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二十四黑章 黑之現身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3-13 11:39:58pm

奇幻·玄幻


我好不容易掙脫了剛剛那場小災難,回到御那的身邊去。

發現妹妹她正被御那緊緊抱著,而妹妹注意到我后立刻向我伸手求救。

而我卻幸災樂禍光看著妹妹不幫忙。

妹妹稍微低下頭來看著我,發出了「嗚……」的悲鳴聲繼續向我求救。

看在妹妹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不,是太可憐了的樣子,我只好幫妹妹將緊緊抱著她不放的御那給分開來。但如果強行用蠻力御那肯定會受傷,只能說服她讓她放開妹妹了。

「御那,已經沒事了。」

御那聽見了我的聲音,立刻從妹妹的身上離開后畏畏縮縮地看向我。

見御那都沒有因為我不在而害怕得能力暴走,我輕輕撫摸了她的頭以作稱讚。

但見到妹妹的手上有些淤青,我按壓不住擔心之意緊張問妹妹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在知道原來是有人來搭訕,還打算對她們兩做些不好的事情之後感到了非常生氣!

無論是那兩個人的行為或妹妹魯莽的行為。

「以後不准妳這麼亂來了!萬一下一次沒人救妳的話妳怎麼辦?!」

「對不起……可是我看到有人需要幫助就……」

「就算是那樣,也要確認不會讓自己受傷才去幫人。你現在這個樣子讓我多擔心知道嗎?!」

「對不起……可是哥哥,這個世界上沒有不讓自己受傷的【幫助】哦。」

妹妹這句話讓我想起了當初不過是想要救受傷的亞晴。

結果就因此被捲進了黑魔使的世界裡。想逃也逃不了。

期間也發生了許多討厭、不堪回首的事情。

不過那種東西還是讓它成為回憶吧。

除了那種討厭的經歷、回憶當然也有遇到等量的快樂。

亞晴、石能、旋契、人妖叔叔、御那還有其他人,遇到他們認識他們我覺得並不是什麼壞事,反而每一天還變得不無聊雖然賭上性命與幻魔戰鬥。

所以總結來說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也談不上完全是不幸的。

「哥哥哥哥。」妹妹邊拉扯我的手臂呼喚我

「什麼事?」

「哥哥認識她嗎?」妹妹指著我身後的御那邊說

「你說她啊?是我的妹妹啦。」說完,妹妹的臉色發青

我稍微玩弄一下她當做她剛剛不經思考的懲罰。

「如果那是哥哥的妹妹的話……那人家是什麼?」

「妳也是我的妹妹。」

「可是你說她是哥哥你的妹妹……」

「沒錯啊。」

「可是哥哥只能有一個妹妹不是嗎……?」

「你什麼時候產生妹妹只能有一個的錯覺……」

都搞得我有點混亂了

不過聽妹妹說不是旋契幫助了她嗎?他怎麼不在這裡?

「旋契去哪裡了?」

「不知道,旋契哥哥剛剛明明還在的,不知道去了哪裡?等等哥哥!她是你妹妹是什麼意思啊?!」

不知為什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希望只是我多心了。

【()——幻界——()】

鐵布拉瘋狂似地用巨大的方形大劍朝著旋契不斷攻擊。

而旋契的武器不過是一本只能伸出無數觸手,殺傷力不高的書本。面對鐵布拉那巨大破壞力的攻擊根本毫無用處。

「怎麼了怎麼了!不是說要來殺我的嗎?!怎麼一直逃啊,雜碎!」

旋契對著鐵布拉伸出了上萬條觸手還順利將鐵布拉給緊緊纏繞成一個球型。

過不了多久鐵布拉就會被窒息而死。

可是很快,觸手像紙一樣被鐵布拉輕輕一揮手中的方形大劍就掙脫了。

「哈哈哈哈,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雜碎的攻擊怎麼可能對我有用啊!」原來鐵布拉是故意讓觸手纏繞在自己的身上想要測試測試旋契的實力

「你太讓我失望了,雜碎。上面的人想要讓你加入我們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想不到你也就這點程度而已!」

旋契用觸手在自己面前的地面製造出巨大的高墻。

鐵布拉一刀就把這些觸手像紙一樣劈成兩半

可旋契將這觸手之墻當做掩護,老早就逃走了。

鐵布拉沒有感到半點氣憤,反而還看著化成黑粒子的觸手興奮起來。

「躲貓貓嗎?我最喜歡了。很快,你就會和這些觸手一樣無聲無息地消失。哈哈哈哈!」

鐵布拉提著方形大劍開始尋找旋契。

而這時候的旋契則躲在了暗處的小巷。

「喂,旋契,你也知道這樣逃走是沒用的和他決一死戰怎麼樣?」

「……」

旋契的書本好心提醒旋契。但旋契的沉默導致書本超不耐煩,開啟了嘴炮的習慣大罵旋契一頓。

旋契煩得將它的嘴巴用手堵著,讓它說不了話。

「來了。」

旋契感覺到鐵布拉就在附近,隱藏自己的氣息做好隨時迎戰的準備。

旋契打算在轉角處等待鐵布拉經過這裡的時候就用大量的觸手攻擊鐵布拉的要害一口氣擊倒他!

無論怎麼樣厲害的人,面對這出其不意的攻擊肯定無法防範。

正當旋契擬訂好了作戰計劃悄悄躲在轉角埋伏的時候,方形大劍穿過墻壁擊中了旋契的腹部。

由於沒有預料到鐵布拉會這樣進攻而沒做出任何防禦,他一口氣因這直擊筆直撞向墻上受了重傷暫時無法動彈。

「找到你了!」鐵布拉沒有讓旋契有喘口氣的機會,立刻握緊手中的方形大劍對旋契進行追擊!

旋契立刻命令書本讓觸手纏繞自己并控制自己的身體,才勉強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開了鐵布拉的攻擊。

「呵呵呵,你的逃跑功力真是一流啊,雜碎。怎麼?還要跑嗎?無論你怎麼逃結果都一樣。」

旋契沒理會鐵布拉立刻轉身逃走,鐵布拉看見旋契還有力氣逃跑開心得不得了,因為鐵布拉他又能享受獵殺的過程了!

「哈哈哈,逃吧逃吧,我來追你咯!」

「誰說我要逃走?」

旋契說完,一塊巨大的重物從天而降,差點就壓死鐵布拉!

「這…!?」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只不過是大樓的碎片而已。」

鐵布拉這時才注意到旋契腳下的無數觸手鑽進地底不知道延伸到哪裡去。

抬頭一看,上面還有更多巨大碎片朝著他落下。

這全是在旋契早在逃走的時候,偷偷用觸手去將附近大樓給分塊,再用觸手抬至高空準備埋伏。這樣即使是鐵布拉也不得不專注用手中的方形大劍破壞許多落下的碎片。

「你這雜碎,別以為憑這種小聰明的攻擊就能牽制得了我然後逃跑!」

「你好像誤會了什麼。」

旋契的書本長出了大量尖銳鋒利的觸手,將左右兩旁的建築物切成碎片倒下,成功將鐵布拉埋在碎片之中。

但以防萬一,旋契順便用這些鋒利的觸手攻擊碎片山中的鐵布拉。這樣,鐵布拉即使再厲害,也無法擋下幾乎全方位的攻擊。

旋契看著碎片山再也沒有動靜,得意地將能力收起來。

「就算是清掃組的黑魔使,面對這樣的攻擊應該再也起不來了吧?」

既然戰鬥已經分出勝負,旋契也沒有理由繼續呆在幻界了

旋契想要離開幻界可卻有一道力量還在束縛旋契的這項能力他才知道是鐵布拉還活著并繼續限制他無法出去幻界!

同時!方形大劍從碎片之中往旋契身上射去!再一次擊中了旋契!

第二次受到了這種攻擊,旋契再也沒有能力抵抗和逃跑的力量無力倒在地上,就連觸手也承受不住這強大的一擊完全斷裂消失。

鐵布拉從剛剛用方形大劍製造出來的通道悠閒地走出,絲毫沒有受重傷的感覺。

「哎呀哎呀,被雜碎小瞧還真傷腦筋呢。你說是不是?」鐵布拉將自己的方形大劍撿回起來,看著倒在地面上的旋契展現出勝利的神情

「呵呵呵呵……」

旋契笑了

「怎麼了雜碎?知道要死了所以瘋了嗎?還是說還有什麼小把戲沒使出來嗎?」

「有是有,只不過這把戲只有萬分之一的幾率會成功。」

「是嗎?那我勸你就別去想了。無論你有上百上千種的把戲都好。在我面前全都是零!」

「真的…是這樣嗎?」

「好了,繼續聽你繼續廢話會浪費我的時間,處理完你這雜碎我還要去處理御那那萬年累贅廢物。對了對了,順便把滅和她妹也一起殺掉好了,反正許可早已都下來了,雖然是視情況處理但我可不管這麼多,我就是看不慣廢物的存在。那麼閒聊也說完了,你有什麼遺言嗎?就算有我也不會讓你說的,永別了,雜碎!」

鐵布拉集中力量在自己的方形大劍上,準備給旋契最後一擊!

「鐵布拉你說人廢話太多,我看你才是廢話最多的那個人吧?」

旋契嘲笑鐵布拉

「死到臨頭了你還嘴硬!既然你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鐵布拉憤怒地揮下了手中的方形大劍!

就在這瞬間,有個人以驚人的速度對鐵布拉的位置揮出碎骨的一擊!

好險鐵布拉在瞬間察覺到這一擊的存在而立刻躲開!

但這一擊造出來的巨大風暴不止將鐵布拉遠遠吹飛,地面被擊破的碎石大量地飛往鐵布拉的身上飛去使鐵布拉受了一定的傷!

要是鐵布拉平常少做訓練,沒有察覺那一擊并緊急閃躲的話

剛剛那一拳就足以將鐵布拉整個人給爆了。

「什麼人?」

由於那一擊,周圍都是沙石看不清那個人的樣貌。

就算那個人不回答,能使出這可怕一擊的人在黑魔使裡面幾乎沒幾人。所以鐵布拉馬上就明白他大概是什麼來頭。

「不想回答嗎?幻魔前線作戰第五部隊的【隊長】!」

砂石閃開,白銀的長髮在空中飄舞著

他扭了扭自己的右手,以充滿著殺氣的身軀現身在鐵布拉的面前!

他,就是所屬幻神·滅小隊———【幻魔前線作戰第五部隊】的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