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95 诅咒失灵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3-24 12:29:48pm

都市·爱情


第九十五章

许曼香穿着低胸衣闯了进来,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似乎是时下最流行的香水味,味道很是浓厚,甜腻腻的,让人闻久了就会感觉不喜欢。正如许曼香这个人般——一开始让人觉得惊艳,但,久了之后,就会让人觉得不喜欢她。

一进来的时候,许曼香原本娇滴滴地喊着日曜的名字,可在进来看见垂暮之后,脸上立即就浮现出不满。“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许曼香问道。

俨然一副她才是女主人的姿态。

这句话,不应该由真正才是女主人的她说的吗?

垂暮并没有回答她,反而是皱起眉头,不满似一个满溢的水在她内心溢出,双目顿时染上了一丝暗红。她记得上官志彦今早才说过他已经警告过了许曼香,但似乎许曼香却把它当成了耳边风…也把她给无视了。

垂暮继续在作文纸上写下字,却道:“你那句话,不应该由我来说吗?”

许曼香愣了愣,样子顿时变得很愤怒,一咬牙,道:“你反正都是不要他了,为什么还不把他让给我?”

垂暮一顿,抬眸对上许曼香的,“谁告诉你,我不要日曜?”

“我…”许曼香才刚吐出了一个字,垂暮又将其打断,气势狠厉得不像她自身。平时压抑的她,今日却已消失不见。

“你认为你身为一个已嫁人妇,却跑来勾搭我家日曜,这样的行为好吗?”

许曼香被气得说不出话,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垂暮,因为,现在的她的确是一个已嫁人妇,却嫁了一个她不喜欢的人。以前她在当明星的时候,因为她的身份,所以多数人都不敢来招惹她,甚至也不会说出激怒她的话来。

换做以前,若有人敢对她这么说话,她一定会抬手打那个人一巴掌!即使那个人是日曜深爱的妻子也无差,她愿意做一切事物来换取呆在日曜身边!

可是!现在,她的地位不如前,经纪人也不允许她做出失格的事情来破坏自己完美的形象。

加上现在真的是闲得发慌,所以她才会时常呆在家,偶尔才跑来医院陪上官志彦,实则是来看日曜的,所以她才会知道最近个个医生都在找自己的助理一事。

求上官志彦是没有用的,因为他可能不会听从自己,那个蠢男人!她干脆直接来天天烦日曜还好过在上官志彦的身边看着日曜!

一想到日曜身边的助理也有可能会爱上日曜,而自己也会多一个情敌…那样的事,倒不如让她来好了!

可是…可是!!日曜宁愿选择他的妻子垂暮也不愿选择她!!

为什么!!

她究竟做错了些什么事……?“我…是你自己要把日曜往别人那里推,与其让他伤心,倒不如还让我来安慰他接受他…即使我是已经嫁做人妇也无所谓,我就是爱他!”说完,许曼香缓了口气,也是这个时候一个想法突然蹦入她脑海之中。

顿时,她又冷笑道:“难不成…你是因为嫉妒我的大胆吗?”

垂暮挑眉,示意许曼香解释清楚,什么叫她嫉妒她的大胆?

“我知道的,同样是女人,你是不是也爱上了我的上官?可是没用的哦,上官是我的,日曜也是我的,你一个也别想从我身边抢走!”

把日曜说得像一件物品一样的口气,惹得垂暮十分之不开心。

“没有一个是属于你的!!” 许曼香不知是发了什么疯,竟然在门还未关的时候就大笑了起来,声音尖细,惹的人耳朵痛。

垂暮在房间内,也不知道如果外面真的有人经过的话会怎么看待。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劝道:“你这样吵法,我认为你就算当上了日曜的助理也会被立刻炒退。”又再加多一句:“病人也会嫌弃。”

许曼香停止了自己的大笑,样子似一个知道错的孩子,“我知道错了,你可以把日曜让给我了吗?”

垂暮翻了个白眼,“抱歉,许小姐,现在是工作时间,我的丈夫兼上头的向日曜医生也十分不喜欢有陌生人突然闯入他的房间,搞得整间房都是浓厚的香水味。”

随后垂暮拿着纸板夹,靠到许曼香耳边道:“你就是那个让他不喜欢的人。”

许曼香听了之后愣了一愣,脸上满是悲伤地抓住临走的垂暮的手臂,眼神内的复杂不只是想要表达些什么。

反正…又是会说出抢日曜的话来。

垂暮反抓住许曼香的手,眼眸中的红更深,手掌传出一股热量。和以前相同,原本就是一个应该传到对她有危害的人身上去,伤害。可是,这次热量却只是停留在垂暮的手掌,并没有传到许曼香的身上。

为何?

莫不是不管作用了?

这样的感觉让垂暮眼中的暗红褪去,换上的是着急之色。她的诅咒正在逐渐被抽走,可是…是谁?

‘对的人’吗…?…不过,那个‘对的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

脑海中不断在回忆她近期碰过的人,思索着究竟哪个是负责带走她身上那个诅咒的‘对的人’,可是…没有…没有!

除了日曜一个以外,她根本就没有去接触过任何人!

她…一直都想着若是‘对的人’出现把她身上的诅咒带走的话,自己就能和日曜过上甜蜜的日子,到时候,如果日曜求婚,她也会答应他,然后生几个小宝宝,完成一生想要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的愿望。

属于他们的家……是不是,会消失啊?

因为她?

不对…以前对自己说“只知道需要一个‘对的人’来把你身上的这个诅咒带走”的算命师傅没说过那个‘对的人’是要如何带走自己身上的诅咒啊…对吧?

即使如此,垂暮仍是感觉到不安。

“你…你抓那么紧干什么啊?很痛啊!喂!你听到没有啊?” 许曼香大喊大叫着,可正处于呆愣的垂暮似乎没听见,却因为自己脑海中的所想而没意识地在伤害眼前的许曼香。

外头的门,依旧没被关上。

日曜刚做完手术回来,正感觉疲惫,在几乎要抵达自己的办公室时,却看见了从里头透出的光,以及一把尖细的声音喊着“你抓那么紧干什么啊?很痛啊!喂!你听到没有啊?”…这把声音,即使不看样子,日曜也依旧能认出那是谁。

——许曼香!

许曼香在他的意识中一直都是那个会伤害他喜欢的人的人,因为许曼香认为在他身边的都是她的情敌,实际上,他不爱她,所以应该这么说:日曜身边所喜欢或爱的女人都不用把许曼香当成一个真正的情敌来看待,需要的只是保护自己的心,因为许曼香的攻击力很强。

日曜连忙担忧地奔向在不远处的自己的办公室,映入自己眼帘的却不是许曼香把垂暮压制在地,而是垂暮无意识地紧抓住许曼香的手腕,眼角边,溢着泪痕。

到底,怎么了?

“垂暮?”日曜试图唤了声。

垂暮回过神来,双目依旧无神地看着在门口处的日曜。

心底,似有一把声音在告诉她——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