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96 是她赢了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3-29 9:30:59am

都市·爱情


第九十六章

许曼香一见是日曜回来了,表情便立刻大崩溃,有些狼狈地哭喊道:“日曜!!痛死我了!”

日曜却见自己喊了几次的垂暮,垂暮都依然只呆愣地看着自己,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但是,她的目光在告诉他——她很悲伤。

‘日曜就是那个‘对的人’…’,‘日曜…就是……’

不知是不是应该这么说:悲伤的能量也是一诅咒的来源,因为垂暮在流下眼泪的时候,手掌处就发出啊一股热量,很热很热,把许曼香的手烫着,结果她叫得更凄厉了:“日曜…日曜!!快来救我!!!”

日曜无奈地叹一口气,走到垂暮身边,摇了摇垂暮:“垂暮?垂暮?你怎么了?”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许曼香,只是不想让垂暮再继续这样下去。

他会心疼。

垂暮回过神来,眼神依旧是悲伤,但眼泪算是止住了。是反射性,她松开了许曼香的手,转而抱住了日曜,而然嚎啕大哭起来。

“垂…垂暮?”日曜对垂暮如此突如其来的动作疑惑不已。

而垂暮却只是躲在日曜的怀里不断地哭,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是何。

许曼香皱着眉头给自己烫伤的手按了按,后抬头,换上欣喜不已的表情,“日曜,我就知道你爱着我,对吧?你都救了我了…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全然无视了在日耀怀中哭泣的垂暮。

日曜抿紧唇,皱起了眉。他不想再多说任何一句话,怕许曼香会因此误会成别的意思。曲解别人的意思貌似一直都是她的专长……

最后将许曼香无视,然后自己温柔的目光放在垂暮身上,关切地问:“垂暮,你怎么了?没事吧?”

垂暮终是埋在日曜的怀中,一句话也没吭,只是摇了摇头。

日曜在这样的状况之下自然也不好问些什么,毕竟垂暮现在如此之伤心,再问的话可能就是在做着揭人伤疤的事了。

他因为自己经历过这样的事,自是知道这样的事是最令人讨厌的。

许曼香的职位是演员,是时常活在人们的目光之下的,唯一吃了闭门羹的就是在日曜这里,可是尽管如此,她依然喜欢着日曜,相信着,有一天日曜一定会爱上自己。

是的,没错,只要再多一点时间,日曜就一定会爱上自己的!

可是,现在向日曜求救的她,却不甘心被日曜如此无视。都说了,男人都喜欢柔柔弱弱的女性,但不喜欢太过于做作的,垂暮的柔弱是真的,但这份柔弱中带有她自己的一丝坚强,想必,日曜是喜欢上她的那一点吧?

许曼香不满地嘟了嘟嘴,“日曜!!我受伤了!”尖细的声音使日曜不禁厌恶地紧皱起眉。

她自以为是柔弱地娇嗲,可是,在出声这方面,她早就已经输了。

日曜抱起垂暮,把她放置在房间内的病床之上,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之后,日曜就迈开长腿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按下桌子上电话的通讯键,似乎是呼叫着谁。许曼香不知道,因为话筒被日曜拿在耳边,只是从其凝重的神情上知道事情有些不妙,时不时从日曜性感的薄唇里吐出“请让那个人过来…告诉他,我这里有一个受伤的病患在”的话语。

即使知道不妙,可是许曼香依然还是被日曜所说的那句“我这里有一个受伤的病患在”的话吸引,而弄得自己自个儿在那里误会,兴奋。

果然…日曜是爱着她的,她多年以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许曼香在日曜放下了话筒之后,兴奋地扑过去,完全忘记她的手上还存在着伤。“日曜,我太开心了,你果然是爱我的。”全然不顾室内的病床上还有日曜的妻子——垂暮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被抱着的日曜心生厌恶,皱起眉,一把把怀中的许曼香推开,冷道:“我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爱上了你。”

许曼香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假没听懂,总之她依然保持着脸上的痴迷笑容,样子似有些娇羞。“日曜,你关心人家却又不肯承认,你刚刚的动作就已经在跟人家表明你喜欢人家了啊…”许曼香作出娇羞的捧脸状。

无意将目光投向坐在病床之上的垂暮,她的双眼空洞,似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这里所发生的事。

许曼香扬起一扭曲的笑,虽然垂暮并没有看见,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一巴掌把她闪醒,然后告诉她,是她许曼香赢了!

痴迷的样子再次转向日曜,却还没等她说出下一句话,日曜就又冷冷地对她道:“我希望你别误会什么,我刚刚,只是叫了你的老公——上官来把你接走。我并没有爱上你,请你想一想,你自己也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人,这样光明正大地背着你的老公来勾引别的男人,是叫不伦。这样的行为,严重则会落到离婚,全城皆知,到时候,你就会被唾弃。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尊重我,同时也尊重你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