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5-4 魔弓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22 8:51:06pm

奇幻·玄幻


鋒利箭矢以勢如破竹的勇猛氣勢劃過柳馬的臉頰。劃開的傷口流下濃稠且暗紅的血液,與他一頭紅發相得益彰。他用手指輕輕撫過傷口,抹走血液,看著那從自己身體流出的血,輕笑、大笑、狂笑。

神武弓弦上架著包覆著藍色光芒的箭矢,散發出絕對冰度的寒冷氣息,直往柳馬的眉心射去。

這不是普通箭矢,是由魔力匯聚而成的魔箭。

柳馬低頭會心一笑,憑空拿出與他血紅頭髮相匹的紅弓,上面刻有像是某種文字的符號又像是圖騰的紋路。他拉緊弓弦,黃色的雷元素以極速聚集,幻化成雷之箭矢,一氣呵成的流暢動作前後不足兩秒。

放手,雷之箭矢像是一匹脫韁的雷馬射出。

雷與冰箭矢相撞,黃與藍的光芒霎時爆開,緊接著化成一縷白煙,現場只留下對峙的兩人。

柳馬慣性撥弄他的紅發,哼哼笑了一聲,『哎呀呀,不由分說就直接放箭,這是對初次見面的人應有的禮儀嗎?』

神武不屑地回以哼一聲:『我和魔獸沒什麼好說的。』

『喂喂,我現在可是人形狀態,憑什麼斷定我是魔獸?』柳馬對於對方如何看穿自己的真實身份感到好奇。

事實上他也不是真的好奇,純粹只是隨口一句。

『你散發的殺意太重,而且有股討厭的馬騷味。』說到這,神武皺了一下鼻子,一臉不舒服的樣子。

『殺意的部分我接受,畢竟已經好多好多年沒遇上魔弓手了,難免有點技癢而興奮。至於馬騷味,這我就無法苟同了,我可是一天洗五次澡主義者,身上有一絲臭味我也受不了。』

『誰管你洗澡不洗澡。』

神武再次提起弓,弦上拉起五色元素的箭矢,正對面的柳馬驚呼拍手道:『喔喔!你輕而易舉就製造出五大元素的魔箭,看來在控制魔力上有一定的熟練度哦!』

神武毫不理會對方的發言,冰冷的臉孔不帶有一絲表情,道:『廢話少說,我趕著去找夥伴,你就爽快死在我箭下吧。』

話音一落,五元素魔箭在空中交織成五道耀眼的軌跡各往柳馬射去。可柳馬非但沒有閃躲,反而往最前方的土之箭矢奔去。

砰!砰!砰!砰!砰!

五道巨響接踵而來,柳馬的身影被爆炸所產生的灰白色煙霧給淹沒。但神武並沒放下弓,因為一股更為冷冽的殺意正席捲他全身,讓他手指禁不住高壓而微微顫抖。

一道紅色身影從重重煙霧中漸漸露出其扭曲的臉孔。

右腳一蹬,柳馬翻身躍過神武,在他頭上射出黑色箭矢。

見狀,神武往前翻滾了好幾圈,黑色箭矢直直插入地面,隨即以箭頭為中心的地面往下凹陷,彷彿被十倍重力給壓下去般現出一個半徑三十公分的大窟窿。

『……不驚訝嗎?』柳馬皺著眉,常人看見一支箭矢可以造成這麼大的破壞力應該早就嚇尿了,可眼前的人的表情似乎從沒變過。

『有點嚇到。』

短短四個字的答复讓柳馬頭上瞬間掛滿黑線。

面無表情加上回覆簡短,柳馬腦海忽然浮現某個同伴的樣貌。

『這是由暗魔法延伸出來的重力魔法,類似於地心引……』

兩隻實體箭矢迅速在柳馬眼前放大,他連思考的時間都用不上,迅速並冷靜地用上弓臂將箭矢鏗鏗兩聲,輕鬆擋下。

『你真的很沒有禮貌耶,我好心解釋魔箭還可以用水火風土雷以外的魔法製造,結果你冷不防就射了兩支箭過來,真是好心沒好報。』柳馬雙手抱胸,一臉不滿。

『你好煩。』又兩支箭射了出去。

『你怎麼都說不聽?』柳馬再次提起弓,準備像剛才那樣輕鬆彈開箭矢,『普通箭矢的速度太慢,如果將箭矢以雷屬性覆蓋……』

砰!

箭矢在碰上柳馬弓臂的時候產生爆炸,暴風將他吹飛至半空中,接著一支劈啪作響的雷箭矢以光速射來,直接穿透柳馬的肩膀,傷口噴出一條血柱。

『覆蓋雷屬性的箭。是這樣嗎?』神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柳馬嘖了一聲:『這小鬼真討人厭。』

柳馬往空中射出數道紅色的魔箭,翻身以手撐地再一個後空翻,安全著地。

幾乎在柳馬著地的同時,飛向半空的紅色箭矢分裂成無數火焰箭,接著像是流星隕落般轟炸神武所在之處。

見狀,神武弓身朝下,拉緊弦線,開始邊跑邊閃躲宛如繁星之多的火焰箭。

他手中的弓弦浮現天藍色光點並逐漸往弓身聚集,漸漸形成一支水藍色的箭矢,隱隱散發出寒氣。

砰!砰!砰!砰!

爆炸聲接連在神武後方響起,有幾次甚至和火焰箭擦身而過,但他只是專心閃避和聚集手上的魔力,轉眼間水藍箭矢的顏色變得更深沉且已經巨大化成有一把長劍大小的寶藍色箭矢。尖端部分非常靠近地面,所經之處都結上一層薄薄的冰霜,就連肉眼也清晰可見箭矢所散發的極度寒氣。

『你究竟想做什麼呢?』柳馬頗有興趣地不加以追擊,懷著手注視遠方的神武接下來的動作。

神武依然拉緊弓弦,一個側翻往右邊滾去,驚險避開一支火焰箭。他以單腳跪地的姿勢穩住身子,接著持弓朝天,放手,沒有多餘的流暢動作。

巨大寒冰箭如同砲彈轟然而出,四周吹起了猛烈寒風。

箭矢往空中繁星般的火焰箭射去,輕而易舉將迎面撞上的火箭結成冰條,接著箭頭飛往最高點的時候————砰!

爆開!剎那,冰塵往外擴散形成一大片冰之防罩,餘下的火焰箭紛紛撞上冰罩,化成白煙接而消散。

神武起身,悠然回過頭面向柳馬,空中紛紛傳來爆炸聲響,卻再也沒有一支火焰箭落下。

掌聲響起,柳馬用力並有節奏地拍手,『漂亮,漂亮。沒想到冰箭也有防守的用途,讓我上了一課。不過,身為魔弓手可不能沒有想像力,豐富的想像力可以讓箭術有千變萬化的功用。比如……』

眨眼之間,兩支褐色魔箭插入神武腳邊的土壤,迅速化成粘稠的沼澤將神武深陷其中,動彈不得。

神武冷眼看著被禁錮的雙腳,接著高昂的笑聲從前方響起。

『哈哈哈哈!這就是想像力的重要!將風和土元素混合,便可製作類似沼澤泥地的箭矢,用來固定……喂!可以讓我好好說完一次話再攻擊嗎!』柳馬不再展露笑顏,神武的不禮貌舉動開始碰觸他的底線。

與神武一樣的情況,柳馬雙腳同樣被沼澤給限制了行動,無法動彈。

『我是聽見你說土和風元素混合就可以製作限制行動的魔箭,所以就試看看。這裡又只有你一個人,試驗對象當然是你啊。生氣什麼?』神武一副【老子射你有錯嗎】的表情,理所當然說著。

柳馬額頭乍現青筋,原本想著,難得遇到魔弓手想要玩一陣子再解決掉。但眼前這個人的性格實在太討人厭,迫使他放棄了原本的計劃。

柳馬拉開弓弦,一支火焰箭射出去。

原本小如篝火的火焰,噗一聲,頓時增大數十倍的火之箭一瞬間來到神武面前。神武趕緊放出數支冰箭抵擋,但臨時做出的冰箭無法與巨大火焰抗衡。冰箭撞上火箭的瞬間蒸發成白霧消失,充其量只能勉強讓火焰稍微變小了一點。

爆炸。

煙塵散去,神武以手臂護住頭部,火焰插入他的手臂後產生爆炸,導致臂上的衣服出現了數個燒焦坑洞。視線往左上角移去,天命減少了三成左右。

『哼。』神武持弓朝著對方,勾起陰森冷漠的笑容,『我們來玩個遊戲。』

『哦?』柳馬挑起一邊眉毛,頗有興致地回問:『什麼遊戲?』

『射箭遊戲。我們就這麼讓雙腳在沼澤中固定,面對面射擊,看誰可以站到最後。』

柳馬先是錯愕地看著對方,接著低下頭,肩膀微微顫抖,然後一手蓋住雙眼仰天大笑。笑聲過了好一陣子才停止,他表情一變,銳利的眼神對上神武的雙眸。

『好啊,別死太快哦,讓我好好玩個足夠!』

雙方猛然射出數支箭矢,箭與箭相撞,產生爆炸和濃煙。呼嘯而過的箭矢則彎身躲開,再不然便是用弓身彈開箭矢。

一瞬間,雙方短短的三公尺距離之間飛滿了各種顏色的箭矢,魔法箭與實體箭都有,你來我往的猛烈射擊將雙方的神經拉到最高點。

爆炸聲頻頻在各自後方、身體各處、周遭傳來,眼前的煙硝已經濃厚到看不見對方身影和箭矢飛來的軌道,只能靠感覺和累積的經驗躲開。

躲不開的箭矢自然插在身上,不過可以插在身上的都算是還好的了。至少說明那是實體箭矢,不會附帶特殊狀態。反之,魔箭製成的箭矢沒有實體,插入身體雖會隨著時間而消失,但會附帶各種效果。

神武右腿上中了數支火焰箭,箭矢插入身體的瞬間在皮肉內產生烈焰,從內部燒噬身體。他並沒察覺腿上的傷勢,手中的弓不斷製造魔箭還有集中精神在緊繃的激烈攻防中,使他沒有多餘的心思放在傷口上。

光是躲開從濃煙中射出的箭矢就已經很難了,還要揣測對方的身影好讓箭矢命中目標,更是非常消耗精神力的一件事。

他們兩人都知道,這是一場關乎生死的頭腦射擊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