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十二魔獸 - 6-4 魔獸之首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27 8:34:58pm

奇幻·玄幻


神武的嘴唇以很慢的速度上下微微開合,似乎在叫喊著什麼。

我聽不見。

四周很安靜,彷彿瞬間失去聽覺般寂靜。

彷彿,這世界一切音源離我而去,只剩下眼前的刺眼藍光充斥整個視界——

——轟砰!

藍光驚險掠過我的臉頰,而我整個人則往與藍光相反的方向倒去。我看著身下的黑色人影——是隱羊飛撲過來救了我。

翔龍射出藍色光波的手,此時冒著濃濃黑煙,掌心有些微燒焦的跡象。遠方的小月不知何時拿出一支淡黃色的魔杖,頂端似貓像虎的雕刻栩栩如生,一雙翅膀發著光在雕刻後方往左右兩邊張開。

翔龍先是呆站在原地,臉上流露出落寞的神情,兩道藍眉垂下,望向小月的目光夾雜著某些其他情感在裡頭。

『魔虎……妳竟然攻擊我?』語氣裡盡是掩飾不了的失望。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剛才是小月將翔龍的攻擊給錯開?小月救了我?

像是回應我的疑問似的,隱羊在旁點了點頭。

『我、我不是故意的大哥……可是……』小月別過頭看向允望,隨即伏下視線,低語:『藍色劍士是允望喜歡的人,我喜歡允望,不想她不開心。』小月緊握魔杖抵在胸前,陽光折射眼眶裡的液體,照得兩顆眼睛閃閃發亮。

翔龍往前踏出一步,狂妄的暴風猛然襲來,所有人被吹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僅僅只是一步,翔龍的身影讓人感覺非常巨大,舉手投足間散發出攝人的氣息,足以讓我們屏住呼吸,隱羊甚至顫抖了起來。

『所以妳選擇讓我不開心?』低沉的聲音在遼闊的草原中迴盪。

小月沉默不語。

半饗,她抬起頭來,對著翔龍提聲吶喊:

『我已經決定了!我要脫離十二魔獸!我要保護允望喜歡的人!不准任何人殺死他!就算是大哥你也不可以!』

冷冽的殺氣以翔龍為中心往四面八方爆發,再次形成強風往我們吹來,只是這次多了一陣名為死亡的寒意竄上脊椎直達腦袋。

——他生氣了,非常生氣。

翔龍緩緩舉高右手,『那,你們就一起死吧。』

右手猛地往下揮落,數十道雷擊同時從天而降!數秒前綠意盎然的草原瞬間成了修羅場,風裡夾雜着難聞的燒焦味,地面轟出好幾個大坑,被落雷劈中的岩石也應聲爆裂成無數小碎石。

轟!轟!轟!

允希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張開強力的魔法防護罩來阻擋氣勢如虹的落雷,近處的神武也一併罩在裡頭。

落雷打在防護罩上迸發出觸目驚心的黃色火光與巨大聲響。

另一邊的小月趕緊跑到站在稍遠處的允望身邊,施展一道火焰屏障將她俩覆蓋其中,落雷打在火焰上彷彿打在水中立即化成煙硝蒸發成空氣。

我和隱羊離得最遠,無法即時躲進防護罩,只得靠著敏捷的速度一次又一次閃躲轟然落下的雷擊。

比起剛才,天空似乎又再暗了一點。翔龍的正上方有片烏雲特別的大,雲層後方頻頻閃著熟悉的黃光。

『吼吼吼————!』

莫大的吼聲從雲層後方傳來,整片大地為之震動,甚至有好幾顆岩石都被震碎了。我立即停下腳步摀住雙耳,旁邊的隱羊也跟著做一樣的動作,但仍然無法阻止吼叫聲傳進耳裡。耳朵嗡嗡地響,震動得厲害,有種神經快爆開的感覺!

我抬起視線往烏雲看去,看見一幕很熟悉的畫面。

一條黃龍從烏雲中探頭而出,再一次發出撕裂蒼穹的吼聲,粗長的龍體周圍帶著劈啪作響的高壓電擊往翔龍的方向墜落——是允望的【雷龍咆哮】!

這威力比起之前的也相差太多了吧!我都覺得自己快被吼聲震得內出血了!

翔龍慢悠悠地抬頭對上雷龍的視線,好像呢喃了句『真美啊』後,一雙藍手張開舉高,像是引導雷龍投向他懷抱似的。

雷龍張開黃色大嘴彷彿想要一口吞下翔龍,只見後者慢條斯理、左右搖擺高舉的手,雷龍竟隨之晃動身體,遠看就像是翔龍正捉著雷龍左搖右晃似的!最後翔龍捉住雷龍的龍鬚,一個轉身將雷龍過肩摔落地,引發強勁的地震!

『竟連雷龍也……』允望摀住嘴巴,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

籠罩在她們頭上的炎之屏障忽地消失,小月口中念念有詞像是在快速念誦咒語。紅色光點漸漸往她四周聚集,那也是我很熟悉的紅光——火元素,聚集起來的火元素最後化成一隻火焰大鳥。

看見這畫面,頓時讓我想起了百鳥島上的炎馥鳥,不過這只由火元素幻化而成的火鳥並沒有形體,只有由火焰勾勒出大鳥的形狀而已。

火鳥仰天長鳴一聲,隨著小月魔杖一指,巨大的火焰軀體往上飛了一小段距離,然後拖著橘紅的烈焰尾巴往翔龍俯衝直去。

翔龍像是感受到那嚴酷的熱氣,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不過卻沒轉過頭,反而將黃龍用力一扯,長而巨大的龍體被甩了出去撞上火焰大鳥,頻頻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大爆炸。

眼看雷龍的能量已不如先前的充沛,亮黃色光芒的身軀逐漸暗淡其。翔龍雙手伸入前者嘴裡,手指牢牢捉住雷龍的上下顎,接著用力撕開!翔龍宛如只不過是撕紙張般的輕鬆,輕而易舉地將雷龍一分為二,。

翔龍邁開腳步往剛剛發動攻擊的兩個人走去。

我左手握緊系在右腰的疾風劍劍柄,右手捉住掛在左肩後方的夜行者劍柄,拔劍出鞘的同時揮發出兩道交疊成X字形的斬擊往翔龍射去!

後者注意到來勢洶洶的斬擊,停下腳步伸出右手,一臉輕鬆擋下我的突擊。

『……!』

斬擊並沒有因此而消失,反而步步逼近翔龍將他往後擊退了一段距離。他的臉上首次出現了驚愕的表情,藍眼瞪大轉怒,隨即轉身改用雙手繼續阻擋不斷往他逼近的斬擊。雙腳穩穩踩入地面,可斬擊的威力卻絲毫不見減弱,彷彿不撕裂他的身體誓不罷休。

翔龍怒喝一聲,一雙藍手乍現紅光,接著就像剛才撕裂黃龍般雙手往左右一扯——斬擊灰飛煙滅。

我轉頭看向神武……他幾乎在同一時間對上我的視線,隨即點點頭。

我相信,即使我們什麼都不說,也會知道對方的想法。

神武持弓拉弦,藍色光點化成五支冰箭,『嘿!』

翔龍應聲回過頭的剎那,五支冰箭脫弦而出。

我趁著對方轉移注意力的瞬間,將身體壓到最低,以最快的速度往翔龍突進,隱羊則在半秒後了解我想做的事情,隨後跟上。

翔龍舉起藍色的左手,只伸出食指指向冰箭,指頭前方噗的一聲冒出一條火焰藤蔓,咻咻咻地撕裂空氣揮向冰箭。

草原上再次響起爆炸聲,冰箭在碰到火藤蔓的霎那化為水滴,灑在草地冒起一縷白煙。

這時,我和隱羊幾乎同時來到他身後,各自揮下一劍。

劍刃發出鏗的一聲巨響,手中傳來彷彿打中不銹鋼之類的感覺。他湛藍的眼睛霎時瞪過來,一掌打在我身上。

身體猛地往後飛退了好幾步,快要往後倒的時候我腳下一踩,身體一百八十度後空翻,落地後再次衝上前和隱羊一左一右施展雙劍亂舞!

夜行者和疾風劍像是暴風般揮砍,劍影成了藍綠殘影,可讓人絕望的是,凌厲的劍技依然傷不了翔龍半條寒毛。

隱羊在我停下揮斬的瞬間補上,而在他施展劍技結束的短暫硬直時間裡換我爆發劍技。我們就這麼完美地配合彼此的攻擊,讓人不禁懷疑這是否我們第一次合作。

這時我注意到,在翔龍的死角處冒出不尋常的藍光。

『噢啊啊啊啊!』我爆出怒吼,雙劍的揮砍更為激烈,目的是要讓翔龍把注意力從神武身上移走。

神武此時拉得快斷掉的弦上浮現一支由魔力匯聚而成的魔箭。那是很淡很淡的粉藍色,魔箭的內部彷彿有種不規則的液體上下浮動着。在他身旁的允希,手上魔杖發出微微光芒,藍色魔箭上也跟著覆蓋一層薄薄的紅光。

允希和神武低聲說了些什麼,隨即視線轉到允望身上,後者對他點了點頭,接著魔箭外層再次浮現更為深沉的紅光。

咻!神武放開弓弦,魔箭徑直往翔龍射去!

此時,翔龍微微揚起嘴角,邊阻擋我們的暴風揮砍邊輕笑道:

『哼,你們真的以為我察覺不了後面正在發生的事情嗎?』

他伸出左手食指指向魔箭。

果不其然,指頭前聚集了火元素——

『沉默之術!』

即將形成的火藤蔓噗的一聲消失。翔龍再次瞪大了藍眼,像是沒想到自己的攻擊會被打斷。就在他想要做出下一個動作反擊時,另一道聲音從我後方響起:

『束縛荊棘!』

無數的荊棘從翔龍腳下的草地一擁而上,我和隱羊立即往後跳開,轉眼之間荊棘已牢牢捆綁了翔龍的四肢。

一張雷電網突然出現在翔龍面前,粉藍色魔箭穿過雷網導入了高壓電力直接射進雷龍的右胸。

砰!

大量水珠爆開。

那支粉藍色的魔箭是由水元素匯聚而成的,水加強了電的威力,就算是翔龍也忍受不了,傲慢的臉上正皺起眉頭,微微抽搐着身體。

這組合技是我們先前在飯館討論過的招式,只有空談沒有實踐,可他們現在卻完美地使出來了。

『啟人,別發呆!趁現在!』

啊!對了!這組合技最後是由我來結束,差點就忘了!

我將雙劍的尾端互碰,兩頭劍刃朝外,接著以順時鐘的方向開始高速旋轉雙劍。

『絕對風域!』

一道暴風從雙劍旋轉的中心點射出,往翔龍襲去,瞬間將他給淹沒在暴風裡頭。然而,貌似暴風的威力太強,也可能是重生後的夜行者的關係,周遭的溫度大幅下降,彷彿所有熱能都被眼前的暴風吸收了。

如果說【旋風斬】是以我為中心製造出龍捲風屏障的話,那【絕對風域】便是將龍捲風發射出去的招式。

我停止轉動雙劍,暴風也在數秒後漸漸散去。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座被荊棘捆綁四肢的人形白色冰雕,透明的外層清晰可見凍在冰雕裡的翔龍。

『耶!組合技大成功!』允望握著小月的手上下晃動並興奮大喊。

所有人緊繃的情緒隨著眼前的冰雕而解放,松下一口氣然後肩膀像是洩氣氣球般垂下。

『這是……?』隱羊不解地望著我。

『神武想出來的組合技,利用水元素製成的魔箭,加上允希的支援魔法讓箭增加穿透力,然後允望在敵人面前張開雷電網,讓水箭穿過雷網射入敵人身體時產生麻痺並因為高壓電而使水箭爆炸濺出大量水珠,最後再由我使出【絕對風域】將敵人周遭的溫度降至冰點,藉此凍結敵人。聽起來很複雜,我也不懂其中原理,但沒想到真的成——』

滋。

耳裡傳來不詳的崩裂聲,所有人的視線不約而同集中在白色冰雕上。

冰雕上的裂縫以胸口、魔箭插入的傷口為始點,迅速往全身方向裂開,冰屑一點一點地剝落,最後砰的一聲往四面八方爆開。

從冰雕中解放的翔龍扭了扭脖子,渾厚的聲音響起:

『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