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VIII - V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3-13 6:33:28pm

其他·同人


姐姐把信平放在床上让我们一起看。

++++++++++++++++++++++++++++++++++++++++++++++++++++++++++++++++++++++++++++++++++++++++++++++++++++++++++++++++++++++++++++++

对不起第二局的地点有些模糊

让你们守错地方还真是不好意思

那么这次就连方向也告诉妳们

陈浩通东南三公里

静候光临

++++++++++++++++++++++++++++++++++++++++++++++++++++++++++++++++++++++++++++++++++++++++++++++++++++++++++++++++++++++++++++++

信纸上依旧是前几天的字迹,整齐的写着这些字。从字面上看,凶手大概是越来越嚣张了吧,连方向都说了这很难找不到了啊!不过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连哥哥姐姐守错地方都知道。

“依,有地图吗?”姐姐问。

“我记得楼下有,我去拿。”我这么说着就跑到楼下去拿地图。

把地图交给姐姐后,只见她拿着三角尺和量角器在地图上画。我和娜资是看得一头雾水的但是姐姐好像画得很起兴。画完以后,她满意地盯着地图,似乎已经知道洞悉一切了一样,嘴角带着些许笑意。

“老师,这个有什么意义吗?”娜资好奇地问。

“对啊,两条直线连接在一起而已。”我附和道。

地图上的图案是一个没有尾的箭头指着左上角。

“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意义,但是不确保之后没有。”姐姐说,“好了,快去准备,待会下楼下开会。”

******************************************************************************************************************************

说是准备,其实是没什么东西要准备的。娜资把她在我睡觉时想到的都记录在电脑后就没事了。她说记性没我那么好,怕会忘掉才写下来的。之后她告诉我嘉盛打过电话来,听说我在睡觉后就交代娜资说如果我醒了的话就在他得空的时间打电话给他。问娜资说什么事,她也只说是嘉盛要找我聊天。用哥哥的电话和其他人聊天感觉有点不太好,重点是会留下记录,被哥哥知道的话他大概会拿这件事出来压我吧。

“妳们两个准备好了没?好了的话就下来!”姐姐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

姐姐完全没顾虑到其他住客啊……

我和娜资下去用过晚饭,就一直坐在那里等那位老警官来。难道他忘了吗?

“啊!”娜资突然大喊。

“发生了什么事?”我紧张地问,“蟑螂?还是老鼠?”

“别乱猜。”姐姐训斥道,“娜资,怎么了?”

“先生的吩咐,我终于明白了!”

哥哥的吩咐?那奇怪得不行的句子?

“看来我没来迟了。”老警官收起雨伞说,“有什么发现吗?”

“第一和第二起案件的共同点不只是样貌和遇害方式,凶手本身有其他意图的。”

娜资妳的话太跳跃了,我跟不上啊!

“娜资,说清楚一点,我不是很明白。”姐姐说。

“该怎么说呢……这个……那个……”娜资有点慌了。

她紧张的时候会不经意的结巴和抓头,这她自己也很清楚。有几次被要求在课堂前面展示她那做得非常完美的课业时都会因为这样最后不了了之。

“对不起,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她最后还是找不到方式说出来。

“有意图,是指被人家指使的吗?”老警官问。

“对对,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娜资高兴地说。

“就是说至今为止的案件是被人指使的?”我再向她确认时却得到了不同的答案。

“不……也不是……”娜资沮丧地说。

不止相貌和遇害方式,本身拥有其他意图。站在犯罪者的角度来看,又是怎么样的呢?相貌,被杀害以前发生的事,意图……

“‘凶手的目标其实只有一个,但是因为认错人,我们也插手调查所以索性就玩起杀人游戏’的感觉吗?”我问。

“对对,就是这样。”娜资高兴地说,“凶手的目标是王先生,但是一开始搞错目标,偷错了人,而后者是陈先生。后来王先生报警,我们介入,凶手觉得反正都闹大了,不如就闹出个名堂,所以就把后者也一并杀害。但是短时间内没办法想出另一种杀人方式,所以索性把尖锐的物品刺入心脏致死当着是自己的签名之类的。”

娜资,不错嘛。肯认真想的话还是想得到的,只是有时太过紧张了表达不出来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下一个可能遇害的就是在这个范围的每一个人。”姐姐把她画过的地图拿出来。

老警官看过以后问:“确定不要公开?”

“要公开的话我就不用把信偷出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问:“怎么我不知道?”

“妳以为是谁教妳偷东西的啊?会被妳发现的话就怪了。”姐姐神气地说。

确实,我偷东西的技巧都是从姐姐那里学来的。毕竟有时证人不是很愿意配合,必须用一些稍微‘见不得光’的方法。但是除非得到姐姐的允许,不然的话我绝对不可以偷东西,会被惩罚,很严重的。

“难怪我找不到。”娜资说。

“不过这么大的范围,那个区域至少也有三十户人家,难道你们要一间一间问吗?”老警官劝道。

毕竟他说的是事实,就算凶手告诉我们方向也没用。我们只知道要守在那个区域,但不知道他会选择哪一家下手。我们能做的就真的只是一家一家慢慢问,然后叫他们锁好门窗罢了。

“没有必要花那么大功夫。”娜资双眼发亮,似乎想到了什么方法。

“什么意思?”姐姐问。

“叔叔,先生他说过我们要去哪里只要一通电话你都随传随到对吧?”娜资看着那老警官问。

“都有孙子了还能被小孩子叫叔叔。好,就凭这声叔叔,随传随到是有点难但是要去哪里我都载妳们去!”

“林警官,十三年前有这么一个梗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姐姐突然说道。

“什么梗?”

有笑话吗?但是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三年起步……”姐姐说到一半就停着不说了。

三年起步?是说这件事要查至少三年?还是说老警官的承诺会维持至少三年?

“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吗?合作了这么久妳还怀疑我的人格吗?”

他们自顾自地聊着只有他们听得懂的话题。而我和娜资因为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能对望然后互相摇头表示不懂。

******************************************************************************************************************************

“请锁好门窗!小心可疑人物!请提高警觉!免遭残忍杀害!”

今天是预告杀人的前一天,我坐在警车里对着扩音器大喊。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全都要怪娜资!

昨天晚上的会议,我们总结出为什么凶手会选择那两个人为自己的第一和第二受害者,还有下一个区域是哪里后娜资提议用扩音器在那附近做广播。我是举双手赞成这个提案的。但是我‘一个不小心’就睡到中午才醒,而早上的时候姐姐和娜资跑去买喇叭和扩音器的关系所以把这鬼吼鬼叫的任务推得一干二净!

“最后一句是怎么回事?”姐姐抱怨道。

“实话。”我摊开双手回应,“加上我的不满。”

“我知道妳不想这么做,但是也不能这样宣泄妳的不满啊!”姐姐训斥说,“娜资来喊的话肯定会紧张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的。”

这么说也是,娜资的话肯定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把这种东西推给我还能给出那么合理的理由。”我赌气说道。

“好啦不好意思嘛。”娜资双手合十说,“回去以后就来我家一趟,我叫爸爸煮好吃的给妳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我满意地说。

因为娜资之前没和我说过她家人是做什么的(虽然我也没告诉她),不过那一次她邀我到她家玩之后才知道她爸爸是厨师,煮的东西超好吃的。看来这次有口福了啊!

想到这里,我的动力就来了。然后我们就这样在那个区域绕了几个小时,我也就这样喊了几个小时。

******************************************************************************************************************************

回到房间,我整个人直接趴在床上,累趴了。我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娜资她们还以为我睡了呢。

“老师,小依她又睡着了。”娜资坐在我旁边说。

“能撑到现在算很好了,我还担心她会不会在喊的时候突然睡着呢。”姐姐打了个哈欠接着说,“妳们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的话下楼找我。”

“老师不休息吗?”

“等电话。”

“好啦我没睡,一起等。”装不下了,姐姐一定是在等哥哥的电话。

我突然说话,把娜资吓得弹了起来。

“不会累吗?”姐姐问。

“妳刚才也打哈欠了,没差啦,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我笑着说道,把她们两个一起拉下楼。然后就这样坐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整个晚上,直到老警官来为止娜资都在闭目养神。

“明治还没来电话吗?”他走进来问道。

“没,大概是找不到时间打电话吧。”姐姐说。

“这么确定他会打电话过来?”

“嗯。他答应过我的,如果工作期间突然消失的话晚上会给我打电话。”姐姐有点担心地说。

哥哥好像有这么说过吧,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嗯……哦对了!姐姐就是为了这件事和哥哥大吵一架的!那个时候我才八岁,哥哥他在学士毕业之前接到了委托。一开始还在好好地调查,但突然有一天哥哥失踪了。一开始姐姐没怎么样,不过一个星期过去了哥哥还是没回来。那时姐姐已经担心到连饭都吃不下的程度了。

就在哥哥回来那天,他们两个在大学的事务所里大吵了一架,之后姐姐就哭着跑出去了。之后来了几个叔叔和阿姨在那里劝哥哥劝了很久他才肯出去找,我记得是我硬要跟去,哥哥被我闹得没办法了才带着我去找的。

找到姐姐的时候,她抱着双膝坐在湖边吹风。我跑了过去以后拉着姐姐的手,想要把她拉起来,只可惜那时的我只是个小孩,怎么拉也拉不动。姐姐看到以后说句‘怎么跑出来了?’然后抬起头看向我跑过来的方向。

她看到哥哥以后便‘哼’了一声别过头去,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说‘不是很喜欢闹失踪吗?去啊!’哥哥走到姐姐旁边蹲下去道歉后叫她回去。结果姐姐不领情大喊了一句不要,把我弄哭了,小孩子嘛,爱哭是正常的。

结果他们两个在湖边慌了许久才把我安抚下来,之后哥哥答应以后出门每晚都打电话报平安以后才和好的。

姐姐妳就只记得这个承诺而已啊,完全忘了因为什么原因吵了架。不过哥哥不打电话来的话不就代表他失约了吗?回来之后会不会又吵一次?这次我可没办法像之前一样哭一次就让他们和好啊!哥你最好是快点打电话来啊!

很巧的,姐姐的电话响了,姐姐打开扬声器后放到桌上。

“不好意思千夏,有点忙。”

很好,我的心意传到哥哥那里了!

“在忙什么啊?”姐姐抱怨说,“不能早点打电话过来吗?”

“能的话我会拖到现在吗?好了,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

“这之后那套扩音系统要拿来干嘛?”

竟然是这个吗!

“这个嘛……”

“就知道妳们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这点子蛮好的,只是有谁会认真的听呢?”

这么说也是,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一群大吼大叫的外地人罢了,应该也没有人会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吧。

“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吧?”姐姐叹气以后继续说,“你什么时候才肯回来?”

“说得好像我离家出走似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多两天就可以了,到时民宿见。”

哥哥说完以后连再见都不说就把电话挂掉了。

“今天就先这样吧。”姐姐叹气说道,“妳们两个去休息,我和林警官有事情要谈。”

“姐姐妳自己也很累了吧?”我看着她说,“几天没睡了?昨天半夜起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妳哦。”

“什么时候轮到妳来关心我了啊?”姐姐笑着说,“好了,快去,我待会儿就上去了。”

既然姐姐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照做。我和娜资上楼以后她就倒了,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这么忙吧,好像很累似的。我呢,是很累,毕竟喊了一整个下午,但就是睡不着。我用被单把身体包起来假装在睡觉,其实只是要听一听看有没有开门的声音。有的话就代表姐姐有听话,没有的话就代表我明天可以抱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