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部 月光石晶 - 1-2 慌亂的邂逅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3-18 7:06:10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elfworldlove.blogspot.tw

---------------------------------------------------

國立教育大學,晚上九時左右,劍道社團教室,大部份的社員都已經回家,只剩最後兩位同學剛剛結束沖澡準備回家。

「南宮學弟,先幫忙拿書包出去,偶來鎖門!腰酸背痛,泥認真過頭啦。」

「社長大人沒問題吧?書包交給我!等會一起走到車站。」

兩位學長學弟,才剛剛結束辛苦的練習準備回家。

「叫偶小林或小林學長吧!社長社長的一直叫,偶也沒那模開心,還挺彆扭滴。」

「喲~恭敬不如從命,那麼就……小林學長,請多指教。」

「請多……?泥……泥瑪又來這樣,太有禮貌都不知道該如何對付才好。」

小林學長不僅方言口音重,而且還是個隨便的人。

有禮貌的南宮修似乎是他態度上的天敵,兩個人一起走出教室往校門口移動著。

「南宮學弟真的是入學後才開始學習劍道?非常令人懷疑吶~」

「是真的,進社團之後,我才知道握住竹劍是什麼感覺,果然,用武器來進行戰鬥,總是能夠令人意氣高昂。」

「果然是天才,才一個月而已就沒幾個人是泥的對手。還記得泥第一天被追著打的慘樣,令人印象深刻……哈哈哈。」

「全國第一名的學長,嘲笑被打到滿身傷痕累累的學弟,很殘酷哦,唉~」

「不對不對,泥這樣講好像是偶們學長故意欺負學弟,明明就是泥怎麼都不肯認輸,還不講道理不讓偶們回家,如此堅持到底是怎樣的惡劣性格啦?大家強烈懷疑泥是被虐待狂。」

「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而且,如果學長真心想要回家,我是攔不住的。」

「難得有人肯當練習的沙包,當然要好好利用才對。」

「我從小當沙包習慣了。」

「那個無窮無盡的體力是怎麼回事?攻擊的確不太犀利,擊中點也有必要加強,用看滴就知道是個大外行,但是,閃躲能力簡直超強……連偶這個全國第一名也覺得很難打中啦。」

「嗚……攻擊不太犀利?果然我覺得脫掉防具的對戰會更好,腎上腺素更能發揮……」

「吼~說什麼脫掉防具,給偶等等,泥果然是超級被虐待狂啦。」

「我才沒那種特殊嗜好,就算被打中也是很痛,我只是非常不願意被打中,然後努力地躱避。」

「這可不是不想被打中就能閃得掉,技巧上應該有鍛鍊過,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暪學長,從小我就學習合氣道,高中畢業那時已經是六段,應該是身體對於攻擊會有某種程度的反射動作,大概就那麼回事吧。」

小林學長聽到一臉驚訝,右手搭上南宮修的肩頭說:「咦?咦?慢著,偶是不太懂合氣道啦,但是六段是非常強的程度吧?據說是國家級的認証。合氣道有專門閃躲的技巧?」

「專門閃躲的說法不太正確。簡單的說,就是四兩撥千金的手段,精確地判斷對手動線,選擇最好的反擊位置,將對方力道卸除,保留自己的力量,找尋時機再進行反擊。如果是真正的高手,還能順著對方的力道,將對方的攻擊化為自己的力量進行反擊。」

「聽起來還不錯,幹嘛不繼續鑽研?跑來玩劍道什麼的浪費呀,啊嘛,學校也沒有合氣道社團就是了。」

「並不是沒有合氣道社團才來劍道社,我只是單純想試試空手之外的其他武術。」

「原來如此,從小就學起武術,對小孩子來說,很不容易啊。」

「合氣道是從祖父那一代就傳承下來的,一直以來都是為了防身而學習,我其實沒什麼特別興趣,檢定也是被硬拉著去罷了,而且……尤其和姐姐練習時,她手下從不留情,我要是練不到六段可不行,會死人的,不不,即使現在這樣,我還是覺得萬一她認真,我還是死定的。」

「哇~原來是被超虐姐姐逼出來的。」

「沒辦法,姐姐不太喜歡一個人練習,總是抓我對戰。爸媽總是不在家,只有姐姐和我兩個,想逃也避不了!」

「無可奈何?看來這姐姐讓你童年很悲慘哩。」

「並不是喲!」修搖了搖頭繼續解釋:「姐姐對我很好,小時候親師會什麼的,雖然我說沒必要,她總是要代替母親出席,附帶說明,姐姐可不是出席當人頭充數,她還做筆記,提出各種問題,明明是才比我大三歲的孩子,卻像大人一樣對老師交代這個交代那個,比其他同學的父母還要更熱心,搞這樣我都害羞的要死,根本是好過頭吧。」

「呵,很不錯喲,說到底是被愛著哩,意外地感覺像個弟控……」

小林瞇眼摀嘴,猛拍著修的肩頭,明擺著是在竊笑。

修雖想辯解,但覺得會被補刀,索性放棄反駁,只是低嘆了一聲,此時兩人已然穿越校門,即將抵達候車站牌。

「南宮學弟,有機會也教教偶合氣道,或許能提昇劍道實力。喲——車站到了,周末愉快,先這樣,再見囉!。」

「沒問題,學長一路小心,下周見。」

小林運氣不錯,公車剛剛到站,急著對修揮手道別。

南宮修的日常生活,就算早點離開學校回家,家中也沒有人在,不如算準姐姐下班時間,再一同吃飯餐,他並沒打算讓學長知道他的打算。

和學長告別之後,修沿著人行道繼續走回家,因為住家離學校不遠,五分鐘不到就已經到達家門口。

解除保全,打開大門,望著沒亮半盞燈的房子。

——看來,姐姐應該還沒回家,公司的事到底能有多忙呀?

打開客廳燈光,把手提書包丟到沙發,深吐了一口氣之後,修開始感覺到疲累與飢餓,雖說是兩姐弟一同生活,但彼此作息並不相同,除了早餐之外,午晚餐幾乎常常都是各自處理。

父親是家族跨國事業的負責人,母親從年輕時就是他身邊的得力助手,經常在世界各地活動,能回家的時間並不太多。

姐姐南宮萍在大學時就已經一邊唸書一邊協助父母親的事業,優秀的姐姐在大學跳級畢業後,就已被家族選定為接班人,因此,父親決定把國內事業都先交給姐姐處理,他們倆人則專心留在海外拓展業務,這使得修能見到父母親的機會又更少了。

母親總是瞇著笑眼:「我們不是每週都視訊見面嗎?」

父親更是毫不歉疚:「放心,你結婚時,就算有天大的事,我肯定會親自出席。」

姐姐總是會補那麼一刀:「父親大人母親大人,請放一百個心,即使你們不回家也無所謂,修只需要有我這個好姐姐陪伴,就算不結婚也不可能會孤單。」

「姐姐,妳那個說法才是最有問題的好嗎?」

「嗯,拜託妳了,萍~」「我就知道萍絕對能搞定!」

「居然就順水推舟地丟給姐姐……唉~沒救了!」

不過,修很感謝姐姐的存在,因為有姐姐的存在,父母親才能如此放心讓兩姐弟留在國內;也因為姐姐接下家族重擔,修才能夠輕鬆許多,不必承受眾人沈重的期望,對於修的未來而言,是幾乎鋪好的道路,就算自己什麼都不做,也有人能幫忙搞定學業、工作、事業、婚姻這些『瑣事』。

修本身並不因為這樣的環境而不安不滿,吃得好住得好,又沒什麼經濟壓力,相對的,他把大部份的時間都專心放在課業與社團,在劍道社裡瘋狂揮劍般的發洩體力,正能夠讓自己保持泰然面對寂寞,至少不會胡亂妄想。

坐在沙發短暫的休息過後,修起身決定先把手提書包放回二樓房間,打算先換上便服。

——最好先問一下姐姐,說不定她也快到家,那就順便把姐姐的晚餐一併準備好。

一邊走上樓,一邊拿出手機準備撥號,一瞬間,輕輕『砰』的一小聲傳來,心頭一股異樣的感覺嚇了一跳,從小習武以來五感一直都非常靈敏,像是對戰時摒息觀察對方呼吸節奏那樣。

『!!!』

——錯覺?誤闖的小狗小貓嗎?有人在屋子裡嗎?小偷?不可能吧,保全完全沒有侵入警報,難道……姐姐在家?

一邊暗自想著各種可能,一邊放輕腳步緩緩移動,神經緊緊蹦著,腎上腺素分泌讓身體的疲憊全部消失。

修開始擔心有歹人入侵,噤聲躡步,試圖找尋剛剛那個微弱的聲息來源,上樓第一間是姐姐的房間,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會,靜悄悄慢慢推開門,眼睛仔細掃過一遍房間,雖然沒有開燈,但窗外照耀的月光,足以用來確認。

再過去就是自己的房間,與剛才的動作一般重複一遍,輕推門扉,眼睛仔細掃過一遍,沒人,正準備離開——咦?

修又聽到了『沙……沙……』聲。

不知是什麼東西摩擦的聲音,比之前的砰聲更小,但因為精神集中,所以聽得很清楚,而且確定聲音就是從自己房間內傳來的。

修放低身段,把視線緩緩往下移,注意到一個黑影在地板上,因為沒有被月光直接照射,所以不怎麼清楚,雖然緊張,他還是踏好步閥,深吸一口氣,擬好對策如果對方撲來就馬上戰鬥,萬一對方有武器就立刻關上門拔腿就跑。

因為擔心對方突襲,所以視線不敢移開,死盯著地板上的黑影,五秒過去,十秒過去,黑影完全沒有反應。

——咦?到底什麼東西?完全不會動?難道是我自己放了什麼東西在地上嗎?

感受不到敵意,想再多也無用,決定貼著牆壁緩緩移動,伸手打開門旁的電燈開關。

『!!!』

修再次嚇了一大跳。

看到的景像,比起強盜小偷還更是令他震驚——至少強盜小偷不會出乎預料。

映入眼裡,貌似是個少女,一動也不動地趴在地板上,而且狀況看起來並不好。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會有個女生?

雖然被嚇一跳,卻稍為降低了緊張程度,修身體順著牆滑落靠坐在牆邊,少女似乎是失去意識或是行動力,所以才一動也不動的趴在地板上。

「究竟發生什麼事?」

現在可好了,本來還有心想要憑力量逮住小偷強盜什麼的,結果對方是個小女生,還臥倒在自己的房間內,原本打算探究的緊張感漸漸褪去,轉變成不知所措。

經過一分鐘不知所措的寂靜,彼此仍然對峙僵持。

突然~

音樂驟然響起!

——左手裡的手機突然鈴聲大作,打破了寂靜僵局。

這一響,把修嚇得心臟都要蹦了出來,差點就把手機給甩了出去,趕緊用兩手抓住,即使如此騷動,少女似乎也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修先看看小女孩,確認沒有動靜,才又轉頭看手機螢幕。

是姐姐的來電,按下接聽鍵:「姐姐……姐……妳……妳在那裡?」

修的聲音慌張結巴,心情還未能完全平復。

『回家路上,想吃點什麼我買回去,怎麼?你聲音怪怪的。』

「你先別管吃什麼……總之,那個……那個……我房間有個……有個女人啦!」

因為心情不平靜,最後還拉高音量克制自己的驚慌。

『啊~原來如此,打擾了,小修畢竟也到這個年紀,姐姐完全明白這麼回事,那我晚點回去就是,你也不必慌慌張張的嘛。』

「妳什麼都沒明白!馬上給我回家,這女的昏倒在地上完全不動,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呀!」

被誤會的修,額冒冷汗,音量更高更急。

『昏倒?也玩太過火了吧?』

誤會越來越大,人與人的溝通還真是困難。

但是修無暇他顧,大吼著:「不是妳想的那樣!反正,妳快點趕回來。」

『好啦~好啦~雖然不知道你在搞什麼,但既然昏倒了,得先趕緊確認呼吸心跳,我馬上到家,待會見!』

姐姐似是要專心趕回家,不等修的回應就關閉通話。

修又看向趴臥的少女,雙手拍拍臉頰,深深吸吐了一大口氣。

「冷靜~冷靜~總要處理的,不行什麼事都不做。嗯,就是這樣。」

反覆自言自語,強迫說服自己要冷靜下來。

感覺不到任何敵意,就狀況而言,姑且先當作是昏迷現象,而且姐姐也交待儘快確認生命跡象。

放下手機和手提書包,緩緩爬向少女,因為冷靜下來,修開始觀察四周的狀況。

房間內都很完整,沒有被翻動的跡象。

窗子還是鎖住的,保全的紅燈並沒閃爍而是持續亮著,那表示是正常運作沒有異常,怎麼回事,少女從那裡進來?

修決定再大膽一點,把趴臥的少女扶轉過來,好讓她的臉龐朝上。

「怎麼回事?一臉烏漆麻黑,全身髒兮兮,衣服也破損,是從煤炭堆裡出生的嗎?」

把食指放在少女鼻前,能夠感受到輕微的吐息。

「嗯……嗯……呼……」少女的嘴裡吐出幾個細微聲音,卻沒有醒來的跡象。

「夢囈嗎?那麼應該……還活著,呼吸緩慢也算正常規律,心跳……不用管了吧!」

畢竟是個女性,修沒有勇氣直接撫胸聽心跳。

「穿的是睡衣嗎?」修自言自語這麼猜著。

少女一身白色連身裙裝,雖說是白色的,也只能說『原來』應該是白的。

因為這一身看起來就像在黑炭堆裡滾過好幾圈似的,

而且到處破破爛爛的,還有火燒破洞的痕跡。

女孩沒有意識,修還是禮貌地說了一句:「抱歉~失禮了。」

輕摸破洞下的手臂皮膚,看起來沒受傷,也感受到體溫,修稍覺安心。

同時,聽到了後門車庫捲門的開啟聲,看來姐姐已經到家。

修繼續觀察,粉紅色的頭髮,猜測是染髮的習慣,應該沒人是天生粉紅色頭髮。

亂七八糟的長髮遮住少女閉上的眼睛,雖然臉上髒污,但是貌似清秀。

沒有穿鞋,咦?那她鞋在那裡?左顧右盼也沒見著,衣物就一套連身白裙。

注意到胸前戴著的一串項鍊,項鍊上下墜部掛著一顆類似寶石或水晶的東西。

——好特別的寶石,一半藍一半紅是怎麼做的?這大概是她身上唯一乾淨的東西。

寶石吸引了修的視線,寶石藍、紅兩色交接之處,透明可見而且是漸層的,就像原本就是一整顆。

這個時候,姐姐南宮萍一路急跑上樓,終於也進到修的房間。

萍一手扶著門框,一手叉著腰,還喘著上氣不接下氣:「喂~小鬼,猛盯著女生胸部是想怎麼樣?」

這時修才發現,少女的胸前衣著也是破破爛爛,剛開始發育的胸部雖然說是髒兮兮,但確實是幾無遮蔽,這美麗畫面對青澀的他來說,無疑是個衝擊,臉頰瞬間爆紅……

「姐姐在說什麼鬼話,我是看她戴的項鍊很特別啦。」

「好,好,好~是正常男人就給我老實承認……」

萍繞過修走到少女身旁,看見那一身凌亂模樣又再次嚇了一大跳。

「哇!她怎這副慘樣,你是對她做了什麼啊?還把人帶回家來是怎樣?」

「才不是我做的,我一回家,她就已經躺在這裡,我只有把她翻過身來而已。」

「她自己進來的嗎?那保全人員應該比我們更早到達才對啊!」

「我開門時保全是正常鎖定!」

「明天我就換掉保全公司,太遜了,被人闖入居然都沒發現。」

萍一邊吐糟,一邊蹲下仔細檢視:「這……咦?是怎樣才會把人弄成這模樣呀?」

修一旁小聲低咕著:「妳也吃驚了吧?和我最初的反應一樣。」

彷彿是被萍大叫的聲音吵醒,沈睡中的少女眉頭緊縮,表情痛苦扭曲了一下,眼睛慢慢睜開,一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未知的地方,上方又有兩個人盯著看自己,呆了一會,又怵然挺起上半身軀,雙手緊抱胸口,尖銳地想叫出聲,但又貌似沒有體力地嘶喊——

(精靈語)「啊~啊……你們是誰?這是那裡?父王?父王呢?……哇……」

一直叫喊著的少女流下兩行淚水,似是想起發生的事,接著又哇地小聲哭了出來……

「姐姐拜託小聲點,嚇著她啦,妳不是精通六國語言嗎?麻煩翻譯一下!」

「她說的話剛好不在六國語言裡,我也是聽得灰頭土臉。」

「灰頭土臉的是她啦!哭成這樣,姐姐先想辦法安撫她吧!」

「一醒來就哭成這樣,你真的沒有對她做什麼吧……還好沒先報警,警察要是在這裡,應該會直接把你抓起來拷問。」

「會做什麼啦!我回家進房間時她就已經躺在這裡,而且就是這副模樣,我什麼事都沒做哦。我看她吐息還算正常,基本上,保全沒有啟動警告,完全不知道是怎麼進來的,等會我查一下保全錄影檔案。姐姐要通知警方了嗎?」

「看起外表沒受傷,而且出現得莫名其妙,我們先了解一下狀況再決定怎麼做。」

「呃……姐~妳至少先安撫她,聲音很嘶啞應該會想喝水,我去倒杯水拿溼毛巾。」

修判斷少女應該沒什麼威脅,而且身為男性,也不適合做什麼安慰動作。

雖說語言無法溝通,但少女的態度明顯是驚惶失措,比起『闖入者』,更像是『受害者』。

萍微笑著,表現親近的態度,緩緩握住少女的顫抖小手,輕撫著少女的粉紅長髮,溫柔的關切,即使無法言語溝通,也能讓對方感受善意,顫抖的少女漸漸冷靜下來,不再無理叫喊,萍選擇的肢體語言是正確的。

修回來後遞了一杯水給少女,並把溼毛巾遞給姐姐。

少女謹慎地看著手捧的杯子,萍做了一個拿杯子喝水的動作給少女看,但少女只是警戒著看著水杯,同時,萍用溼毛巾幫少女輕拭髒污臉龐上的淚水。

這樣過了好一會,少女才小心翼翼下定決心端起杯子小口喝水,修打開衣櫉取出薄毯,回到少女身旁幫她蓋上。

「小修挺溫柔嘛,這麼周到我都感動了,你絕對有泡過妞的經驗,對吧?」

「胡說八道什麼呀!那一身破爛衣服,我眼睛都不知道要擺那裡。」

聽到姐姐的調侃,雖然想大聲抗議,考慮到會嚇到語言不通的少女,無奈輕聲回應。

「現在比較麻煩的是不知道怎麼溝通。」姐姐輕輕嘆息著。

「沒辦法,看來得找別人幫忙。」修搔著頭,一副不知怎麼辦的表情。

此時喝完水,少女把杯子遞還給修,微微點頭,用精靈語回答著:「謝謝。」

當然,修是聽不懂精靈語的,但判斷了一下搔著頭並笑著對少女說:「哈~我是聽不懂妳說什麼,不過,就當作是在說謝謝好囉。」

少女稍為低下頭,似乎有所覺悟地握緊雙拳,慢慢地,在修的前面伸出右手的食指,並示意似地望著修的右手。

修一臉茫然看著姐姐問道:「這……這是要做什麼?什麼意思?」

「她想要和小修手牽手?」

「怎麼可能啦,她只伸出一隻手指,有人會用一隻手指頭牽手的嗎?」

「一隻手指?會是想用手指來寫字嗎?」

「聽起來比手牽手合理多了,指著我又是怎樣?先說在前頭,事情絕對不是我幹的。」

「你想得太多了,她看著你的手,會不會是想寫字在你手掌心裡?」

「這也有點道理,不如我直接試看看!」

儘管是比手劃腳、猜來猜去,姐弟倆努力發揮最大聯想力。

修試探性地,把手掌平放在身前,果然少女以食指輕觸修的掌心,不曾接觸其他女性的修有點動搖,掌心稍為顫抖了一下,少女似乎也嚇了一跳把手指迅速抽回來。

姐姐看到弟弟那彆扭的表情:「喲~與少女初次接觸,你在慌張什麼勁呀!」

無言以對,只得回瞪姐姐一眼,把手掌再次平放在少女前方。

少女似乎有點猶豫,看著修的手心,大約五秒過後,再次伸出食指,輕觸修的掌心。

但接下來姐弟倆都睜大眼說不出話,因為少女的手指發出淡淡白光,並不是很明顯,但是因為兩姐弟的視線焦點一直都放在少女的食指上,自然而然便看見了異象。

姐弟對望一眼,表示彼此都看到了淡淡白光,並非是自己一個人的錯覺。

【謝謝。】修突然『理解』了這兩個字,不是看到也不是聽到。

那一句並不是話語,萍的耳朵沒能聽到,是修的腦中響起了女孩的聲音。

明明不是實際的聲音,修卻能感受到,而且居然也懂了!

那個是眼前少女的心意嗎?

修睜大眼看著少女,而少女回給修一個肯定的眼神,還點了點頭。

修慌張了,這一招非同小可,急忙對萍大叫:「姐……姐姐,她在對我說謝謝。」

「你在說什麼鬼話啦!我壓根就沒聽到她在講話。」

「不是用講的……是我心裡聽到的,不知道怎麼解釋,我就是知道那個意思。」

修轉頭對著少女說:「那妳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少女看著修,沒有回答,似乎並不明白他前幾句說的話。

但是,彷彿透過手指,少女的心意再次傳遞過來,非常明確又能夠明白的意思:【請對著我用您的心意來說話,誠心誠意,就必定能夠傳達給我。】

少女再次輕點一下頭,雙眼注視著修。

修表情驚訝張口結舌思索著該如何解釋,萍則一臉茫然完全不明所以,最後——

「姐……我想她是……她是個……魔法少女……」

「啥?」

——於是,人類與精靈,兩個世界的第一次接觸,故事從此開始!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