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76 引狼入室 - 和Zee的初吻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17 9:12:28am

都市·爱情


刚下班回到家的张星宇远远看见后院里有两人一狗正在嬉闹着——李瞳、郑子言和小狗Zee。

李瞳和郑子言背对着张星宇并肩坐在草地上,因此没看见刚下班回家的张星宇。只见郑子言正给小狗下达简单的命令,小狗马上按照不同的命令进行各种各样可爱的动作,那个萌呆的模样逗得李瞳开怀大笑。

“这些都是你教Zee的吗?”她笑着问郑子言。

“对啊!*Like owner, like dog。Zee就像它主人这么聪明,所以不管什么口令都是一教就会。”郑子言自豪地回答。

“哇,你这个人还真是关云长放屁咧!”李瞳和郑子言混熟了,说话也不再顾忌。

中文不好的郑子言一头雾水:“不是我!我没有放屁啊?一定是Zee!”

他的反应惹得李瞳仰头大笑:“不是说你真的放屁!那是中文里的歇后语。‘关云长放屁’的意思是说你不知脸红,竟然自赞自夸说自己聪明。你也真是的,一听到‘放屁’马上就赖在小狗身上!”

这时,他们俩真的嗅到了一阵臭屁味儿,不约而同嚷道:“不是我!”

两人竟然这么有默契的同时否认,李瞳和郑子言指着对方捧腹大笑起来。

接着两人转头望向趴在地上的小狗Zee,它的样子好像真的有些囧,仿佛正为不小心放了那个臭屁正 尴尬中,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眼前两个止不住笑的人类。

它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李瞳爱怜地一把将它抱进怀里:“小宝贝,没关系!你啊你,连放臭屁的样子都这么可爱,姐姐绝对不会嫌弃你臭,还是会一样爱你!”

这时,在一旁望着李瞳的郑子言忽然问:“瞳,你真的这么喜欢Zee?”

李瞳不疑有他理所当然答道:“是啊!”

郑子言又问:“**So, is it okay if Zee kisses you?”

“当然可以啊!”李瞳转头看了郑子言一眼,想都不想就微笑回答,跟着就即刻把怀里的小狗用两只手臂高高举起来与自己面对面,撅起自己的嘴想亲吻它。

谁知道,她还没吻上小狗,却亲上了另一张突然凑上来的嘴。

那当然是郑子言的嘴。

原来是他快速地把头探了过来,不设防地在李瞳的唇上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接着含情脉脉地近距离注视着她。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李瞳一时不知所措,只是眨着眼睛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郑子言。

望着还处在错愕中的李瞳朱唇微启的样子,郑子言情不自禁又二度偷袭,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又趋上前吻她。

这次经验丰富的接吻高手郑子言不再如刚才那样像羽毛般掠过李瞳的唇,而是趁机轻轻吮吸她微张的嘴唇,李瞳根本措手不及,避也避不开。

被郑子言第二次吻上后,李瞳方才如梦初醒,身子赶紧往后缩,即刻拉开和郑子言贴着的嘴唇,并把头别转了过去,不敢再正视郑子言。

两个人一时无话可说,李瞳难为情地不知不觉轻咬起下唇,驀地又记起这就是郑子言的嘴刚刚才吸过的地方,羞得满脸绯红。

见李瞳有这样的反应,郑子言不再为难,立刻坐直身子,脸上扬起一个尴尬的微笑:“Zee不只是小狗的名字。我的英文名字也叫 ‘Zee’, ‘Zee Yen Cheng’,一起飞行的同事们和机长都习惯叫我 ‘Zee’。我知道自己这样的玩笑很无聊,也知道我这样的举动很无赖,不过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李瞳挪了挪身子,刻意和郑子言保持更远的距离,脑子一片混乱,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感觉到胸腔里的心脏扑通扑通快速地像大鼓在敲击一样夸张地跳动着。

远处的张星宇把这整个过程都看在了眼里。

只见他紧握双拳,额爆青筋,咬牙切齿,正极力压抑心中那股即将一触即发的妒火。要是平时,他一定会按耐不住怒气冲上前一拳往郑子言打去!

是自己咎由自取吗?是自己引狼入室吗?

当初因为见到李瞳一看到那只小狗就会开怀起来,于是就强压下自己对郑子言的不满,允许他偶尔带着小狗过来串门子。

张星宇心里是这样想的:反正郑子言是个民航飞行员,因此多数时间都在飞行,能够过来的日子这半年来也屈指可数,应该不会造成任何威胁。再加上他每次过来的时候,张星宇也会在家,所以他对郑子言就渐渐放松了戒心。更重要的是,张星宇知道他如果对郑子言的态度不友善,这或多或少会影响李瞳的心情。于是他不管多么不喜欢郑子言亲近李瞳,也没有再外露这份想法。张星宇才不希望自己在李瞳眼里是个没有气度,只会吃醋、呕气、闹别扭的小男人!

结果,没想到该死的风度和谦让,却让郑子言这个卑鄙的小人趁虚而入,竟然趁着张星宇出外办公的时候来找李瞳,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地吻了她!

但是此时此刻的张星宇,比起对郑子言的气愤,更叫他心里犹如撕裂般难受的是李瞳被偷吻后的反应和表情。

那天张星宇这个正牌男友吻了她之后,竟然被她当作色魔一样,想都不想就给狠狠摑了一巴掌。

可是今天她在被郑子言这个什么也不是的臭小子吻上后,她不但没有打他,而且反应竟是那么的羞怯腼腆。

在张星宇看来这俨然就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和男朋友第一次接吻的甜蜜表现。

除去这个被郑子言偷吻之后的反应,也叫张星宇非常之介意的是刚刚李瞳和郑子言玩闹时脸上所展露的快乐表情。

张星宇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在李瞳脸上看到这么快乐的表情了。这些日子以来,他想尽了办法让她记起自己,也尽了最大的努力想让她快乐起来。可是日复一日,几乎每次与他单独相处时,她都是蹙着眉。有时候,他甚至看到了她眼里流露慌乱、惊惶、无奈的神色。

那天张星宇带着李瞳回医院复诊,心理医生说李瞳有轻度的抑郁、精神紧张,于是嘱咐张星宇要尽量让她放轻松,不要让她感觉压抑。张星宇按照医生的吩咐把家里的环境和布置都换上了明亮的颜色,更时常在家里播放优美的轻音乐,希望能借此帮助李瞳放松心情。

可是,张星宇的这番努力似乎都徒劳无功,至今为止成效不大,李瞳依旧时常满面忧愁。

今天,当他见到郑子言不费吹灰之力就让李瞳笑得如此开怀,张星宇又妒又羡。

张星宇丝毫没有怪责李瞳的意思。

这只是李瞳的自然反应,是真情流露。

但是这样的反应,不就让张星宇和郑子言这两个男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显而易见了吗?

对张星宇而言,这不就意味着在李瞳心里,她对郑子言的好感远远超过了张星宇吗?

曾几何时,李瞳的快乐已经不再是因为张星宇。

今时今日,张星宇反而成了让李瞳陷入焦躁不安的最大嫌疑犯。

这样的领悟让张星宇的心好痛,更让他的自尊心被打击得近乎灰飞烟灭。

为什么?是否因为自己做得不够,所以始终没法感动李瞳?

是否他们俩的感情太浅薄,以致李瞳到了现在依旧想不起来?

满腔的委屈和不甘压得张星宇就快崩溃了。

眼前的这对男女之间弥漫着一股甜蜜得让张星宇想要作呕的粉红气息。

未婚妻竟然在自己面前和别的男人暧昧。

张星宇再也看不下去,于是快速转身离去。

中文注释:

*狗如其主

**那么,Zee可以吻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