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6-2 激戰後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25 7:07:19pm

奇幻·玄幻


蛇之魔殿。

毒蛇倒在灰沉的石磚地板上,兩眼翻白,披頭散髮,口吐白沫,身上的旗袍也破破爛爛,早已不省人事。

『呼……幸好特洛伊師父強迫我學習治愈各種狀態魔法,要不然現在躺在那裡的人應該就是我了。不過……』允希低聲自言自語,並伏下視線看了看自己。

由於剛才遭受具有腐蝕性的毒液攻擊,此時允希的白色長袍幾乎全被融化掉了,只剩下純白色的蕾絲邊內衣褲。平時隱藏在白袍底下的豐滿雙峰此時露出白皙的北半球,下半部分則被繡著一小朵蒲公英的胸罩給好好罩著。

『……這個樣子,真的很讓人害羞……萬一神武先生看到……』

說起神武,擔憂的情感從心底深處一鼓作氣湧上。允希趕緊拿起魔杖,閉上眼睛,隨即魔杖發出藍綠色的光芒。

——【熱能探測】。

這是可感知施術者方圓五公里的生物身上所散發出熱能的魔法。

一束白光爆發出去,最先感知到的是面前的毒蛇,緊接著有兩個人正往這裡走來。方圓三公里內包含自己竟然只有四個人,黃金城真是大得離譜。

允希心裡對此小小地抱怨了一下,接著便集中精神繼續將感知延伸到更遠的地方。

方圓五公里內都感知不到神武先生的熱能,難道是死……不不!絕不可能!他應該在很遠的地方,所以我才感知不到而已。一定是這樣。

試著說服自己的允希,突然被粗暴的開門聲嚇了一跳。

來者正是和她擁有相同面貌的雙胞胎妹妹——允望,身旁跟著的另一人是十二魔獸的魔虎。

『姐……』允望興奮大喊後發現自家姐姐身上只剩下內衣褲,吃驚地問:『妳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開放?』

姐姐臉上頓時泛出紅暈,『別、別說了,妳有沒有衣服?』

۞۞۞۞۞

馬之魔殿。

神武單膝跪地,身上無數個箭矢刺傷的小洞,鮮紅的血液從這些洞口緩緩流下,天命正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持續流失。不先處理傷口的話,就算喝下恢復藥水,也無法停止天命繼續流失。

在稍遠處,柳馬在地面仰躺成大字型,傷勢比起神武更為嚴重,雙手完全成了冰雕,左眼幾乎瞎了,但他臉上毫無痛苦表情,取而代之是滿足的笑容。

『不殺我嗎?』柳馬打破魔殿中的沉靜。

『不。』神武站起身,往出口的方向走去,說:『勝負已分,你也動彈不得,沒必要殺你。』

『哈哈哈!該說你天真還是……算了,阻止入侵者任務失敗,翔龍肯定會訓我好一陣子。』

神武停下腳步,背對柳馬,問道:『翔龍?』

柳馬望著偽裝成藍天白雲的天花板,左邊的視野一片漆黑,不過仍然撐起笑容說:『十二魔獸之首,我們的老大,很強喔。』

『也就是說,必須打敗他,才能討伐黑教皇嗎?』

『咦?』柳馬睜大右眼,訝異地問:『你們的目標是那死老頭嗎?』

雖然不確定柳馬口中的死老頭是誰,但目前的狀況來說,應該就是黑教皇了,於是神武嗯的一聲回應。

『論實力的話,應該是翔龍比較強。但翔龍似乎因為什麼而被迫與那死老頭簽下契約,所以才聽命於他。而且那死老頭通曉許多失落的禁忌魔法,在我們對禁忌魔法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他也沒那麼好對付,我勸你還是別去招惹他。』

神武低頭不語,周遭又只剩下偶爾吹過的輕風呼呼聲。半饗,神武像是下定決心般抬頭堅定地望著前方,說道:『我們有非打倒他不可的理由。』

柳馬愣了一愣,隨即再勾起那抹好看的笑容,道:『給你個建議。有機會的話,增強你的體術,近身戰對魔弓手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謝了。』

語畢,神武邁步往出口走去。

۞۞۞۞۞

『前面十字路口右轉。』

兩人隨著允希的指令,在路口處拐右,接著是一條很長的走廊,月光從走廊兩側的窗戶照射進來。

『走廊盡頭轉左。』

『我說妳啊……』魔虎望著前方跑得飛快的女孩背影,繼續說:『【熱能探測】理應是施術者必須站在原地不動,聚精會神感應方圓五公里的生物,稍微有人打擾或是噪音都會使該魔法的準確率下降才對……可是妳卻邊跑邊探測,這連我也未必做得到啊……』她以既佩服又訝異的口吻如是讚歎道。

一般來說,【熱能探測】只能安靜站在原地將全副精神都放在探測上才能發揮最大效用。像允希這樣邊跑邊測,實在是件很不可思議的現象,而且也不知是否準確……至少在魔虎的魔法認知裡,這等技術她是完全學不來的。

允希自然沒給予任何回答,因為她壓根沒聽見魔虎說的話。

光是維持【熱能探測】的準確度加上奔跑和指揮,就已經用掉全部的腦細胞了。允希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眼睛”上,現在耳朵幾乎是聾的,她聽不見任何聲音。

『前面左轉後……啊!神武先生走著過來……他身上的熱能怎麼冷卻得那麼快……他受重傷了!』說完,允希加速奔跑,丟下後面錯愕的兩人。

在走廊盡頭處左轉,神武果然正跌跌撞撞地走來。對方抬頭看見允希後,似乎放下心中大石,勉強撐起笑容,然後倒在走廊上。

允希率先跑到神武身邊並立刻展開治療,後來趕到的允望和魔虎,也聚到他們身邊。

魔虎這次以完全佩服的口氣說:『邊跑邊測還那麼準確,並且可以測到這個男人生命頻臨危險,真的只能用天才來形容了,連我也自愧不如。』

神武的傷勢頗為嚴重,就算允希魔力全開,一時之間也無法完全治愈,傷口只能以緩慢的速度癒合。

雖然允望也擔心神武,但至少姐姐在他身邊可以給予治療,可是啟人……

『姐姐,妳探測得了啟人的所在位置嗎?』結果她還是忍不住問了。

只見允希搖了搖頭說:『一路走來,我在探測神武先生的同時也在尋找啟人先生的下落,可惜他似乎不在我的探測範圍內。』

這時,身旁綁著馬尾的魔虎應聲道:『你們是在說藍色劍士那小子嗎?他的話我知道在哪裡噢。』

允望猛然回頭:『小月!妳知道啟人在哪裡?』。

聽見小月這個名字,魔虎還是沒辦法習慣。

在半小時前,魔虎和允望一起到食堂吃哥布林做的咖哩飯。聊著聊著覺得彼此趣味相投,而且魔虎打從心底非常喜歡允望。經過一番心理掙扎加上重重原因,最後決定倒戈加入允望這裡。

倒不是說她討厭十二魔獸的職位,更不可能是討厭翔龍。只是早已不屑黑教皇仗著握有翔龍的把柄,經常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下命令,要他們做一點都不想做的勾當,所以才決定背叛。

這些十二魔獸與黑教皇的事,魔虎還沒機會和允望一一說明,只是當她說出想和允望一起離開這裡時,允望想也不想地說好,讓她突然亂感動一把。然後允望說魔虎這名字太兇惡,不適合她清新女孩的形象,於是用了【碧月】裡的月字,稱為小月。

魔虎……不,小月說:『靈鼠應該將那名劍士送到隱羊的魔殿了吧。羊之魔殿在皇宮西地,這裡是皇宮東地,距離有三十公里之遠,當然偵測不到。』

『三十公里……』聽見距離如此遙遠的允望,不安的情緒再次翻騰了起來。

當她拿出魔杖想要召喚哈畢翼格出來,好直接飛到皇宮西地時,小月補上一句:

『不過沒關係,再往前走會有道傳送門,那是黑教皇做出來縮短空間距離、很方便的門,只要穿過去就可瞬間到達皇宮西地。』

允望喜出望外,雙手握起了小月的右手,上下搖道:『既然這樣,那我們趕……』語音未落,在瞧了允希一眼,允望隨即低下頭,將快說出口的話吞回去。

——我怎麼可以那麼自私?神武不省人事,姐姐對戰鬥不在行,萬一有魔獸來襲擊,那該怎麼辦?

允希繼續施展未曾停下的治愈術,抬頭露出溫柔的微笑,像是鼓勵妹妹般說:『放心吧,妳先去,我們隨後趕上。』

小月也連忙補上:『別擔心,這裡是柳馬的地盤,他喜歡清靜,所以這附近都沒安排士兵巡邏,現在除了我們之外別無他人。』

像是得到了許肯般,允望掛上感激的笑容,用力點頭回應:『嗯!』

隨即,拖著小月往傳送門跑去。

۞۞۞۞۞

羊之魔殿。

『隱羊,你傷勢不要緊吧?』我問。

雖然他身上大部分的傷口都是我砍的,但我還是擔心他在剛才那場和纓牛的戰鬥受了重傷。

『不,你?』他回問,語氣顯得若無其事,彷彿根本沒受過傷。

『我快死了,四肢完全失去知覺般,你介意給我一瓶恢復藥水嗎?』我在草地上仰躺,看著藍天問。

『要死了怎不早說!』隱羊猛地跳起來,不知從哪裡拿出一瓶綠色藥水,遞了過來。

但我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何況現在失血過多,估計臉都白了吧。於是只好厚著臉皮說:『可以餵我嗎?』

隱羊瞬間臉紅別過頭去。

……你臉紅什麼!不要誤會!我沒有其他曖昧的意思!

『隱羊,我的意思是……』

『沒關係,我餵,不用說了……』他臉更紅了。

讓我說完啊!你絕對是誤會了什麼!我真的沒辦法動啊!

隱羊將蓋子啵一聲打開,接著跪坐在我面前,一臉嬌羞欲將我頭抬到他大腿上,以方便餵我藥水……

……算了,沒人看到也罷,再不補充天命我可是真的要去見閻羅王了,害臊什麼的就先丟一邊。

好死不死,就在我躺在隱羊腿上時,聽見有人推開門的聲音。

『啟人!我來……』

允望一臉錯愕在門口佇立看著眼前這一幕,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得很僵硬。

因為突然有人闖進來,隱羊嚇得立刻站起身,我的頭重重往地面咚一聲砸去,還因用力過度而反彈了一下,眼前頓時出現滿天星。

『允望……』我只能勉強說出她的名字,然後——

『……打擾了。』

啪!允望關上門,現場再次剩下我和隱羊,還有吹過的一陣風。

……

不是這樣的!允望快救我!妳誤會了!

與其被這樣誤會,我還不如讓天命直接歸零!

此時,門外傳來吵鬧聲。

『他不是你重要的人嗎?快去救他啊。』

『那只是我一廂情願,他原來喜歡的不是女人……嗚……』

允望妳哭什麼啊!求求你了,快進來讓我解釋……我也想哭了……!

糟了……

意識逐漸模糊,隱隱約約看見隱羊似乎囔著叫我不要睡著之類的話,那張帥死人不償命的臉龐逐漸往我靠近……

不要對我人工呼吸!

這是我失去意識前,腦海中最後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