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5-1六壬·黑·隱羊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19 8:05:23pm

奇幻·玄幻


嗯……身前軟綿綿的好舒服……這……這是什麼味道……

一股清新的綠草味鑽入鼻腔裡,滿滿的芬多精瞬間讓腦袋清醒,意識猛地回到現實。

我猛然睜開雙眼,驚覺自己趴在草地上,趕緊雙手撐地站起……咦?右手握住疾風劍?疾風劍一直都是用左手握住才對……不管了,我將劍收回劍鞘,然後抬頭四下張望卻找不到身邊的夥伴。

他們哪裡去了?我剛才好像看見神武被牛琉給打死了……

不對。

牛琉早就死在夜行者劍下了,剛才的一定是夢!嗯,一定是的。

我用食指按住左右兩邊的太陽穴,努力將不久前的事物從記憶裡挖出來……乘著哈畢翼格來到皇宮之地、看見豬狗人、得知幸平……地牢……幻術……

嗯,漸漸想起來了。

我們前往地牢救了幸平他們,然後一隻猴子和一隻兔子突然闖進來,好像還有一隻什麼的忘了……接著我似乎不小心陷入到幻術裡頭……

果然如此,神武被打死是幻覺啊……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像是放下心中大石,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氣,仰起頭……是刺眼的陽光,藍天白雲彷彿述說這是適合野餐的風和日麗。

一望無際的草原,無數大小不一的深褐色與灰黑色岩石聳立在草原上……奇怪,那麼多岩石是幹嘛用的?

不對,外面現在是夜晚才對吧?記得闖入黃金城時是入夜後的事情,那為啥這裡是藍天白雲?

……啊啊啊啊!一堆事情想不通!加上頭痛得要命,搞不好是幻術後遺症……再讓我看見那隻猴子我就宰了他!

放眼望去,這裡像是沒有邊界的草原,只有無限延伸的地平線。

該不會現在也是幻覺吧?

啪的一聲!我臉頰一陣熱辣感。

很痛,這裡是現實。

——甩自己巴掌來確認自己處在幻術還是現實,真的有點太蠢了,下次神武有在的話,甩他巴掌就好。

我在心裡叨嘮著的同時,邊往前走了五分鐘左右,一道木門就這麼佇立在那裡。

就這樣格格不入地佇立在我前方的草原正中央。

你能想像嗎?就是一條直線道路上出現一道門,穿過門後依然身處於和剛才同樣的一條直線道路上,彷彿那門就是做來好玩的。

門的旁邊有一座二樓高的深褐色大岩石。視線往上挪,這才發現上面坐著一個男人。

他身著黑色緊身長袖衣與黑色長褲子,腰上綁著一條黑底白色圖騰的長腰帶,左右兩邊肩膀處露出一黑一白的劍柄。清爽漆黑的短髮隨風搖擺,一雙蒼鬱的黑色雙眸,鼻子高挺,皮膚白皙,是個長得【女人見到恨不得撲上去、男人見到恨不得變成女人】的超級大帥哥,加上這冷艷如霜的表情,簡直是上天的完美之作。

但他頭上有一對捲曲的羊角。

黑帥哥注意到我的存在後,挑起右邊的劍眉,從岩石上輕鬆跳下,落地抬頭,那蒼鬱的眼睛對上我的視線——

『你是在百鳥島救了我的黑色劍士!』

他揚起嘴角,緩緩向我走來。

『你還記得我吧?我是啟人啊!請問這是哪裡呢?』

會問的理由是,我怎麼看都不覺得這裡是皇宮之地——因為四周都沒有金磚砌成的牆面或任何和奢侈豪華有關的東西——,而對方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媽媽說,帥哥都是好人,所以他一定是好人,我也一直堅信自己是超級大好人。

何況他還救過我,怎麼說都一定是好人!

『啟人……』他念了一遍我的名字後,嘴上的笑容消失。

『拔劍,戰鬥。』

說完,他抽出身後的其中一把黑劍。

『……等、等等等等!戰鬥?為什麼?』

『我,魔獸。你,敵人。』他語氣平穩地說,彷彿這是理所當然。

魔獸……魔獸不是像剛才的兔子和猴子還有之前的豬頭人和狗頭人的魔物模樣嗎?怎麼會是個大帥哥?

只是多了一對羊角就是魔獸了嗎!

設定不要那麼隨便啊!

在我搞不清楚狀況的期間,對面帥哥再次丟來一句:『拔劍,戰鬥。』

接著一抹黑色殘影往我胸口襲來,狀況完全在我預料之外。唯一跟得上現況的是我吃驚而瞪大的眼睛,身體來不及做出反應,硬是吃下這一擊。

胸口護甲碎裂的同時,身體也因斬擊的衝力而往後飛噴。感到背部接連撞碎了兩塊岩石直到身體嵌入第三塊岩石上才停止,然後掉落地面。

我撐起身子,狼狽地從地面爬起。左上角的天命完好如初,受到如此衝擊卻沒減少天命著實讓我有點意外。

我抬起頭望向前方的男人,他正悠然走來,手上的細長黑劍垂向草地,綠草碰觸劍刃的瞬間統統一分為二。

盛氣凌人的眼神停留在我身上,嘴唇幾乎沒動卻發出清晰無比的聲音:『拔劍。』

我抽出疾風劍,慣性地用左手持劍,驚覺自己竟然有往後退的衝動。

『右手還沒痊癒?』

蛤?都砍了我一刀才來關心我的右手?

『痊癒了又怎樣?』我反問。

『保留實力?』

說實在的,他說話方式真的很簡短,而且語氣絲毫聽不出有任何起伏,如果沒注意聽根本聽不出是問句還是陳述句。

我答道:『不關你事。』

然後下一秒我後悔了。

我幹嘛惹怒他?印象中他的實力很強,我是不是該拔出夜行者,直接殺他個措手不及才對?

當我猶豫著的期間,他又從我眼前消失了。

『太慢。』

我循聲回頭,一道黑影從頭上直劈下來。我反射性地拿起長劍格擋,隨即發出鏗的巨大聲響。

手在發抖。

不是怕得發抖,而是對方在劍上施加極大的重力把我整個人壓下,雙腳都陷入土裡了!

這樣不是辦法。

我憋住氣,將全身的力氣瞬間爆發出來,用力往上一推,順勢再一腳踹他的肚子。他往後退了幾步,然後右腳一蹬,又再衝過來。

老大啊!讓我喘口氣行不行!

我往左邊跳開,半秒之差,他從我身邊飛馳而過,隨即彎下身子,手中的黑劍插入土裡來個緊急剎車,轉個彎又往我衝來!

哇靠,我身上有磁鐵是嗎!

避無可避,我也往前一踏步衝上去。

『音速炸裂!』

我的身體瞬間加速往前衝,大約提早了一秒來到他眼前,劍尖直往他右肩刺去。

被我忽然加速嚇到的他,遲疑了剎那,然後嘴角勾起冷笑迅速提起黑劍彈開疾風劍的劍刃,我的攻擊軌道輕易地被錯開。他低下身子,用劍柄給予我腹部沉重的一擊,劇痛同步傳入腦神經。

我忍著劇痛往另一邊跳開,但他依然緊隨在後,一記橫掃直往腹部逼近,迫使我腳尖一著地便立馬再往後跳三步拉開距離,以分毫之差避開銳利的黑色劍刃。

接著我捕捉到他橫掃攻擊後,出現的一剎那的硬直時間。

哈!終於輪到我了!

黃色光芒纏繞著劍刃,接著我往上一挑,一道半月形真空波以撕裂空氣的氣勢往他急奔襲去。

『風斬破!』

他並沒有如我預期的躲開,反而是持劍抵擋,看來對自己的力量頗有自信。因為這劍技的速度在刀光劍影的激烈戰鬥中,速度算是偏慢的,但優點是破壞力很強,隨便抵擋的話搞不好真空波會把他撕開兩邊。

然而真空波在他的格擋下僵持住了,不過還是看得出他顯得有些吃力,腳下拖出了兩道泥痕。

但是我沒天真到認為只用這一招便可打敗他,我其實另有目的。

在他發出喝一聲抵消風斬破後,我已經利用草原上的岩石來隱藏自己的行踪,並從他的死角繞到其背部——

『交叉二連擊!』

一道完美的X字形在他背部烙出大大的血痕。

『嗚……』

哼,終於也讓他低鳴了一次。

他踉蹌往前跌下,黑劍插入地面雙手握住劍柄撐住失衡的身體,背部流滿鮮紅的血液。

我往後跳開一段距離,以不被發現的最大限度喘上一口大氣。

從擋下第一擊到現在只過了三十秒左右,我頭一遭遇上如此激烈的高速攻防戰。

『隱羊。』

『啥?』我溜出口不禮貌的回應幾乎是反射性動作。

拜託,我喘氣都來不及了,別讓我費力回一個字以上的話!

他站起身面向我,『我的名字,隱羊。』接著舉起左手指著我,『承認實力,告知名字。』

……意思是在百鳥島時覺得我很遜所以死都不告訴我他的名字囉?

『再來,第二回合。』

一道似曾相識的黑色真空斬朝我射來。

這是在百鳥島與四神鳥對持時,他所用的劍技!

我迅速往右急奔一段距離避開黑色真空斬的攻擊範圍,緊接著急剎車迅速轉換方向面朝他,膝蓋和腳踝瞬間承受極大的壓力,然後壓低身子一口氣往前衝,身體幾乎貼近地面上滑行般突進!

一眨眼便來到隱羊面前,我將手中的疾風劍往上一挑……毫無砍中實物的觸感。

攻擊落空了。

眼前的隱羊只剩下空氣……一股殺意從後方蔓延全身!

我急忙轉身,千鈞一發中勉強用劍錯開黑色長劍往上挑的軌道,可其力度之大使我重心不穩。

隱羊不放過這細微的過失,賞我一記可貫穿花崗石力度的突刺。我趕緊用劍身抵擋黑劍的尖端。雖然沒對我造成致命傷,但黑劍所爆發出來的風壓將我整個人吹飛至數公尺外。

我將手中的劍往地面一插防止自己跌倒,緊接著在空中一個回轉之後落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次突進。

或許隱羊覺得我不可能從那種攻擊中恢復狀態,因此沒料到我會在瞬間反擊。當他反應過來時,疾風劍已經在他腹部左側劃開一道傷口。我沒停下暫時占到的上風,手中的劍發出紅色光芒,隨即由下段往上挑,劃出S形的炫目深紅斬擊——

『昇龍斬!』

隱羊優越的身體反應迅速改用雙手握劍抵擋我怒濤般的連擊,可最後還是被昇龍斬的破壞力給彈飛。這次換他在空中一個迴轉輕鬆落地,但卻沒有向我突進做出反擊,只是佇立在原地,左手撫過腹部的傷口,看著手裡鮮豔的紅色血液,眼神裡閃爍著名為興奮的光芒。

『很好,再來。』

『什……!』

話未說完,隱羊已在我左腹——和他同樣的部位——劃下一刀,部分血液飛濺到他臉上,彷彿在對我說『我也能做到』。

我往後跳開,天命餘下——五。

可惡!

我倆同時疾步前進,碧綠與闇黑的雙劍互相撞擊爆發出橘黃的火光。雙方你來我往的高速攻防,只要稍微不留神,就會讓對方在自己身上留下致命的傷勢。

隱羊的實力絕對不只是這樣,他輕鬆自若的表情,彷彿在享受對戰中所帶來的興奮感。揮出的每一劍精簡有力,沒有多餘的動作,那是經過長年累月才有的、名為【經驗】的劍技。

他擁有絕對的自信,深信自己的實力。對他來說,我可能只是個稍微提起他興致的玩物。

——好強,真的好強。

半年前與牛琉之戰,眼看神武快死了,我的腦袋一片混亂,什麼劍技什麼步伐什麼技巧統統拋到九霄雲外。一心只想著對牛琉胡亂揮劍,搞到最後狼狽不堪的下場……

這次不一樣。

我的思考迴路清晰無比,身上也沒受到太大的傷害,體力也算是充沛的。可我光是跟上隱羊的劍就已經很費力,他的劍在我眼中漸漸成為殘影……

不!必須要再快一點!身體還可以更快!我還可以更快!

『喝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