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4-3 幻猴與鬥兔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7 6:40:14pm

奇幻·玄幻


不速之客往前一小步,浮現其身影。矮小的黑影是一隻灰色老鼠,身高約一百四十公分,頭上有稀疏的灰白色毛髮,身穿白色大袍,長長的尾巴在後方頗有一下沒一下地搖擺。

瘦長身影站在亮光處,一眼就可辨別是只猴子。橘色毛髮、瞇著眼睛、露出牙齦,一整個賤人……不,賤猴臉。身披黃金甲,皮質靴子,不知名魔物毛皮包覆腳踝處,頭戴一頂金色鐵製頭飾,整個行頭浮誇到不行。

『我要挽回上次的屈辱!吼吼耶!』

一隻高約兩米的肌肉兔……現在是怎樣?兔子都要走肌肉風格就是啦?記得很久以前也是被一群流氓兔和渾身肌肉的兔子王襲擊。眼前這個兔子的肌肉線條更是分明,手臂上的二頭肌和三角肌大得驚人,胸肌、腹肌、人魚線、股四頭肌、比目魚肌什麼的都顯示出這兔子力量滿點。當然我並沒有透視眼可以看穿它身上的所有肌肉,之所以可以念出這些肌肉名稱,除了是我也很想要這些肌肉成就我的美貌外,還因為……

它只穿著一件白色四角內褲啊!

完全就是想露給人看嘛!變態!

我在心裡默默替它把稱呼從肌肉兔改為變態兔。

『啊!手下敗將。』庫珀和凡丁同時指著前方的兩隻魔物說。

『什麼!』猴子和兔子同時跺腳并憤怒回應。

『上次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庫珀凡丁很有默契地再次一起搖搖手回應。

『上次是上次!這次不一樣!不一樣啦!』猴子兔子齊聲怒吼。

說真的,好像在聽兩組人馬說相聲的感覺。

『那隻兔子雖然頭腦簡單,但力量卻是毋庸置疑的,單純比拼力氣或許在凡丁之上。』幸平在我旁邊輕聲解釋道。

『怎麼?送死還要人陪葬?我們有八個人,你帶一隻老鼠和猴子過來,以為可以改變什麼現況嗎?哼!』

凡丁啊凡丁,幹嘛挑釁人家呢,我們這裡可是有四個傷員,打起來也許不是佔便宜的那方啊。

『這裡視線不良、地方狹窄,你們還有四個傷員。』你看,對方也發現這點了,『而且你們的武器都被狗遊收起來,我就不信這次還會打輸!』

現場其實很吵,因為右邊是庫珀和猴子吵架,左邊是凡丁和兔子吵架。但我沒辦法同時聽兩邊的吵架內容,只能選擇其中一邊,不過內容大致上都差不多,很像小孩子為了爭糖果而對罵的幼稚吵架。

『我的拳頭就是武器!』凡丁右拳打在左掌上。

『我的拳頭也是武器!』兔子左拳打在右掌上。

『我的槍術可以讓你瞬間上西天!』庫珀做出準備開槍的手勢。

『我的幻術讓你嚇到哭著找媽媽!』猴子做出施展幻術的手勢。

……你看,對話是不是很幼稚。

『閉嘴!』

左邊忽地傳來巨響,碎石猛然飛噴過來打在我們身上。視線一轉,左邊地面出現一個超大窟窿,變態兔的右拳抵在窟窿中心處。

俗話說,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這句話此時我有了深刻領悟,因為變態兔的先發制人展現其驚人的力量,凡丁發瘋似的嘶吼回去,接著雙手握拳便衝了上去。

一人一兔你來我往,不是硬扛下對方拳頭就是一個彎腰閃過攻擊。就力量上來說確實是變態兔較為佔上風,但凡丁利用連續拳技和靈活的身手彌補了力量這個缺點。

正當肉搏戰打得激烈,凡丁忽然間雙膝跪地,兩眼無神地望著地面,開始抱頭大哭了起來。

我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轉變給嚇著。

你知道的,一個高大威猛肌肉男突然哭得像個小孩,這畫面非常驚悚。

猴子在旁嘰嘰嘰地笑了起來,不用說也知道是他搞的鬼。

剛才聽庫珀提起他的能力是什麼來著?幻術嗎?應該是了,要不然也解釋不了凡丁現在的舉動。

變態兔將右拳擺在腰部,灰色光芒包覆他充滿肌肉的右拳,接著朝依然痛哭中的凡丁出拳。

鏘!

『——你、你……竟然擋下我的重拳!不可能!』變態兔睜大紅色的眼睛看著我。

他的力量確實很強勁,我也要雙手握劍才得以擋下他的重拳,但為了擾亂他的心思,故意裝得很輕鬆說:『你還是顧好自己的傷口吧,放著不管會失血過多喔。』

他的怒視轉為鄙視,笑說:『你是不是被我的力量嚇傻了?我哪來的傷口……』他低頭——

終於發現了。

我衝過來擋下攻擊前,順手在他腹部劃了一刀,切口非常整齊,就像是用尺畫線般的齊整,鮮血像是水流般溢出,他可以這麼遲才發現還真是反應遲鈍。

就在他想要張口大喊好痛時,凡丁突然以跪著的姿勢,邊單腳站起邊從右下往上揮拳,重重地打在變態兔的下巴,隨即後者巨大的身軀飛起撞向天花板,發出轟然巨響。

猴子朝著我的方向大喊:『又是妳這婆娘!』

我?我是男的耶。

一支冷箭掠過猴子的臉頰——我不是說神武放冷箭,而是那支箭從我身邊幾公分處飛過時,真的是冰冰冷冷的——插在他身後的牆上,以箭頭為中心點,冰面往外擴散,將一大半的牆面給冰了起來。

『別對女性用那種不禮貌的稱呼。』神武的語氣和剛才發出的箭矢一樣冷冰冰的。

我回頭一看,這才發現梅麗莎不知在什麼時候醒了過來,並瞬間解除凡丁身上的幻術。她腳步踉蹌走到允希身旁,口吻虛弱說道:『妳會消除幻術的魔法嗎?』

後者搖搖頭:『印象中沒學過。』

梅麗莎開始解說:『將【去麻之術】混入【去毒之術】,加以柔和直到感受到可拉扯的韌性,再以【治愈術】作為穩定的調和劑將之包覆,便是消除幻術的【幻滅之術】。』

……梅麗莎一定不是在說中文。不然我怎麼聽不懂?

『是這樣嗎?』允希手中的魔杖上頭浮現一團拳頭大小的白色能量,裡面有綠色和黃色的氣流在上下竄動。

『嗯。』梅麗莎點點頭,『這就是【幻滅之術】,只要覆蓋在中了幻術的人的頭上便可消除他的幻術。』

……等等等等!

剛才聽起來很複雜的解說,允希一瞬間就學會了?好歹也失敗個一兩次才成功啊!消除幻術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嗎!

允望似乎看穿我心裡的驚訝,這麼回答我說:『不然你以為姐姐的天才魔法師稱號是叫假的喔?』

……

她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你的腦電波發出的訊號太強烈,很難聽不見。』她聳聳肩,說得很輕鬆。

天啊!又聽見我的想法了!這逆天的技能什麼時候學會的?

『五天前吧,但還不是很上手。如果對方情緒起伏沒有太大的話,腦電波便不會發出強烈訊號,我也就聽不清楚了。你現在的心聲倒還蠻容易聽見的,就像在我耳邊開口說話那樣清楚。』

……我還是不要亂想好了。

『啟人!!』

咦?什……!

眼前突然白茫茫一片,原本夥伴的身影和昏暗的地牢頓時消失,只有無盡的白色世界。

我分不清上下左右,眼前似乎在旋轉。

白色世界突然扭曲,景色開始清晰,可眼前的畫面卻讓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神武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一隻巨大牛人站在他面前。當牛人高舉拳頭要打在他身上時,一道水藍色身影閃現到牛人身後,手上握著我很熟悉的物件——淺藍色、劍柄與劍身之間雕有薔薇雕刻的長劍,夜行者。

我記得了。

這是在牛之魔窟和牛琉戰鬥時的記憶,那道藍色身影是我。下一秒牛琉的手臂會被我砍斷,接著失控的我單方面虐殺牛琉直到他化為碎片。

沒錯,原本應該這樣才對……

眼前的牛琉停下即將揮落的拳頭,圈住肚子的尾巴突然捲住那個『我』的雙腳,並把『我』倒吊在半空中,接著一拳一拳打在『我』身上,彷彿『我』是一個沙包,最後一個紅光右拳把『我』打飛至數米遠。

然後『我』,就倒地不動了。

牛琉仰天大笑說了一些話,但我聽不見。他轉身,繼續剛才未完的事情。

高舉的雙拳迸發出黃色光芒,轟然落在早已不省人事的神武背上。

地面以神武為中心,宛如蜘蛛網般往外崩裂。

一拳,又一拳。

牛琉發瘋似的狂笑,雙拳機械式地舉高、揮下。

每一拳都重重地打在神武的背上、腳上、腰上。

而那與牛琉相比起來嬌小得多的身影,已經失去生命的氣息,身體也因為重拳擊落,開始扭曲。

我嘴唇似乎在動,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臉頰流下兩行滾燙的熱淚。我伸出右手想走上前去,雙腳卻不聽使喚站在原地,只能茫然看著牛琉繼續對神武下手。

他突然轉頭看向我,咧嘴一笑,右拳閃著紅光,然後朝神武的腦袋揮落。

腦漿爆發,鮮血飛濺。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