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五十一、五十二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16 7:43:34pm

奇幻·玄幻


1-51

厄臨這次出門還來不及買下普通衣物,他挑了刃公爵府最樸素的衣服穿上,上面雖然沒有任何飾品,沒有花紋沒有金邊,但還是高級料子做的衣服,那個櫃檯小姐一看就看了出來,這才會這樣猜測。

厄臨也知道這點,但他可不能當著那些護衛的面前買普通人的衣服,今天還是裝做要住在刃公爵府,然後瞞過那些護衛的眼睛跑出來的,這麼難得出來的機會,他的時間有限,只好挑最重要的先做,而且還有個很重要的問題:他沒有錢。

這裡所謂的沒有錢,是指他沒有買衣服的銅幣,他身上的都是以金幣作為最小單位,要是拿去買衣服,可能那個老闆要跟整條街的人湊才湊的出找他的錢,那樣到時候他一定會被記住,他偷跑出來的事情就穿幫了!

厄臨攀上了櫃檯,掃視了一下,指了指申請單,身影又跌回去,那個小姐笑笑,拿出申請單跟羽毛筆交給他。「這邊有墨水,你會寫字嗎?不會的話你告訴我你的名字,我幫你寫。」那個服務小姐笑瞇瞇的說,拿出一個小凳子給厄臨,讓他可以露出上半身來,自己才坐回椅子上,抬頭就看到厄臨已經開始寫了起來。

這份報名表非常簡單,裡面需要填寫的竟然只有三格,而且看來這裡面寫的是什麼應該也不會有人查核,第一個當然是名字,這個厄臨只寫上厄臨兩字,不只是他對於費齊這個姓氏並沒有任何感覺以外,還有他如果使用厄臨‧費齊這個名字,明天過後他偷跑出來這件事情就穿幫了,更慘的是他的計畫也會曝光。

事實上最好他連厄臨兩個字都不要用,畢竟跟皇家名字一樣是大忌,但第一這個名字用久了,而且這麼晦氣的名字應該也沒有會用,第二就是應該不會有人還記得這個名字是皇家成員,他根本沒有什麼名聲,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皇室有兩個孩子,但只知道傲炎一個名字。

第二欄則是稱號,這個厄臨沒有任何疑問的填寫上了灰俠,基於契約他必須使用這個名字,但說實在話,這個稱號的規定真的很奇怪,感覺起來就是自己取一個帥氣亮麗的名字罷了,這個世界竟然這麼重視,在這小小的三個必填項目中佔了一個名額。

最後最重要的,也就是職業,這欄厄臨思索了一下,在上面填上劍士,由於沒有進行過任何考試,所以厄臨只寫上初級劍士,這個職業任何人都可以寫,基本上只要你拿的起劍,能夠隨便揮兩下,都可以算的上是初級劍士。

「你寫好啦!我看看。」果然是富家子弟,冒險者公會呆久了,來的人十個中有九個不會寫字,而厄臨會寫字這點更讓人確定他的身分至少不是普通人。「應該可以了,你等一下,我去幫你辦理,我想想喔……西耿,過來!你負責帶這位厄臨閣下在我們公會晃晃,好好跟人家介紹一下!」招手要一值在旁邊的另一個服務人員過來,那人只好無奈的放下整理到一半的任務表,走過去。

1-52

「知道了,見這孩子來我就在一邊等著了。」有點無奈的笑,然後對著厄臨開口:「我帶你在這裡逛逛,跟你介紹一下這裡的環境。」

冒險者公會裡人不多,皇城並非什麼冒險勝地,能被清除的魔物早已被砍乾淨,能摘的藥草也被摘光。空蕩蕩的大廳有些安靜,那個人帶著厄臨,一下子指著這邊說這是幾級任務查詢地點,一下子又說那是什麼任務資料,厄臨用心記下,這些資訊確實很有幫助,否則在這麼大的地方,要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確實很困難。

逛了一圈回到原點,他的申請已經完成,那個服務人員拿出一個腰牌給他,他仔細看了一下,牌子正面寫著冒險,背面則寫著灰俠,看來這就是他的冒險者證明了,厄臨有些頭痛,這個東西該怎麼辦才好?放在身上那樣誰都知道了,但在兩人的注視之下,厄臨還是把牌子放進口袋中,對著兩人行禮致謝,讓兩人有些驚訝。

厄臨走到了低級任務區,開始找了些任務來進行,一看到內容厄臨就笑了,因為這個冒險者公會很明顯的還被人拿來當一些奇奇怪怪的工作,他在裡面還看到了有人想傳遞情書卻沒有勇氣,老婆婆年紀大了不想走遠路,所以要求人幫他送東西,但那任務怎麼看都很奇怪,冒險者公會在北城區,老婆婆住在南城區,目的地在東城區,真難想像不想走路的老婆婆怎麼從南城區走到北城區的。

稍微把這一些有辦法做到的任務接下,頭一次厄臨十分謹慎,只是接下了一點點任務,都是些跑腿任務,等到離開了公會,厄臨將那些任務物品全部拿了出來。

“蘭,你吩咐下去,把任務做了。”厄臨走到陰暗角落,確定沒有其他人存在,然後敲敲手中的玉石,裡面飛出一個人影,只能看見淡淡的人形輪廓,跟古‧拉爾當然不能比,但也是個幽靈,厄臨將東西交給他之後,他從玉石中喚出更多的幽靈,開始分配任務,厄臨不再理會他們,回到了刃公爵府,然後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回到宮中。

等到得到面額比較小的賞金後,厄臨終於換上了普通衣物,這樣的打扮讓他在人群中不顯得那麼突兀,然後加上一些喬裝技巧,厄臨終於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人群中,開始他真正的工作。

也開始了護衛悲慘的工作環境。

陰暗的夜晚,沒有月光的時候。穿著黑色斗篷,讓自己完全融入夜色之中,緩緩的在城市裡游走,避開了認真巡視的守衛,厄臨緩緩深吸口氣,然後打開一直關閉的感官。

“救救我。”

”這是哪裡?”

”我要回家”

“叛徒!”

“殺!”

聲音直衝入腦,但更多的是殷殷嗚嗚的哀鳴以及破碎到無法辨識的聲音,只能沙啞虛弱的迴盪在空氣中。厄臨深深吸氣,強迫自己無視這些聲音,然後,厄臨緩緩的發出屬於他的召喚。

“我是亡靈聖者闇夜,在此執行夜之祭典。”敲敲玉石,早已準備完成的蘭立刻出現,飛到厄臨的正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