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5-5 時光雞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23 7:16:03pm

奇幻·玄幻


龍之魔殿。

底下佈滿滾燙熾熱的熔岩,每一顆從熔岩裡冒出的泡泡都帶有致命的高溫。熔岩上方有座直徑五十公尺的圓形平台,一條長約十五公尺的走廊從平台的西邊一路延伸至遠方的唯一入口處。

在這嚴酷高溫的環境中,圓形平台上有人煞是若無其事般度過屬於自己的時光。

幻光·藍·翔龍正坐在由金子打造的奢華椅子上,輕鬆施展涵蓋整座黃金城的鏡月術,影像裡清楚可見黃金城此時此刻的每一個角落。

入侵者與囚禁者一共八人,在靈鼠利用鼠之海的力量將入侵者四人各自丟到羊、馬、虎、蛇之魔殿後,剩餘的囚禁者四人便被丟到東、西魔殿廣場處。

翔龍對囚禁者四人的地點安排感到不是很滿意。但事已至此也無法再說什麼,或許靈鼠自有他的安排。

十二魔獸中已有四魔獸斃命,其中三魔獸還是死在同一個的藍色劍士手下。

這點使翔龍對他抱有頗大的興趣。

至於囚禁四人組在赤手空拳的逆境下頻頻打退迎擊的小兵,來到中央魔殿集合後,便捉了一隻馬頭士兵打探武器的下落,最後往武器庫出發。

順利取回各自的武器後,眾人突然不知因何事而驚慌失措,隨後鏡月術便被蒙上一層黑影。待影像恢復正常時,囚禁四人組已不知所踪。

根據情報組猴小兵的報告,武器庫目前空無一人,遍尋黃金城也不知其下落。無可奈何之下,只能讓大家提高警覺,繼續搜尋,如有消息再更新報備。

翔龍將思緒拉回來,透徹的藍眼往皇宮東地的蛇之魔殿看去。

——白魔法師試圖張開防護罩抵擋毒液,沒想到具有高腐蝕度的毒液卻穿透防護罩打在她的身上。毒蛇似乎正為此頗為得意,自個兒哈哈大笑,嘲笑白魔法師的無能,並無繼續動手的意思。

視線往更東邊的虎之魔殿看去……這裡則是完全相反的情況。

自魔虎發出七顆火球被黑魔法師擋下後,兩人便開始交戰。但不知為何,魔虎突然蹲下大哭,黑魔法師走過去摸摸她的頭後,隨即展開笑容,一起走出虎之魔殿到飯堂吃咖哩飯。

——魔虎該不會要叛變吧?

這樣的背叛念頭不自覺地油然而生。

翔龍輕輕搖了搖頭,美麗的藍發隨之晃動,將懷疑自己同伴的念頭甩出腦海。

他相信自己一手養大的魔虎不會那麼輕易背叛。

可是……自從成了黑教皇旗下的十二魔獸以後,魔虎一直鬱鬱寡歡,而且還經常接下需要長期駐紮外頭的任務,像是不願呆在黃金城內般——不願看見自己聽命於黑教皇似的。

就算有次曾把她叫出來面對面問清楚,她也只是搖搖頭,笑著說沒事,可眼眶裡早已閃著淚光,不久後更是哭了起來,最後只能作罷。

想到這裡,翔龍不禁嘆了口氣。

魔虎雖然魔力高強,但畢竟還是個小女孩,一樣會撒嬌、發小姐脾氣、哭鬧等等。

可是翔龍也有自己的難處,如果可以選擇,他也不想讓魔虎過著被人擺佈的生活。

……又陷到回想裡頭了。

最近經常放空,看來養成了不好的習慣。

他將視線從虎之魔殿移到柳馬那裡……嗯,這裡倒是比較有看頭。

綠色裝扮的弓箭手……不,是魔弓手。他輕易便射出五元素的魔箭,看來在控制魔力方面擁有頗高的天份。

翔龍嘴角上揚了些許弧度,對於綠色魔弓手聚集大量的冰元素使魔箭巨大化,並在空中布下一層冰罩以阻擋柳馬的火焰流星箭這一點感到滿意。

——看來是個人才。

可惜彼此立場不同,即便是人才也必須消滅。

但,最為精彩的還是羊之魔殿這裡——隱羊與藍色劍士的死鬥。

翠綠與漆黑的雙劍相互撞擊,揮出的每一劍都爆發出極大的力量,造成地面為之震動的劍波。兩人臉上沒有死鬥應有的急躁、驚慌、不安的表情,反而掛著笑容,一種遇上實力相當、同樣身为劍士的愉悅的笑。

兩人的速度越來越快,刀光劍影也逐漸成為殘影,無法移開視線的激烈戰鬥,彷彿讓人身臨其中,胸口隨著劍的撞擊而上下起伏。

精彩。著實精彩。

翔龍嘴角再度揚起笑容,隨即一閃而逝,兩道藍眉一皺。

他湛藍的雙眸依然盯著隱羊與劍士的戰鬥,可心裡卻正施展【心之音】,甚至不必吟唱咒語,如平常般呼喚時光雞。

۞۞۞۞۞

一處宛如鄉村般的景色。

如一座足球場的稻穗田邊有間風車小屋,約三樓高的風車在上頭悠閒轉著,不時發出咿呀的聲音,而下方的小屋是時光雞的住處。

風車小屋外是一片由乾草鋪集而成的庭院,院內有棵納涼用的大樹,底下有張石頭製成的小茶几,沒有椅子,外圍則用木欄杆圍成一個圈。

時光雞坐在小茶几前,閉上眼睛細心品味手中散發出甘香、帶點苦澀的綠茶。

從加入十二魔獸那天開始算起,只不過短短三年時間。時光雞謙虛的態度已經贏得其他魔獸的好感,加上將雞之魔殿打造成鄉村風格,讓人感覺心曠神怡,舒服自在。所以在空閒、沒任務的時候,大家會不自覺地在雞之魔殿中擅自召開茶會,喝茶聊天打發時間。

當時光雞正想啜吸第二口綠茶時,突然一道聲音自腦海中響起:

『時光雞。』

『是的,請問翔龍大人有何吩咐?』他將手中的綠茶放下,恭敬地回答。

『【未來】,有任何變化嗎?』

聞言,時光雞閉上眼睛。

眼前漆黑一片,中央忽地冒出一顆小光點。光點漸漸往四個方向伸展,接著數個畫面以走馬燈的方式快速閃過。

『藍色劍士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與隱羊一同倒在羊之魔殿中;魔弓手則遭柳馬的疾風之箭穿透頭顱慘死;黑與白魔法師倒是打敗了魔虎和毒蛇,誤闖進龍之魔殿,最後死在龍之咆哮中……但,翔龍大人,畫面有些搖擺不定,或許未來會有改變的可能。』

『不穩定的未來嗎……嗯,辛苦你了。』

一陣寂靜。

時光雞睜開雙眼,頓時散去的緊張感讓他垮下肩膀。

時光雞的能力歸類為稀有的時空類,可細分為三種:【回到過去】、【穿越未來】、【窺見】。

當初黑教皇得知時光雞可讓人回到過去,曾激動地在魔殿大堂中要時光雞讓他回到天鳴曆980元年,好讓黑教皇虐殺後來打敗他的人民英雄——劍神。

可惜,無論是穿越未來抑或是回到過去,穿越之人必須具有強大的精神力才能平安無事地穿過時空之門,不然在時光隧道裡將會失去意志力,繼而在隧道裡漂流,成為被流放、遺忘的人。

黑教皇精通黑魔法,也熟悉禁忌的失落魔法,精神力自然尤為強大,但時光雞一句話便讓黑教皇打消回到過去的念頭。

穿越時空之門有很大的副作用——失憶。

這無關精神力強大與否,純粹是機率問題。雖然也有恢復記憶的方法,但方法因人而異,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失去現有的記憶也不無可能。

黑教皇認為,為了改變過去而失去現有記憶似乎有點因小失大而作罷。

至於【窺見】,是可看見短暫的未來的珍貴技能。但是,未來是很容易改變的,即使現在的一點小事也會對未來產生巨變。

不過,時光雞所窺見的未來,基本上並不會產生太大的變化。至少,他至今窺見的未來從未被改變過。

因此,即使時光雞並無戰鬥能力,也可當上十二魔獸之一。儘管享有榮華富貴的生活,但時光雞並不喜愛這份職位,甚至非常厭惡黑教皇。

他在這裡,只是為了保住家人的性命。

三年前,上一任擔任【雞】魔獸職位的名字叫爆爆·金·槍雞,慘死於一狂暴劍士與實力強勁的召喚師手下。黑教皇不知從哪得知,在天鳴國的東方,有個可打開時空之門的魔獸。在威誘利迫之下,時光雞就這麼跟著黑教皇來到皇宮之地,成為新一代的雞魔獸。

他沒辦法逃走,何況如今的天鳴國已經完全落在黑教皇手中,他可以逃去哪裡?

……白清帝國嗎?

不,黑教皇近來蠢蠢欲動,似乎打算對白清帝國動手,只是時機未到而按兵不動。

時光雞再啜吸一口綠茶,穩住顫抖的身體。他沒想過自己竟然會有如此膽量、欺瞞翔龍的一天。

剛才的對話中,除了白魔法師打敗毒蛇之外,剩下的都是謊言。

真正的未來讓時光雞充滿了希望。

時光雞每天都會使用【窺見】,希望看見自己逃離黃金城與家人相聚的未來。可惜每次都只能看見相同的、被禁錮在黃金城、低頭於黑教皇的邪惡勢力之下的絕望未來。

可在數天前,他一成不變的未來終於改變了。

一名藍色劍士來到黃金城,與同伴合力打敗了黑教皇,因此自己得以回到家鄉與家人團聚。

無論看了多少次都是這個未來——沒有黑教皇的未來。

於是,時光雞決定賭上唯一的可能,向翔龍隱瞞真正的未來,希望這名藍色劍士可以順利打敗黑教皇。

或許,藍色劍士正是唯一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