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4-4笨蛋無法治愈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8 7:40:00pm

奇幻·玄幻


『啟……啟人中了幻術嗎?』

幸平不可置信地望向右邊的同伴,神武扶額搖頭嘆了氣,『這白痴……』

允希在夥伴的後方緊握魔杖,戰戰兢兢道:『讓、讓我來消除啟人先生的幻術吧。』說完的同時,魔杖前端已經發出亮光。

『妳該不會以為我會傻傻讓妳治好這藍色小子吧?嘰嘰。』

幻猴兩掌攤前,一發將周遭空間扭曲的能量波朝允希射去,速度之快甚至沒能讓允希有時間緊急取消【幻滅之術】展開防護罩。

『姐姐!』『允希!』允望和梅麗莎同時喊道。

忽地,一道猶如高大的綠色城牆擋在允希面前,迷惑人心的幻術能量波直接命中神武。下一秒高大的綠牆崩潰倒地,捲曲身體不斷抽搐,口中喃喃不明語言,彷彿看到什麼驚悚幻覺而面露恐懼。

『神武先生!』『神武!』

這次換雙胞胎姐妹齊聲叫喊。

『混蛋!』幸平顧不上傷口尚在癒合的身體,一個箭步沖向幻猴,距離一步之遙時右手伸到空無一物的左腰上,才想起愛劍目前不知所踪,只好臨時改用右拳當武器,一記直拳打向幻猴那彤紅得怪異的臉龐。

但是,長時間被吊在空中禁錮,導致忽然全力奔跑的雙腳一時使不上力而有些踉蹌。幻猴往左邊跳開輕鬆閃過拳頭同時在手中聚集魔力,隨即一個幻術打入幸平身體,後者立即倒地抽搐。

『呵呵呵呵呵!幻猴幹得好,接下來就是我的工作了!』鬥兔雙手握拳放在腰際,紮馬步半蹲,接著……

『哦吼吼吼吼吼!』

強大的鬥氣席捲整座地牢,剩下還未著幻術的眾人被鬥氣發出的暴風吹得連連後退。

梅麗莎緊緊捉牢庫珀的衣角,後者回握她的玉手,視線雙雙落在眼前壯如山的鬥兔那扭曲的恐怖臉孔。

他頭上的長耳緩緩縮進腦袋裡,身上所有毛髮大把大把掉落,逐漸變化城不折不扣的肌肉禿頭大叔。

庫珀緊張地咽了口唾液,像是自言自語可聲量卻足以讓現場每個人聽見:『鬥氣是一種只有武術家才會習得的技能,可讓施術者的力量加倍,有些甚至可以一拳把一座大山夷為平地,是一種很恐怖的力量……順帶一提,凡丁也會鬥氣。』

兩姐妹立刻轉頭看向凡丁、望向變種兔子、再看向凡丁,接著展現雙胞胎獨有的同步率百分百,同時退三步遠離凡丁。

『喂喂!那看見怪物的眼神是什麼意思!我的鬥氣不會變形好嗎!頂多只會讓肌肉更大一點而已!視覺上會更勇猛更有力量!肌肉藝術!肌肉藝術!懂嗎?』

兩姐妹齊齊搖頭,旁邊的小兩口也跟著大幅度左右搖晃頭部。

『你們……』

『吼啊啊啊啊!』

凡丁正想要吐槽什麼時,鬥兔又再大吼,狹小的地牢被吼聲震得頻頻晃動,碎石從天花板掉落,眾人身上滿是塵埃。

突然,寂靜。

什麼聲音都沒有。

瞬間,一陣強風從鬥兔身上往外爆發,所有人被吹得倒退了好幾步,虛弱的梅麗莎甚至跌倒了。

鬥兔……現在外表是個肌肉增大兩倍、耳朵縮進頭內、毛髮全脫落的禿頭大叔。他高舉雙拳猛捶胸口,口中發出『哦喔喔喔』的怪異叫聲。

——明明是兔子卻在模仿猩猩。

這是允望的心聲,但她忙著掩護允希進行某樣動作。為了低調行事,而忍住吐槽不開口。

吼叫完畢,禿頭大叔就像是要展示力量般往旁邊一拳橫掃,無辜的石磚牆壁立刻開了一個大洞,然後禿頭大叔一臉滿意地邊笑邊轉過頭來:『呵呵呵呵!被我的力量嚇到了吧……喂!不准無視我!』

凡丁隨著吼聲看去,允希正對神武施展【幻滅之術】。在治療光芒消散後,神武捲曲的身體隨即舒緩下來,不消一會兒便搞清狀況重新投入戰局裡頭。

幻猴看見此狀氣得原地蹦跳,額上青筋乍現:『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我要讓你們全都陷入恐懼幻術裡面!』說完,一個幻術順手打出來。

幻術能量波直往聚精會神的允希射去。神武轉身一個飛撲,能量波掠過身旁,勉強躲過。

凡丁則趁禿頭大叔被另一邊的戰鬥給吸引時,將力量聚集在右手處,淺紫色光芒若隱若現,不等鬥兔回神便往其揮拳而去!

『破城炮!』

拳頭落在巨大化後的鬥兔腹部上,肚皮往內凹陷,緊接而來的是響亮的爆炸聲。

不是拳頭迸發的爆炸,而是由肚皮內部傳來的爆炸聲。

巨大的衝擊力讓鬥兔往後飛噴直到撞上壁面凹出一個大洞才停止。幻猴完全不理會鬥兔的傷勢,怒氣沖沖地又再聚集兩手的能量波各往允希和凡丁射去。

這次允希迅速張開了防護罩。可凡丁離幻猴太近,要是把防護罩伸到他那裡,會把幻猴一併罩進來。屆時幻猴便可從內部攻擊眾人,成為名副其實的甕中之鱉了。

『凡丁閃開啊!』庫珀大叫只顧著和禿頭大叔戰鬥而毫無防備的同伴。

來不及了,一發能量波陷入凡丁體內,他再次陷入恐懼幻術中。另一發能量波咚的一聲打在防護罩上,迸出些許火花消失於空氣中。

『這下情況不妙,我們有三個人挨了幻術……梅麗莎,妳能幫忙施展【幻滅之術】嗎?』神武邊問邊持弓上箭,三支箭矢纏繞著藍色光芒,朝正準備把凡丁捶成肉醬的鬥兔射去,後者揮拳的手在箭矢插入的瞬間結凍成冰。

『抱、抱歉,那個術式耗費的魔力量很大,我現在已經沒有足夠的魔力了……』梅麗莎的聲音很無奈,彷彿生氣此時的自己成為累贅。

『那允希妳能邊張開防護罩邊消除幻術嗎?』神武弦上出現兩隻由魔力聚集而成的魔法箭,弓弦一放,一藍一紅的箭矢像是有意識般各自往鬥兔和幻猴的方向飛去。

下一秒傳來爆炸聲和冰塊結凍的滋滋聲,並同時由左右兩邊傳來不同音調的哀嚎。

『沒辦法,我還不熟悉【幻滅之術】的操作,必須解開防護罩才可專心施展。』

後方語音一落,神武立即發出命令:『好,解開防護罩。允希先幫三人解除幻術;庫珀,在允希施展術法的期間幫她注意四周;允望幻猴交給妳來對付……』

三道雷擊從深褐色的魔杖往幻猴屁股射去。半饗,傳來微臭的燒焦味。

『是這樣嗎?』允望嘴角勾起一笑。

『……嗯,繼續吧。』神武忽然想起幾個月前,啟人連同魔物一併被雷龍擊中後昏迷了幾個小時的意外,提醒道:『記得別用範圍攻擊,這裡不大。』

『沒問題~【雷雀】!』

允望周圍出現數十隻雷電製成的黃色小麻雀,隨著魔杖一揮,麻雀們紛紛往幻猴飛去,陸陸續續穿過後者的胸膛,給他造成不容小覷的傷害。

與此同時,神武正一箭箭把巨大化的鬥兔逼退,遠離著了幻術倒地的凡丁。

允希閉上眼睛將意識從混亂的戰鬥中排除,專心在目所能及的事上。魔杖的水晶球發出亮光,隨即三顆光球浮現在空中,綠與黃的氣流在球內上下竄動。

接著,允希小心翼翼地指揮光球,一顆一顆降在倒地的三位同伴頭上。光球慢慢陷入到他們腦袋裡頭,最後消失不見。

『剛學會的高級魔法,而且還是很複雜的術式,一瞬間掌握就算了,還同時做出三個……這就是天才與平民的差別……』

聽見梅麗莎的發言,庫珀察覺衣角被捉得更緊。

他知道她很不甘心。

旅途上,梅麗莎沒少說過這對雙胞胎的事情,尤其是同樣身為白魔法師的允希。梅麗莎千辛萬苦才學會的魔法,對方一下子便學會了。就連梅麗莎學了好久都學不會的終極白魔法——【天使的親吻】,想必允希也掌握了吧?

但庫珀沒能說出什麼來安慰梅麗莎,因為這是事實。

允希是白魔法的天才。

就在這時,凡丁雙手撐著地面搖搖晃晃地起身,可是……幸平和啟人依然僵著不動。

『啊哈哈哈哈!本大爺的幻術那麼簡單便被你們破解,那還怎樣爬上十二魔獸的位置!這兩個不能從幻術中醒來的一定是笨蛋!因為精神薄弱的人是無法讓【幻滅之術】產生作用的!哈哈哈哈!』

『啟人確是傻瓜啊……』『幸平確是白痴啊……』

神武和庫珀同時吐槽自己的隊伍主力。

當允希正想要再施展一次【幻滅之術】時,啟人突然有所動靜。

『啊……啊……不要……不……不——————!』

啟人大喊並站起身,眼眶不斷流下淚珠,甚至用右手拿起疾風劍胡亂揮劍,偌大的斬擊射出,無辜的石壁忽地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巨大裂縫。

揮劍的速度越來越快,沒有目標,只是伴隨著哭喊胡亂發出的斬擊,狹小的空間頓時斬擊滿天飛,

醒來的凡丁還沒搞清狀況便被神武拽到夥伴身邊避開失控的斬擊。

啟人的叫喊聲越來越大,神武似乎聽見嘶吼聲中夾雜著絕望的哭腔。

在經過鬥兔和啟人的大肆破壞,地牢早已面目全非,天花板、石壁、地面全都是巨大裂縫和窟窿。期間,允希丟了兩個【幻滅之術】到啟人頭上,可惜完全沒效果。

『糟了!幸平還在那裡!』庫珀大喊,隨即神武在瞬間下達指令。

『凡丁,你去把幸平帶過來,我來掩護你!』

即便幻猴與鬥兔清楚聽見神武的指令,也沒辦法從啟人怒濤般的攻勢中抽身。

應該說——能在這種攻擊中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

啟人兩眼無神,目光根本沒聚焦,可手中的劍卻持續發出各種顏色的光芒,不斷使出一記又一記的致命劍技。

幻猴不時展開透明的能量牆抵擋斬擊,偶爾捉到機會就拿出棍子扛下啟人的揮砍。相反的,鬥兔情況糟多了。

他硬生生吃下三連斬後,一雙兔眼紅得透血,彷彿失控般猛往啟人出拳,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在出拳的時候又多了數道鮮明的傷口。

地牢已經搖搖欲墜,無規律而滿天飛舞的斬擊仍然持續不斷,不時也會打到允望她們那裡,但全被允希張開的物理防護罩給一一擋下。

『凡丁!』

聽見神武二度呼喊自己的名字,凡丁終於把視線從彷彿惡鬼化身的啟人身上抽回來,並展開幸平救援行動。

幻猴一個後空翻,隨手拔下自己的毛髮。一吹,五隻小猴子憑空出現,緊緊抱著啟人四肢和身體,限制了他的行動。

『靈鼠!做點什麼!鬥兔快不行了!』

這麼一喊,眾人才想起現場還有第三名十二魔獸。

靈鼠一直站在角落默默觀看這場鬧劇。他生性不愛出風頭,也了解幻猴與鬥兔喜愛惹事,於是安靜等待名字被叫到的時刻。

反正,他也不在乎同伴是否喪命。

只是,翔龍的命令,不得不聽。

這時,啟人使出全力原地旋轉,手中的劍隨著旋轉刮起強風,小猴們從啟人身上飛出去的瞬間撞上旋轉中的刀刃,頓時化成耀眼的碎片。

『風邪影霞,土噬煉骨,雷光動鳴,隨吾呼喚,獻上汝身!』

靈鼠尾音一落,四周忽然出現大小不一的裂縫。接著裂縫彷彿遭到蠻力扯開,形成無數道歪七扭八的召喚門。就連理應將外界徹底隔絕的防護罩內,也出現了三道小召喚門。

『這數量的召喚門……你是什麼人!』允望難得顯現驚恐。

『老夫只是個領路人,不足掛齒。』靈鼠撫著臉上的鬍鬚,半瞇著眼睛回應道。

大型召喚門中湧出大量的灰色老鼠,如拳頭大小的小召喚門中,小鼠也一隻接著一隻爬出來,數量之多瞬間淹沒整座地牢,雙眼所視之處盡是一片灰黑的鼠之海。

『允希!』

神武伸出手欲拉住允希,但後者被密麻的老鼠拱起,往其中一道召喚門前去。其他人也同樣被鼠之海各自拱起往不同方向的召喚門抬去,發狂中的啟人也不列外。

然而,啟人並不打算乖乖任由鼠之海擺佈。他將疾風劍朝地面砍去,劍刃在石面地板劃出數道縫隙,數十隻小老鼠成為劍下之魂,好不容易露出了些許空隙但隨即又被一擁而上的老鼠給填補回去。

任憑啟人如何努力揮劍,源源不絕的老鼠都會補上空隙填滿鼠之海。

『神武!妹……』允希連話都來不及說完就被鼠之海丟進召喚門裡。

當她的身子穿過門後,召喚門隨即關上。

神武親眼看見允希消失於自己的面前,接下來是庫珀、梅麗莎、凡丁、允望、連昏迷中的幸平也——

『可惡啊!!』

神武往靈鼠的方向射出數支箭矢,無奈鼠之海晃動幅度太大,根本無法瞄準。只見射出的箭矢胡亂插入天花板、牆壁、掉落地面,就是射不中靈鼠。

召喚門近在眼前,神武產生放棄抵抗的念頭,拼命轉動頭部尋找摯友下落……找到了!

啟人像個鬧脾氣的小孩般,一邊流淚一邊揮劍。就算在這樣不應該吐槽的危急環境中,神武還是忍不住好奇啟人到底看見什麼幻覺,竟然可以流淚流那麼久。

——邊哭邊揮劍實在很難看耶……

眼看這啟人被丟進召喚門的那瞬間——

啟人橫掃射出一發大斬擊,接著其藍色身影消失於門後,不過斬擊並沒有隨著啟人消失而消失。

諾大的斬擊範圍相當之廣,幾乎橫跨整座地牢。斬擊的左右兩邊陷入石壁,但依然不減其速度,直往十二魔獸的三人射去。

神武忽然感到身體懸空中,原來他已經被丟進召喚門裡了。在門關上的剎那,視野留下的最後映像是——

——一分為二的鬥兔與幻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