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75 计时炸弹 - 你哥哥好凶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16 4:26:32pm

都市·爱情


郑子言是爱车之人,他转头一看见到一台狂野的高性能电单车向他们的方向奔驰而来,忍不住低声赞叹。

车子在他们身边停下来后,那骑士快速下了车,摘下黑色头盔,李瞳这才知道来人是张星宇。

张星宇远远就见到李瞳和郑子言交谈甚欢,心里正在纳闷和李瞳一起的这个陌生男人是谁。

一见到李瞳平安无事,张星宇很自然地就想把她拥入怀里。但是他回头又想起林志伟让他给李瞳多一些空间和时间来接受自己的事,及时打住,只是拉起了她的手紧张地问:“你没事吧?自己怎么跑出去了?”

李瞳看得出他脸上的焦急,感到抱歉又自责:“对不起!我只想出去买东西,没想到就迷路了。幸好遇上了住在这里附近的子言,他把我送回来了。”

子言?张星宇转头打量站在一旁的陌生男子——是他吗?

个性随和的郑子言自然而然微笑主动打招呼:“你好,我叫郑子言!”

张星宇对这个陌生人充满戒心,就像警察盘问犯人一样问道:“是你送李瞳回来的?你怎么知道她住这里?你住附近吗?哪一条路?哪一栋房子?我怎么没见过你?是干什么的?”

郑子言料不到张星宇对自己的态度会充满了敌意,还一连串问了这么多问题,顿时语塞,反应不过来。

李瞳不明白张星宇对郑子言的态度为何如此不友善,尴尬得不得了,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来帮郑子言解围,只能愣愣又看张星宇,又看郑子言,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片刻,郑子言回过神来,一一回应张星宇的问题:“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见瞳晕倒在路边,就把她带回家休息。我是根据瞳对这栋房子的描述猜到她住在这里,就把她送回来了。我住在两公里外斜角路其中一栋聚落式洋房。我是民航飞行员一副驾驶,每个月平均飞行时间是95小时,在家的时间很少,或许正因如此,你很少见到我。”

郑子言对张星宇报告完毕后,好玩的他转头向李瞳挤眉弄眼开玩笑:“你哥哥好凶!”

李瞳见他误会张星宇和自己的关系,正想开口解释,张星宇已经板着脸道:“我不是她的哥哥,我是她的未婚夫。”

郑子言惊觉自己失言,嘴上慌忙赔不是,可是心里却不解在想:未婚夫?怎么两人之间的互动完全不像情侣?

这男的虽然十分紧张李瞳,但是他俩一点亲昵的表现都没有。

此外,李瞳看着这男人时,眼里隐约流露一种奇怪的神情,像是些许畏惧,些许焦虑,些许慌乱。这完全不像是看见恋人时会有的眼神。

另一方面,虽然郑子言已经解释清楚,张星宇依然对他处处防范。李瞳和张星宇高调认爱的新闻,前些日子本市各大报章都大肆报导过。眼前这个郑子言却好像完全不认得他俩,这让张星宇难以相信。

“郑先生平时都不看报纸吗?”张星宇试探问道。

郑子言不明白张星宇为何有此一问,但是依然据实回答:“当然有!不过因为长时间处于飞行状态,我不看本地报章,只看*Herald Tribune。”

郑子言的解释合情合理,但是张星宇仍然担心郑子言是扮猪吃老虎,想要利用失忆的李瞳图谋不轨,因此不敢掉以轻心。再加上他听见郑子言亲热地唤李瞳做“瞳”,心里更不是味儿。

于是,他瞪了郑子言一眼,态度依旧冷淡,抛下一句“谢谢你的帮忙”,就拉着李瞳回家去。

李瞳一边被张星宇拖着走,一边用眼神向郑子言打了一个“抱歉”的眼色,最后还向正对着她吠叫的小狗不舍地挥挥手,就和张星宇一起走入屋里。

进去后,张星宇紧张地让李瞳先坐下,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马上请吴医生来给你做检查!”

李瞳见他如此忧心,很是过意不去:“我真的没事!我原本只是想去买菜,今晚亲自下厨给你弄晚餐,谁知道竟然迷路还中暑昏倒。我好没用,真的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张星宇温柔笑了:“傻瓜!虽然钟点女佣下午五点就下班,但是她会把晚餐弄好了才走,你不用担心。以后你只要安心修养,照顾好身子就行了,其他什么事都不需要操心。”

其实李瞳原本是因为早上摑了张星宇一巴掌,心里愧疚不已,因此打算买菜亲自下厨来弄晚餐向他赔罪的。如今见到张星宇像是已经不再生她的气,她也就不欲多作解释,只是静静点了点头。

那天以后,张星宇和李瞳就没再有摩擦,两人相敬如宾,很有默契地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尤其是张星宇。每每看见李瞳的背影,他就好想像以往那样自她背后搂抱她,再把鼻子埋进她的秀发,尽情嗅吸她的发香。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无法随心所欲,只能死命地控制这股亲近她的冲动,不断提醒自己别让心智只有十九岁的李瞳感觉自己是只大色狼。

另一边的李瞳,虽然还不能接受张星宇,却很努力地接受他对自己所有的好。例如,只要是张星宇为她准备的食物,不管喜不喜欢,她都会全部吃完。此外,体力已经完全恢复的她其实很想自己出门走走,也想到母亲坟前看看。可是因为张星宇怕她又晕倒,所以不准她独自外出。为了不让他操心,她只好听话地按耐着想出去的一颗心,乖乖呆在家里。

为了更好地照顾李瞳,张星宇让林志伟全权处理凯加电子的所有事宜,自己只有在非常之必要时才出席重要的决策会议,其他时间都留在家里陪伴着李瞳,按照医生和营养师的指示,确保她三餐的营养均衡、每天定时散步,还会坚持她听古典轻音乐,因为这些都对李瞳有所帮助。李瞳见他为自己耗费心思为自己安排了这么多,即使根本对古典音乐啊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却不敢拒绝,照单全收,就是不想让张星宇失望。

这样的日子固然十分平静,但是两人之间的互动却还是很不自然。两个当事人其实也隐约感觉到了这样的不协调,但是他们都选择了逃避问题。张星宇这边是不断安慰自己说这种情况是暂时的,一旦李瞳又记起了自己并接受自己,他们就能回复往日的亲密,生疏的隔膜就会自然消失。而李瞳那边则是不停自我催眠,告诉自己只要接受张星宇所有对她的好,每天一点一滴地培养感情,久而久之她一定会重新爱上这个又英俊又体贴的好男人。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相安无事的表面下充斥着许多被压抑的暗涌,像是一颗随时会爆发的計時炸弹。

约莫半年后的这一天,到公司出席会议的张星宇下班回家一开门就听到了李瞳清脆的笑声。

李瞳在出事之后就很少笑,银铃般清耳悦心的笑声,今天终于又再次听见,张星宇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弯弯的弧度,心情立即欢愉了。

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能让她笑得这么开怀?

张星宇好奇地循着李瞳的笑声,来到了后院。

一看见眼前的情景,他脸上的笑容倏地消失,心也冷了半截。

(待续)

* 先驱论坛报 (美国国际报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