳送門的弟弟被一個藍色小子給消滅,形象和這入侵者非常相似,所以我要殺了他復仇!』

隱羊閉上眼睛看似正思考纓牛的話語,接著語氣平和——

『我要,藍色劍士。』

——完全無視纓牛的復仇論。

纓牛雙眼彷彿要噴火似的,鼻孔裡更是氣得呼出團團霧氣,『你是沒聽懂我說的話嗎?我要復仇!這小子我要定了!還是你也想來幹一架?』

隱羊繼續無視他的怒氣,『復仇,麻煩。劍士,我要。』簡短發言卻帶出堅定不變的立場。

『吼啊!怎麼會有羊像你那麼頑固!吃我一擊!』纓牛拿出兩尺長的巨斧,二話不說朝隱羊劈下!

鏗!

一把細長全黑的劍刃瞬間出現在隱羊頭上,輕易便擋下纓牛的攻擊。

隱羊微微發力將巨斧彈回去,這舉動卻讓纓牛更為憤怒。手中巨斧立即被暗紅色光芒包覆,接著纓牛大喊:『崩斧斬……』

剎那,一股寒氣席捲整個房間。

那是無法言喻、極為冰冷的殺氣。彷彿可輕易刺進每一寸肌膚,讓人不寒而栗。

殺氣的來源正是從開始到現在都沒發言過的——幻光·藍·翔龍。

『鬧夠了沒?』語氣極為平穩,然而其中包含的怒氣卻讓所有魔獸屏住呼吸,深怕一個不小心就丟掉了性命。

打鬧著的六人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挺背直腰坐在椅子上。因為恐懼,雙眼無法直視翔龍,只好拼了老命死盯著桌子看。

『藍色劍士讓給隱羊。』翔龍說。

纓牛緊握雙拳,縱使心裡一萬個不願意,卻被翔龍發出的壓迫感壓得無法抬起頭。

『如果隱羊認真起來,你認為自己會有勝算?』

面對如此直接的批評,即使心有不忿,纓牛也無法反駁這句話。

眾所皆知,隱羊不常拿出實力戰鬥。可以逼得他使出全力的人,世上目前也只有翔龍一個。

『知道了。』纓牛咬牙切齒回答。

『入侵者貌似朝著地牢的方向前進,目的應該是營救那四名囚犯。』翔龍望向靈鼠繼續下令:『靈鼠你去將四名入侵者分開,他們合作能力強,單打獨鬥或許你們還有勝算。』

他的視線掃過十二魔獸一遍,最後落在並肩齊坐的兩人身上:『幻猴、鬥兔,你們倆和靈鼠一起去,以防萬一。』

『是。』一猴一兔齊聲回答。

翔龍揮一揮手,乍現的藍白光芒將他整個人給包覆起來,一眨眼便消失於位子上。

喘不過氣的壓迫感一消失,大家頓時鬆了一口氣。

魔虎立刻開口大罵纓牛和隱羊:『你們兩個是白痴嗎?明知道大哥最討厭同伴間認真對戰,你們竟然還在他面前使用技能?』

『是他,我沒有。』隱羊以毫無起伏的語調快速撇清。

『我……』

『不用說了!』魔虎打斷纓牛的話,轉向靈鼠:『總之現在,靈鼠你就照翔龍的話去做吧!』交代完後,魔虎也轉身離開房間。

靈鼠微微鞠躬,對著已經不在其位的魔虎方向說道:『遵命。』

眾魔獸見事已至此,也不多說什麼,轉身回到各自的魔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