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S chapter - Chapter 2: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6-10-25 1:53:03pm

其他·同人


E.N.D, Etherious. Natsu. Dragoneel.

「Etherious」是杰尔夫.多拉格尼尔所创造的恶魔统一的姓氏,过去曾经出现的冥府之门的各位的姓氏同样的也是Etherious。

而杰尔夫创造的最强恶魔,炎之魔的END的身份一直都是个谜题之中的谜题。

虽说冥府之门公会一直都说END这位从不露面的大恶魔是他们崇拜及强大、有实力把杰尔夫给杀了的会长。

但实际上,谁都没见过这鼎鼎大名的END先生。

而且之前杰尔夫也出声澄清过,END其实不是冥府之门的会长。

也对,夏怎么可能会是会长呢。

夏从小都和它一起长大,在人生中美好的记忆碎片的冒险回忆,各个身旁都有着那位樱发男孩。

若不是打从心底相信杰尔夫不是个爱开玩笑的男人,哈比绝对不会相信夏会是真的END。

而且一切都太过巧合了,而且夏的身世也从来不会让人感到狐疑。

兴许在夏的周围还有六个拥有古代魔法,灭龙魔导士的关系,大家和夏都一样身世不明。

“露西!”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嗓音,原本沉浸在思绪之中的金发女人闻言迅速回头找寻声音的来源,正巧看见正大口大口喘着气赶到此地的妖精尾巴药剂师顾问的波流西卡婆婆。

身后还跟着行动缓慢的布兰迪什与搀扶着她行动的艾芭葛林。

露西那双灵动的双眸捕捉到了那银色的短发,顿时有些激动,迅速地奔到布兰迪什的身旁检查她的伤口。

布兰迪什有些尴尬,不自然地扭了扭身体,脸颊上那不知不觉中浮出的红晕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可爱。

艾芭葛林缓缓地让布兰迪什坐下歇息,自己则站到波流西卡婆婆的身旁。

“太好了,你安然无恙!”露西笑着握起布兰迪什的双手,为她的幸存感到开心,同时也担心起布兰迪什的去向。

十二盾早已失去了对布兰迪什的信任,对她狠下毒手的也是十二盾中与她感情不错的玛利,在十二盾眼中她已经是背叛了的罪人。

那么从此以后她该何去何从,她的归宿又该怎么办?

“是我的误诊,夏身体那个也许并不是什么抗魔的肿瘤,可能是比那个更恐怖的恶魔力量!”

波流西卡婆婆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荡不已,金发女人赤裸着上身靠着石头坐着,不断地回想着波流西卡婆婆说的此话。

比那更恐怖的东西 ,那会是什么?

露西心中的不安感越发越强烈,心中总有着个声音警告着她必须赶到夏的身边。

也许是因为伙伴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心有灵犀的关系。

她总觉得夏正一步步走向歪路,倘若不及时出现在他面前的话。

或许他会一辈子都坏掉了。

另一边厢的同时,刚从废墟离开的夏一步步地朝着马格诺利亚走去。

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他看起来与往日如阳光般灿烂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男人脸上的黑斑浮出的越来越多,就连手臂、腿等部位都出现了黑色斑纹。

因战斗后而破烂不已的上衣被他随意扔在路上,露出了他那结实的腹肌与身材。

就连上身,都有着那夺目的黑色斑纹。

男人唯一没改变的还是他那一头耀眼的樱色短发,但也因为这一点让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他一路朝着马格诺利亚走去,眼中唯一的目标只有昔日的归宿。

但如今的目的,只是为了杀掉躲在妖精的尾巴公会里的杰尔夫,他的哥哥。

一路上他的脑袋中不断浮出过去与露西度过的片片回忆,点点滴滴在脑海中回荡不已,像是在告诉他。

她已经死了。

想到这一点,他的脑袋就好像快要炸开了一样,疼得他头皮发麻。

他单手捂着脑袋,另只大掌缓缓地化为拳头。

青筋暴跳,陌生的墨眸变得更加深渊,他的理智离他越来越遥远。

是不是一想到露西,他就会疯掉。

那么好了,那就疯掉好了。

反正,早晚都会死,那为什么不早点失去理智被杀了和露西团聚。

他是END,杰尔夫的弟弟,杰尔夫书中最强大的恶魔。

原本一开始的不信任,成就了现在的被迫信任。

因为露西,该死的因为那女人杀了露西!

她杀了露西,杀了露西,露西死了。

露西,死了。

马格诺利亚近在眼前,周围的风徐徐地吹过,吹起了他的刘海以及尘土。

风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像是在安抚着他就快暴走的心情,奈何他完全没有因此而放松下来。

眼前便是马格诺利亚镇,但在他的面前却出现了一个人。

黑发男人赤裸着上身,黑色七分裤,腰部束着一块白布。

那健硕的身材上残留着点点的血迹,也有几处可怖的伤口,但他却安然无恙地站在夏的面前。

灰注视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心中难免一怔。

回想起方才的敌人留下的话语,他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这位男人,再也不是他所认识的单细胞上吊眼了。

化为拳头的双手,以及男人坚毅的目光,还有那下定了决心的内心。

为了女人还有重要的人,他必须奋战到底。

“你就是END吗?”语音落下,闻言的夏缓缓地眯起了双眼,默不作声注视着灰。

不等夏给予任何反应,灰轻唤了一声。

“夏。”

“滚开。”

“我让你滚开!”

黑发少年抿抿唇,完全不在意夏那句话,看起来如今的他有些恐怖黑暗,那阳光的夏.多拉格尼尔也许已经死了。

如今取代他的身躯的,是艾特拉斯.夏.多拉格尼尔。

“我的师父,我的父亲,我的家人和朱比亚都是因为杰尔夫而死的。”

“那么,我也不能放过你了,END。”

语毕,黑发男人伸出右手,面无表情地在男人面前开启了自己从父亲那继承的灭恶魔法。

黑斑侵占着他的全身上下,夏突然觉得周围的气息变得有些冰冷,而且男人的眼神也很冰冷。

他拥有火,能够烧尽一切的火。

他拥有冰,能把一切与火都结成固体的冰。

如今他拥有黑暗之火;如今他拥有能冰冻大范围的灭除邪恶的冰。

上演的会是一场生死之战,过去的战斗都是幼稚的打斗,尽管把公会破坏得惨不忍睹,但他们还是伙伴。

奈何现在情况不一样,身份不一样了。

在他眼中,END是杀父之仇,是杀了他所有重要的人的罪魁祸首。

在他眼中,他是昔日的伙伴,尽管有着这一层关系,但如今阻挡他前进的全部人都杀无赦。

他已经 阻止不了自己了。

在马格诺利亚小镇郊外上演的是一场绝世的生死之战。

因为彼此那恐怖的魔法而炸开了四周围,天空再也不蔚蓝,居然也被黑暗所遮盖。

男人身边的黑暗气息越发严重,戾气重天的他轻易地挡下了灰的攻击,接着再启动了魔法朝他揍去。

但灰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见拳头就要揍向自己,以他那灵活的双手造出了冰墙保护自己,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攻向夏。

“不要阻挡我!滚开!灰!”

“我要 我要去”

「杰尔夫书中的恶魔都有潜在性的想法,那就是」

“杀了杰尔夫!”

十二盾的话还在历历在耳,灰咬紧牙根躲过夏的火焰。

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昔日的友谊再也不复存在,如今只有仇恨。

可笑的命运玩弄着他们的人生,没有任何能反驳能力,只能被命运玩弄在手中。

“杀了你 我就能为大家报仇了。”

没错,大家都是因为杰尔夫的恶魔才会死的。

都是因为杰尔夫创造的恶魔 都是因为杰尔夫 都是因为END。

都是因为夏。

兴许他也被冲昏了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回过神来他居然在和上吊眼战斗。

黑橘色的火焰将他包围,他孤身一人站在尘土飞扬的不远处顶着自己。

眼神,如嗜血的野兽般明亮,还能在他的眸子中看见笑意。

灰咬紧牙根,双手摆好姿态一瞬间冻结了所有的火焰,他的魔法正是为了消除夏所拥有,虽然并不是处于上风,但起码还和他斗个两下子。

夏眼睛一眯,原本离自己不远的灰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便来到了自己的面前,想用魔法冻结他全身上下。

夏汗水淋漓,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他闪过了灰的攻击后一拳打去灰的肚子。

但却没使用任何魔法。

“我,已经阻止不了我自己了。”他是咬着牙根说完这句话的,仔细一听还能听出隐藏在言语之中的抖音以及悲伤的感情。

夏垂着头,长长的刘海遮盖着他的表情,灰看不见他此时的模样。

自然也不晓得为什么他忽然变得如此哀伤。

“露西!你为什么不动了啊!!!!”

渐渐流干的泪水,还有如喷泉涌出的无尽魔法。

“我已经阻止不了我自己了!她已经死了!”

语音落下,因悲伤而化为更强大的力量,他的攻击变得渐渐致命,灰只能挡下他的攻击,连反击的机会也没有。

那深渊的黑眸中带着红光,看起来情绪与理智又失控了,攻击越来越强烈以及迅速,打得灰都喷了好几口血水。

“这,就是END的力量吗?”

他,也许应该 已经没有了理智可言吧。

居然在伤害自己最重要的伙伴。

在伤害着家人,伤害下垂眼。

可是为什么他阻止不了自己,就连他自己也看不懂现在的自己的眼神。

为什么,自己会有那样的眼神呢?

“夏,你看我印上了徽章哟!”

“噢,是吗?”

啊,是露西啊。

原来,是因为露西才疯的。

疯子疯子疯子,如果你死了的话,那么我疯癫也无怨言。

快杀了我也罢。

反正我们早已没有未来可言。

说好要守护我们的未来呢,对不起我食言了。

对不起啊,我是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