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73 迷路 - 抱她的男人是谁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14 11:55:15am

都市·爱情


随后,张星宇急急忙忙挂了电话对吴祖颐赔不是:“对不起,家里突然发生了紧急的事情,不能一起吃饭了。我改天再安排时间和你谈李瞳的事!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不待吴祖颐反应,张星宇就转身飞一般朝医院的出口奔去。

吴祖颐眼睁睁望着他迅速跑远的背影,一分钟前还在云端的好心情顿时坠个粉碎,失望地自言自语:“好吧… …改天再约。”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已经不是十几岁的纯情少女,更何况她才认识张星宇几个月罢了,没想到今时今日这个男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竟然能够如此左右她的心:一会儿紧张一会儿期待;一会儿欣喜一会儿失落!彻彻底底地违反了她一贯理智的处事态度!

实习时,医学院里的教授就曾经那么评论过,说她是一块天生当外科医生的好材料,因为在紧急的情况下,她不但不会像一般人那样乱了阵脚,还会出奇地比平时更冷静沉重,稳健的思维和思考能力让她在这一方面的表现一枝独秀,所以倍受院方看好,重点栽培她成为医学界的闪耀之星。正因如此,她自医学院毕业之后就不断参与医院的重点研究项目和医疗个案,根本无暇谈恋爱。这一次李瞳的案子因为与本区域大财团扯上了关系,所以非常高调地倍受外界瞩目。 吴祖颐这个不过刚刚新崛起的年轻医生竟然能和另一名资深的脑科权医生威搭档负责李瞳的手术,足见院方对她有多重视。

虽然一直都勤于学习的吴祖颐成长的岁月里也没有太多时间谈情说爱,但是高中期间的初恋男友,再加上医大时短暂交往过的第二任,今年28岁的吴祖颐再怎么说也已经谈过两次恋爱了。照理说,自己在处理感情这方面应该能够成熟应对才是,怎么今天自己的表现却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没法自制?

不过,这样的感觉好单纯,好透明,好美丽,自己已经许久未曾感受了呢。

太奇妙了。即使已经不是初恋,可是每一次与他的遇见,却还是会有那种忐忑又兴奋的初恋心情。

一想到这点,吴祖颐甜蜜地哑然失笑:都差一点忘了爱上一个人是多么美好的感觉了!这份久违了的心情一定要好好珍惜。

但是,一想到人家已经有了深爱着的未婚妻,吴祖颐又多愁善感地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份她说不出口的感觉,可惜了这份只能自己暗藏心底的美丽。

她哀怨地默然垂眸,再也没有吃午餐的心情,转身讪讪往回走。一片喧哗热闹的午餐人群之中,形单影只的她逆潮而行,感觉无比凄冷落寞。

另一方面,飞车赶回家的张星宇一进门就看到一脸惊惶的钟点女佣站在门口。

他冲口就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女佣战战兢兢解释:“就像刚才我在电话里向您报告的那样--我十一点打扫房间的时候,见李小姐在床上睡着了,就想说别打扰她,稍后才回来打扫,所以就先去做饭。您吩咐我准备午餐给李小姐吃,于是我十二点做好了饭后,就想去问她要不要起来吃。 谁知道一开房门就发现她已经不在房里了!我里里外外找遍了整栋房子,可是都找不到她。我问过大门外的保全,他们说见到李小姐出去,可是因为你没有吩咐说不能让她出门,所以就没阻止,也没问她要去哪里。”

张星宇急了。

他的小洋房处在荒郊野外,这里的路不容易认,失忆的李瞳独自出去,只怕会迷路。早知道就应该吩咐女佣和保全别让李瞳出门了!

他看了看表,现在是十二点二十五分,虽然不清楚李瞳是几点出去的,但是也应该不可能去太远,于是他交待女佣:“你在家里守着,万一她回来了就马上打电话通知我!还有,马上通知保全也在附近找一找,我现在就骑车到稍微远一点的范围找找!”

说完,他立即到车房取了电单车呼啸而去。

此刻的李瞳,正一脸茫然地站在一片荒野之中,不知道何去何从。

原以为超市或是能够买菜的地方应该是很容易就能找到的,她怎么也想不到张星宇家附近竟然什么都没有,而且走了四十五分钟都还是一片荒郊。

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只不过是想去买菜亲手做饭给张星宇吃,向他道歉,没想到不但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而且还迷了路?若张星宇回来找不到自己,一定会着急的!自己真的笨死了!这下子又给张星宇添麻烦了!

她无助地环顾四周:糟了,现在想要折回头也认不清回去的路了!

她急得满头大汗,再加上此时日正当中,在大太阳炎热的暴晒下,她开始觉得头重脚轻,眼冒金星。

不行啊,还是快点找找回去的路吧,万一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昏倒就惨了。

当情急的她举起一只脚正想迈开步子向前走时,突然眼前一暗,整个身子失控地往下坠!

就在她闭上眼睛晕厥之际,她隐约看见面前出现一个背光的剪影,耳边似乎还有一阵狗吠声,接着就感觉有一双强壮的手臂把自己的身子托住,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

也不知睡了多久,李瞳感觉到怀抱里有个毛茸茸又温暖的什么在蠕动着,吓得睁开了双眼。

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双乌溜溜的圆圆大眼,然后就感觉到湿湿粘粘的小舌头在轻舔自己的脸庞。原来是一只可爱的小狗呢。它的轻轻舔弄骚得李瞳痒痒的,让她不由自主笑出声来。

小东西一见到李瞳睁开眼,又看到她对自己笑了,像是很兴奋,吠了几声。

李瞳慢慢坐了起来,把小狗抱进怀里,怜爱地抚摸着,完全没留意到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

这时,她听到身畔有一把爽朗的男声说话:“你醒了?”

欸?这声音一点都不熟悉,不是张星宇的声音!

刚刚晕倒的瞬间,李瞳感觉到了有双健壮的手臂稳住了自己,因此一醒来她也没多想,就假设那双手臂就是属于张星宇的,可是现在发觉好像不是!乖乖不得了,既然不是张星宇,那个抱她的男人是谁?

她心慌猛抬头一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所在之处是一间陌生的小房子,而她正坐在那房子客厅的一张淡黄色贵妃椅上。

那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年轻男子。他身上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一件暗灰色的汗衫,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头发剪得很短,鼻梁上驾着一副银框眼镜。

他微笑着,露出了一排整齐的洁白牙齿,自我介绍:“Hello, 我是郑子言,你抱着的小家伙叫Zee。He seems to like you very much!⌃”

(中文注释:⌃它好像很喜欢你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